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0(1/2)

加入书签

  卡卡与安安18by饭饭粥粥

  安安从来就没上过学,就算在这个国家,国小是法定教育之一。

  一年前余稔问安安,要不要到学校念书,安安想都不想就说不。

  他不喜欢那种被限制在一个座位上,动都不能动,只能待在原地五十分钟后休息十分钟的规定。

  对安安来说,时间是自由的,空间也是。

  他想睡就睡,他想起来就起来,他想在家里和余稔玩就玩,想到村庄外找卡卡他们就出门。

  今天他高兴,他直立起来用两脚走路。明天他觉得腰酸,他四肢着地在院子里跑步。

  安安是自由的小孩,他说,他不要上学。

  余稔说,知道了,然后就叫人弄了点假数据,让安安不用去学校。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余稔太宠安安了。

  可是余稔不在意那些流言流语,对他来说,安安是捡回来的宝贝,只要安安高兴,什么都可以。

  而且,其实安安没那么坏,他还是知道有些事不能做,例如说仗着家里有钱,欺负贫穷的村民或压榨佣人,或是到外头去为非作歹弄一堆问题回家给余稔解决。

  加上他好奇心满点,虽然没有正式上学,却也在家庭教师及余稔的教导下学了不少知识,现在连国字都会写了。

  余稔不是太在意这些事,安安会念书也好不念书也好,只要安安活得快乐就行,反正他已经打定主意要和安安在一起一辈子。

  原本,他就打算要好好宠爱这个从婴儿时期就受尽苦头的么弟,连结婚的念头都打消了。

  女人们总是虚假的说,啊,多么可怜的孩子啊,竟然是被狼给养大的,嘴里这么说,眼中却隐藏不住好奇或厌恶。

  安安真的很可怜,余稔想,在四个月大时就被人偷抱走,甚至还把他活埋在土堆里要杀了他。若不是好奇的狼群把土堆拨开,把安安带去养的话,现在剩下的,搞不好只是几小骨头。

  因此余稔决定了,他不会让这些女人有任何靠近安安的机会,他不要安安看到任何同情或是嫌恶的眼神。

  人的一生是很长的,余稔知道,可是一想到这么长的时间能和安安在一起,他只觉得那是一种幸福。

  余稔很迟钝,在感情上,只是他不知道。

  然后,就算是这么保护安安的余稔知道,唯一有一件事,明知它会伤了安安的心,自己却无力阻止的。

  只是,余稔无力可施,只能静静的等待那天到来。

  自由的安安今天也是睡到饱饱饱才爬起来,天当然已经亮了,时刻是下午两点。

  顶着一头乱七八糟的卷发,安安先是跑到大哥余稔的书房,吵着要余稔停下手边工作帮他洗脸梳头。

  弄好门面后,安安吃了江妈特地做的早午餐,而且位置是在余稔的大腿上。

  吃完饭,跟余稔撒娇了好一阵子,看看天色,安安说他要出门去玩了。余稔当然不会说不行,只跟他说路上小心,还不忘他的头。

  安安蹬着两条短腿跑出大门,经过几间农舍,来到人类村落的出入口。

  一过了出入口,安安脱下身上的衣物,塞在出入口的信箱内,那是余稔叫人帮他做的。

  光溜溜的安安趴到地上,改用四肢着地的方法跑了起来,不可思议的是这种姿势让他能跑得更快,也更自在。

  卡卡~~~~~我来找你玩了~~~~~安安边跑边叫,嗷呜嗷呜的声音传得很远。

  这个时间,卡卡正忙呢,安安心里知道,还是故意跑来玩,就是想看黑毛与红毛不爽的表情。

  在跟几个族群狼打过招呼后,安安跑到卡卡的巢门口,不意外的听到里头传来卡卡的呻吟声。

  啊、啊啊、别再弄了,安安来了…啊、啊啊!

  别理那个小鬼头!他本就是故意的!卡卡别管他,让我做吧!

