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7(1/2)

加入书签

  卡卡与安安14by饭饭粥粥

  卡卡最讨厌的季节是冬天,没有毛的他要过冬是很辛苦的,加上冬天食物少,常常又冷又饿。

  黑毛红毛最讨厌的季节是夏天,在这个没事就会热到冒汗的季节中,他们自豪的银白色毛皮会被批评的一无事处。

  被谁批评?

  还用说,当然是我们的卡卡啊。

  「嗷嗷!」走开啦!别贴着我,热死了!

  这是我们的卡卡,他不只口头骂,还一脚就把一头重达八十公斤的大灰狼给踢下去。也许不能怪他,在这种高达三十度高温的大热天,不管是谁都不想抱着一个会发热的绒毛娃娃睡觉。

  被踢开的红毛夹着尾巴走到墙角,那里有另一外头同伴黑毛已经在那儿等他了。

  唉…这天气再热下去,我不就一直干不到卡卡小了吗?红毛委屈的嘟起嘴抱怨。

  不过黑毛倒没怎么在意,悠悠的说,先睡吧,晚点我有好办法。

  红毛不知黑毛有什么打算,但他知道黑毛是不会说没把握的话,于是他也先瞇起眼打盹做准备。

  这个午觉睡到下午四点多,卡卡被热醒了。

  「嗷嗷…」好热喔…………卡卡躺在石头地板上抱怨。

  此时黑毛站了起来,说,卡卡我们去泡水吧,我找到一个不错的地方。

  卡卡一听,脑中浮起清凉的流水流过身体的想象,马上说好,高兴的跟着黑毛红毛一起走出闷热的巢。

  走了近十分钟,到了一条小河流边,这里是这次巢附近喝水用的水源处,不过卡卡可不想在这边久待,因为这边除了河流外只有岩石堆,光是踩在上面脚就快烫熟了,加上大太阳从上往下照本无处可躲,所以每次狼群都只是喝完水就早早离开。

  黑毛,我可不想在这里泡水,卡卡嘟起嘴说。

  再前面一点,很快就到了,黑毛摇摇长达五十公分的尾巴,叫卡卡跟过来。

  往前又走了几分钟,绕过几堆岩石块后,竟然冒出了小树林来。

  啊!有树!卡卡高兴的往前跑去,虽然树林不大,只有十几株矮树,但树荫刚好就在水流处,这样一来就能躲在树荫下玩水了。

  黑毛微笑看着卡卡摇着没毛没尾巴的屁股跑过去,回头小声的对红毛说,等等我先来喔。

  红毛也知道功劳在黑毛身上,这次是不能跟他抢顺序了,这么说来黑毛昨晚狩猎回来后没马上回巢休息,就是在帮卡卡找能冲凉的地方吧。

  这一头,卡卡已经跳到水里了,先是全身浸到水底确认好水深后,才狗爬式的游回岸边,利用被水流磨成圆型的小石子搓去身上的脏污。

  黑毛红毛站在树荫下欣赏卡卡的入浴镜头,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卡卡不是狼,这已经是族群内半公开的秘密了,所以对于他没有全身灰色毛皮一事已经不需感到奇怪。

  虽然没有一身自豪的灰色长毛,可是卡卡尾端泛黄的黑色半长发,以及跨下陆续长出的小黑毛都柔软极了,黑毛红毛没事就想舔一舔。

  在水中打滚的卡卡看到黑毛红毛紧盯着他看,心里其实很高兴,知道他的两头大公狼想上他,这让他觉得很有自信。

  卡卡故意往岸上再靠近了点,现在只有下半身浸在水中,不过清彻的水本没有任何遮掩功能,卡卡的小和小鸟蛋在水的浮力下飘在水中。

  又偷看了一眼黑毛红毛,确定他们都看着自己,卡卡故意又打了几转,那动作明显是母狼发情时在地上打滚的动作,不意外的让黑毛红毛都勃起了。

  黑毛走了过来,先是讨好似的舔舔卡卡的耳朵,卡卡舒服的抬起头露出白嫩嫰的脖子,黑毛当然知道他的意思,又伸舌舔了卡卡的脖子和口。

  啊~好舒服……卡卡被舔了前的小红豆,那种又痒又舒服的感觉让他心情大好,拉直身体平躺在地上露出他已经开始微微勃起的小。

  黑毛眼尖的发现卡卡也勃起了,只是卡卡下半身还泡在水中没办法舔,于是他将一只大脚踩在卡卡双腿间,技巧的用腿磨擦他小小的勃起。

  「啊啊…」卡卡被伺候的舒爽到不行,瞄了一眼黑毛跨下从长色灰毛间探出头来的狼头,春心一荡,肛间便开始自己冒出来。

  那是卡卡从三岁和公狼间开始行为以来,柔弱的肠道为了保护自己而在外物入侵后自行分泌的肠,可是现在已经进化到只要卡卡一想做爱就会分泌的体,就功能上还真的与女人户的爱很像。

