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0(1/2)

加入书签

  卡卡与安安8 by 饭饭粥粥

  这天,老大把所有成狼招集过去,并不是要出征,而是有事情要公告。

  在这次远征路上,我看到不少两腿怪物,那种怪物叫做『人类』,是很危险的生物。

  狼老大的表情很认真,让卡卡也觉得害怕,他想起好久以前捡到安安时看到的两腿怪物,那种莫名让他感到恐惧的生物。

  卡卡他们这群狼群生活的地方属于无人开发的区域,远一点的地方也许有村落,但狼群本能不会靠近那边,很多年纪比较小的狼连人类都没看过。

  狼老大这辈子只看过几次人类,但这次出门看到的人数实在太多,因此他把狼群招集起来,警告他们看到人类记得要逃走。

  狼老大说,我很小很小还是幼狼的时候,曾有一头狼擅自接近那种危险生物,然后被抓去杀掉,那生物还把他的皮整个剥掉,晒在广场上。

  一听到这里,几头比较胆小的狼脸色都白了,他们虽然也会猎食其他生物,但这都是为了生存,他们不能理解人类会为了他们一身银灰色的皮毛而滥杀的想法。

  总之,日后千万小心,狼老大说。

  狼群并不知道人类会靠近的原因,不知道人类是一种过度繁殖、到处扩张领土的一种贪婪生物,不知道过不了几年,就连他们生存的这块乐园也将会被人类所占据,然后以『狼群会攻击牲畜』的光明正大的理由开始猎杀他们。

