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2)

加入书签

  警语

  写清楚就没意思了

  总之是恋童,高h,变态汗

  ~~~~~~~~~~~~~~~~~~~~~~~~~~~~~~

  「嗷呜呜呜~~~」

  听到鸣叫声,卡卡醒了过来。拉长耳朵分辨出叫声中的意思后,他缓缓的从干草堆中爬了起来。

  「嗯呜?」睡在一旁的安安也醒了,短短的小手勾住卡卡的脚。

  我去狩猎,老大在叫集合。你再睡吧,安安。卡卡说。

  安安不是太懂,歪歪头,敌不过睡魔的诱惑,又倒在草堆中睡着了。

  卡卡四脚着地急忙往洞外跑,老大已经在叫第二次了,不快不行,卡卡迈开步伐赶紧跟上夜征的同伴。

  集合点上,大家已经聚集齐了,看到卡卡跑来,老大头一转,开始带着大伙儿往今晚的狩猎场去。

  灰色的长毛在空中飞舞,队伍以时速四十公里的速度飞奔,卡卡努力的跟在队伍最后头,他总是跑的比同伴们要慢。

  你还好吧?在卡卡前头的黑毛转回头问他,眼里带了一抹担心。

  卡卡对他点点头,脚下有点刺痛,他知道是被尖石给划伤了,可是他必须跟上队伍,在今晚的狩猎中尽一份努力,才能换得他和安安的食物。

  到了溪水畔,大伙儿埋伏了好一阵子,盯上一头年迈的水牛。之后在老大一声令下全都扑上去,或咬或抓的一番苦斗后总算让水牛断了气。

  卡卡累得快要趴下去,可是他尽的力最少,他只能乖乖等在一旁让大家轮流咬走属于自己的份,之后才能走上前去找寻牛尸中剩馀的碎。

  其实他没真的太担心会没剩,因为他早就用另一种方法换取食物了。

  卡卡,刚才的黑毛叫他,我分一些给你。

  另一边,今天战绩最丰硕的红毛也走了过来,卡卡我也分你一点,另外你也带去给安安吧。

  卡卡点点头,低下头吃起黑毛和红毛分给他的块。

  这些都是上等部位的嫩,卡卡吃的心满意足差点要打起饱嗝。

  卡卡,你吃的到处都是。黑毛把头凑过来,开始舔卡卡的脸。

  另一头红毛也不让步,绕到卡卡身后用鼻子顶卡卡坐在地上的下体。

  急什么急啊,卡卡笑了,你们老这样,老大一不在就急着来。

  不过也许是今天黑毛红毛给的嫩味道特好,卡卡好心情的躺到地上,让肚子朝天,露出他小巧的器。

  卡卡,你好可爱,黑毛说。

  卡卡,你好香,红毛说。

  黑毛舔着卡卡的口,那里不像族群其他同伴一样全身是毛,卡卡除了头上以外的地方都没有毛,一舔就是嫩滑的皮肤。

  红毛比较猴急,他直接就舔向卡卡的器,在那儿的不像他们平常总被毛皮覆盖住,只有兴奋时才会露出来,卡卡的总是外露的模样就像是在邀请他们随时来上他。

  卡卡被黑毛红毛同时舔得身体发软,嫩幼的皮肤阻挡不了快感的传递,啊啊的叫了出来。

  卡卡,卡卡给我,我想你。红毛急的用鼻子顶卡卡的小屁股,要他快点翻过身,趴在地上。

  被舔得舒爽不已的卡卡也不罗嗦,身子一翻就把屁股高高翘起。红毛你帮我舔一下,别让我痛到。

  红毛兴奋的伸出长长的舌头,三两下就把卡卡的屁股舔得又湿又滑。

  啊啊、啊啊好舒服!红毛,红毛干我,用你的大屌干我!

  听到卡卡的邀请,红毛马上立起上半身,前脚往卡卡背上一搭,就把他早已勃起的大往卡卡体内去。

  「啊啊!」卡卡大叫,一丝唾顺着嘴角滑出。

  红毛只觉得卡卡的小洞又湿又热,还不停的收缩挤弄着他的大,才到底就开始疯狂的抽捅弄。

  啊啊红毛,你要干死我了,干死我了,卡卡大叫,小屁股还左右摇晃,像是要把红毛的给甩出去,又像是要自己调整红毛抽的位置。

  红毛爱死卡卡这个既没有尾巴也没有长毛的白屁股,他把他自豪的大在卡卡的小屁股里猛捅硬干,弄得卡卡唉唉叫。最后他把大顶在卡卡最里头,开始狂他积了两天的,弄得卡卡小洞里一堆白水。

  啊啊臭红毛,你总是这么多,不怕把我的肚子给爆了吗?卡卡在红毛把抽出去时顺势踢了他一脚。

  哪可能,卡卡这荡的小洞,就算族群里公的全上你一次,你都能吃得一干二净吧,红毛笑,又用前脚顶了一下卡卡的小屁股。

  黑毛在一旁早已等不及了,卡卡,让我你,快。