  卡卡再也忍不住,他主动的翻过身,露出他没有毛皮也没有尾巴保护的小肛口,嗷嗷两声诱惑着黑毛。

  黑毛知道卡卡肯让他做了,两只后腿往水中一站,身体跨在卡卡上方,小心翼翼的把勃起的狼往卡卡的小里进去。

  「啊啊!」卡卡的下半身被冰凉的河水泡的发凉,现在被一火热的塞进去,感觉更是好到不行,自己也把屁股往后顶,好让这腾腾的得更进去。

  喔喔!卡卡!卡卡你好荡,你的小嘴一直咬我,黑毛感受到卡卡肠道激烈的蠕动,狼又大上了一圈。

  啊啊,臭黑毛,那是因为臭黑毛的大**巴太大了,在卡卡里头才会觉得卡卡在咬你!卡卡不承认,哼的一声又摇起屁股来。

  嘿嘿,黑毛笑了两声,听到心爱的卡卡夸自己大,黑毛可得意了,那黑毛的大**巴让卡卡更舒服点喔,说完,黑毛就开始猛烈的抽。

  啊啊啊!啊啊!卡卡满是水的肠道被他这样大力捅抽,又是高兴的冒出更多水,裹住黑毛的狼让他抽的更是不费力。

  因为卡卡下半身还在水里,黑毛和卡卡连接处当然也在水中,每每黑毛一出一进就带了冰凉的河水进去,但冰水马上会被黑毛的体温和磨擦时产生的高温给热了起来,那种陌生的感觉对卡卡来说又是一种新的体验。

  黑毛~黑毛~你捅得卡卡好爽,卡卡想了~卡卡回过头,和他身后的大灰狼说。

  黑毛最爱在卡卡因为时激烈搅动的肠道内,所以他听卡卡这么一说,就把腺球给鼓起,卡住卡卡的括约肌,这是犬科动物在前的一种本能,为了让雌不会在交配途中跑掉好增加受机率。

  啊~~~卡卡只觉得肛口一涨,小肛被撑得更是开了,他知道黑毛要,也是期待的全身发抖。

  前的抽比平常更暴力,因为狼已经无法再往后退,黑毛只会把一而再再而三的往内顶,次次磨擦在卡卡体内敏感的小点上,卡卡只觉得肚子一酸,感突然增强到极限。

  「啊啊啊!!!!」我要了!我要了!卡卡大叫,然后就是睪丸一缩,马眼一开,白的水从尿道口到河水中。

  「嗷呜!」我也了,卡卡,我也给你了!黑毛的热喷出来,全数都打在卡卡因为中而特别敏感的肠壁上,让卡卡肠壁又是一阵扭动,也让黑毛觉得更是爽到不行。

  公狼的量很大,特别像黑毛这种体型大的大公狼,只见他了快要一分钟还在,卡卡啊啊乱叫觉得快要爽到疯了。

  好不容易等黑毛完,将狼往后退去时,卡卡的肠道也赶紧把满肚子的白色排出去一些,看起来就像在排泄似的,只是却是白色的体。

  在一旁排队的红毛看黑毛离开,才走了过来,说,卡卡我也想干你的小,卡卡给我干。

  卡卡心情很好,也不多虐待红毛,笑着说好啊,红毛也来干我,把我里面弄更湿。

  红毛一听,赶紧在卡卡心意还没改变时就把狼头往卡卡口一,然后就一捅到底去。

  「啊啊!」卡卡的下半身还是泡在水中,肛道内长时间浸水变得比平常还要柔软,本没办法阻止红毛这样硬,瞬间就让他一口气全进来,只留下两颗毛茸茸的狼睪丸顶在卡卡屁股外。

  喔!!卡卡你里头好软!红毛也感觉出来了,那种百分之百顺从的内壁激起他的兽,他开始大力的用攻击卡卡。

  「啊!啊!啊!啊!」卡卡被红毛无情的攻击捅的只能乱叫,闭不上的小嘴口水乱流。

  红毛的上没有毛,可是只要完全入时,底端的短狼毛就会刺在卡卡肛口黏膜,那种又是刺痛又是搔痒的感觉加深了卡卡的快感,卡卡觉得自己的小又硬了,像小铁棍一样在水中摇晃。

  红毛!红毛我又想了!卡卡甩头,大叫。

  在一旁,黑毛好奇的往卡卡的小直盯,他知道卡卡刚才才,照理讲他应该没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出下一泡才对。

