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1/2)

加入书签

  卡卡与安安11by饭饭粥粥

  两脚怪物又来了,一次又一次。

  这次他们不是为了灰狼那身值钱的毛皮,而是为了卡卡和安安,应该是人类,却在狼群中长大的孩子。

  前几次他们都被狼群中凶暴的公狼们给击退,后来他们突然不再出现。

  他们放弃抓卡卡和安安了吗?黄毛高兴的说。

  黑毛和红毛都很高兴,他们保护了卡卡。

  但只有狼老大仍然是着一张脸,就他所知,两脚怪物不是那么简单的生物。

  春天来了,听着春雷响,卡卡笑着跟安安说,听,这就是春天的脚步声。

  安安被雷声震得快聋了,嘟着嘴抱怨,春天一定是大胖子,连走路都这么大声。

  快乐的日子持续了好一阵子,就在大家都忘记曾经发生过的不好事件后。

  在一个没有风的日子里,所有族群都各自睡在巢的时候。

  卡卡,卡卡好热喔,安安从干草堆上滚到石板地。

  嗯…对啊…卡卡睁开眼,也想换个地方睡。

  ……好奇怪,卡卡想,为什么眼前灰灰的呢?

  他半睁着眼看着上方,灰色的空气让他看不到岩石壁,可是昏昏沉沉的脑子使得他无法思考。

  「都昏过去了吗?」

  「没问题的,连另一头的狼窝都全部不会动了。」

  「那趁早把他们带走吧。」

  模糊不清的视线中,卡卡看到安安被抱起来,然后自己也是一阵飘浮感。

  ……是两脚怪物…得快点逃……卡卡心里想,可是软绵绵的身体不听使唤,被带出巢那瞬间,正中午的刺眼阳光照下害他反的闭上眼后,就再也睁不开来了。

  等到下一次,他醒来时,是在一个完全没看过的环境中。

  周围是一株株的树,长得整整齐齐的,但却完全没有生气,也没有任何枝与叶。

  卡卡不知道那叫做木屋,他非常害怕,这不是他从小熟悉的环境。

  「啊,大的醒来了。」

  两脚怪物的声音从一旁响起,卡卡吓得想躲起来,却发现有条亮亮重重的长条物简单说叫铁炼绑在他右脚踝上。

  「嗷呜~~~」出于本能的,卡卡露出整排前齿,发出警告的声音。

  「哈哈!真的和狼一样耶!老大,我看这次真的要发了!」

  「没错没错,我已经跟我那开马戏团的朋友连络,他超感兴趣的,说只要我送到大城市去,光是收展示费就能赚到爆。」

  那是最初发现卡卡与安安的两个盗猎者,他们坐在小木屋内唯一的床上,一边得意的大笑,一边抱着熟睡中的安安做检视。

  安安!安安!卡卡急得大叫,可是安安身体小,还无法从迷药中清醒。

  「大的小的要一起展示吗?老大。」

  「嗯~那也可以啊,对了,还有个点子,叫他们跟野狗斗,斗赢了才有饭吃,这样更有噱头了。」

  「不愧是老大!真是聪明!我顶多只能想到要卖给学者研究呢。」

  「你笨啊,那些人能拿多少钱出来!我们自己来赚!。」

  卡卡自然是听不懂他们的对话,可是本能的卡卡感觉害怕,一直大叫,安安!安安快醒来!

  「嗯呜~」安安脚一踢,开始揉起眼睛。

  「喔!小的也要醒了吗?」

  安安一睁开眼,竟然发现自己在两脚怪物的怀里,吓得哇哇大哭。

  「小的这只哭声还有点像婴儿呐……」

  「你废话,他本来就是人类啊。」

  安安用他的婴儿手和婴儿腿拳打脚踢,倒也不太好抱,其中一人抓住安安的小脚脚,准备要给他一顿教训时。

  「老大!那是什么!?」眼尖的人类看到安安脚底的红印。

  「这!这不是一年多前公告上那个……!!」抱着安安的那人兴奋的跳了起来,抓着安安就往外跑。

  卡卡!卡卡!安安大哭。

  安安!安安!把安安还给我!还给我!卡卡想冲过去抢回安安,可是炼在脚上的链子把他固定墙脚,他怎么样也挣脱不了。

  安安被带走后,再也没有回来过。

  至于另一头,黑毛红毛非常的光火,这些两脚怪物竟然用这种见不得人的暗招,把一窝狼全迷昏后偷偷带走卡卡与安安,愤怒shubaojie的狼群决定杀到他们害怕的两脚怪物村落去。