  我也是,我还没弄呢,等一下换我!

  安安哼了一声,知道这招没用了,不过还是大剌剌的走了进去,直直往巢一角的干草堆迈进。

  在草堆上,有个男孩子,他大张的双脚,脚间夹了一头大灰狼,灰狼很大毛很长,几乎把男孩给盖住看不见。

  男孩子的名字叫卡卡,他是捡起安安,又养活安安的『狼』。

  他的外表长得像人类,他的身体也像人类,可是他不会说人话,不会两脚站立行走,他是狼童,被狼养大的人类小孩。

  安安回到人类世界生活五年了,自然知道卡卡应该是人类这件事,只是卡卡曾说过,他在这里很幸福。

  真的很『福』吧……安安瞄了一眼大灰狼的跨下,在那里有又又大的狼,正在卡卡的小后内抽送着。

  啊!啊啊!啊!黑毛!黑毛你别再弄了!安安进来了!

  黑毛,是压在卡卡身上这头大狼的名字。他很强壮,全身充满力量,长达五十公分的尾巴加上身体几乎两公尺,重达八十公斤的体重现在压在一个人类少年身上,用他应该与母狼交配的大捅着少年嫩幼的小肛。

  在干草堆的另一边,还有一头大灰狼在,他的尾巴尖端有几搓红色长毛,他是红毛,一样强壮一样庞大,甚至他现在跨下高高举起备战中的狼也一样大。

  安安走到干草堆上,不顾干草堆被黑毛的动作震得沙沙做响,他趴到卡卡身旁,舔舔卡卡额头上的汗水,说,卡卡舒服吗?被黑毛干,舒服吗?

  卡卡又是羞又是气,在他眼前的安安是从小养大的小狼仔,可是小狼仔却问他被干舒不舒服……

  当然舒服了,在一旁的红毛走过来,用鼻尖碰了碰卡卡勃起的小,说,你瞧,这里都在流口水了。

  真的耶……安安看到卡卡的小马眼冒出一滴白水,那是急着要,先跑出来的白色。

  红毛看到安安羡慕的眼神,很自豪的继续卖弄,最近卡卡还有另一个洞可以做喔。

  洞?安安歪头。

  红毛要黑毛后退点,黑毛懂了,上半身往后退,让红毛跳上卡卡的身体。

  八十公斤的重量没有真正压在卡卡身上,否则压都给这两头大狼压死了,只不过红毛把两条后脚往干草堆一踩,两条前脚一左一右跨在卡卡的头旁边,竟是把那勃起的狼对着卡卡的小嘴就戳过去。

  不要,不要现在弄…卡卡想拒绝,偏偏嘴一开就让红毛进来了。

  卡卡不可能真的咬下去,他只好张开嘴,张开喉头,让红毛把在他嘴里捅弄起来,就像在用他的嘴做爱一样。

  下半身也是,被黑毛捅得半开的小肛本无法拒绝,只能冒出一股又一股的水接受着黑毛的抽。

  安安看到卡卡被两头大狼压着做爱,自己也是一股热流往下体冲。

  他坐起来,不是狼该有的姿势,不过他也管不了了。

  安安把一只手指放进嘴里,吸吮着,跟卡卡吸红毛一样。然后另一只手把两只指头往自己的小肛一,跟着黑毛律动自己用手指干自己的小。

  嗯嗯!嗯!嗯!卡卡嘴里塞着红毛,无法大叫。

  安安也一样,嘴里含着手指,没办法喊大哥大哥。

  红毛和黑毛一起了,漂亮的一身长毛抖动着,狼腰小刻度却快速的抽送,过多的水从卡卡的小嘴和小中挤了出来。

  安安看到卡卡也了,就在黑毛红毛那瞬间,卡卡的小直直对着天,出白色的体。

  卡卡的表情好像快升天似的,半开着嘴半开着眼,眼中全是雾气,嘴角都是口水和。

  嘿!安安!红毛把狼从卡卡口中退出后,看着安安问:你想要对吧?要不要让红毛干干你?