  果不其然,在红毛无情的捅弄卡卡小下,卡卡身子一抖,出来的体是黄色的。

  黄色的尿喷到水中,然后很快的就被流水带走。

  卡卡你尿了,黑毛在一旁笑着说。

  卡卡觉得丢脸极了,以前年纪小无可,尿还有话可说,现在这么大了却还尿,可见他有多乱。

  红毛在后头也开始起来,他边边叫,没关系,卡卡尿代表我把他干得多舒服,我就是爱看卡卡尿!

  啊啊啊!卡卡只觉得小肚子一涨,又是红毛在里头大特,到直肠装不下往大肠逆流了。

  湿漉漉的卡卡,外头湿,里头也湿,看着体外沾满河水,体内满是他们两头狼的狼的卡卡,红毛得意的说。

  下午洗过美美的凉快澡,晚上又吃过丰盛的晚餐后,卡卡满足的躺在石头地板上小憩。

  两头毛茸茸的大灰狼走过来,理所当然似的贴在卡卡身边趴下来也要睡觉。

  「嗷呜!」热死了!不要贴着我!

  一脚一个,卡卡又把黑毛红毛给踢开。

  躲在角落的黑毛红毛含泪看着卡卡睡成大字型的白嫩身子,只希望冬天快点来临。

  完 2008/4/14

  今天试着用比较大的字体贴文

  大家觉得这样如何呢?

  ~~~~~~~~~~

  卡卡与安安15by饭饭粥粥

  在卡卡的左小腿接近脚踝处,留有很明显的疤痕,那是黑毛留下来的。

  每每当黑毛看到卡卡他那漂亮无毛的脚上,那几道明显又丑陋的痕迹时,除了自责还是自责。

  那是几年前,当卡卡与安安被人类,也就是他们当时口中的两脚怪物抓走后,黑毛红毛急着要救出他时,黑毛狠狠咬下去的。

  那个时候,卡卡被人类用铁链炼在墙角而无法动弹,黑毛红毛用尽办法想要把铁链咬断,却只能咬得一口血时,卡卡说了。

  卡卡说,把我的脚咬断吧。

  当时的卡卡,眼中没有痛苦,嘴上也没哀号,他只是伸出那只被铁链捆绑的脚,伸到黑毛张开的大嘴中。

  长长的狼牙咬了下去,那是黑毛的意志,黑毛知道,这口若不咬下去,就无法带走卡卡。

  第一口,划破了皮肤,咬裂了,可是没能咬断卡卡的腿。

  事后红毛笑他说,黑毛你啊,瞧你一副看开了的表情张嘴咬下去,结果你还不是舍不得?

  没错,倘若对付的是山羊或牛羚,黑毛一口就能咬断他们的脖子,可是这一口,却咬不断卡卡的脚。

  在他想要咬第二口下去时,门外传来人类的声音,黑毛红毛只能朝向门口示威,再也没时间咬断卡卡的脚。

  幸好,真的是幸好,黑毛想,幸好当时没有咬断卡卡的脚,因为事后来的人类是安安的哥哥,他放开了绑住卡卡的铁链,让卡卡跟黑毛红毛一起逃回狼窟。

  虽然说,就算卡卡没了一只脚,卡卡还是他的小卡卡,就如同卡卡不是狼,也无法帮他生狼仔一样,这些都是无所谓的。

  只是,卡卡还是有脚比较好,黑毛想,然后看着眼前的卡卡。

  卡卡的脚,没有灰毛覆盖,白白嫩嫩的脚,现在正勾在红毛的背上。

  「啊啊!啊!啊啊啊!」卡卡叫着,然后随着他的叫声,随着红毛的律动,卡卡那白嫩嫩的脚也在红毛背上飞舞。

  这是他们新的交配姿势,是安安之前教的。在卡卡的屁股下堆起干草堆,让卡卡平躺在上头,这样一来卡卡的小洞自然会在适合的高度。

  这样的姿势下,黑毛或红毛可以轻易入,而卡卡的两条腿脚就能勾在他们的背上,或是张开开的放在地上,不管是哪种,卡卡似乎都会很舒服。

  而黑毛红毛也能够边用自豪的大干卡卡的同时,低下头来舔舔卡卡的小嘴或是前嫩,这种时候卡卡会叫得更大声,小腰也会扭得更来劲。

  只要卡卡舒爽到,卡卡小洞里的嫩也会激烈的搅动,让在里头的黑毛和红毛也跟着爽到不行。

  黑毛看红毛大张的狼嘴不断流出唾,喘息声也急促到像是追逐羚羊时的全力冲刺,他知道红毛快要到终点了。于是黑毛也走上前,靠近卡卡的身子后头一低,把卡卡小小的勃起给含在嘴中。

  「啊啊啊啊啊!」卡卡扭动着身子,可是那不是要逃开,他只是被过度的快感给弄得快疯了,身体不自觉的转动而已。