  卡卡也知道黑毛被红毛抢了顺序应该不太高兴,于是他乖乖的趴在黑毛前面,把他已经被红毛捅得半开的小洞高高翘在黑毛眼前。

  小洞半开着,从里头还流出体,白色的是红毛的,透明的是卡卡的肠。

  黑毛一样把他高翘起的往卡卡的小洞里塞去,小洞充份的湿滑又扩张过,轻轻松松的把黑毛的大给吞了进去。

  黑毛,啊呀,你好大,要顶死卡卡了,卡卡脚一软,上半身就趴了下去,只剩下被黑毛着不放的屁股高高翘起。

  卡卡你小心啊,黑毛一干起来可是六亲不认呢,红毛在一旁笑道。

  这卡卡怎么又会不知,他已经从三、四岁就被黑毛干起,这几年来熟知黑毛平常温柔,交配时却是最无情的一个。

  黑毛死命的用大干着卡卡的小洞,洞内的红毛几乎被黑毛给顶到都流光了。

  啊啊啊,黑毛你要干死我了,卡卡的小洞要坏了!

  黑毛没理会卡卡的求饶,他要把卡卡给干到干,干到腿软。

  卡卡的小洞开始发红发肿,可是那里确实的传来冲天快感,让卡卡无毛的小也硬了。

  卡卡,卡卡你啊!你啊!黑毛开口了,连同着疯狂的捅弄。

  我要了!我要被黑毛干到了!卡卡尖叫着,然后从他那还没有成熟的小中喷出尿来。

  黑毛闻到尿骚味,满意极了,于是他又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和力道,干到卡卡哇哇叫,最后才开始松开关了。

  啊啊、啊啊、黑毛黑毛我要涨死了,我肚子里都是你的子,我要涨死了!卡卡哭着说,小屁股无力的抖动着。

  黑毛把清的拔出来,满意的看到卡卡的小洞里全是他的。明知道卡卡无法怀孕生仔,他还是最爱把子在卡卡屁股里头。

  卡卡你快长大吧,快点帮我生小孩,黑毛说。

  红毛也跟在一旁赞成,卡卡你实在长得太慢了,你都八岁了还不能生孩子,隔壁的黄毛三岁半就生了第一胎呢。

  哼,卡卡开骂,你们想生仔那就去找别的母的啊,别再来跟我混!

  别、卡卡别生气,我不敢了,黑毛赶紧低下头去,用长长的舌头舔卡卡表示歉意。

  红毛没道歉,不过也低头帮卡卡舔受伤的膝盖,代表他也低头了。

  到最后,红毛帮忙咬着剩下的块,黑毛帮忙咬着牛尸碎较多的部骨头,卡卡什么也不用搬的回到山洞口。

  安安,我回来了。卡卡在洞口喊道。

  卡卡!山洞内的安安跑了出来。一样是四脚着地的姿势,小小的个头还走的不是很稳。

  那是,一、两岁人类婴孩的外型,但却像小狗一样用四脚在地上移动。

  安安,今天有好吃的喔,卡卡笑着说。

  卡卡也一样,阳光下的他怎么看都是人类,年约七、八岁的男孩子。

  可是他嘴边露出的犬齿比常人还要发达,双膝弯曲,两手趴在地上,用两手两脚走着。

  我要吃我要吃,安安趴在卡卡身边,用他圆滚滚的眼睛和卡卡要求。

  卡卡帮他咬下一块,先咬了几口让筋脉断裂后才吐给安安,安安兴奋的马上用嘴接着咀嚼。

  那我们走了喔,站在一边的黑毛红毛和卡卡说。

  那是两只灰狼,看得出还挺年轻的,不过也各自超过了五、六十公斤有。虽然都是全身银灰色的长毛,可是一头尾巴尖端呈现淡淡的黑色,另一头则是淡淡的红色。

  嗯,谢谢你们的,卡卡道谢。

  嘿嘿,下次再找你出去玩,红毛笑着,和黑毛一起离开了。

  卡卡坐在块与尸块身边,苦思要怎么把这两个战利品搬进小小的山洞里。

  安安则继续大口吃着生,完全不知道卡卡的烦恼。

  完 2008/3/27

  又是诡异到不行的体材,狼童。

  其实这是真正的史实,发生在1920年印度,只不过主角是两位女童。一个被取名为卡玛拉,一个被取名为安玛拉原文是阿玛拉,因为『阿阿』实在不太好听,我自己改为安玛拉。

  在狼群中长大的她们被人类发现时,卡玛拉大约八岁,安玛拉大概一岁半到两岁。

  史实的结局很悲哀,年幼的安玛拉被人类带走后没多久就死了,至于卡玛拉虽然活到十七岁,可是她一直无法适应人类社会,死时大概只学会三岁左右人类的语言。

  如果,没有人类把她们从狼群中带走,她们会不会活得久一点,幸福一点?

  当然这是所谓的结果论,我不能也不应该就此否定当时『救出』她们并努力教育她们回归社会的人士的努力。

  只是,思考着,然后,把另一种可能活跃于纸上。

  警语

  人兽、恋童,高h