  难得的,向来温和的黄毛也火了,她露出长长的犬齿,满眼怒shubaojie气,就像被抢走狼仔的母狼,让狼老大都吓了一跳。

  于是在这晚,趁着新月四周一片昏暗中,狼群组队随着人类的味道进入村庄内。

  有几条看守犬想叫,却被突然从身后窜出的大狼给咬断脖子,后来再也没有家犬敢做声了。

  一片寂静中,四散的狼只用鼻子和耳朵寻找着任何线索。

  「嗷呜~嗷呜~」小小的声泣声传进红毛的耳朵中。

  黑毛!在这里!红毛一转身,马上冲向声音的来源。

  那是一间被锁起来的木屋,可是哪能敌得过两头暴走的大灰狼。只见他们大嘴一张就把窗户上的木条给拆下,一前一后跳进去。

  黑毛!红毛!卡卡看到两头心爱的大公狼跑来,也不怕丢脸了,眼泪一直掉。

  没事吧?卡卡!黑毛看到卡卡被绑在墙角,赶紧冲过去。

  安安被抓走了!两脚怪物看到他的脚底板后,突然把他带走了!卡卡哭着说,他好不安,到底那些人想对安安做什么呢?

  我们等一下就去找他,卡卡,我先把你救出来,黑毛咬住铁炼,试图要从咬断它。

  可是铁炼动也不动,不管黑毛或红毛怎么咬,就算咬出一嘴血也没用。

  不要咬了!不要咬了!卡卡哭,他看到黑毛和红毛自豪的大牙都快断了,一头狼没了牙,等待的就只有死而已。

  黑毛,红毛,卡卡吸吸鼻子,冷静的说,你们把卡卡的脚咬断吧。

  黑毛红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什么,黑毛低头看,那是卡卡白嫩嫩的脚,没有长毛,舔起来最是香甜的小脚。

  不行!红毛大叫,我不会这么做!

  可是,再不快点也许两脚怪物又要回来了,卡卡说,眼泪又开始掉,卡卡没有脚也没关系,黑毛红毛会养卡卡一辈子,对吧?

  其实黑毛和红毛也知道这是唯一的一个方法了,红毛只觉得眼窝一酸,一滴泪掉了出来。

  ……会的,卡卡,就算卡卡四只脚都没了,黑毛还是会爱卡卡一辈子,黑毛说完,就低头往卡卡的脚上咬去。

  「这个印,没错吧?」盗猎者沾沾自喜的把安安带到都市的某间大饭店内,与饭店经理说。

  安安已经哭累了,可是看到四周出现更多的两脚怪物,又是害怕的哇哇大哭,不断的用兽语叫着,卡卡!卡卡!

  饭店经理不能确定,他打了内线到vip室。

  「余少爷,有个孩子有点像,您要不要下来看一看?」

  几分钟后,一位年约二十出头的男人走进来,穿着虽然不算光鲜华丽,但会看的人都知道那居家服其实都是出自名家之手。

  两个盗猎者兴奋不已,看来这次无意间立下了大功,赏金绝对是不会少的。

  安安原本大哭着,但被那人抱到怀中后,突然停下哭声。

  那是,很奇妙的感觉,安安搞不清楚,只能睁着大眼睛看着头上这个两脚怪物。

  是味道吗?还是触感?或是五感以外的记忆?安安只觉得这个怪物不可怕,还让他觉得有些怀念。

  那人并没有急着看安安的脚底板,他先是细细看了安安的脸,只是安安的脸实在太脏了,他用衣袖帮安安擦了擦,好露出他白白的小脸。

  「小弟……」泪水从那人的眼眶中落下,掉在安安的脸上。安安不懂啊,为什么他要哭呢?所以就伸出小小的手去帮他擦擦。

  现场的人弄了水,把安安喂了个饱,而神经的安安哭了几乎一天,就睡瘫在那人怀中了。

  「那么…请你们告诉我,你们在哪里找到他的吧。」收起脸上对安安温柔的表情,那人露出的,绝对不是和善的脸。

  盗猎者害怕了,他们只是想要赚点小钱,若是因此被杀人灭口岂不亏大,于是一人一句把所有事都给招了。

  「野狼养大的?」那人皱起眉,对这种天方夜谭的事无法相信。

  「是真的!我们可以带您去看!」

  「而且除了小少爷就是安安啦,还有另一个孩子!」

  于是,就在两个盗猎者的带路下,一行人前往那偏僻的小村落去。

  打开门,屋内的景象让所有人吓一跳。

  除了原本被炼在墙角的孩子外,屋内多了两条大灰狼,还对着门口撕牙裂嘴的发出警告声。

  「危险!」其中一位随行的护卫毫不犹豫的拿出枪。

  可是抱着安安的男人说:「先别开枪。」

  也许是在听到安安是野狼养活的,又也许是因为安安一接近木屋就开始兴奋的手脚乱动,不知为何他就是觉得这两条狼没有危险。

  安安!安安!你没事!?卡卡高兴的大叫,完成忘记脚上的痛楚。

  他的脚……现场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气,那个男孩子的脚上伤痕累累,甚至有着狼牙咬痕。

