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7(1/2)

加入书签

  卡卡与安安14 by 饭饭粥粥

  卡卡最讨厌的季节是冬天,没有毛的他要过冬是很辛苦的,加上冬天食物少,常常又冷又饿。

  黑毛红毛最讨厌的季节是夏天,在这个没事就会热到冒汗的季节中,他们自豪的银白色毛皮会被批评的一无事处。

  被谁批评?

  还用说,当然是我们的卡卡啊。

  「嗷嗷!」走开啦!别贴着我,热死了!

  这是我们的卡卡,他不只口头骂,还一脚就把一头重达八十公斤的大灰狼给踢下去。也许不能怪他,在这种高达三十度高温的大热天,不管是谁都不想抱着一个会发热的绒毛娃娃睡觉。

  被踢开的红毛夹着尾巴走到墙角,那里有另一外头同伴黑毛已经在那儿等他了。

  唉…这天气再热下去,我不就一直干不到卡卡小x了吗?红毛委屈的嘟起嘴抱怨。

  不过黑毛倒没怎么在意,悠悠的说,先睡吧,晚点我有好办法。

  红毛不知黑毛有什么打算,但他知道黑毛是不会说没把握的话,于是他也先瞇起眼打盹做准备。

  这个午觉睡到下午四点多,卡卡被热醒了。

  「嗷嗷…」好热喔…………卡卡躺在石头地板上抱怨。

  此时黑毛站了起来,说,卡卡我们去泡水吧,我找到一个不错的地方。

  卡卡一听,脑中浮起清凉的流水流过身体的想象,马上说好,高兴的跟着黑毛红毛一起走出闷热的巢x。

  走了近十分钟,到了一条小河流边,这里是这次巢x附近喝水用的水源处,不过卡卡可不想在这边久待,因为这边除了河流外只有岩石堆,光是踩在上面脚就快烫熟了,加上大太阳从上往下照sg本无处可躲,所以每次狼群都只是喝完水就早早离开。

  黑毛,我可不想在这里泡水,卡卡嘟起嘴说。

  再前面一点,很快就到了,黑毛摇摇长达五十公分的尾巴,叫卡卡跟过来。

  往前又走了几分钟,绕过几堆岩石块后,竟然冒出了小树林来。

  啊!有树!卡卡高兴的往前跑去,虽然树林不大,只有十几株矮树,但树荫刚好就在水流处,这样一来就能躲在树荫下玩水了。

  黑毛微笑看着卡卡摇着没毛没尾巴的屁股跑过去,回头小声的对红毛说,等等我先来喔。

  红毛也知道功劳在黑毛身上,这次是不能跟他抢顺序了,这么说来黑毛昨晚狩猎回来后没马上回巢x休息,就是在帮卡卡找能冲凉的地方吧。

  这一头,卡卡已经跳到水里了,先是全身浸到水底确认好水深后,才狗爬式的游回岸边,利用被水流磨成圆型的小石子搓去身上的脏污。

  黑毛红毛站在树荫下欣赏卡卡的入浴镜头,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卡卡不是狼,这已经是族群内半公开的秘密了,所以对于他没有全身灰色毛皮一事已经不需感到奇怪。

  虽然没有一身自豪的灰色长毛,可是卡卡尾端泛黄的黑色半长发,以及跨下陆续长出的小黑毛都柔软极了,黑毛红毛没事就想舔一舔。

  在水中打滚的卡卡看到黑毛红毛紧盯着他看,心里其实很高兴,知道他的两头大公狼想上他,这让他觉得很有自信。

  卡卡故意往岸上再靠近了点,现在只有下半身浸在水中,不过清彻的水g本没有任何遮掩功能,卡卡的小yj和小鸟蛋在水的浮力下飘在水中。

  又偷看了一眼黑毛红毛,确定他们都看着自己,卡卡故意又打了几转,那动作明显是母狼发情时在地上打滚的动作,不意外的让黑毛红毛都勃起了。

  黑毛走了过来,先是讨好似的舔舔卡卡的耳朵,卡卡舒服的抬起头露出白嫩嫰的脖子,黑毛当然知道他的意思,又伸舌舔了卡卡的脖子和x口。

  啊~好舒服……卡卡被舔了x前的小红豆,那种又痒又舒服的感觉让他心情大好,拉直身体平躺在地上露出他已经开始微微勃起的小yj。

  黑毛眼尖的发现卡卡也勃起了,只是卡卡下半身还泡在水中没办法舔,于是他将一只大脚踩在卡卡双腿间,技巧x的用腿磨擦他小小的勃起。

  「啊啊…」卡卡被伺候的舒爽到不行,瞄了一眼黑毛跨下从长色灰毛间探出头来的狼g头,春心一荡,肛x间便开始自己冒出yy来。

  那是卡卡从三岁和公狼间开始x行为以来,柔弱的肠道为了保护自己而在外物入侵后自行分泌的肠y,可是现在已经进化到只要卡卡一想做爱就会分泌的y体,就功能上还真的与女人y户的爱y很像。

