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节(1/2)

加入书签

  林一被噎了一下,支吾着说:“也没什么,就是一个多星期不见你有点想你……”林一闷闷地想:当初明明还答应我要来探班呢……

  “回头再说吧,我近期都很忙不可能去找你,挂了啊。”

  不等林一回答,许冉就挂断了电话。

  看着渐渐熄灭的手机屏幕,林一觉得心里像被掏空了似的空落落的。

  面对许冉的冷淡,林一不禁想起处处关照自己的岳皓南,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想法:如果岳皓南是女人就好了……

  “哎哟我靠想什么呢我!皓南是好兄弟!永远的好兄弟!”林一狠狠拍拍自己的脸,不允许自己再胡思乱想,赶紧换衣服。

  换好了衣服走出片场,看到岳皓南的车正停在不远处,他穿着黑色深v领t恤,戴一副墨镜,手肘支在车窗上,好像在发呆。金色的夕阳懒懒地趴在岳皓南的肩膀上,将他的皮肤映得闪闪发亮,婆娑的树影在他鼻尖摇曳,光线中有细小的尘埃轻轻飞舞,像是跨越了亿万时光,来赴一场亘古的缠绵。

  从他车旁路过的工作人员无不面色绯红窃窃私语,眼前的场景真的如同拉斐尔笔下浓墨重彩的油画一般,让林一蓦地生出恍如隔世之感。

  林一心情复杂地拉开车门坐进去,看看岳皓南身上低调而不失奢华的t恤,再看看自己从某宝上淘来的售价二十元的纯蓝衬衫,不禁开始疑惑,自己之前怎么从没注意到岳皓南这种自带圣光的属性?自己是有着多么大的勇气才能总是跟在这种人身边啊!

  岳皓南看到林一脸上丰富的表情变化觉得好笑,问道:“想什么呢你?”

  林一狠狠拍了下岳皓南露出的锁骨,没好气地说:“我在想你今天为什么突然穿得这么骚气,晚上吃完饭要去哪浪啊?”

  岳皓南摸摸被林一拍红的胸口,无辜地说:“我一直这么穿啊,晚上吃完饭就直接回旅店并没有别的安排。”

  “哼!谁信啊!”林一也不知哪来这么大的火气,一想到岳皓南晚上要背着自己偷偷出去和别人幽会,心里就止不住地“蹭蹭”冒火。

  “你总不能让我像你似的穿的那么嫩吧?人家会笑话我的。”

  “对对对,反正我的穿衣品味就是这么幼稚。”林一翻个白眼,依旧没好气。不过他的衣服的确除了公司给他订做的套装外,全都是某宝上淘来的地摊货就是了——反正他也不爱出门,穿那么贵的衣服都是浪费。

  “谁说幼稚了?我很喜欢这种简洁素净的风格,和你很衬。”

  “哼,就会说好听的。”林一心里美滋滋的,但嘴上却不饶人。

  “真的,第一次见你时你穿的那件纯白的衬衣特别好看,让我眼前一亮,至今都忘不了。”天地良心,这句话是岳皓南这辈子说过的为数不多的大实话。

  林一表情再憋不住,笑得都快没眼睛了,他晃着岳皓南的胳膊傻乐:“真的真的?其实我也很喜欢那件衣服的,你看见的那次是第一次穿呢,可惜小冉说那衣服太素了不好看,就不让我再穿了,唉,花了我一百多块呢……”

  岳皓南直视前方认真开车,没有搭话。

  林一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问道:“要不我把那件衬衣送给你?”

  岳皓南一愣,无奈地笑:“你穿上才好看,以后总会有机会穿的,你留着吧。”留到咱俩的第一夜再穿。

  “哦……”林一不明所以地点点头。

  “说起来,我都两个星期没回家了,明天下午拍完戏回家一趟吧。”林一自言自语地说。

  “回谁家?”

  “当然是我家了,我父母家。”林一表情忽然凝重起来,唉声叹气地说:“唉,每次回家我妈都要催我赶紧结婚,愁死了,这种事也不是我一个人想结就能结的啊……”

  岳皓南心里痛了一下,故作轻松地问:“你不是才26,这么年轻就考虑结婚啊?”

  “我当然不急了,主要是我妈,她身体不好,就想赶紧抱孙子,自从我带小冉回过家一次她就开始疯狂地催我结婚。”

  “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向许冉求婚?”岳皓南的脸色越来越差,还好有墨镜能挡住他血红的眼睛。

  “不知道啊,等事业有点起色之后吧。反正我这辈子就认定小冉了,我爸我妈都特别喜欢她,一天到晚在我耳边念叨,如果能早点娶了小冉,我父母一定会很高兴的。”

  岳皓南没有说话,双手死死握着方向盘,指节发白。

  “皓南,你父母会催你找女朋友结婚之类的吗?”

  “不会,他们从来不多过问我的私事。”

  “好开明的父母。”

  岳皓南差一点就要说“他们开明到不介意我的结婚对象是男是女”了,但话到嘴边硬是吞了回去,你的父母不介意并不代表人家的父母也不介意,就算这样说了也没有任何作用。

  岳皓南心里难受的厉害,因为他突然发现,林一是个大孝子,其实他早就该发现的,像林一这种单纯善良、对人毫无戒心的人,一定出生在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从小到大满目所见皆为美好,或许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很多他看不到的黑暗,而他纯良的性格也决定了他一定是个孝顺的孩子。

  岳皓南一直游戏人生,只要是喜欢的东西用尽一切手段也要得到手,只要是看上的男人不管是弯是直最后都会成为他的床伴,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一旦得到手就很快玩腻,玩腻了便丢到一边,或许这辈子都不会再联系。

  好在岳皓南手段高明,每次都想方设法让对方主动放弃,所以并不存在没完没了的纠缠。心理创伤是必然,但那与岳皓南又有什么关系?

  这一次,他也是抱着同样的想法接触林一的,煞费苦心只为把林一拖上床,至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就好了。但和林一相处的这半个多月里,他的心境渐渐发生了改变,他只要一想到林一被自己伤害后会多么的痛苦难过,心里就止不住地疼……

  他突然,想收手了。

  ☆、第9章

  驱车来到溪山几公里外的一家西餐厅,岳皓南带着林一直接走进提前预定好的包间,不用多说一句话,服务员就开始上菜了。

  这就是林一喜欢和岳皓南吃饭的最大的理由——他总是会提前把一切都安排好,事事都考虑周全,你不需要做任何事,等着吃就行了。

  林一很少出门,自然也很少在外面的餐厅吃饭,除了推不掉的应酬,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吃外卖和吃零食中度过的,而西餐厅他去的就更少了,虽然和岳皓南成为朋友之后去西餐厅的次数已经超过了他前半生去西餐厅的总次数,但这也并不会为他对刀叉使用的熟练程度产生丝毫有利的影响。

  看着林一呲牙咧嘴费力地割着牛排,岳皓南终于忍不住,用一副“你已经没救了”的表情从他面前端过他的盘子,然后把他的牛排全都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再均匀地淋上酱汁,才把盘子给他端回去。

  林一一副理所应当地样子,毫不客气地叉着岳皓南给自己切好的牛排大快朵颐,一边吃一边说:“皓南,你每年大概能挣多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