  黑毛看着卡卡说,卡卡放心,我会保护你,不会让他们剥了你的皮的。

  红毛也点头,对啊卡卡皮肤又嫩又软,千万不能被他们给看到。

  卡卡原本白掉的小脸总算是恢复了一点血色,只要有黑毛和红毛在,卡卡也放心不少。

  夜里,狼老大下令在入冬前最后一次迁徙,卡卡叼着上次黑毛抓回来吃剩的羊r,红毛叼着还剩不少的牛腿,黑狼叼着安安大家一起上路。

  这次行李多,红毛也不敢乱来了,一路上,卡卡和安安不论是动作上或味道上都是狼,那是因为他们从婴儿时期和狼一起长大,自然而然学会狼的生活模式,也染上狼的体味。

  但只要一个人类到现场一看就知,卡卡和安安是人类,他们外表百分之百是人类,就算他们趴在地上行走,吃生r或腐r,动作举止和狼一样,他们还是人类。

  把小狼们赶走,卡卡把安安带回巢x内,躺在干草堆上沉沉睡着了。

  睡梦中,卡卡好像又回到那天,捡到安安的那一日。

  那个两脚怪物抱着一个包裹,还一直回头,好像确认有没有人跟上来。

  然后他趴在地上挖了个洞,把手上的包裹塞进去埋起来后,又慌慌张张的离开了。

  卡卡好奇的走过去,用手挖开土堆,打开那个包裹。

  里头,是安安。

  安安睁开眼,从土堆中爬出来。

  然后,用双脚站了起来,跟那个两脚怪物一样。

  啊啊啊啊啊啊!卡卡吓醒了,他从干草堆上跳起来,只觉得全身冷汗直流。

  卡卡,卡卡怎么了?安安揉着眼,问卡卡。

  卡卡只觉得脑中一团混乱,他不知道这个梦是什么意思,他只觉得是场怪梦。

  没事,没事的,安安,卡卡只是作梦,卡卡对安安说,又把安安再次哄睡。

  可是不安仍旧在卡卡心中徘徊,无意识的卡卡更加害怕起狼老大口中的『两脚怪物』了。

  他莫名的想要黑毛红毛在他身边,似乎只要他们在他身边,就能安心了。

  卡卡悄声的跑出巢x,往黑毛的巢x跑去。

  黑毛?黑毛你睡了吗?在洞口,卡卡小小声的问。

  嗯?是卡卡吗?怎么了?黑毛虽然已经睡了,不过听到卡卡的声音很快醒来,走到洞口来。

  黑毛,卡卡想跟你一起睡,好不好?卡卡歪头撒娇说。

  看到卡卡这么可爱的动作,黑毛睡意全飞,嘴角一勾坏笑说,我是没关系啊,不过要跟你收一些『过夜费』喔。

  没关系,卡卡说,反正红毛不在,只要他们别轮番上阵,从小身经百战的卡卡才不怕被黑毛压呢。

  走进黑毛的巢x内,这里不像卡卡那边地势那么好,有点y湿,卡卡知道狼老大特别照顾他,总是把第二好的巢x给他和安安用,于是卡卡有点自责。

  黑毛你这里住起来不太舒服,对不起喔,都是卡卡把第二好的巢x占去了。

  照理说黑毛和红毛力量相当,应该是由他们其中之一去住在第二巢x才对。

  没关系的,黑毛安慰卡卡,是我们自己跟老大商量过的,卡卡你们身上没毛,应该要住温暖点,卡卡不用在意这种事。

  卡卡感激的舔了舔黑毛的嘴角,嘴角边长长的狼牙外露着,卡卡小小的粉舌就舔在上头动啊动的。

  卡卡,卡卡给我压吧,我好久没有独占卡卡了。黑毛说,然后也低下头来舔起卡卡的小屁股来。

  哼!那是你活该,如果照老规定,一天黑毛一天红毛的话,就可以独占卡卡了啊。卡卡一边高高翘起屁股给黑毛舔,一边抱怨。

  黑毛想了想,还是叹口气说,不可能的,卡卡,要我一天不干卡卡的小洞,我可忍不住。

  黑毛伸出长长的狼舌,舔湿卡卡两瓣屁股r后又戳进卡卡的小洞内,把里头外头都舔得湿漉漉的。

  啊啊!黑毛,黑毛你的舌头干得卡卡的小洞好舒服!卡卡爽到唉唉叫,因为平常总是黑毛红毛一起来,都没时间好好做前戏,这次被黑毛的大舌头舔了这么一个十足十的,卡卡舒服到还没被c入就硬起小yj来。

  卡卡,卡卡你趴好啊,黑毛要把大**巴c进去了。黑毛说完,用勃起的狼yj,就毫不客气的开始大力捅弄。

  啊!啊!啊啊!黑毛好有力!卡卡的小洞流水了吗?流水了吗!?

  早就流了,卡卡,你的y水流得到处都是,连你的屁股r上都沾到了!

  噗兹噗兹的,黑毛用狼yj大力的干着卡卡满是y水的小肛x,肠y顺着黑毛抽c的动作流出肛口,沾湿了卡卡的小屁股,也沾湿了黑毛的大睾丸。

  黑毛黑毛快给我!把你的狼j给我!卡卡乱叫一阵,早已勃起的小yj抖了几下,咻咻咻地s尿了。

  好!给你!给卡卡!黑毛把j关一开,成亿的j子就s了出来,混在卡卡肠y内又是湿漉漉一片。

  s完后,黑毛还不把yj直接拔出,又是用yj把jy跟肠y搅拌均匀了才拔出来,透明的肠y里头裹着浓白的jy,看起来甚是y荡。

  卡卡你瞧,你的y水包着我的坏水,黑毛把沾满肠y和jy的狼yj凑在卡卡面前,让他看这白白浊浊的景象。

  哼,就是要包着它,好让它不会作怪!卡卡高傲的抬起下巴。

  卡卡被黑毛温柔的做到心满意足,眼睛半眯就想睡了。

  黑毛来,当我的枕头,卡卡抓着黑毛的长毛尾巴说。

  是是是,黑毛乖乖伏下,让卡卡睡在干净的干草堆上,拿自己自豪的大尾巴当枕头。

  看卡卡快睡着了,黑毛轻声问他,卡卡,为什么跑来找我睡?

  嗯~卡卡半梦半醒,喃喃说,卡卡做恶梦……

  什么样的梦?

  安安…卡卡梦到安安……

  梦到安安怎么会是恶梦?

  安安他…他用两只脚走路……

  黑毛没再问下去,他也没有告诉卡卡,其实他也梦过类似的梦。

  在梦中,是卡卡。

  黑毛带了好吃的嫩羊r回来,在卡卡的巢x外头叫他出来吃。

  卡卡出来了,可是,却用着两只脚走出来。

  是不是有什么从一开始就弄错了?黑毛想。

  但是他不想点破一切,卡卡是他的,就算他永远是小个子,就算他没办法替他生狼仔,卡卡还是他的。

  太阳缓缓落下,冬天来了。

  完 2008/4/5

  后记

  写完了才发现怎么发展跟欢欢喜喜有点像(汗)

  算了算了…不想去想太多了(殴)