  ~~~~~~~~~~~~~~~~~~~~~~~~~~~~~~

  卡卡与安安2by饭饭粥粥

  卡卡白天时大多都在睡觉,因为狼群总在夜间狩猎,身为狼群中一份子的卡卡也必须在夜间活动。

  至于还算不上成狼,还只是幼狼的安安则能在想睡时睡,比较常在白天爬起来跑东跑西。

  虽然,卡卡与安安的外形怎么看都是人类,他们仍旧fqxs是狼群的一份子。

  他们吃生或腐,住山洞或白蚁,服从狼群老大的命令,与其他族群互动。

  移动时他们将双手趴在地上,双膝弯曲,像动物一样四肢着地行走或跑步。他们不会也不曾擅用人类的手指,而总是屈成拳状使用。

  对他们来说,身上没有长毛是很奇怪的事,可是半长的头发比族群里任何一条狼的皮毛都还要柔软,这又是他们自豪的事。

  卡卡已经八岁了,但是他的身躯仍是成狼群中最小的一个。成狼可以重达80公斤,卡卡却怎么也跟不上同一窝长大的幼狼们的成长速度。

  黑毛和红毛都是和卡卡一起长大的,从原本比卡卡小个头的幼狼不到一年就超过卡卡,到现在他们甚至可以衔起卡卡跑步。

  对此卡卡有点不甘心,可是黑毛和红毛说没关系,卡卡我们会照顾你。

  在卡卡还小时,黑毛就对卡卡说,卡卡你长大当我的新娘子吧,帮我生很多很多小狼仔。

  红毛说卡卡太瘦了,太瘦的狼生不出好的狼仔,要多吃一点。

  所以黑毛和红毛老会帮卡卡留食物,让卡卡吃得饱。

  在冬天,没有毛皮的卡卡会冷到发抖,黑毛红毛会自动轮流跑到卡卡的山洞内和卡卡一起睡,好让卡卡能抱着他们的皮毛取暖。

  卡卡虽然没有明讲,但他知道自己的命是黑毛和红毛救的,所以就算偶尔黑毛和红毛做得太过份时,卡卡还是会忍了下来。

  没错,就像今天——

  卡卡,卡卡你再让我做一次,我好想干你,红毛要求。

  卡卡横躺在地上,小小的身子全都是狼。那是黑毛与红毛在他的小肛里头后,因为量太多不断流出来沾到的。

  不要了啦,卡卡好累喔,卡卡抗议。

  可是红毛说,你让黑毛干两次,却只给我干一次,太不公平了吧。

  卡卡想想也对,于是他奋力爬了起来,想要四肢趴着让屁股翘高,可是实在太累了,腰一软又跌回地面。

  卡卡,你过来,黑毛讲。

  黑毛伏在地上,让卡卡趴在黑毛的背上,这样一来卡卡就不用靠自己的力量才能保持平衡。

  红毛看到卡卡趴在黑毛身上后,自然露出的小肛兴奋极了,嗷呜嗷呜了两声就把他硬挺的狼塞进去了。

  啊呀、啊呀,卡卡叫,红毛你顶得那么用力,我要被你干死了!

  卡卡你才不会死呢,你这个小洞骚到不行,最爱被我们干了,每次都被我们干到高兴的滋滋叫,红毛边干着卡卡边说。

  黑毛点点头,对啊,卡卡嘴里说不要,每次还不是一进去就爽到。

  小小的卡卡被红毛的大干到口水直流,他贴在黑毛背上的小也勃起了。