  卡卡再也忍不住,他主动的翻过身,露出他没有毛皮也没有尾巴保护的小肛口,嗷嗷两声诱惑着黑毛。

  黑毛知道卡卡肯让他做了,两只后腿往水中一站,身体跨在卡卡上方,小心翼翼的把勃起的狼yj往卡卡的小x里c进去。

  「啊啊!」卡卡的下半身被冰凉的河水泡的发凉,现在被一g火热的rb塞进去,感觉更是好到不行,自己也把屁股往后,卡卡我也想干你的小x,卡卡给我干。

  卡卡心情很好,也不多虐待红毛,笑着说好啊,红毛也来干我,把我里面弄更湿。

  红毛一听,赶紧在卡卡心意还没改变时就把狼g头往卡卡x口一c,然后就一捅到底去。

  「啊啊!」卡卡的下半身还是泡在水中,肛道内长时间浸水变得比平常还要柔软,g本没办法阻止红毛这样硬c,瞬间就让他一口气全进来,只留下两颗毛茸茸的狼睪丸了。

  卡卡说,把我的脚咬断吧。

  当时的卡卡,眼中没有痛苦,嘴上也没哀号,他只是伸出那只被铁链捆绑的脚,伸到黑毛张开的大嘴中。

  长长的狼牙咬了下去,那是黑毛的意志,黑毛知道,这口若不咬下去,就无法带走卡卡。

  第一口,划破了皮肤,咬裂了r,可是没能咬断卡卡的腿。

  事后红毛笑他说,黑毛你啊,瞧你一副看开了的表情张嘴咬下去,结果你还不是舍不得?

  没错,倘若对付的是山羊或牛羚,黑毛一口就能咬断他们的脖子,可是这一口,却咬不断卡卡的脚。

  在他想要咬第二口下去时,门外传来人类的声音,黑毛红毛只能朝向门口示威,再也没时间咬断卡卡的脚。

  幸好,真的是幸好,黑毛想,幸好当时没有咬断卡卡的脚,因为事后来的人类是安安的哥哥,他放开了绑住卡卡的铁链,让卡卡跟黑毛红毛一起逃回狼窟。

  虽然说,就算卡卡没了一只脚,卡卡还是他的小卡卡,就如同卡卡不是狼,也无法帮他生狼仔一样,这些都是无所谓的。

  只是,卡卡还是有脚比较好,黑毛想,然后看着眼前的卡卡。

  卡卡的脚,没有灰毛覆盖,白白嫩嫩的脚,现在正勾在红毛的背上。

  「啊啊!啊!啊啊啊!」卡卡叫着,然后随着他的叫声,随着红毛的律动,卡卡那白嫩嫩的脚也在红毛背上飞舞。

  这是他们新的交配姿势,是安安之前教的。在卡卡的屁股下堆起干草堆,让卡卡平躺在上头,这样一来卡卡的小洞自然会在适合的高度。

  这样的姿势下,黑毛或红毛可以轻易c入,而卡卡的两条腿脚就能勾在他们的背上,或是张开开的放在地上,不管是哪种,卡卡似乎都会很舒服。

  而黑毛红毛也能够边用自豪的大yj干卡卡的同时,低下头来舔舔卡卡的小嘴或是x前嫩r,这种时候卡卡会叫得更大声,小腰也会扭得更来劲。

  只要卡卡舒爽到,卡卡小洞里的嫩r也会激烈的搅动,让c在里头的黑毛和红毛也跟着爽到不行。

  黑毛看红毛大张的狼嘴不断流出唾y,喘息声也急促到像是追逐羚羊时的全力冲刺,他知道红毛快要到终点了。于是黑毛也走上前,靠近卡卡的身子后头一低,把卡卡小小的勃起给含在嘴中。

  「啊啊啊啊啊!」卡卡扭动着身子,可是那不是要逃开,他只是被过度的快感给弄得快疯了,身体不自觉的转动而已。

  因为距离很近,黑毛可以清楚看到红毛的生殖器c在卡卡小洞的样子。红毛的yj跟他差不多大,也就是说在公狼中属于很值得自豪的尺寸。平常藏在灰色长毛中的yj是深红色的,激动时会冒出一些些润滑y体所以看起来有点反光。g头不大,但整体的yj就是又长又chu,所以黑毛红毛知道不用担心卡卡会嫌弃。

  那又长又chu的生殖器在c入卡卡的小洞口时,很明显的可以听到水声,甚至看到洞口有y体被挤出来。那是卡卡的肠y,其实已经可以说是yy了,因为虽说是卡卡从小被公狼干肛x才会产生自我保护的肠y,可是现在已经变成只要卡卡春心一动就会分泌的y体,不管是在功能或是用途上,都和女人y户的爱y一样。

  然后当红毛退后一点时,chu大的yj会把一部份的肛x秘r给带出来,那里的颜色和卡卡的小肛口那淡淡的粉红色不一样,是深深的石榴红,不知为何黑毛觉得这个颜色特别y荡,就像是最y荡的母狼该有的颜色。

