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番外一后来的后来(1/2)

加入书签

  辛歆燃从不缺被人视作妖孽的独特气质,但自从遇到孟思琪后,她发觉自己那丁点妖娆跟她一比,简直是渺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存在。

  之所以会接受她的追求……想必也是因为这女人太像另一个自己,和她之间根本不需要过多的言语,往往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看穿对方此刻的心情。

  接受一段感情本就不易,但总会有那么一个人让你能对新生活抱有期待。

  辛歆燃本打算买房,但在孟思琪的极力劝说下,她暂时放弃了这个念头,搬进了孟思琪在w市的公寓,开始了同居生活。

  每天下班,孟思琪负责买菜做饭的同时,辛歆燃会将地拖一遍,吃完饭她去洗碗,对方则去洗衣服。辛歆燃觉得她们虽然开始不算久,但这样简单的生活,似乎是自己期待已久的。

  一天晚上,辛歆燃靠在床头捧着笔记本电脑写月度总结,孟思琪洗了澡过来,掀开另一边的被子躺好,凑过去看了眼她的电脑屏幕。

  “写得不错啊。”

  辛歆燃偏了偏头,看她一眼:“能得到孟经理的认可,属下惶恐。”

  孟思琪翻了个白眼:“赶紧写完睡吧。”

  辛歆燃爱抚宠物似的,揉了揉孟思琪的脑袋,尽量用极短的时间把剩下的内容写完,关灯,拉过被子躺平身子。

  被子里,一双不安分的手在辛歆燃的身上肆意游走,辛歆燃觉得痒,轻轻拍了对方的手背,那人这才老实了,将手安置在了她腰间的位置。

  “燃燃。”孟思琪用撒娇的语气在她耳边轻唤,“你跟我说说你的前任呗?”

  辛歆燃立即偏过脸看向她,正对上一双映满了好奇的眼,看得自己一时出了神。

  那个女人……该从何说起呢?

  “怎么忽然会问起这个?”太久没有再去回忆那人,以至于自己在想起那人的第一时间,只觉得茫然。

  “我在你的首饰盒里发现了一枚钻戒,看样子价值不菲哦,所以很好奇是什么样的人会送这么贵重的礼物。”孟思琪淡然地解释,她也就是好奇,完全没有别的意思,但再想想,和辛歆燃在一起这么久了,自己还没送过她一件像样的礼物,也实在不像话。

  “她啊……”辛歆燃笑,拖长了音调,“有钱人。”

  送的起大钻戒的人能不有钱么?孟思琪故作不满地戳了戳她的脑门:“你这不等于什么都没说?”

  “那你想听什么呢?”辛歆燃翻了个身,拉过孟思琪的胳膊枕在脑袋底下,“想听我说她颜好多金,还是让我说自己曾经对她爱得奋不顾身,歇斯底里?”

  “不听不听不听。”孟思琪连连摇头,忽然正色道,“你真有那么喜欢她?”

  “嗯……”辛歆燃故作玄虚了会儿,“以前是觉得很喜欢,可现在想起来,感觉就像是和小时候追星差不多,远远地看着还行,可真到手上了,又觉得不是这么回事儿了。”

  “那不还是喜欢啊……”孟思琪有些失落,“你们……怎么会分手?”

  辛歆燃对着天花板思索了半天,有些恍惚地开口:“其实我都不确定我们是否开始过。”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和你在一起之后,我才认识到原来相爱的两个人在一起的感觉,应该是这样的。”

  不用担心对方何时会离自己而去,哪怕因为出差暂时分隔两地,也能从对方的电话里获取满满的归属感。

  孟思琪托着脸看她,调侃的语气:“也就是说,我比那个人更好咯?”

  辛歆燃搂紧了她,笑着摇摇头:“没有可比性啊,但对于我来说,你是那个更适合我的人。”

  孟思琪听了,又想了想:“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她是我的上司。”

  “也是部门经理?”孟思琪不禁又拿对方和自己比较。

  “不是,她是公司的老总。”

  “老总?年纪很大吗?”

  “没有啊,不过比我大了几岁。”辛歆燃随随便便地回答,但见孟思琪之后没说话,立即明白了她的心思,忍不住笑话她,“你该不会是在吃醋吧?”

  “才没有。”孟思琪连忙否认,幸好关了灯,辛歆燃看不见自己脸上的红晕,不然被她发现自己在计较这些过去的事,可真要羞死人了。

  “好啦,”辛歆燃揉了揉她的头发,“她再好,但我们没有在一起,所以和我毫无关系啊。”

  “谁提的分手?”孟思琪又问。

  “我啊。”

  “和这么好的一个人分开,你就不觉得遗憾?”孟思琪闷闷地问。

  “很后悔啊。”辛歆燃夸张地说。

  “哼。”就知道肯定是这样的。

  “可如果不放弃一个不合适的人,又怎么能遇见你?”这一句话,辛歆燃说得无比认真,“一个人不适合自己,那么她再好也和我无关,换句话说,一个人再差劲,但只要能让自己感到契合感,那么她就是最适合我的那个人。”

  “嗯嗯。”一听辛歆燃否定过去,孟思琪轻松了不少,点点头,又发觉哪里不对,“你是说……我很差劲?”

  “你对自己就那么不自信?”辛歆燃轻笑了下,“年纪轻轻就当上了总公司的销售经理,在市中心的黄金地段有套房,还有辆高配置的奔驰c200,哪里差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