  故事总算是有一点点进展

  接下去的大纲大至上是都编好了

  就看里头的人(狼?)肯不肯配合了……

  ~~~~~~~~~~

  卡卡与安安9 by 饭饭粥粥

  冬天正式来临了,同时,卡卡也正式成为狼群中的包袱。

  卡卡和安安躲在逆风的巢x内,冷得直发抖。

  卡卡,卡卡好冷喔,安安拖着鼻涕说。

  安安来,躲在卡卡肚子下,卡卡让安安躲在干草堆中,又用自己的四肢包住他,好让他温暖一点。

  白天时黑毛和红毛会来当暖炉,可是夜晚的现在他们都出去狩猎了,冬天食物来源不足,花在狩猎上的时间更多,也更加吃力。

  在冬天,往往是过于瘦弱的幼仔死去的季节。其实卡卡要不是有黑毛红毛照顾,他早就死了。

  卡卡很担心安安,虽然在去年安安也撑过了一个冬天,但不能保证安安就能撑过今年的冬天,所以卡卡尽量把食物分给安安吃,也把干草堆尽量铺在安安身上。

  相对的,卡卡觉得很冷。

  黑毛和红毛尽力找任何可以吃的食物回来,不论是活物或死物,只要是可以吃的,连腐r都不会放过。

  但毕竟是冬天,常常会找了一晚却什么也没有,这种时候狼老大会带几个j英组成远征团,到南方去找寻食物,再带回来养活整个族群。

  若是再过几天没办法有意外的收获的话,就要组成远征团了。卡卡想,出远门是很吃力的事,需要多吃点才行。

  其实卡卡脚下的干草堆中是有几块r干的,那是卡卡日前偷偷存下来的食物。

  等到老大说要出门,卡卡就会把r干偷偷塞给黑毛和红毛,替他们出远门前增加点体力。

  然后,还要悄声在他们耳边说,等你们丰收回来,卡卡就给你们压,想压几次就压几次。

  没错,卡卡这招是色诱,不过非常有效,不仅能让黑毛红毛j神百倍,也总是在远征团回来那天让卡卡一天一夜都无法睡觉。

  把安安抱在怀中,卡卡边想边睡,其实他很冷,他的背上只有薄薄一层干草,而且他为了留点食物下来,已经好一阵子没有吃饱了。

  想东想西会让卡卡忘却一些寒冷,吸吸鼻子,卡卡努力让自己过得好一点。

  随着夜晚的过去,狼群的脚步声出现在洞口。

  卡卡,你醒了吗?红毛在外头问。

  嗯,你们回来了喔?卡卡没熟睡,马上回话。

  我们回来了,黑毛说,然后和红毛一起走进来。

  卡卡来,这个给你吃,黑毛放下一小块r,那是兔子腿,虽然只有小小一只,但能抢到r多的腿部已经很厉害了。

  卡卡没动,先是看了看兔子腿,又抬头问,黑毛红毛呢?

  我们吃过了,红毛马上说,然后又加了一句,吃得很饱。

  黑毛没有说话,他知道卡卡不笨,骗他没意义。

  黑毛,红毛,谢谢……卡卡没有拒绝掉兔子r,就算他能忍,只有一岁半的安安却不能忍。

  卡卡把怀中的安安唤醒,安安、安安,有r吃了喔。

  安安醒来,嗯嗯了两声。

  安安来吃r,卡卡帮安安把r嚼碎后,塞到安安嘴里。

  也许是因为寒冷,安安冬天比较没活力,老爱睡觉,或许这是婴儿自保的本能吧。

  半梦半醒间吃了不少r块,安安又睡着了。

  黑毛看出卡卡眼中的担心,他说,卡卡放心吧,会吃就没事。

  没错,卡卡也知道,他看过太多族内老弱死去前的景象,那时就算有r块给他们,他们也不会吞咽,然后一天一天过后就死去了。

  安安吃饱喝足,体温也上升不少,开始睡得翻肚。

  卡卡你也吃吧,红毛看着剩下的兔子r说。

  嗯,我等一下再吃,卡卡笑了笑,把兔子r收到一旁。他并不打算吃,从这天的收获中卡卡看得出来,老大应该这两天就会出远门了。

  果然,隔天入夜前,老大招集了所有狼群说,要出门了,有力气的跟我来。

  黑毛和红毛当然会跟去,他们是族内仅次于老大的好手。

  卡卡把藏好的r块咬出来,放在黑毛红毛面前,说,吃吧,黑毛红毛,然后为了我抓大猎物回来。

  黑毛红毛没有拒绝,就算他们看得出那是一周前的土**r,或是昨晚的兔子腿。

  他们吃下卡卡拿出来的r后,表达谢意而在卡卡脸上舔两口。

