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1/2)

加入书签

  ~~~~~~~~~~

  警语

  人兽、恋童,高h

  ~~~~~~~~~~~~~~~~~~~~~~~~~~~~~~

  卡卡与安安4by饭饭粥粥

  狼群虽然拥有固定的地盘,可是为了安全,会经常的在地盘内更换居住处。

  卡卡跟着狼群移动,早期是由银毛叼着他走,现在他长大了,可以自己用四肢移动。

  其实要是卡卡希望,他也可以叫黑毛或红毛叼着他移动,只不过这会有风险,没错,就像现在这样……

  「啊啊!」卡卡唉了出来,他的小屁股被了一又又大的狼进来。

  臭红毛!你不快跟上大家,把我叼到草丛里来压干嘛啦!卡卡唉唉叫,早知道就不要因为偷懒叫红毛叼他了,可不,又被叼到草丛来交配了。

  没事啦!早上我问过老大这次要搬哪儿去,我们等会儿再过去就好了,红毛一边狠狠的用狼卡卡的小洞,一边得意的说。

  听红毛这样讲,卡卡也没话可说了,只好把屁股高高翘着让红毛干。

  卡卡在狼群内长大,用四肢趴在地上行动,吃生和腐,可是他不是狼,他是一个人类,八岁的小男孩。

  可是卡卡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是狼,而已是头很怪的狼,不长毛也没有尾巴。

  狼群也不知道,大家只知道这个叫卡卡的小狼长得特别慢,都八岁了个头还小小一个。

  以人类的八岁小孩来看,卡卡其实不是特别小,喝狼长大的他身体算是不错的。只不过,跟灰狼成年后可长到60~80公斤的身材相比,他一整个就是营养不良的样子。

  小小的男孩现在趴在草地上,高高翘起他稚嫩的小屁股,在他身上有一头身材高大的灰狼,灰狼的狼又又长的勃起着,在男孩高翘起的小屁股内,抽送、磨擦、捅弄。

  啊啊、啊啊!红毛!红毛!你要捅死我了,卡卡的屁股要被你捅坏了!卡卡唉唉叫着,可是他自己的小其实也在灰狼大的捅弄下给顶到勃起了。

  卡卡你也硬了吧?我闻到了,你的味道变强了,红毛说,每次你说要坏掉要死掉时味道就变重了,荡的小卡卡。

  小内的前列腺被狼又顶又撞的,加上他从三岁就被公狼每日压着交配的小肠道早已习惯被捅弄,里头肠四溅的要卡卡怎么能不勃起。可怜的卡卡只能被过强的快感给弄得咿呀乱叫。

  卡卡,卡卡你吧,我闻得出来你想了,对不对?红毛抖抖鼻头,他闻到卡卡的香味中开始带着一股淡淡的尿骚味,那是卡卡被他捅到挤出来的尿。

  呜呜呜臭红毛,臭红毛~~~卡卡尖叫着,了出来。

  年纪还没到发育期的他没办法,可是过度的爱快感让他的小身子寻求另一种出来解脱,那就是尿。

  从三、四岁开始的高潮尿早已是卡卡无法控制的行为,他的小不停的抖动,从尿道口把膀胱内的尿给的一滴不剩。

  喔喔卡卡,你好紧,你夹得我好爽!在卡卡出时夹紧的肛门壁让红毛舒爽极了,又是一阵昏天暗地的猛干后,红毛也开始了。

  卡卡只觉得高潮过后的肛又是一紧,那是红毛前底部鼓起的腺球卡住卡卡的肛口,之后就是小肚子一热,红毛那火烫的虫群瞬间全打在他的肛内,因为腺球卡住出入口,全部的只能往卡卡体内游去,卡卡的小肚子被过多的狼给的都鼓了起来。

  爆掉了,卡卡的小肚子会爆掉啦!卡卡一边哭叫,一边不自觉的扭动屁股,像是要红毛再多点给他似的。

  红毛完,满足的把他的大拉出来时,旁边突然传来低沉的声音。

  你可聪明了,还偷偷把卡卡带来这边干啊?