  安安虽然想极了,可是想到他和余稔的约定,只好摇头说:不行的,我的伴侣不让我跟其他狼交配的。

  说到安安的伴侣,卡卡也回魂了。

  安安,你的伴侣,就是你大哥吗?

  嗯,安安点头,上次我不是故意带他来,做给你们看了吗?他就是安安的伴侣。

  卡卡想到那个高大的人类,他可说是狼群唯一认同进出的人类,几年的相处下卡卡对他的感觉还不错,只是一想到安安跟他在一起,难免还是有种嫁女儿的感觉。

  那…那他有满足你吧?卡卡不太好意思,小小声的问。

  嗯?安安一开始不懂卡卡在问什么,突然想到,说:是说交配吗?

  卡卡脸红啊,不过还是硬着头皮点头说,人类那,看起来就小啊,安安你这样有舒服吗?

  黑毛和红毛一听可乐了,卡卡这不是变相的说他们那边大吗?太好了,等一下安安离开再继续做个两轮吧。

  安安笑了,说,卡卡啊,我只是现在太小,只能让他压,等我长大,能硬能白水时,那就换我压他了。

  啊?卡卡愣住了,压…压他……?

  对啊,安安靠近卡卡,用他人类的手指圈住卡卡的说,用这里,到他里头,抽送、磨擦,然后把在里头。

  卡卡从未想过这种可能,瞪大了眼,看着自己被安安短短的手指圈住的,说,用这里……?

  安安点头,说,其实卡卡也可以试看看的,让黑毛或红毛给你压看看——

  安安话还来不及说完,后颈被红毛一咬,甩到巢外。

  里头传来黑毛大叫,卡卡你可别乱听他说糊话啊!

  可是、可是…卡卡的声音说,可是安安说的也有道理,我这里也会硬……

  卡卡的声音没讲完,变成啊啊叫声,安安想应该是黑毛又到卡卡里头去了。

  哼,几个不懂得挑战的家伙,安安心想,掉头离开山洞口,准备回家去。

  回到村庄出入口,安安用两脚站起来,穿上衣服。

  虽然衣服很干净,可是安安身体很脏,依旧是脏兮兮的安安一个跑回家。

  回到家,余稔笑着把安安抱到浴室内洗澡,又陪安安一起吃宵夜。

  「大哥~~」安安缠着大哥要做爱,余稔当然不会拒绝,好好的用他成人到安安肛内,满足了安安下午开始的欲望。

  事后,安安正想睡时,余稔跟安安说:「安安,找天把卡卡接回人类世界生活好不好?」

  安安睡意全消,抬起头问:「为什么?才不要呢!安安在那里过得很好啊。」

  余稔沉默了几秒,继续说:「总有一天他一定得回来的。」

  安安不高兴了,转头窝进棉被堆里。他想,大哥搞不好想要利用卡卡做什么实验,他才不会答应呢。

  余稔不是不了解安安现在的想法,可是很多事,安安没办法看得像他一样远。

  现在还好,还有一些时间,余稔想,那就先不要打破安安的美梦吧,只是有一天,卡卡是一定得离开那里的。

  那个人类的男孩子,以及两头把他当妻子的大公狼,余稔闭上眼,决定先不要去想这个问题。

  也许余稔对于自己的感情世界很迟钝,但不代表他看不清其他事,他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只是他把担心埋在心底,用手环住棉被堆中的安安,一起睡去。

