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2(1/2)

加入书签

  卡卡与安安21by饭饭粥粥

  狼老大走了,黄毛也走了,族群一度失去活力,不过随着春天的到来,又慢慢恢复了元气。

  黑毛和红毛都很有统御能力,他们有力气又聪明,带领着去年出生的狼仔学习,也找出许多之前没发现的新狩猎地。族群内的成狼都很佩服他们,能这样顺利接下狼老大的一切。

  只不过,大家都知道,虽然黑毛与红毛很厉害又很强壮,族群内却有另一头『狼』地位比他们要高。

  不对,要说他是『狼』似乎不太对,因为大家都知道,他其实不是狼。

  一个小小的身影从最高地位的巢走出来,身体的大小只有一般成狼的一半大,白色的身躯和所有狼都不一样,他没有全身灰色的长毛,也没有高耸的狼耳,在屁股后方更没有带毛的大尾巴。

  他是卡卡,现在族群中的第一母狼,只不过他不会生狼仔。

  没错,卡卡不可能生狼仔的,就算身为第一公狼的黑毛和红毛再多狼到他的小肚子也一样,因为,卡卡不是狼。

  卡卡是人类,在婴儿时期不知为何被当时第一母狼的银毛捡回来当狼仔养,然后就在族群中长大。

  因为卡卡是人类,当然不可能和狼仔一样,三、四个月就会跑会跳,一岁就能长到五、六十公斤。只不过当时的狼群都不知道卡卡不是狼,只觉得这头狼仔长得不好,应该没多久就会死了。

  后来,卡卡还是活下来了。

  他是在黑毛与红毛打族内规定下,帮他狩猎,给他吃食,还用长长的灰毛包着他过冬,把他养活的。

  现在的卡卡已经十四岁大,他有着修长的四肢,比任何一头狼都要漂亮的肌线条;虽然没有灰色的长毛,但他头上黑色的头发却是最柔软最平滑,是族内所有母狼羡慕的对象。

  从山洞走出来的卡卡心情似乎不太好,臭着一张脸,在外头看到的狼群们心想,看来黑毛红毛又有得受了。

  果然,跟着卡卡走出山洞的黑毛红毛都缩着尾巴,夹在两腿间的尾巴代表他们现在的心情,down到谷底中。

  顺着风,还可听到黑毛与红毛在吵嘴的对话。

  都是你,没事在卡卡嘴里干嘛,他不是说不要吗?

  你还不是一样,昨晚卡卡都说累了,你还进去捅醒他!

  是你!

  是你害的!