  红毛吓了好大一跳,都吓软了。

  他回头一看,原来是黑毛站在草丛边。

  你吓人啊,红毛骂。

  今天卡卡应该是我的,黑毛说。

  没错,因为卡卡实在太小了,黑毛和红毛说好轮流上卡卡,昨晚是红毛,所以今晚应该是黑毛。

  有什么关系,现在又不是晚上,我可没打破规定,红毛痞痞的说。

  你别太过份了!黑毛露出牙齿,他打算好好教训这个不守规定的家伙。

  卡卡见状况不对,赶紧爬起来劝架,黑毛红毛别打架,不然黑毛现在也来压我吧。

  讲完卡卡自己就先青了脸,因为他看到黑毛红毛眼中绿光一闪,莫非他是中计了……?

  卡卡这可是你讲的,黑毛说。

  那以后就一起上你罗,红毛说。

  卡卡收不回已经讲出去的话,只好硬着头皮点点头。

  听黑毛的话,卡卡趴到地上,把小屁股高举在黑毛面前。

  里头都是红毛的味道,黑毛哼了一声,然后伸出长长的狼舌舔起卡卡的小洞。

  肛刚才才被红毛的大给捅到开了口,里头的肠也被磨得红红的敏感到不行。

  啊啊黑毛,你这样舔,这样舔的话卡卡会好奇怪~~~卡卡摇着白屁股,想要把那莫名强烈的快感给甩开。

  啊,卡卡又硬了,在一旁观看的红毛说,因为他站在旁边所以很清楚的看到趴在地上的卡卡两腿间的小直直立了起来。

  黑毛知道卡卡兴奋起来了,就不再多做爱抚,直接把勃起的狼慢慢进全都是红毛的小肠道里。

  啊、啊啊、啊!黑毛,黑毛我的肚子要破了!卡卡里头全都还是,又被挤了一条大进来,没地方可流出去只好又被往里头挤。

  卡卡,卡卡你里头好热又好湿,好舒服啊,黑毛呼吸急促了起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开始猛干硬捅。

  卡卡连续被压着干小,被红毛干到敏感的内壁又被黑毛的大这样磨擦,弄得他只能张着嘴啊啊叫,空空荡荡的小膀胱努力挤啊挤,好不容易又滴了几滴尿出来。

  红毛在一旁看着,还坏心眼的把头凑上去,舔舔卡卡滴尿中的尿道口,这么一来让卡卡的快感又更加强了。

  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死了要死了!被黑毛红毛干死了!卡卡高声尖叫,双手再也撑不住软了下去,只剩下高翘的屁股,后面的小肛被黑毛着,前面的小被红毛舔着,简直就快要被弄疯了。

  幸好黑毛被他抽搐的小肛也弄得爽到不行了,张口说,卡卡,卡卡我要给你了,卡卡把我的子吞进去吧,怀我的小狼仔吧!

  狼瞬间又打了一圈,里头的输管为了整个直径又张开来,让强力的水柱冲出尿道口,把一道又一道的打到卡卡的肛最里头。

  卡卡里头早已被红毛了一泡,现在又加上黑毛的一泡,早就超过他小小身子能承受的负荷量,过多的让他整个肚子涨了起来,就像刚吃饱饭一样。

  卡卡吃太饱了,肚子都凸了,红毛在一旁坏笑,还故意舔舔卡卡凸凸的小肚脐。

  臭红毛臭黑毛…给我记住……被干到腿软脚酸的卡卡现在本无法反击,只好恨恨的抛下这句话。

  就在黑毛红毛用大舌头帮一身汗水的卡卡清洁时,突然间黑毛说,嘘!不要出声!