  因为距离很近,黑毛可以清楚看到红毛的生殖器在卡卡小洞的样子。红毛的跟他差不多大,也就是说在公狼中属于很值得自豪的尺寸。平常藏在灰色长毛中的是深红色的,激动时会冒出一些些润滑体所以看起来有点反光。头不大,但整体的就是又长又,所以黑毛红毛知道不用担心卡卡会嫌弃。

  那又长又的生殖器在入卡卡的小洞口时,很明显的可以听到水声,甚至看到洞口有体被挤出来。那是卡卡的肠,其实已经可以说是了,因为虽说是卡卡从小被公狼干肛才会产生自我保护的肠,可是现在已经变成只要卡卡春心一动就会分泌的体,不管是在功能或是用途上,都和女人户的爱一样。

  然后当红毛退后一点时,大的会把一部份的肛秘给带出来,那里的颜色和卡卡的小肛口那淡淡的粉红色不一样,是深深的石榴红,不知为何黑毛觉得这个颜色特别荡,就像是最荡的母狼该有的颜色。

  卡卡!卡卡!红毛想了,红毛想给卡卡了!压在卡卡上头的红狼大叫。

  「啊啊!」好啊!给我!给卡卡!卡卡也大叫,同时他那白嫩的腿脚勾在红毛的背上,像是打了个叉字,紧紧的把红毛给勾住。

  好像母蜘蛛在交配时,将公蜘蛛紧紧搂住,不让他离开似的。

  这个姿势真好,黑毛更卖力的舔弄卡卡的小,眼角望着卡卡那又白又嫩,却带着明显疤痕的脚踝。

  卡卡的脚颤抖着,脚尖往内勾,像是要用脚底板划成一个圆,然后,尖叫,。

  黑毛感觉得口中一热,知道是卡卡了,于是他更用力的吸舔,把卡卡尿道管中所有的吸得一滴不剩。

  「啊……」卡卡累瘫了,他那双紧勾的腿脚也松开来,放到地板去。

  红毛还没结束,他正在享受卡卡后自然缩动的肠道,发出满足的呼呼声。

  红毛你快点,别忘了我还在排队,黑毛说。

  被黑毛这么一说,红毛才不甘不愿的再次踏稳地板,开始最后一波的攻击。

  「啊啊!啊啊!啊!啊!」可怜卡卡刚完也无法休息,炙热的肛被狼无情的磨擦捅弄,都快磨出火了。

  「嗷呜呜呜!」随着一声狼嘷,红毛了。又热又烫的让卡卡哀叫了出来,啊啊!卡卡要坏掉了!要坏掉了!

  黑毛和红毛看着卡卡抽搐的小腹,知道里头的肠道正吸收着狼的华,各自流露出满意的笑容。

  卡卡不是狼,可是不知为何他们就是觉得像这样把自己的在里头,就可以让卡卡变成一头狼。

  黑毛说,红毛出来,换我喂卡卡。

  卡卡虽然已经很累了,可是看到黑毛从刚才到现在一直高高露出他的狼头在一旁等,却也是想要的紧,于是他将两腿屈膝往石板地一踏,露出他湿漉漉的小肛口,说,黑毛来吧,来喂卡卡吧。

  小小的肛口刚才才被红毛尽情的捅弄过一番,闭都闭不起来呢,就被黑毛的狼头又给捅开来,让它到肠道里来了。

  「嗯啊…」卡卡轻轻呻吟,这种被撑开、被充满的感觉极好,让卡卡觉得很温暖又很幸福。

  卡卡你里头好湿,黑毛笑,故意轻轻捅了两下弄出滋滋水声。

  哼!那是红毛的坏水!卡卡辩解,其实他也心知肚明,里头有不少是自己的。

  红毛也走了过来,趴在卡卡身边,用他长长的舌头舔弄卡卡的嘴,卡卡的嘴虽小,却也不干示弱的张开来,伸出小巧的舌头灵活的和红毛互舔。

  没了跟他斗嘴的小嘴,黑毛只好默zhaishuyuan默zhaishuyuan开始抽了起来,卡卡的小洞从三岁起被他们捅弄,呈现不可思议的柔软和紧窒,在黑毛入时会放松一些,可当黑毛抽出时却又紧紧吸住,那感觉好到老让黑毛红毛不小心就被挤出水。

  因为是从正常位入,黑毛低着头可以看到整个卡卡,卡卡那黑溜溜的大眼珠、红润润的小嘴、无毛的身子、前白嫩的软、三不五十因为快感而颤抖的小肚子,还有那从顶端冒出几滴的小。

  再往下看,黑毛看到卡卡的脚,白白嫩嫩的脚,弯起膝盖踏在石板地上。

  夜行动物的生活让卡卡的腿更白了,充份的运动量培养出美丽的肌线条,刚进入青春期的他还是没什么体毛,更显出他的白皙。

  在那几乎可说是完美的腿上,有着几道深红的疤痕,黑毛想,这是我咬的,我的卡卡。