  低级的争吵直到走在前头的卡卡回头瞪了两兄弟一眼才结束。

  看吧……果然卡卡是最厉害的,在场的狼群互看一眼,得到这个结论。

  在天色昏暗的现在是狼群的起床时间,依惯例卡卡又晚出门了,因为刚才被两头纠缠不休的大色『狼』压在干草堆上,直到卡卡真正生气,他们才鼻子放开卡卡。

  算算时间也差不多是该出门狩猎的时候,红毛拉直喉咙,发出一声长长的狼鸣。

  这是集合的声音,很快的所有成狼都集合了。卡卡在一旁确认数量后,跟黑毛点点头。

  黑毛往高处一站,让所有集合的成狼都看得到他,然后一翻身,开始往今晚的狩猎场跑去。

  狼群移动的速度很快,平均约三十公里,急奔时更可达到四十公里。不只速度快,他们更是长跑好手,真有需要可以跑上一天一夜,就为了追补猎物。

  现在是春天,到处都是草食动物在生育后代,很快的黑毛便找到今晚的猎物,虽然有些大,不过是难得的驼鹿,还没完全长大,大约是少年驼鹿的模样。

  决定好猎物后,先由红毛和几头成狼绕到前头埋伏,之后黑毛与剩余的成狼从后头开始追杀这头驼鹿。

  驼鹿吓了一跳,马上往前想逃跑,却被埋伏在前头的红毛给挡住,一惊慌腿一软,被后头扑上来的黑狼给咬住了脖子。

  瞬间,所有狼只都冲了上来,有的咬住四肢有的咬住鼻脸,依狼的本能要先让猎物断了气才会开始食用。

  卡卡也来了,他个子小没有太大的力量,又不像其他大狼有着孔武有力的长牙,卡卡只能跟着其他成狼一起压住猎物的脚,阻止猎物的挣扎。

  就在大家以为这头驼鹿已经要断气时,意外在下一秒钟发生。

  驼鹿使出最后的力量,突然再次站了起来。所有的灰狼都被他甩开,跌落在地面上。

  卡卡也一样,他的身体轻,整个被抛在空中,又重重跌落地面。

  惊慌失措的驼鹿顾不得身上满是伤口,四肢一着地便开始想逃走,所有狼只都知道这是最危险的时候,若是被他的长蹄踹上一脚,很有可能就会死亡。

  卡卡摔晕了头,趴在地上站不起来。

  此时,只有两头狼没有离开,那是黑毛与红毛。

  黑毛冲到卡卡身上,用他的身体护住卡卡。

  红毛往驼鹿一扑,死命的让他离开卡卡的位置。

  驼鹿跑了,没有踩到卡卡,也没有踩到黑毛和红毛。

  卡卡没事吧?黑毛红毛急死了,用大大的狼鼻顶着卡卡,急着确认卡卡的状况。

  没事,卡卡回答,却不肯抬起头。

  是撞到了吗?黑毛问。

  卡卡受伤了吗?红毛问。

  黑毛红毛搞不懂,他们闻不到卡卡身上有血腥的味道,代表卡卡应该没有受伤,为什么卡卡不肯抬起头来。

  你们两个大笨蛋!!

  卡卡总算抬起头了,他的脸上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沾了满脸的泥土甚是可笑,可是卡卡不顾一切大哭着。

  你们两个笨蛋!为什么不逃跑!呜哇~~~~

  卡卡大哭,就像小时候一样,毫不隐瞒他的情绪。

  在刚才,他跌在地上时,眼睁睁看着驼鹿在眼前站起来,卡卡想,自己大概逃不掉了。

  这个时候不知为何,卡卡想到刚才出门前骂黑毛红毛的事,早知道就对他们好一点……卡卡边想,边看着狂乱的驼鹿越来越靠近的脚蹄。

  突然出现在眼前的身影,让卡卡瞬间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从味道他知道,他现在被黑毛盖在身下,然后耳边传来红毛的声音,他单身扑向陷入疯狂状态中的驼鹿——!?

  等到一切都平静下来时,卡卡发现自己满脸的泪水和鼻水,而且它们还继续流个不停。

  两个笨蛋……卡卡心想,然后大哭了起来。

  一直到黑毛红毛轮流把卡卡叼回狼窟时,卡卡还是继续呜呜的哭着。

  只是,他一直不肯讲出哭泣的原因,这可苦了今天两位英雄。

  卡卡是不是摔痛了?红毛悄声问。

  还是说,他很想吃到那头驼鹿?黑毛搔头。

  卡卡在内心叹息,他这两头英雄什么都好,就是脑袋不够灵光。

  不过,我好喜欢他们……喜欢他们灰色的浓密长毛,喜欢他们强壮的身躯,喜欢他们不够细心的神经,喜欢他们……

  卡卡的视线不知不觉的飘向两头大狼的跨下。

  黑毛红毛还毫不知情,继续咬耳朵研究卡卡到底在哭什么。

  卡卡爬起来,贴到黑毛红毛身前。

  卡卡你别生气,我们明天一定抓一头驼鹿回来,红毛说。

  最柔软的脖子一定给你吃,还有大腿也给你,黑毛说。

  他们两个讨论出的结论,就是卡卡肚子饿,在生气。

  卡卡笑了,眼角还挂着泪,配上他红通通的小鼻子,说有多可爱就多可爱。

  嗯,不是驼鹿也好,卡卡想吃兔子,卡卡要求,他怕这两头脑浆不够的大灰狼硬是去找成年驼鹿挑战,到时就糟糕了。

  没问题!明晚天一黑,就去找给你!黑毛红毛见卡卡不哭了,高兴的抬高膛保证。

  嗯~~卡卡累了,想睡觉~~卡卡往干草堆上一滚,露出他白嫩嫩的小肚子。

  确定黑毛红毛的视线都放在自己身上后,卡卡把弯曲的双脚缓缓张开,让他跨下间已经开始长出黑毛覆盖、平常不再随时外露的小和小睪丸暴露在黑毛和红毛的视线中。

  清晨的山洞中很昏暗,却影响不了夜间视力极佳的两头大灰狼,他们清楚的看到卡卡的小微微勃起着,在那下面的小洞口也半开着口一张一合。

  卡卡在诱惑他们,再明白不过的暗示让两头大狼瞬间勃起了,艳红色的狼高高翘起,从他们腹下灰色的长毛间探出头来。

  卡卡这个小狼……红毛走上前来,用他糙的狼鼻顶了顶卡卡的小勃起,那硬硬的感觉让卡卡啊地小小声叫了出来。

  黑毛也来……卡卡对着黑毛招手,要黑毛走到他身边,卡卡侧起身,把头凑到黑毛的跨下,伸出他粉红色的舌尖舔起黑毛的狼身。

  卡卡真会舔,嘴张大点,帮黑毛吸巴,黑毛要求,并且调整了一下坐姿,把狼头顶在卡卡嘴前。

  卡卡当然不会拒绝,他张大嘴巴,含住了那在尖端冒出前列腺的狼头。

  同时,红毛也把大头凑到卡卡的下体,用他又大又湿的狼舌舔弄卡卡的小、小睪丸,和等一下要接受他们兄弟俩的小洞洞。

  呜哇~好多水,卡卡你真厉害,红毛边说边舔,他嘴中说的水其实就是卡卡的肠,因为他在太小的年纪时就被黑毛红毛压着当交配对象,小小的肠道为了自我保护而在异物入后学会分泌黏,等到卡卡再大一点时,演变成只要卡卡一动情就会分泌的体,怎么看都像女人户内的水。