  卡卡马上压低身子,动也不动。

  附近有陌生的味道!黑毛红毛把大耳朵张得更大,仔细寻找味道的来源。

  然后,卡卡也看到了。

  在几百公尺外,有什么东西移动着。

  那个东西很怪,不像他们有四只脚,他只有两只脚。

  那是一个人类,当然卡卡他们不是很清楚,只知道这个味道很陌生,而且本能的卡卡他们觉得那是危险的。

  那个人东张西望了一阵子,确定没有别人跟上来后,趴在地上挖了一个洞,然后把什么东西放进去,又埋了起来。

  之后,他慌慌张张的离开了。

  确定那两脚怪物离开后,卡卡好奇的走了过去。

  卡卡,别靠近,也许有危险,黑毛说。

  可是我想知道他埋了什么嘛,黑毛红毛不好奇吗?卡卡说。

  红毛其实也很想知道,于是他说,那我们一起去,就不会危险了。

  两狼一人慢慢的靠近那堆土,卡卡受不了好奇心,用前爪把土堆给拨开。

  这是什么……?卡卡睁大眼睛。

  土堆中,是一团布,布里包着——一个小婴儿。

  那是人类的婴儿,很明显。大概只有三、四个月大,青着一张脸,看来已经没有气了。

  黑毛说,卡卡,他身上有你小时候的味道。

  红毛接着说,这么说,他也是小狼罗?

  卡卡用前脚推推小婴儿,把他翻过来又翻过去。

  此时,小婴儿的手脚抽动了一下。

  活了!卡卡惊讶的说,他活了!

  小婴儿原本被埋在土里已经没气了,可是不知是否因为被卡卡这样左推右翻的给顺了气,竟然开始呼吸起来。

  把他接回族内吧,黑毛,卡卡要求,黄毛刚好生了一胎,我们可以请黄毛帮忙喂他。

  黑毛有点犹豫,可是这头没毛的狼仔开始发出啊啊的哭声,他怕刚才那个两脚怪物又回来,于是点头说,好吧,那我们快走。

  红毛衔住婴儿身上的布,把他叼着走。卡卡走在一旁,安抚小婴儿说,别哭别哭,卡卡会照顾你的。

  把婴儿带回狼群内,黑毛跟黄毛讲好了,请她帮忙喂这头小狼仔,报酬是喂期时她可以比黑毛红毛早挑的部位。

  黄毛说好,反正她的狼仔也快大了,很快就不需要喝了。

  卡卡很高兴,这样族中没长毛的狼就不只他一头了。

  晚上,在山洞内卡卡帮小婴儿做清洁时,发现他的右脚底有一颗红色的印记。

  这是什么?卡卡好奇的舔了两下没舔掉,只弄得小婴儿咯咯直笑。

  算了,卡卡放弃研究,他把小婴儿放在怀中哄他睡觉。

  乖狼仔,你快睡喔,多睡才会长大大,千万别像卡卡一样小个头喔,边对人类婴儿做着不可能的要求,卡卡嘴带微笑的说,卡卡帮你取名叫安安好吗?因为你哭的声音就好像在说安安安安一样。