  黑毛感觉出他的又大上一圈,他想了,想把子全在有着他的咬痕的卡卡里面。

  卡卡!卡卡!你喜欢我干你吗?你喜欢我给你吗?黑毛大叫,用着全身的力量捅着身下这小小的人类的身子。

  喜欢!喜欢!黑毛干我!黑毛给我!在卡卡里头!卡卡也跟着叫,因为快感而屈起身体,原本踏在地上的两条腿脚高高举起,在半空中随着黑毛的抽晃动。

  噗滋噗滋的声音响起,黑毛开始了,但他仍旧fqxs继续抽的关系,空气不断的跑进去,跟里头的肠及混合发出噗滋声,传到卡卡耳中成为另一种快感的来源。

  「啊啊啊啊!」卡卡向后仰,露出他白嫩的脖子,尖叫着了。

  短时间第二泡的量不多,几滴就了,反而是他身上的黑毛,从卡卡前就开始,在卡卡完还是继续,彷佛永远不完似的。

  卡卡平躺的小肚子微微鼓起,黑毛知道里头都是,他『喂』进去的狼。

  尖叫、颤抖、喘息,然后慢慢归回平静。

  在外头,安安等的快要睡着了。

  他快快乐乐的要找卡卡玩,却没想到一来刚好就碰上卡卡的交配时间,害他无聊的在外头绕了一圈,跟认识的狼全打过招呼后再回来,卡卡他们竟然还在做。

  听到卡卡的叫声,安安知道卡卡被弄得很舒服,不禁自己也是腰一软,直想找什么捅进去。

  安安早已不是童子身了,在几年前他就跟自己哥哥做过,而且一直频繁持续到现在。长期习惯肛交的小肛口因为主人动情的关系,开始一开一合的收缩,肠壁也开始发痒。

  「啊啊…怎么办……」安安红着脸,两腿夹着搓动了几下,最后受不了了,将他自己短短的手指头就这么了进去。

  虽然比不上卡卡,可是安安习惯肛交的肠道也会分泌一些黏,滋滋的润滑了外物入侵的痛苦。

  安安,你在干嘛?走过来的是三、四头小狼,他们是去年出生,才刚满一岁多的狼仔。

  安安想到一个妙计,急急将手指头拔出来,说,我教你们玩个游戏,让大家舒服的。

  狼仔们一听是游戏当然说好,就依着安安指示到了一旁偏僻的草丛中。

  安安叫一头狼仔侧趴在地上,他自己则趴在那狼仔的一旁,头对着狼仔跨下,双手伸进长毛堆中找出狼仔就这么搓弄起来。

  「嗷呜!」狼仔被突然的快感给吓到,先是叫了一声,可是也自然勃起了起来。

  安安看他已经露出狼仔头,高兴的先是舔了一口后,又回头跟其他狼仔说,你们来帮安安舔,瞧安安屁股上不是有个小洞吗?你们把舌头伸进来舔舔我,这样我等会儿就帮你们舔。

  于是安安这日含了四狼仔,虽然还不能,不过那硬挺挺的触感还是满足了安安的口腔,至于安安的小肛口则是被狼仔们用舌头又舔又捅的,舒服的不得了。

  只是,安安还是很想要有大进来好好搅动一番,但想到自己的配偶是大哥,想想还是打消在外头偷吃的念头了。

  卡卡也是只跟黑毛和红毛做啊,安安想,等一下跟卡卡打声招呼就回去吧,找大哥来好好满足一下他饥渴的小洞去。

  把狼仔们打发走,安安摇着白嫩嫩的小屁股回到卡卡的山洞口,确定里头没有什么不该出现的啊啊声后,说,卡卡我来了,然后就大摇大摆的走进去。

  在里头,安安意外的看到卡卡睡着了,而且是睡到翻肚加上小嘴半开的熟睡程度。

  黑毛和红毛侧躺在地上,让卡卡枕着红毛柔软的肚子,两条腿脚跨在黑毛又宽又壮的肩膀上睡觉。

  黑毛伸着长长的狼舌,正舔着卡卡的脚,那只满是疤痕的脚。

  红毛看了安安一眼,示意要他安静,安安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原本安安就想回家了,看到卡卡熟睡在黑毛红毛怀中,安安突然也很想要睡在哥哥怀里,就算没有交配也好,像这样,被紧紧抱着,然后熟睡。

  那我回去了,安安用口型跟红毛讲了一声,蹑手蹑脚的走出山洞,离得够远后迈开四肢快速跑了起来。

  安安一边跑,一边回想起刚才看到的画面,红毛柔软的肚子,黑毛温柔的眼神,还有卡卡满是疤痕的脚,很幸福很幸福的画面。

  完 2008/4/17

