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节(1/2)

加入书签

  寇秋还没来得及再问什么,监考老师已经夹着厚厚的密封牛皮纸走了进来。

  试卷传到手中,通篇看下来,会做的大约占七成。

  考试结束,寇秋和陈云在考卷上互相写上了对方的名字,先后出了考场。

  不意外的,陈云站在教学楼的槐树下,没有再往前走的意思。

  寇秋走过去,“你在等我?”

  陈云开门见山道,“我一直在国外,为姐姐的事情才回来。”

  寇秋‘恩’了一声,陈云对他没有展露出敌意,两人并肩往前走。

  “姐姐是有一些精神上的问题,但还不至于走到这步。”

  寇秋,“她想杀我是事实。”

  陈云,“这几年姐姐的精神越来越不稳定,但就在几个月前,她突然好转了,至少从她发过来的信件看,跟以前不一样,好像找到了信仰,可以依附的存在。”

  寇秋停下脚步,“你想说什么?”

  陈云看着他,一字一顿道,“她被人利用了。”

  ……

  “在想什么?”陈乐天在他面前挥挥手,“表情好严肃。”

  寇秋回过神,先不管陈云的怀疑有没有道理,至少案件至今没有完全侦破是事实。

  姬芝站在窗前吊嗓子,惊走树上一排麻雀。

  陈乐天啧啧,“连麻雀都被你吓走了。”

  姬芝严肃脸,指着电线杆,“不是还有乌鸦。”

  陈乐天,“估计是把你当同类了。”

  “啊——啊——”

  姬芝又嚎了两嗓子,声音尖锐刺耳,音色太过明亮。

  陈乐天捂住耳朵躲远,问寇秋,“你确定要放任他这样唱下去?”

  寇秋走过来,把女声的乐章递给他。

  姬芝咳嗽一声,清清嗓子,开唱,声音……意外的好听。

  陈乐天惊悚,“怎么会这样?”

  寇秋,“他不是不会唱歌,只是适合唱音调高一些的。”

  几人按部就班排练了一遍,配合的默契程度也越来越高。

  直到日落西山,才结伴回家。

  空气里有一股难闻的味道。

  陈乐天指着远处冒烟的大烟囱,“我前几天给政府环保部门写了封信,投诉这里空气质量问题。”

  姬芝,“白费力气。”

  陈乐天,“他们采纳了我的建议,只不过把校门口的南方烧烤给关了。”

  姬芝,“……千万别让同学们知道是你干的。”

  怪不得生意兴隆的烧烤店突然之间给关了门。

  时间转眼间就到了周五。

  《挑战沈清佑》节目现场,主持人穿着色彩鲜明的衬衫热裤搞怪登场,“大家好,这里是由七个柠檬赞助的挑战沈清佑节目现场,我们的规则依旧不变,只要你有能力,有胆量,随时可以报名参加我们的节目。经过前面十三期的较量,我们的奖金已经累积到30万,现在有请歌王——沈清佑登场。”

  最后三个字念得特别大声,观众席上的歌迷被调动情绪,大声喊起口号,“清佑!清佑!情深几许!”

  甚至有不少女观众含着热泪举着‘清佑,我们要给你生孩子’的横幅。

  沈清佑从升降舞台登场,为开唱献曲,一首《掌中央》把气氛炒到了最高潮,连挑剔的评委都暗暗点头。

  歌曲结束,沈清佑在众人恋恋不舍的目光中回到背对观众的歌王宝座,主持人再度登场。

  “今天,我们迎来了一组特殊的挑战嘉宾,他们平均年龄只有十七岁。”

  观众只是象征性的鼓鼓掌,他们真正期待的是选手唱完后沈清佑的再度登场。

  “跟你说了多少次,垃圾要分类扔。”蔺昂把头发绑起来,一边来回推着吸尘器,一边教育沙发上坐着看资料的蔺安和。

  蔺安和看了眼沙发旁的五个垃圾桶,上面分别标注着‘果核箱’,‘纸巾箱’等,换了个地方坐——眼不见为净。

  蔺昂见他一副大爷样,气不打一处来,‘啪’的一下把电视打开,声音调到最大。

  主持人各种耍宝,“今天的挑战者一定能给大家带来耳目一新的感受。”说完,还眨了眨眼。

  蔺安和拿起桌上的遥控器,就要换到新闻频道。

  不过手指放在切换键上却没有按下去。

  蔺昂纳闷的转过身去,下一秒双眼瞬间放光,猛地把吸尘器一扔,扑到电视机上,“包子,包子,我的萌包子!”

  说着,脸蛋还蹭了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