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节(1/2)

加入书签

  第104章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裹着毯子,寇秋滚到地毯上,又开始像毛毛虫一样蠕动向前。

  蔺昂眼中一亮,“这是亲子教育的互动?”

  寇秋就差没一龟壳扔上去,可惜眼下他整个人都缩在毯子里,只露出脖子以上的部分。

  “饭前运动,我锻炼锻炼再去吃。”

  直到蔺昂转过身,他才松了口气。

  【寇秋:把这个鸡肋描写取掉,我要变回原来的样子。】【系统:关于尊贵的描写,只有这一个。】

  【寇秋:去掉,我要做回人。】

  吃饭时,恢复一身轻的寇秋觉得整个人都舒展了,蔺昂给他舀了一大碗鸡汤,配上表面的葱花,看上去很有食欲。

  荆远从房间出来,坐在桌前,心疼寇秋,冷冰冰的看着蔺昂,“为什么不给他喝乌鸡汤?”

  蔺昂冷笑,“吃白饭的没资格说闲话。”

  待业青年荆远:……

  一天很快过去。

  黑色的西装,精心的裁剪显出腰部的线条,寇秋熟练的系好领结,蔺安和对此很遗憾,原本以为寇秋不会系,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过去‘帮忙’。

  “好了吗?”

  寇秋点头和他走出房门,荆远很快跟上,他避着窗外照进的阳光,即便是在房间里,也更习惯靠近墙边。

  要出门时,走廊扫地的蔺昂一把扯将他扯进来,然后用脚踹上门。

  眼睁睁看着寇秋上车走人的荆远目光杀气腾腾。

  蔺昂,“只能打个平手,别白费力气,家族聚会你去只会添乱。”

  说完,他掏出一张照片,“有时间,不如去找到这个人。”

  荆远神情很冷,“只杀。”

  蔺昂,“暂时不行,我还有话要问。”

  荆远扫了眼照片,是张再普通不过的生活照,上面的男人因为常年纵欲过度,眼角有些下垂。

  “他叫陈林,是寇秋的养父。”

  荆远一愣。

  蔺昂把照片扔给他,“想保护寇秋,就要尽快找到陈林。”

  与此同时,寇秋同蔺安和已经到达目的地:一个很大的庄园,建筑很有晚清特色,花丛和大面积的土地,一应俱全,要是夏季,的确是个适合野炊或是喝下午茶的好地方。

  寇秋不知进去还要应付多少人,一时有些心累。

  “没事。”

  他抬头,蔺安和目光直视前方的建筑,“就当是来做客。”

  寇秋,“今天来的多是长辈,都是很讲究规矩的。”

  他毕竟从小没有在这种环境中长大,难免会有失礼的地方。

  “既然是客人,主人自然要担待。”

  寇秋失笑,“要是我任性妄为呢?”

  “那他们也得忍着。”蔺安和毫不犹豫道。

  两人并肩走进去。

  诚如蔺昂所言,这里就是个勾心斗角和争风吃醋的好地方,在外做事兴许要低调,可在家族里,每个人都想证明自己的本事,树立威信。

  奢华的水晶灯,漂亮的高脚杯,随处可见的美食,寇秋暗暗下定决心今天带了一张嘴就是过来吃的。

  蔺安和以外人的身份出席,觉得奇怪的人很多,打听的有几个,但质问的却是没有,寇秋一口吞进一个奶油布丁,感叹这就是有钱有势的妙处。

  可惜天见不得人悠闲,他看见有段时日没见到的寇愠良向他走来。

  要说在寇家,和他交集最少的就是寇愠良,对方是不言不语背地里下狠手的那种,在这点上,寇愠良很好的继承到了安蕾的优点。

  寇秋放下到嘴边的吃食,主动打了招呼。

  和他预想的不同,这回寇愠良一没给他下绊子,二没套信息,只是询问他学业和最近生活如何,寇愠良不是多话的人,和他说这么久必定是有什么原因,当寇秋眼角的余光瞥见笑容装扮都很得体的寇颜走到蔺安和身边,约莫明白了什么。

  他浅浅笑了下,对着举杯寇愠良举杯。

  酒杯在空中轻轻一碰,寇秋没有直接将酒杯送到唇边,在寇愠良吞咽时半开玩笑道,“大哥什么时候做起了媒人的生意。”

  寇愠良被呛住,低头咳嗽了几声。

  寇秋将酒杯的红酒一饮而尽,说了句失陪了后便挑选一个顺眼的位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