  ~~~~~~~~~~

  卡卡与安安16by饭饭粥粥

  天气很好,余稔看了看窗外,不刺眼的程度下太阳照着庭院中的花花草草,微风吹来凉爽的感觉,这是一个很美好的清晨。

  虽然没有正式上班,但是余稔仍然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他早上七点起床,晚上十一点就寝,绝不因为没有外在的时间压力就散慢下来。

  相对的,他那个隔了二十岁年纪的小弟安安就完全不一样。

  安安喜欢熬夜,早上一定是他的睡眠时间,偶尔下午三点起床,偶尔晚上七点起床,然后整个晚上玩玩网络看看影片念念书,或者是跑去离这儿不远的『保母家』玩。

  余稔觉得这是没有办法的,因为安安是『狼童』,也就是『保母狼』们养大的人类小孩。

  在安安不到四个月大时,被绑匪活埋在这个村落的外头,原本以为一定死定了的他竟然被村落外群居的野狼给救活,还用狼及生把他养大,直到安安两岁时余稔找到他为止。

  因此余稔对于安安怪异的行为完全采取放任态度,例如说,安安现在夜而作日而息的生活方式。

  只是,任何一个明眼人来看,都觉得安安只是被宠坏了,才会每早赖床爬不起床,晚上则因为白天睡太饱而睡不着而已。

  毕竟安安已不再居住于狼窟,他不需要晚上外出去狩猎,当然也不用一定要在白天睡觉。

  所以说余稔只是过度宠溺他这个捡回来的宝贝弟弟罢了。

  只是今天,在这么好的天气,余稔觉得把时间浪费在睡眠上实在有点可惜,于是他走到兄弟俩的卧房内,试着要把安安叫醒。

  「安安,安安。」余稔的声音很柔,听着不像是要叫人起床,反而像在哄人睡觉。

  不过安安还是醒了,也许是那两年野生涯中培养出的能力,他很容易从熟睡中清醒。

  「嗯?大哥?」揉揉眼,安安爬起来。

  余稔看到安安乖乖起床很是高兴,伸手把安安的小身子抱到腿上,宠溺的帮他理理睡得乱七八糟的卷发,说:「安安起床好吗?今天天气很好,跟哥哥去外头走走,看看花草好不?」

  虽然刚醒来,可是安安的脑筋已经很清楚了,他转念一想,满脸笑容说:「好!」

  兄地俩人和乐的吃过早餐,安安抓着余稔的手出门,撒娇的说:「我们去卡卡家玩吧,大哥好久没跟我去了。」

  安安口中的卡卡家,其实也就是狼窟。

  在安安长大的那个狼群中,其实不只安安一个人类,还有另一名比安安大上六岁的男孩子,卡卡。

  卡卡不像安安,还有人类的家人在找他,也许卡卡是被亲生父母丢到丛林中弃养的婴孩也不一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