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节(1/2)

加入书签

  姬芝,“对了,上一场考的怎么样?”

  寇秋淡淡道,“考得跟鬼一样。”

  没有选择题的试卷是对人性的一种泯灭。

  姬芝:……

  一个多小时的考试时间过去,监考老师走出门后,姬芝立马道,“怎么样,要不要去?”

  寇秋皱眉,“昨天被抓进局子里才放出来,今天要再整出什么幺蛾子,我估计会直接被以秋风扫落叶之势被扫地出门。”

  姬芝,“所以说?”

  “我去。”寇秋斩钉截铁道。

  陈乐天,“顺便带上我,不过上次那个老板见过我们,直接去会不会不太好。”

  姬芝,“时间过去那么久,也许他认不出来。”

  陈乐天,“我们拍的可是luo体艺术照,他怎么可能不认识我的肉体!”

  姬芝,“要不扮女装?”

  话音刚落,两记眼刀齐刷刷地落在他身上。

  姬芝识相闭嘴。

  ……

  因为是考试,三人仅仅是提了个简单的手提袋到学校。

  一片巨大的阴影笼着三个人。

  寇秋站在高墙下,“为什么我们要翻墙?”

  陈乐天严肃道,“为了防止有人跟踪我们。”

  寇秋,“你不要骗我。”

  陈乐天,“你想啊,我们从校门出去,随便谁都可以尾随我们,到时候行踪不就暴露了?”

  到底是十几岁的少年,对未知的,有致命危险的事物有一种追寻的本能,一言以蔽之就是古惑仔看多了,谁没几分向往江湖热血的情结。

  寇秋踩在姬芝手上被托上去,姬芝又借助陈乐天的肩膀上爬了上去。

  等到他们俩同时在高墙上盯着自己,陈乐天:(⊙o⊙)

  那么问题来了,他要怎么上去?

  “胆子不是挺大,怎么不直接跳过去?”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陈乐天险些没吓趴下,转过去一看,发现竟是贺誉,原来翻墙也会被跟踪。

  “我昨晚应该提醒过你,不要试图去做危险的事。”

  陈乐天,“我们就是去照个相。”

  姬芝扶额:这蠢货,开口就交代了全部。

  陈乐天偷瞄了一眼贺誉,“能把我扔过去吗?”

  想着被抱在怀里,然后抛出一到完美的弧线,陈乐天耳朵尖就忍不住泛红。

  姬芝在寇秋耳边小声道,“这厮是不想要命了。”

  贺誉单手把陈乐天抗在肩上,后退几步,脚尖在墙壁上一点,竟轻轻松松跃到了上面。

  姬芝,“轻功?”

  寇秋,“跑酷,依靠自身强大的体能才能完成。”

  陈乐天感到身体剧烈一颤,因为头朝下,一时有些犯晕。

  说好的公主抱呢?

  几人挨个跳下围墙。

  贺誉,“带路。”

  陈乐天一时没反应过来。

  贺誉冷冷道,“我和你们一起去。”

  陈乐天一路担心自己曾经拍过luo体艺术照的事情被贺誉知道,寇秋倒觉得挺好,至少对方的武力值挺高。

  依旧是那片格外偏僻的地方,陈乐天拉住贺誉,“是这条巷子。”

  贺誉做出一个‘嘘’声的动作,拐向另一条小巷。

  寇秋几人跟着他的步伐,停在一户紧密的朱红色大门外,门外挂着两盏红色的灯笼,上面画着郁金香,即便现在还是白天,灯笼依旧是亮着的。

  “里面有声音,很嘈杂。”贺誉道。

  陈乐天跟着竖起耳朵听了听,除了蟋蟀声什么也没听见,还没等他问些什么,贺誉已经敲响了大门。

  来开门的是一位驼着背的老人,他用浑浊的眼球看了看他们几个,伸出手来,贺誉掏出几张红色钞票放在他手里。

  老人哑着嗓子道,“跟我来。”

  里面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别院,老人领他们下了地窖,在门旁边输入密码,贺誉几人进去后,门就再度合上。

  疯狂的音乐与呐喊声,在进去的一刹那冲击人的耳膜。

  门内,是另一个世界。

  贺誉压低嗓音,“不少声色场所都会设在这种隐蔽的地方,门外挂上两盏灯笼,昼夜不灭,只要有钱,就可以进去享乐。”

  陈乐天脸色刷的一下变了,“你来过?”

  贺誉,“以前出任务时来过。”

  “暗色。”寇秋突然出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