  安安吃饱了,喝足了,又被抱在温软的怀中,放心的睡起觉来。

  脚底的红印代表什么意思,卡卡不知道,安安也不知道。

  对现在的两人来说那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睡个好觉。

  卡卡抱着安安,沉睡着。

  完 2008/3/30

  后记

  开始埋伏笔了,

  希望不要自己埋死自己汗。

  只是,不多点剧情好像又没啥意思,

  那就努力看看吧。

  不要太期待什么庞大剧情发展,

  因为我写写可能会逃走。

  搞不好安安脚底板的的只是奴隶的烙印,

  喝噎死了才被带来埋的。

  …反正我就是怕写长篇嘛……

  ~~~~~~~~~~

  卡卡与安安5by饭饭粥粥

  在夏天快过去的这天,安安醒来后,在干草堆上打滚,滚到肚子饿了。

  醒来时卡卡就不在山洞内,应该是跟成狼群去狩猎了,安安左看右想思考着要怎么办。

  他们的新窝里还没有干块可吃,就算有,卡卡没有同意下安安也不太敢碰。

  他知道他的地位比卡卡低,卡卡是成狼,安安还是幼狼。幼狼在狼群中是最没地位的,不管是安安还是其他幼狼。

  吸着自己短短的手指,安安决定爬出山洞去找水喝,至少可以先止止饥。

  这次的山洞距离水源比较近,又是白天,安安鼓起勇气往水边爬去。

  以人类的年纪来说,他已经一岁半了,照理讲应该是该开始学习抓住辅助物站起来用两脚走的年纪,可是在狼群中长大的安安一点也不觉得他用四肢在地上爬有什么不对。

  安安用短短的婴儿手和婴儿脚爬出山洞,小心的避开会刮伤手脚的利石堆,爬到水边去。

  先是四处张望确定没有危险后,安安才低头舔水喝。

  就算在狼群保护下,还是会有幼狼死亡。被野狗攻击、误触毒蛇或毒蝎、小一点的幼狼还有可能被老鹰抓走。

  舔舔舔,喝了一肚子水后,安安快速的离开水源区。一般来说水源区总是比较空旷,发生事情的话连躲都没地方躲。

  小手小脚爬爬爬的往树丛躲,安安这次选择顺着树丛绕路回家。

  可是爬到一半,他听到卡卡的声音。

  卡卡在哭,安安竖起耳朵,爬爬爬往卡卡那边爬过去。

  安安透过树丛,看到卡卡了。

  卡卡高高翘着屁股,在让红毛哥哥压。安安知道那个叫做交配,长大后交配,然后生狼仔。

  一般来说,灰狼在一、两岁后就可成熟,但要到三、四岁才会开始有交配行为。

  那是因为一个狼群中只有一头公狼和一头母狼能有交配权,其他的族群内的公狼母狼都不能私下交配。

  这是狼族的规定,所以不论公母,就算一岁多成熟后拥有交配能力,也会因为实力不足以打败狼老大,或是还无法自己到外头独立,所以大概要到身体更壮大的三、四岁才会有比较频繁的交配行为。

  照理说,卡卡与安安所属的这个狼群内能有交配行为的只有狼老大和他现在的妻子黄毛,卡卡和黑毛红毛这样子私下搞是会被赶出族群的。

  可是不知为什么狼老大对这些事睁只眼闭只眼,既然老大没意见,下头的狼也没有反对的声音。对他们来说,原本应该会离开族群独立的黑毛红毛留下来,对整个族群在狩猎时是很大的助力。

  关于这些狼族规定,安安仍是一知半解,他还是幼狼,有些事也不会有人跟他讲。

  啊呀!啊呀!红毛你别再了,卡卡的肚子要爆了!卡卡一边叫,屁股一边摇,虽然满脸泪水,可是聪明的安安从卡卡眼中看不到痛苦,知道红毛哥哥并不是在欺负卡卡。

  红毛一边还是一边动,弄得一堆顺着他的狼流出,把卡卡的大腿弄得白白湿湿的都是他的狼。

  安安在一旁睁着好奇的眼睛,他不明白为什么红毛哥哥的尿尿是白的,还有为什么他要在卡卡屁股里尿尿。

  在红毛把完的拉出来后,另一个灰色的影子走过来,那是在一旁等待的黑毛。

  呜呜黑毛你可不可以晚上再来,我腰好痛,卡卡求饶。