  「野狼攻击他吗?」一名护卫怀疑的问。

  「应该不是,看那位置,也许是想咬断他的腿让他逃走,只是来不及。」男人冷静判断,然后转头对其中一名盗猎者说:「钥匙给我。」

  接过盗猎者拿出的钥匙后,男人抱着安安慢步前进。

  那家伙要干嘛!红毛见他越来越靠近,急得大叫。

  红毛,等一下,卡卡敏感的发现不对,而先问了安安,安安,他们有欺负你吗?

  安安眼株子转了两转,说,现在抱着我的这个不会,他给我吃好吃的,而且闻起来好熟悉,安安好像闻过。

  安安年幼,不知道该怎么说明他的感受,不过卡卡了解了,也许就如同他的怀疑,安安是来自于两脚怪物的世界。

  红毛,你别攻击他,别忘了他手上还有安安呢,卡卡安抚红毛,同时也用眼神叫黑毛别乱来。

  在黑毛红毛的守护下,男人用钥匙打开了卡卡脚上的铁炼,卡卡马上往后一跳,像动物般四肢着地就往后移动。

  卡卡快走吧!黑毛说。

  可是安安……卡卡看着安安,舍不得离开。

  男人看出他们的犹豫,他抱着安安,蹲下来,说:「谢谢你们帮我救活我小弟,自从他被诱拐至今,我已经找了他整整一年半了,可以把他还给我吗?」

  安安不安的看着卡卡,又回头看着抱他的人,他不是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可是他感觉的出来卡卡和他都很悲哀。

  卡卡犹豫再犹豫,慢慢的往男人及安安靠近,直到近到他能把脸凑上安安的脸上。

  安安,安安,卡卡今天是带不了你离开了,你要乖乖,快快长大,就算当不了一头好狼仔,也要幸福喔。卡卡边说边哭,眼泪一直滴。

  卡卡…卡卡不要哭,不要哭,安安用舌头舔着卡卡的脸,安安就算不在卡卡身边长大,安安也会是卡卡的小狼仔的,永远都是。

  最后,卡卡一边哭,一边和黑毛红毛离开了,他们都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安安了。

  所以当他们日后发现,安安就住在离狼群最近的村落,而且还三不五十的跑来找他们玩时,都觉得那天的眼泪是白流的。

  「嗷呜~!」卡卡!卡卡来玩吧!

  几年后,安安一样是四肢着地的跑过来,他已经很习惯这种生活,在人类的部落中用两脚走路,一踏进灰狼地盘就四脚着地跑步。

  你别又来了!红毛看着这个不速之客,露出不欢迎的目光。

  为什么不能来!我又不是找你玩!安安哼的一声,东闻西闻开始寻找卡卡的味道。

  别去了,笨蛋!卡卡正忙呢。红毛不屑的说。

  啊?又来了喔?安安垂下不存下的尾巴。

  其实他也听到了,从卡卡的巢中传来止不住的啊啊声。

  黑毛黑毛!你要干死我了,你要干死卡卡了!那是卡卡的声音,啊啊啊的比平常高八度。

  我就是要干死卡卡,把卡卡干到死!大野狼又是一阵猛烈攻击,卡卡啊啊啊啊的大叫,达到高潮了。

  哈!哈!臭黑毛,你还不快出去!我听到安安来了!卡卡一脚把黑毛从身后踹下去,就对着洞口喊,安安快进来,给卡卡看看。

  安安得意的抬高鼻子走进去,不意外的看到黑毛一脸怨夫表情。

  昏暗的洞内,是一名少年与一条灰狼。少年年约十三、四岁,留着一头半长的头发,细瘦的四肢是进入青春期开始拉长的。

  那是我们的卡卡,野狼养大的孩子,他露出高兴的表情看着安安。

  安安回到人类世界生活以来已经五年了,因为他大哥不忍心让他与狼群完全分离,便和他一起住在这一带,透过网路工作,同时教导他身为人类的一切。

  安安喜欢他的大哥,也喜欢狼群,他的生活总是两边跑,他不需要舍弃任何一边。

  卡卡,你的草堆又湿了,安安眼尖的发现,这次不是尿,而是白白的,看来卡卡已经长大了。

  臭黑毛!卡卡一个飞踢又踹上在一旁的黑毛,你去给我找干净的草堆来!