  卡卡也回舔回去,然后在他们耳边轻声说,你们要小心喔,等你们回来,卡卡随便你们想压几次就压几次。

  黑毛红毛一听,均是脸上露出坏笑,嘿嘿嘿的跟着狼老大离开了。

  看着黑毛红毛高兴到高举着尾巴(一般狼尾是下垂状态),卡卡心想,看来过几天后不太好过了。

  狼老大带着j英离开隔天,卡卡饿着肚子在巢x中和安安互相取暖。

  天又亮了,这日太阳很给面子,虽然无法带来太多温暖,但也赶走不少寒意,卡卡靠近洞口吸收难得的阳光。

  日光照s下,卡卡也好心情的睡着,至于安安更别说了,已经在一旁睡到翻肚中。

  沙沙!

  陌生的声音让卡卡惊醒。

  有什么不对,野生的本能让卡卡马上叼起安安的小腿,往巢x内部躜。

  安安被拖醒了,但他从卡卡慌张的动作中知道有什么事,于是他不吵也不闹的任卡卡把他拖进去。

  这次的巢x是山壁边的白蚁x旧址,错综复杂的小路很多,卡卡和安安躲到其中一条很窄的巷道内,在这里黑毛或红毛都进不来。

  沙沙、沙沙,声音更大了,卡卡在黑暗的巢x内睁着一双发亮的眼睛,紧盯着洞口看。

  「喂!有吗?」

  「没有,半只都没。」

  外头,是复数的两脚怪物,他们对话着,但卡卡听不懂。

  卡卡看到,其中一人抓着一只狼尸,那是年老的一头母狼,因为已经没力气,这次没有跟远征团出门。

  安安也看到了,他不叫也不动,凭着动物的本能装死中。

  几个人类翻动巢x中的干草,知道一定有狼曾经住在这儿,只是被跑掉了,没几分钟后就死心离开了。

  卡卡和安安仍旧不敢乱动,一直躲在里头好几个小时,直到太阳下山,四周恢复一片黑为止。

  卡卡先探出头来,用他已经不像是人类般敏锐的鼻子到处闻,确定那些怪物已经离开。

  安安,可以出来了,卡卡对仍旧躲在里头的安安说,安安才跑出来。

  那是什么,卡卡?

  那是老大那天讲的怪物,记得吗?

  嗯,安安记得,两脚怪物。

  卡卡小心的爬出巢x,往那头年老母狼的住处去。

  很冷,可是紧张让卡卡忘却寒冷,他一步一步小心谨慎的走到她的住处门口,不意外的看到里头空无一物。

  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族群受害,卡卡继续走了几间,幸好这次就损失一头老母狼,其他的老狼和幼狼都躲得很好。

  大家都不知道那些两脚怪物是怎么冒出来的,他们知道这里不安全,但是狼老大不在,没有人能决定是否要搬离。

  也幸好远征团在这日快天亮时回来了,这次的成果虽然没有上次丰硕,但也是咬回极多的尸块。

  黑毛!红毛!卡卡冲上前去,扑在黑毛身上。

  卡卡!?你怎么离开洞x了?你会冷到的。红毛马上把卡卡包在他长毛的肚子下,暖活他已经发紫的四肢。

  两脚怪物来了!卡卡大喊,好让在后头的狼老大及其他族群听到。

  他们来了,而且杀了一头同伴,把尸体带走了!

  狼老大的判断下的很快,他说,我们走。

  虽然已经快天亮了,但白天待在原地对狼群来说更是危险,黑毛马上咬起安安,红毛咬起带回来的大型尸块,就连卡卡也咬着快跟他差不多重的食物一起

  如果sodu

  走。

  队伍走得很快,卡卡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又是寒冷的冬天,可是他没叫苦,失温的手脚就算割伤连血都不怎么流了。

  黑毛红毛很担心卡卡,但他们也无能为力,只能心中祈祷赶快到新的据点。

  好不容易,走了快一天后,在天黑不久到了新据点。

  红毛马上叼起快昏过去的卡卡往新巢x冲去,这次狼老大把最温暖的巢x让给卡卡住,他看得出卡卡状况很差。

  卡卡一直抖,他的手脚满是冻伤和裂伤,红毛用嘴含住卡卡的两只手好让它们温暖一点。

  黑毛叼着安安也进来了,他先把安安放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