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节(1/2)

加入书签

  寇秋一副‘你事真多’的表情,不过还是很深明大义道,“那就排练室。”

  墨问点头,开车走了。

  寇秋撑开伞无视水杉往前走,后者倒是脸上一直绽放着比花还艳美的笑容,跟了上来,主动帮寇秋撑伞,“说起排练室,我听说最近正在排练话剧。”

  艾格学院注重培养多方面的人才,排练室的规模相当宏伟,不亚于半个百老汇。

  “什么话剧?”

  “《罗密欧与朱丽叶》。”

  见寇秋皱起眉头,水杉笑着问,“你不喜欢?”

  “只是觉得没什么意思,左右不过歌颂一份浪漫放荡的爱情。”

  水杉注视着少年圣洁的容貌,“那你喜欢什么?”

  寇秋眼底浮上一层淡淡的迷雾,双目清透,整个身上似乎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光辉,“生与死,宗教和信仰,惊恐与愤怒,不管是什么,人性才是故事探讨的终点。”

  少年的声音恍若月下泉音,带着悠长绵密的醇香,水杉站在他身侧,一瞬间觉得自己在聆听神音。

  “人性吗?”水杉喃喃自语道,“比起《罗密欧和朱丽叶》,看来你似乎更偏爱《悲惨世界》。”

  歌颂人性善良与丑恶的极致。

  “《悲惨世界》?”寇秋摇头,那么厚一本书,他连翻的欲望都没有,“我不喜欢。”

  水杉青山一般细致的眉目蹙起,像是陷入了困惑,“那你喜欢什么——《巴黎圣母院》亦或《歌剧魅影》?”

  寇秋直言道,“《床上的爱丽丝》。”

  水杉愣了一下,这个名字……怎么说呢,有点令人浮想联翩,他动动嘴唇,最终只是说,“可惜我没有看过。”

  “的确可惜。”寇秋说,“我一直觉得它是我读过最经典的剧本,其中有句台词至今都难以忘记。”

  水杉被勾起好奇心,“哪句?”

  “让我睡着吧,让我醒过来,让我睡着吧。”

  “……”

  好让人印象深刻的台词。

  寇秋眼角的余光瞥见水杉无语的表情,就知道他想到别处去了,“不是你想象的那般,故事的主角爱丽丝让一名夜贼偷走了她世界里所有的东西,也就是一面镀金的镜子,当夜贼把镜子拿走后,在最后一幕剧中,爱丽斯放弃了与灵魂对话的努力,然后念出这句台词。”

  水杉还是觉得词穷,老实说,这个故事听上去真心挺无聊。

  寇秋淡淡道,“关键不在于故事本身,你不觉得爱丽丝就像一只被鸟叼着飞行的精灵,可惜她的所有翱翔,不过是一只鸟给予的。她在尊严和现实之间苦苦挣扎,绝望就是她的正常状态。”

  当寇秋说到‘被鸟叼着飞行的精灵’时,水杉好像想到了什么,微微低下了头,不过他很快恢复过来,看着一旁的寇秋,眼中暗芒一闪,即便是坠落,他也会拉着这个孩子同坠地狱。

  寇秋当然不知道自己随口说了个故事就让身边人的变态指数蹭蹭的上涨,撇去杂七杂八的因素,其实他喜欢这个故事最主要的原因是,这部剧只有八幕,剧本只有两页纸,看起来又快又省事,还挺有哲理性,用来提升自己的逼格再适合不过。

  简单来说,就是用来装逼的。

  a班第三排靠窗的座位彻底空出来了,苟芷巧的事情显然让班里处于一种低迷的氛围,但他们又按捺不住少年人的惊恐和好奇,忍不住探讨是谁杀了他们的班花。

  有人说是回家路上的跟踪狂,有人说是校门外的乞丐,还有的人说凶手肯定就在学校里,说不定是某个瞬间与他们擦肩而过的普通学生,直到陈芸走进来,这场讨论才火速结束。

  陈芸跟往常一样穿了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裙,她的眼圈周围有些黑,显然没有睡好,“相信大家都知道发生了什么,别的我不多说,最近放学必须要有家里的车接送,学校也会把放学时间临时提前半个小时,除此之外,请同学们时刻配合警方的调查取证。现在,我们开始上课。”

  姬芝记完黑板上写的笔记,对正在看杂志的寇秋小声道,“你是怎么来的?我今天早上看到你家的车,从里面出来的只有寇萌珍和寇元。”

  寇秋,“搭了个顺风车。”

  姬芝听完皱眉,“多半是寇萌珍他们有意为难你,要不以后你坐我家的车,我们可以一起来上学。”

  寇秋拒绝道,“不用了,下次我赶在他们之前上车就好。”

  姬芝,“你又不喜欢看见他们,何必非要坐同一辆车。”

  寇秋,“恶心死他们。”

  “……”

  寇秋早上的日常活动基本是看会儿杂志再趴着睡一会儿,中间抽空再滴两滴眼药水,转眼间,就到了午休时间,他偏过头对姬芝道,“我一会儿和人有约,今天就不和你一起去食堂了。”

  姬芝点头,“要帮你带一份吗?”

  寇秋也不矫情,“两份烤鸡翅。”

  姬芝一边往门口走一边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