  完 2008/4/27

  后记

  好吧我承认有点老梗

  不过这是大概在写到第8篇或第9篇时就预想好的结局

  没有意外的话会按照预定写下去

  约再来个两、三篇后就会完结了

  完结后我会写几篇番外这部分的番外会放在网上

  之后在七月时会出实体书

  实体书中会另外再加些实体书用番外这部份就不会发上网啰~

  大致上预定就是这样

  ~~~~~~~~~~

  卡卡与安安19by饭饭粥粥

  清晨,在狼群结束夜晚的狩猎与进食,大多数狼都已经进入梦乡时。

  应该是很安静的狼窟却传出小动物般的呻吟声。

  又是黑毛和红毛……

  他们的力也太强了吧……

  我有点同情卡卡起来了耶……

  对啊,他身体那么小……

  是啊,洞也小……

  窃窃私语在各个狼窟中轻声回响。

  在狼老大的洞中,一样有着抱怨的声音。

  那两个家伙太过份了,虽然说我已经认同他们和卡卡之间的关系,可这也太夸张了。

  咬着牙,狼老大看着洞口考虑要不要冲过去教训那两头总在发情的大公狼。

  算了吧你,卡卡也不见得讨厌啊,黄毛挥挥狼尾,让狼老大冷静一点。

  怎么可能会喜欢,你没听他一直叫不要吗?狼老大还是不放心的看看洞口。

  黄毛笑,你这大老的,怎么都不懂啊。

  狼老大不懂,看了黄毛一眼。

  我明天去找卡卡,你记得叫黑毛红毛躲在外头一起偷听啊。黄毛说,心里虽然觉得有些对不起卡卡,不过总比起老大把黑毛红毛教训一顿后,卡卡再心里自责的好吧。

  白天通常是狼群睡眠的时间,依着天,他们各自有着一个洞休息,以避免发生灾害时造成复数的伤亡。

  这天也是,在充份享用过饭后点心的卡卡后,黑毛红毛离开了,留下卡卡独自在山洞内休息。

  卡卡这天也是被『疼爱』到腰都软了,只能趴在干草堆上动都不能动。幸好这两头大色『狼』还算有良心,知道帮卡卡垫些干燥的草堆后再离开,要不然可怜的卡卡大概只能睡在沾满的湿草堆上了。

  睡到一半,卡卡听到洞外传来熟悉的脚步声。

  黄毛?卡卡抬起头,对着山洞口的身影问。

  嗯,吵到你了?卡卡?黄毛走进来,她的身躯在母狼中算是最大的,但还是比卡卡看惯的黑毛红毛小上好大一圈。

  没关系,黄毛进来吧,卡卡边说边挪开身子,让黄毛走上干草堆。

  就算在昏暗的山洞内也能依靠外头打进来的日光看到,躺在干草堆上的小身影和狼完全不一样。

  他有着白皙的皮肤,身上没有灰色的长毛。眼睛又黑又大,鼻子非常的扁和狼比的话…,嘴巴小得不可思议和狼比的话…,耳朵位于头部两侧,不像狼耳位于头部上方。

  他是卡卡,黄毛的姊姊银毛捡回来的小狼仔。虽然现在所有狼都知道卡卡不是狼,可是大家依旧承认卡卡是他们族群内的一份子,并且和他生活在一起。

  躺到卡卡让出来的干草堆上,黄毛要卡卡也躺下来,问,卡卡最近过得好吗?黄毛我都没怎么来关心你,真是不好意思吶。

  卡卡受宠若惊,赶紧说,没的事,谢谢黄毛的关心,卡卡过得很好。

  看着黄毛充满慈爱的眼神,卡卡又说,卡卡真的过得很好,食物都够,山洞也舒适,最近天气也好,偶尔变天时黑毛或红毛都会来陪我。

  见卡卡提到黑毛与红毛的名字,黄毛笑说,说到黑毛红毛,卡卡你也辛苦了。

  辛、辛辛辛辛辛苦什么~~~卡卡死命装傻,整张小脸红到可以煎蛋了。