  黑毛有点犹豫,差一点就要点头同意了,可是他突然想到,你不是说晚上安安在,不要我们晚上在你山洞里做吗?

  红毛在一旁接话说,而且你不是说,安安还小,不放心让他一个人睡吗?

  卡卡的计谋被戳破了,哼的一声转过头不讲话。

  卡卡……黑毛的脸了下来,你想骗我?

  可怜的卡卡小计谋没成功,看来要被黑毛好好教训一番了。

  果然黑毛把卡卡压在身下,用他的大狠狠的捅了进去。

  啊啊!别这么猛!卡卡会坏掉会坏掉!卡卡哀求。

  黑毛用他的狼无情的干卡卡的小肛,卡卡只不过是个八岁的小男孩,虽然他从小就被黑毛红毛压,但一下子被黑毛这样狂风暴雨的啊捅啊的还是很吃力,双手一软上半身就趴了下去,只剩下被黑毛着的屁股高高翘起。

  其实这样的姿势对黑毛来说更是好捅,厚重的狼睾丸又缩了一圈,随着黑毛有力的双脚晃动,啪啪啪的鞭打着卡卡的小白屁股。

  啊、啊啊、黑毛、黑毛你要干死我了!卡卡哭,他觉得他的屁股要坏了,屁股洞里头被黑毛的大磨得快出血,屁股上又被黑毛那带着刺刺短毛的睾丸撞击得又痛又痒,卡卡快疯了。

  红毛在一旁看到卡卡的小开始抖动,他知道这是卡卡快了,于是他给他兄弟黑毛一个眼神,黑毛领会,把底部的腺球一鼓卡住卡卡的括约肌,开始前的最后攻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卡卡尖叫,过度的快感不是一个八岁孩子能承受的,卡卡的尿道口一张开始喷尿,同时眼泪口水都流个不停,好像要同时间把体内所有水份都排出似的。

  在卡卡尿时自然抽动的肠道筋把黑毛的夹得死紧,让黑毛也爽到不行,马口一开就开始起狼来。

  一道又一道的水柱打在卡卡被磨擦到再敏感不过的肠壁上,卡卡原本已经快停下的尿又喷了出来,硬是把膀胱内给清空才停下尿。

  草丛内的安安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好奇的盯着黑毛干卡卡,他这年纪还没有任何情欲,只在想卡卡屁股着那么的东西不会痛吗?

  你在干什么?突然安安身边出现一头大狼。

  安安一回头,啊,老大。

  这个族群的狼老大很大,站在安安身边安安都快不见了。可是安安不怕他,虽然狼老大总是面无表情,可是安安从他眼中看得出温柔。

  你在干什么?狼老大又重复了一次。

  安安指向草丛那一端,说,我在看黑毛哥哥红毛哥哥和卡卡交配。

  安安太小了,不知道这是该瞒着老大的事,就直接说了出来。

  老大额头上汗一个,虽然他算是默zhaishuyuan认了卡卡与其他公狼交配的事,但都是以老大在装傻的前提下进行,现在被安安这么明明白白的一说,要怎么装啊。

  最后,老大选择当做没听到安安的话,他继续问,那你干嘛不待在山洞里,自己跑出来?

  安安嘴一瘪,委委屈屈的说,安安饿了,卡卡又不回来,安安去喝水。

  老大了解了,卡卡在回家路上被那两头猴急的色狼给压着做,赶不回去,才让安安饿到了。

  安安你来,老大说,然后转身离开。

  安安赶紧蹬着他短短的四肢跟在狼老大后头,有老大带着一定很安全,安安也不用注意四周有无危险了。

  狼老大把安安带回他的洞,对里头喊,黄毛,拿点吃的来。

  洞中走出一头银狼,在脖子那里有一圈黄色的毛,她是老大第一任妻子银毛的妹妹,虽然没有银毛漂亮,但卡卡与安安最喜欢她的温柔。

  啊,黄毛妈妈,安安一见到从小喂他喝狼的娘,就冲过去撒娇。

  啊呀是安安啊,怎么了?你黄毛妈妈现在可没给你吃呢,还撒娇成这样,黄毛边笑,边把刚从洞里拿出来的块放在安安面前,让安安吃。

  安安饿了一天,也不客气直接张开小嘴就把块咬了进去,用他小小的齿嚼嚼嚼。

  嗯嗯好吃真好吃~安安快乐极了,只差没有尾巴可以摇晃出他的好心情。

  黄毛当妈妈当久了,对这只没毛的小狼也是温柔看待,在安安吃生时又是帮他把先咬烂了,又是帮安安舔身体做清洁。