  黑毛委委屈屈的走出洞,找他的好兄弟红毛一起去找草堆了。

  见到黑毛红毛离开,安安贴上卡卡前,先是撒娇了好一阵子,才轻声开口。

  卡卡,你想回人类社会吗?安安看着卡卡的眼睛说。

  卡卡没有惊慌失措,也没有听不懂安安在说什么,其实,他自己也知道了,他不是狼,而是跟安安一样,应该两脚行走的生物。

  不了,安安,卡卡温柔的笑,这里就是是卡卡的世界

  没错,用四肢着地移动,吃生或腐,睡在山洞或白蚁窟,然后,和黑毛与红毛在一起,这就是卡卡的幸福。

  看着卡卡的笑容,安安也笑了,嗯,我知道了,安安说,我知道了。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另一对狼童,是两个女孩。

  人类在印度的狼窟发现她们,把她们带回人类的世界。

  当时不满两岁的女孩安玛拉没多久就死了,至于八岁的卡玛拉虽然活到十七岁,但她一辈子都无法适应人类世界,死前只学会的人类语言三十几个单字。

  对,与错,没有人能判断。只是,会不会,让她们在狼群中继续生活下去,会有个更好的结局?

  我们的卡卡与安安不知道这些,他们抱在一起,躺在暖暖的春日日照下,发出心满意足的打呼声。

  上部完 2008/4/10

  后记

  其实故事应该就断在这里了,不过因为我想详细描写卡卡通后跟大灰狼们的福快乐日子,所以还会继续写下去。

  下部就是快乐的h,加上一些狼群描写,还有卡卡安安长大后的事。

  之后安安的大哥也会出场大增,没错,他是我安排好安安未来的对象啦~

  不是狼,有人失望吗?

  是说,到现在我还没办法确定要让大哥x安安,还是要安安x大哥。

  安安的个怎么看怎么攻啊啊啊啊啊逃

  ~~~~~~~~~~

  卡卡与安安12by饭饭粥粥

  自从人类世界一游回来后,黑毛和红毛特别怕卡卡再出事,因此都改成和卡卡住在同一个巢内了。

  躺在黑毛铺的干草堆上,嘴上咬着红毛猎来的嫩兔,照理讲卡卡应该可以生活的像在天堂才对,可是事实上——

  「嗷呜!」就说不要在我还在吃饭时压过来!

  没关系,卡卡你边吃,我不在意,黑毛说着,大模大样的就压了上去。

  啊啊!怎么可能不在意!啊啊!啊!卡卡咬不动块了,嘴一张只能啊啊叫。

  干草堆上,是一头大狼,和一个少年,在一旁山壁边则是另一头大狼。

  那是两头成年的公灰狼,头宽﹐四肢有力﹐脚大﹐深而窄。大型的灰狼加上尾巴可长达2公尺,重达80公斤,除了某些人们驯养的犬外﹐是现有最大的犬科动物。

  这么大的灰狼,现在正压在一个少年身上。

  少年年约十三、四岁,发色偏黑,但发尾处都有点褪色偏黄,长度大概在肩膀以下十公分。虽然他脸上又是血渍又是脏污的,但乍看之下还是能看得出他长得很好,光是一双乌溜溜的黑瞳大眼就让人印象深刻,再配上小巧但尖挺的鼻,以及一张红润润的唇,最特别的是他半开的小嘴中犬齿比常人还尖锐,看起来更是惹眼。

  而现在,那张小嘴正半开着,发出啊啊的叫声。

  他之所以发出这样的声音,正是因为压在他上头那头大狼造成的。

  并不是说,八十公斤的体重压痛他了,因为仔细一看,大狼并没有真正压到他,体重仍旧fqxs放在大狼有力的四肢上。

  原因在于,大狼下体和少年正连在一起。

  没错,这头公狼大大的狼已经勃起,并且,在一个十三、四岁的人类男孩的肛门里。

  「啊啊!」少年,也就是我们的卡卡,趴在干草堆上,像头荡的母狼一样高翘着屁股还左右摇晃。

  少年的肛口异常柔软,就算被那非人大小的狼大力捅也没有出血,甚至从肠道中分泌出许多黏,润滑了被磨擦应该产生的痛苦。

  啊啊,臭黑毛,你别干得这么用力,卡卡的屁股会被你干坏掉啦!卡卡大骂,试图让身上的大灰狼降低抽的速度。

  哼!坏掉?卡卡这荡的小最爱我们的大**巴了,咬得死紧还兼出水,这哪会坏掉?是会被干到死掉吧?黑毛本不把他的抗议当一回事,狼腰又是一阵猛顶硬干。

  没错,卡卡才不会因为这样就坏掉呢,他可是从三岁时就被公狼压着干小长大的,不只肛道特软,肠壁还会一受外物刺激就分泌大量黏,就像女人户一样能够接受入侵体内的行为。

  而且从小被两头公狼轮番上阵下,卡卡体内的前列腺也早已学会如何感受到快感,小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