  嗯嗯~~卡卡嘴里含着黑毛的大,肛口又被红毛舔得舒服极了,小腰左扭右扭,跟红毛催促着。

  红毛当然知道卡卡的肢体语言,他立起身子,把狼头对准卡卡的小肛口后,就是往里一。

  嗯嗯嗯!卡卡只觉得原本空虚的小洞被填满,那感觉之好,让他主动更加张开双脚,这辈子从来没有拉直的膝盖弯曲着,踏在地上让臀部能更往上,让红毛能够得更进来。

  卡卡你的小洞好热又好紧,红毛的巴好舒服啊!红毛一边说,一边狠狠的抽送着,用他自豪的大巴干卡卡的小。

  黑毛则是继续卡卡的小嘴,那里一样是又湿又热,而且三不五十卡卡还会吸个两口舔个两下的,弄得黑毛差点比红毛还要早泄。

  卡卡嘴里吸着黑毛,屁股里着红毛,同时被两头心爱的大灰狼疼爱的快感冲向他的脑门,在红毛顶到他肛内前列腺小点的那瞬间,卡卡全身颤抖起来,抖动的小开始出浊白的。

  得很高,有些沾到了红毛的身上,有些沾到黑毛的身上,有些沾到卡卡自己跨下的黑色毛。

  哇喔!卡卡今天份量十足喔!黑毛笑着,同时也开了关,开始在卡卡的小嘴里起来。

  卡卡的嘴怎么可能容纳进一头公狼一次的量?当然大部份都从嘴角流了出来,沾在卡卡的脸颊和头发上,弄得到处黏黏白白的。

  红毛见状,也加速抽送的动作,然后在前一刻把从卡卡的肛道中退出,把头对准卡卡的小嘴,竟也在卡卡脸上起来。

  公狼的又腥又浓,可是卡卡闻起来只觉得又香又甜,不仅把黑毛在嘴中的吞咽下去,还伸出舌头把沾在脸上的红毛也吃了下去。

  虽然吞了满嘴,可是激渴的小肛却空荡荡的,卡卡两眼一转,翻过身,高高翘起臀部,还左右晃了晃,逗得黑毛红毛几乎看直了眼。

  给卡卡,卡卡的小洞也想吃白水~~卡卡晃了两下屁股后,满意的看到黑毛红毛又再次勃起。

  这次换黑毛先进卡卡的小肛,卡卡啊啊叫着,高亢的声音充满春色,很适合洞外繁花似锦的春天景色。

  这天下午,当卡卡在充份的运动?后熟睡时,安安跑来找卡卡玩了。

  嗯~安安?卡卡睁开眼睛,确认是安安后,也不想爬起来,招招手叫安安过来一起睡。

  安安爬上干草堆,躺在卡卡怀中,听着卡卡又要睡去的鼻息,小小声的问道:「卡卡,卡卡幸福吗?」

  卡卡醒了,不是因为安安的声音太大吵醒他,而是安安语气中的不安让他醒来。

  安安怎么了?身体不舒服?还是心里不舒服?卡卡把安安抱到怀中,就像他是头小小狼仔一样。

  安安往卡卡怀中钻,他心里有好多话想讲,可是不知道该不该开口。

  安安…卡卡轻声说,安安你知道吗?今天卡卡差点死掉了。

  安安吓一跳,抬头看着卡卡的眼睛。

  卡卡继续说,今天狩猎时,卡卡差点被一头发狂中的驼鹿给踩死了,是黑毛冲过来用身子盖住我,是红毛扑向驼鹿把他赶走。

  安安没有回话,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所以说安安,卡卡笑着继续说,卡卡很幸福,比你想象中还要幸福很多很多喔。

  在大草原上,每天都有生与死在进行。

  也许哪一天,会因为饥饿,因为受伤,因为意外,因为寒冷,因为年纪,造成永远的分离。

  可是就算如此,还是会有种什么,不会改变。

  卡卡知道那是什么。

  所以他笑了,圈住怀中的安安,幸福的笑了。

  完 2008/5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