第5节(1/2)

加入书签

  胡小童三步并作两步跑过来,挥挥手打散烟雾,皱眉质问:“林一呢?”

  岳皓南面无表情地指指旁边的病房门,说:“在里面,麻药的效力还没过,正在睡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从哪找到他的?发生了什么事?”

  “对不起小童姐,都是我的错,是我的一个恶作剧,让朋友骗他说我在山里给他准备了惊喜,没想到他真的信了,直接打车去山里找我,一直到今天中午我才去找到他,结果回来的路上我开车时出了车祸,林一没有系安全带直接飞了出去,还被挡风玻璃的碎片划伤了眼睛……我怕你责怪我就一直瞒着你,等手术结束才敢通知你……”

  胡小童一脸怀疑地看着岳皓南,无法从他真诚的眼神里分辨出丝毫心虚,但她的直觉告诉她事情的真相绝不会这么简单,而且这个说法中明显有很多说不通的地方,刚想继续追问,小可就上来拦住她,说:“姐,只要林一人没事,其他的怎样都好,还是先进去看看他吧。”

  “那……好吧,先看看林一。”胡小童这才作罢,轻轻推开了病房的门。

  岳皓南感激地看着小可,点头致谢:“谢谢你,小可……是吧?”

  “嗯,公孙可,林一的助理。”

  “姓公孙啊,现实中挺少见的。”

  “不不不,其实我姓‘公’,父母故意这么取名迷惑人的。”小可不好意思地笑了。

  “哦这样啊,你父母还挺有创意的。”岳皓南这一天来第一次露出真心的笑容,好像跟小可在一起就会有种莫名的踏实感,难怪林一这么依赖她,把她从那个歌手身边弄回来果然没错。

  他们也走进病房,看到胡小童正掀开林一的被子查看他身上缠满的绷带。岳皓南心中大呼不妙,来不及阻止,就见胡小童对他投来杀人般的目光,眼睛里分明写着“回头再找你算账”这样的话。

  岳皓南还不敢告诉她林一右眼可能会失明的事,就凭胡小童那种不要命的护犊子心理,没准知道后真能把岳皓南大卸八块。

  九点的时候,胡小童被公司的电话叫走了,接下来她很多善后事务需要处理,要帮林一推掉接下来至少一个月的工作,要给他的消失想出一个合理的原因,不能让媒体知道他在住院,否则不知又会爆出什么奇怪的言论。

  胡小童离开病房后并没有离开,而是去了地下车库,这时候车库里停的车已经很少了,她里里外外走了一遍,确实没有看到林一的车。难道真的是车祸?胡小童还是不太相信岳皓南的话,便打电话给小龟:“喂,小龟啊,你能不能查到今天下午t市郊外有没有发生过车祸?”

  “郊外?具体在哪个位置啊?”

  “这个我也不清楚……”

  “这可不好查啊小童姐,t市每天发生上千起车祸,咱们在交管局也没什么熟人,范围这么模糊的话恐怕查不到。”

  “那……反正你先试试吧,查不到就算了。”胡小童挂断电话,捏着手机皱起了眉头。岳皓南到底隐瞒了怎样的真相?如果真是车祸为什么林一伤得全身都需要缠纱布而岳皓南却一点事都没有?

  胡小童思考了一会儿,又给自己另一位朋友打通了电话:“喂,葱头啊,我是小童,你还在旧车交易市场工作吗?我想拜托你一件事,帮我留心一下最近有没有一辆五成新的大众迈腾买入或卖出,车牌号是ta1226……嗯对……好的好的,谢谢你啦!有消息马上联络我,嗯,再见。”

  ☆、第44章

  胡小童走后,病房里只剩了岳皓南和小可。小可低声说:“岳先生,你也走吧,回去休息休息,你明天应该还有很多工作吧?我留在这里照顾他就好了。”

  “小可,你今年多大?”

  “二十四,怎么了?”