  安安吃饱了,被黄毛这样舔来舔去只想睡,小头一歪竟然就睡着了。

  啊呀这孩子,吃饱就睡会大肚子呢,黄毛笑着说。

  老大冷冷的说,没差,让他睡吧,卡卡大概还要好一会儿才会回来。

  黄毛听出来他话里的意思,又是嗤嗤的笑,继续帮安安舔身体做清洁。

  舔一舔,舔到安安的脚底板,啊,安安这块斑还是没掉。

  在安安的脚底,有个红色的印记,像是胎记,又像是纹身或烙印。

  老大看了一眼,他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淡淡的说,也许长大就消失了,放着吧。

  嗯,黄毛回复,对那块红色的印记很快的失去兴趣,继续帮安安舔身体。

  就这样过了好一会儿,山洞口才出现卡卡的身影。

  那个……老大,不好意思,请问安安跑到这里了吗?卡卡怯生生的问。

  黄毛笑着说,你总算是回来了,安安睡在这呢。

  卡卡走了进来,先去磨擦一下老大的身体表示敬意,再走到黄毛身边,看到安安睡得四脚朝天实在想叹气。

  黄毛问卡卡,你怎么知道安安在这儿?

  卡卡整个脸突然变得通红,其实他是先回家发现安安不在,就循着地上安安的足迹过来的。

  因为安安总怕碎石地会痛,爱走一些湿土地,所以满地都是他的小手印和小脚印还挺好认的,结果一循发现安安竟然有爬到刚才卡卡被黑毛和红毛压的草丛边。一定被安安看光了啦,卡卡想。

  草丛边除了安安的足迹,还有老大的足迹,卡卡才想安安应该是跟着老大过来了。

  至于会不会被老大发现他跟黑毛红毛乱来一事,卡卡倒是不太在意,其实老大早就知道了,只是不点破而已,卡卡知道。

  安安,安安起来了,卡卡推推他,又用鼻头顶他。

  嗯嗯~~~安安爱困爱困的睁开眼,发现是卡卡,高兴的跳起来说,卡卡你被压完了吗?

  卡卡脸上一整个爆红,啪的一声就把安安又拍回地上,然后不再理安安自行走出老大的山洞。

  卡卡?卡卡?你生什么气?安安不知道自己踩了地雷,赶紧迈着他的小短手小短腿跑出去。

  在外头等着的黑毛和红毛很想笑,不过还是忍了回去,他们知道卡卡脸皮薄,要是再笑他的话搞不好几天都不能再找卡卡玩了。

  看着卡卡与安安离开的背影,没有长毛和尾巴的遮掩下,小小的肛外露着,小和小鸟蛋也在双腿间晃动,黑毛红毛虽然心痒痒,不过已经经过一晚的狩猎和刚才的交配他们也都累了,于是双双走回自己的巢休息。

  白天,是狼群睡觉的时间。卡卡和安安回到山洞内,遮去残暑日光的山壁湿湿凉凉的,很快的,卡卡与安安也睡在干草堆上了。

  夏天,就要过去了。

  完 2008/3/31

  ~~~~~~~~~~~~~~~~~~~~~~~~~~~~~~

  卡卡与安安6by饭饭粥粥

  初秋又到了,卡卡看着越来越快下山的太阳开始忧郁起来。

  冬天是他最讨厌的季节,全族中只有他没有长毛,一到了冬天就会冷到手麻脚麻全身发抖。

  在冬天最冷的那一两个月,卡卡简直就是黑毛和红毛的包袱,冷到无法跟上狩猎团的他只能让黑毛红毛把食物让给他吃,睡觉时还得要其中一头过来当他的棉被一起睡。

  黑毛红毛那长长的毛整个把卡卡包在肚子下,虽然是很温暖,不过连带的额外劳动可就叫卡卡受不了了。

  忧郁的看着日落,卡卡脸上的神情让在一旁的安安不安。

  卡卡,卡卡怎么了?肚子饿了吗?安安问。

  没有,卡卡苦笑,说,天黑了,我们到洞里去吧。

  卡卡心想,安安今年也已经懂事了,这个冬天该怎么过呢……

  在去年的冬天,安安才半岁大,什么事也不懂,只会吃饱睡睡饱吃,就算卡卡在一旁被黑毛红毛压着上演活春他也不知道。

  没错,卡卡担心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