  卡卡!卡卡!红毛想s了,红毛想s给卡卡了!压在卡卡上头的红狼大叫。

  「啊啊!」好啊!给我!给卡卡!卡卡也大叫,同时他那白嫩的腿脚勾在红毛的背上,像是打了个叉字,紧紧的把红毛给勾住。

  好像母蜘蛛在交配时,将公蜘蛛紧紧搂住,不让他离开似的。

  这个姿势真好,黑毛更卖力的舔弄卡卡的小yj,眼角望着卡卡那又白又嫩,却带着明显疤痕的脚踝。

  卡卡的脚颤抖着,脚尖往内勾,像是要用脚底板划成一个圆,然后,尖叫,sj。

  黑毛感觉得口中一热,知道是卡卡sj了,于是他更用力的吸舔,把卡卡尿道管中所有的jy吸得一滴不剩。

  「啊……」卡卡累瘫了,他那双紧勾的腿脚也松开来,放到地板去。

  红毛还没结束,他正在享受卡卡sj后自然缩动的肠道,发出满足的呼呼声。

  红毛你快点,别忘了我还在排队,黑毛说。

  被黑毛这么一说,红毛才不甘不愿的再次踏稳地板,开始最后一波的攻击。

  「啊啊!啊啊!啊!啊!」可怜卡卡刚s完j也无法休息,炙热的肛x被狼yj无情的磨擦捅弄,都快磨出火了。

  「嗷呜呜呜!」随着一声狼嘷,红毛sj了。又热又烫的jy让卡卡哀叫了出来,啊啊!卡卡要坏掉了!要坏掉了!

  黑毛和红毛看着卡卡抽搐的小腹,知道里头的肠道正吸收着狼的j华,各自流露出满意的笑容。

  卡卡不是狼,可是不知为何他们就是觉得像这样把自己的jys在里头,就可以让卡卡变成一头狼。

  黑毛说,红毛出来,换我喂卡卡。

  卡卡虽然已经很累了,可是看到黑毛从刚才到现在一直高高露出他的狼g头在一旁等,却也是想要的紧,于是他将两腿屈膝往石板地一踏,露出他湿漉漉的小肛口,说,黑毛来吧,来喂卡卡吧。

  小小的肛口刚才才被红毛尽情的捅弄过一番,闭都闭不起来呢,就被黑毛的狼g头又给捅开来,让它c到肠道里来了。

  「嗯啊…」卡卡轻轻呻吟,这种被撑开、被充满的感觉极好,让卡卡觉得很温暖又很幸福。

  卡卡你里头好湿,黑毛笑,故意轻轻捅了两下弄出滋滋水声。

  哼!那是红毛的坏水!卡卡辩解,其实他也心知肚明,里头有不少是自己的yy。

  红毛也走了过来,趴在卡卡身边,用他长长的舌头舔弄卡卡的嘴,卡卡的嘴虽小,却也不干示弱的张开来,伸出小巧的舌头灵活的和红毛互舔。

  没了跟他斗嘴的小嘴,黑毛只好默默开始抽c了起来,卡卡的小洞从三岁起被他们捅弄,呈现不可思议的柔软和紧窒,在黑毛c入时会放松一些,可当黑毛抽出时却又紧紧吸住,那感觉好到老让黑毛红毛不小心就被挤出j水。

  因为是从正常位c入,黑毛低着头可以看到整个卡卡,卡卡那黑溜溜的大眼珠、红润润的小嘴、无毛的身子、x前白嫩的软r、三不五十因为快感而颤抖的小肚子,还有那g从,安安现在夜而作日而息的生活方式。

  只是,任何一个明眼人来看,都觉得安安只是被宠坏了,才会每早赖床爬不起床,晚上则因为白天睡太饱而睡不着而已。

  毕竟安安已不再居住于狼窟,他不需要晚上外出去狩猎,当然也不用一定要在白天睡觉。

  所以说余稔只是过度宠溺他这个捡回来的宝贝弟弟罢了。

  只是今天,在这么好的天气,余稔觉得把时间浪费在睡眠上实在有点可惜,于是他走到兄弟俩的卧房内,试着要把安安叫醒。

  「安安,安安。」余稔的声音很柔,听着不像是要叫人起床,反而像在哄人睡觉。

  不过安安还是醒了,也许是那两年野x生涯中培养出的能力,他很容易从熟睡中清醒。

  「嗯?大哥?」揉揉眼,安安爬起来。

  余稔看到安安乖乖起床很是高兴,伸手把安安的小身子抱到腿上,宠溺的帮他理理睡得乱七八糟的卷发,说:「安安起床好吗?今天天气很好,跟哥哥去外头走走,看看花草好不?」

  虽然刚醒来,可是安安的脑筋已经很清楚了,他转念一想,满脸笑容说:「好!」

  兄地俩人和乐的吃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