  今早也是他们在压你吧?卡卡你这样被他们几乎每天弄,可会累?黄毛很担心吶。黄毛看着卡卡,眼中是掩饰不住的担心。

  卡卡被黄毛这么一看,也不好意思光是在害羞了,他鼓起勇气说,是、是挺累的啦…毕竟他们是…一、一起来嘛……又、又不知节制,老是轮、轮番上阵…那、那里、那里又大……啊啊羞啊~~~

  也对喔,卡卡是我们族里最小最可爱的成狼,怎么受得了他们那两头汉子老是发情,黄毛舔舔卡卡红到要出水的脸颊,关心的说,要不然黄毛叫狼老大下令,不准他们这样碰你,好不?

  咦!?卡卡愣住了。

  这真是好办法,黄毛一脸兴奋的样子,说,不准黑毛和红毛把卡卡当交配对象,不然那两头大公狼那么大,我们的小卡卡这么小,哪天不被他们压死了。

  卡卡的眼睛眨啊眨,突然急急说,其、其实也还好啦!卡卡,卡卡不是那么累的,其实黑毛红毛对卡卡很好啦,卡卡真的不要时他们是不会硬来的!

  黄毛笑笑,说,卡卡真是温柔,这么替他们着想,可是黄毛觉得还是要他们节制点比较好……

  没等黄毛讲完,卡卡又打断她的话,不、不用了啦,卡卡,其实卡卡也很喜欢的,喜欢黑毛红毛压我的。

  卡卡喜欢黑毛红毛压卡卡吗?黄毛重复他的话。

  喜欢!最喜欢了!卡卡喜欢黑毛红毛干卡卡!

  清脆的声音在山洞内回响,下一瞬间——

  卡卡!

  卡卡!

  两头大灰狼从山洞外冲进来,直往干草堆上的卡卡身上扑。

  黑、黑毛!红毛!卡卡大惊,躲都没地方躲,整个小身体就被灰色的长毛给覆盖住。

  果然卡卡是喜欢黑毛红毛的!两头大狼欣喜若狂,大狼舌往卡卡的小脸直舔。

  黄毛边笑边站起来,说,原来这就是卡卡的心声啊,那是黄毛想太多了,就不打扰你们啰。

  黄、黄毛~~~卡卡大叫,声音却在下一秒转换成——啊!黑毛你怎么进来了!啊啊!啊!啊啊!

  黄毛翘高尾巴走出山洞,对着站在外头的狼老大说,你都听到了吧?卡卡可喜欢的呢。

  嗯……狼老大脸上有点失落,也许这就是嫁女儿的心情吧。

  不过,这样是最好的了,甩去失落的表情,狼老大又往昏暗的山洞看了一眼,重复说,这样,也许是最好的了……

  在洞内的卡卡正想翻起身子时,却被黑毛从后头给了进去,卡卡简直就像条串一样,侧着身在地上要趴也不是要躺也不是,只能被黑毛顶得哇哇大叫。

  卡卡!卡卡你真是太可爱了!黑毛张嘴笑着,唾从他大张的狼嘴滴落下来,流在卡卡身上。

  啊啊!臭黑毛!出去!出去啦!你不是刚才才做过吗!?卡卡想要用脚踢黑毛,无奈今天已经被黑毛红毛做到腿软腰酸,哪有力道踢走身上这头发情公狼。

  别骗人了,我们刚才都听到了,你喜欢被我们压,喜欢被我们干啊,黑毛当然要满足我们可爱的小卡卡。黑毛边说,边用他大大的狼捅着卡卡那柔软的小。

  卡卡的小比他的小嘴要诚实多了,喜欢就冒出一堆水,噗兹噗兹说『喜欢喜欢』,红毛侧头看着卡卡被撑得大开的小肛口,肛缘边渗出分泌过多的肠,黏稠又透明的体怎么看怎么荡。

  黑毛说,红毛你去把卡卡总是口是心非的小嘴给堵起来。

  红毛一听大喜,狼身一移位,就把他蓄势待发的狼往卡卡的小嘴前一放,说,卡卡张嘴,你最喜欢的红毛来干你啰~

  卡卡又气又急,他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