  “哦,那你叫我皓南就可以了,叫‘岳先生’显得太生分。我明天的工作不要紧,反倒是你,女孩子留在外面过夜不太好,况且如果晚上林一要上厕所,你也帮不了他不是吗,所以还是你早点回去吧。”

  “可是……”

  “别可是了,”岳皓南笑了笑,“实在抱歉没法送你回家,你能找个男性朋友来接你吗?或者说你有男朋友?”

  小可听到“男朋友”三个字脸上表情一僵,随即转开视线,说:“没事没事,岳先……皓南你不用送我,我一个人可以的,自己打个车就回去了。”小可站起身,挎上包,说:“那今晚就辛苦你了,再见。”

  “嗯,路上小心,到家了给我打个电话,你有我的电话吧?”

  “啊……没有……”

  岳皓南拿出手机,按了几下,小可的手机就在口袋里震动起来,小可疑惑地掏出手机,发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岳皓南笑着说:“这就是我的电话号。”

  小可不由得感到受宠若惊,没想到红得发紫的岳皓南竟然有自己的电话,她重重地点点头,再次道别后离开了。

  小可刚走,岳皓南就用食指轻轻戳了戳林一的脸,说:“别装睡了,她们都走了。”林一没绷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嗓音嘶哑地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装睡?”

  “一眼就看出来了。”

  “嘿嘿,小童姐是不是给我带了蛋糕?我都闻着味儿了,快给我吃点!”

  岳皓南知道林一是害怕他担心才故意表现得这么轻松,但其实他表现得越不在意,岳皓南看着就越难受。他抿紧嘴唇,打开桌上的蛋糕盒子,用小勺挖了一块,送到林一嘴边,林一赶紧张大嘴一口吞了进去,不敢用力嚼怕扯动伤口,就那么慢慢地嚼着,很久才咽了下去。

  岳皓南俯下身体,用舌头舔掉林一唇边沾着的奶油,声音低低地说:“好甜。”

  林一被他充满磁性的声音击中了,不好意思地笑着说:“那再来一块。”

  岳皓南又给他挖了一块,林一故意弄得满嘴都是奶油,然后满怀期待地撅起嘴说:“皓南,奶油又抹到嘴上了。”

  岳皓南故意抽出一张纸巾给他擦唇边的奶油,惹得林一不满地哼哼:“谁让你用纸巾擦了?”

  “不用纸巾擦用什么擦?”

  林一脸有点红,咕哝着说:“别……别这么浪费纸……用……用你的嘴……”

  林一后面的话生生被岳皓南炽热而急切的吻堵住了,岳皓南不顾一切地席卷着林一的口腔,疯狂地索取着、勾缠着他的舌,几乎让他透不过气,脑袋像要烧着了似的晕晕乎乎,耳边的呼吸声越来越粗重,带着豁出一切的决绝,仿佛生离死别般,明明带着浓浓的情////欲,却让林一清楚地感受到了岳皓南的恐惧和不安,心痛得要流出泪来。岳皓南把手□□林一柔软的发丝里,急不可耐地抬起他的下巴让自己吻得更深,两人喘得越来越厉害,岳皓南却依然不舍得松开,好像他一松开林一就又会消失一样。

  不知吻了多久,林一都有点大脑缺氧了,岳皓南才缓缓离开了他的唇,拉出淫////靡的银丝。

  林一看不到的是,岳皓南的脸上已满是泪痕。

  林一微微喘息着,将裹满纱布的手轻轻覆在岳皓南不断颤抖的手背上,笑得平静安然,柔声说道:“皓南,已经没事了,全部都结束了,我现在感觉很好,你不要内疚,这不是你的错。”

  “林一……我……”

  “不用再说了皓南,我真的没事,皮肉伤而已,很快就能好的,别担心啦!快,再给我吃块蛋糕!”

  岳皓南不想让林一反过来为他担心,只好装出没事的样子,语气轻松地说:“那这两天就多给你买点蛋糕补偿一下吧。”

  “哇!万岁!”

  吃完一整个蛋糕后已经快十一点了,林一打了个哈欠,问:“现在几点了?”

  岳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