  只是卡卡早在刚才的三回合就被黑毛和红毛干到尿,现在已无尿可,只好一直硬在那儿。

  卡卡!卡卡!你快长大吧!把我的子吃下去,吃到你肚子里去!红毛长鸣,抖动着狼把到卡卡的肠道里。

  卡卡啊啊叫着,白色的小屁股也是一抖一抖,体内被的快感让他又爱又恨,爱是因为那强而有力的水柱总是打在他敏感的小点上,恨是恨在那的量实在太多,每次都弄得他小肚子鼓胀。

  等到红毛把完的拔出去时,卡卡小肚子里的已经太多太多,竟然还像喷水一样喷出一部份的出去。

  黑毛红毛这才算做到满足,体贴的帮卡卡舔掉身上的汗水和黏,又让卡卡抓着他们的脖子送卡卡回山洞里。

  天已经快亮了,卡卡和黑毛红毛都想睡了,送走黑毛和红毛后,卡卡一拐一拐的走进山洞内,疲惫不堪的躺到干草堆里睡着了。

  没想到他才睡没多久,安安醒来了。

  卡卡,卡卡,安安叫道,卡卡我饿了。

  卡卡困到不行,用后脚踢踢墙边的草堆说,下面有干,你自己挖来吃吧。

  安安四肢着地跑过去,高兴的挖出干大吃特吃,平常卡卡考虑到日后不见得随时有食物,总是只拿出适量的干给安安,今天却让安安自己想吃多少就多少,安安自然不会客气。

  安安才一岁多,小齿还没长齐,他也懂得不要硬咬,而是先用口水软化干后再咀嚼。

  吃啊吃,安安毕竟只是个小婴儿,没吃几块就饱了。

  吃饱饭安安爬出洞口,到一旁的矮树丛内找露水喝。在远一点的地方虽然有水源,可是太远了,安安平常不会自己一个人过去。

  幸好清晨的露水本来就多,安安很快的就喝够了,又四肢着地跑回山洞里。

  卡卡熟睡着,安安却睡饱了。

  安安还小,对他来说世界是绕着自己转的,于是他开始推卡卡,卡卡我好无聊,起来陪我玩嘛~

  卡卡一翻身,把头埋到两手中,继续睡。

  卡卡、卡卡~安安这次爬到卡卡身上,用他的小体重压着卡卡。

  安安并不重,族群内的生活不可能把人类的婴儿养到肥胖,可是安安跟卡卡都一样,身体很结实。

  那是因为不管怎么移动都要靠自己,自然而然训练出来的肌,就算是婴儿也一样。

  被安安这样闹,卡卡也睡不着了,只好爬起来。

  安安想要干嘛呢?卡卡把安安抱在怀里问他。

  想了想,安安说,卡卡我们去洗澡吧,安安想游泳。

  这几天比较热,白天时山洞内总是有点闷,卡卡心想也好,就带着安安往水源处去。

  安安走的不快,卡卡没催他,跟在他身边慢慢的走,花了快一个小时才走到水源处。

  那里是一条小河,不会太深,但是很干净。

  卡卡先低下头去喝水,安安因为已经喝过露水,直接往水里跳。

  安安,别跑太远喔,卡卡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