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最终章 )(1/2)

加入书签

  虽然不在y市生活,但离开柯茉绵的这几年,辛歆燃仍会在当地的新闻媒体上看见关于那个人的消息。

  别人眼里高不可攀的商业精英,辛歆燃都快记不得自己曾离她那么近。

  当初那般洒脱地离开,事后辛歆燃也问过自己,放弃这样一个优秀的人后悔吗?但时间给出了很好的答案,与其两个人互相折磨,倒不如一个人自由自在生活来得痛快。

  辛歆燃刚到这座城市时,跟绝大多数的年轻人一样,租了套小公寓,有份稳定的工作,过着朝九晚五的日子。在荣成集团的工作经历让她比同年龄段的员工更有想法,因此深受上司赏识,一年前,公司给她升了职,收入翻了一倍,她准备过段时间付个首付买套房。

  辛妈经常打电话催她回去相亲,辛歆燃每次都拿工作忙当借口,过年的时候实在拒绝不了才勉强同意去见了几个男的,但心里完全感受不到任何悸动。

  她怀疑印证了自己曾经说过的那句话,喜欢过柯茉绵那样的人,怕是再也喜欢不上别人了。

  今年的十一假期,她妈又打电话让她回家,说是某个朋友的儿子从国外回来,绝对的品学兼优,让她赶紧来见个面。辛歆燃不愿意去,她妈在电话里哭哭啼啼了半天,最后逼得她答应下来。

  每次回来只待几天,这次也不例外,辛歆燃打算应付完那个相亲对象就走。

  约了在湖滨广场旁边的一家露天咖啡馆见面,辛歆燃本就对这次相亲没有诚意,故意晚到了几分钟,坐下点了杯摩卡,和对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总听我妈提起你,辛小姐今年已经二十六了吧?”

  广场上饲养了许多白鸽,游人会在小摊上买些玉米粒喂给它们吃,辛歆燃望着那些停在游人肩头的鸽子,有些出神。

  “辛小姐?”男人提醒道。

  “嗯?”辛歆燃回过神,歉意地笑,“抱歉,你说什么?”

  “没事……”

  喂食的人群里,大多是年幼的孩童,他们摊开手掌,让鸽子啄食自己手上玉米粒,不时被这样酥□□痒的触碰逗得开怀大笑。

  辛歆燃决意送走这位无趣的相亲男后,也过去喂喂鸽子,感受一把久违的童真童趣。

  之后那男人见辛歆燃兴致不高,识相地告辞离开,辛歆燃买了一大袋玉米粒,蹲在广场上招呼那些鸽子过来吃。

  “咕咕……”她学着鸽子的声音,伸出手喂给鸽子食物。

  周围尽是孩子们发出的各种嬉闹声,辛歆燃光顾着喂鸽子,忽听见身后有小孩子愤愤地抱怨:“柯方蕾!你太讨厌了你!”

  接着,那个被人讨厌的小孩开始大哭,辛歆燃不是爱管闲事的人,但听那孩子哭得撕心裂肺,忍不住扭过头看了一眼。

  原来只是把整包玉米粒洒了一地而已,那个小女孩也真是,这么大的人了,有必要对一个看着才一两岁的小孩那么凶吗?

  有些心疼那孩子,辛歆燃正想上前把自己的那袋玉米粒送给她。

  “蕊蕊,不可以凶妹妹。”似乎对姐妹俩这样的争吵见怪不怪了,及时出现的家长把那哭泣的小孩搂进怀里,柔声哄着。

  一群白鸽落在她们的脚边,低头啄食地上的玉米粒,辛歆燃望着被白鸽簇拥的女人,还以为只是错觉。

  是她?三年不见,一眼看过去,也不觉得她有什么变化。

  “妈,你就是偏心。”

  “瞎说什么呢。”

  这么说,那个大孩子就是柯方蕊了,还真是长大了好多,竟认不出来了。

  辛歆燃对另一个孩子多看了几眼,终于跟下定决心似的,义无反顾地转过身,迈着大步向前走。

  不是说既然不能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吗?老天也真是,自己出来相个亲都能遇见她。

  “辛歆燃……”背后那人迟疑着出声,不确定的语气。

  辛歆燃当即以为自己被认了出来,脚步一顿。

  “真是你?”那人有些惊喜。

  辛歆燃心里哀怨得不行,自己本来直接向前走就好了,现在停了下来,前进不是,后退也不是。

  等等,自己又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干嘛要躲着她呢?

  这么一想,心里瞬时畅快了不少,虽然仍觉得不安,但好歹能鼓起勇气转过身面对她。

  “柯茉绵……好久不见。”辛歆燃笑得坦然,可嘴角不自主地抽了下,昭示了自己此刻复杂的心境。

  柯方蕊眨巴着眼睛,看了看辛歆燃,又看了看柯茉绵。

  “蕊蕊,再去买两包玉米粒吧。”柯茉绵递给她一张纸钞,柯方蕊接过,又看了辛歆燃好几眼才走。

  柯茉绵和辛歆燃对望着,嘴角挂着柔和的弧度。

  “咕咕,咕咕……”身边的孩子拉着柯茉绵的衣摆,让她低头看地上的白鸽。

  “你孩子?”辛歆燃蹲下身,招了招手,那孩子想了会儿,走了过去,被辛歆燃抱了起来。

  柯茉绵点点头:“你回来了?”

  辛歆燃逗着那孩子:“不是,我妈让我趁国庆假期回来相亲。”话音一转,“你女儿叫什么名字啊?”

  “蕾蕾。”

  辛歆燃忽然记起刚听见柯方蕊叫过:“柯方蕾?”

  柯茉绵看着她,又点了点头。

  辛歆燃把孩子放下,细细端详她的五官,那双水灵的大眼睛和她妈妈完全相同,长大了估计也会是蛊惑众生的妖孽一枚。

  “她跟你长得很像。”辛歆燃望着柯茉绵笑,“多大了?”

  “快两岁了。”

  “你怀的?还是方清妤?”辛歆燃说得随意。

  柯茉绵笑得很无奈:“你知道我的身体不可能怀孩子。”

  柯方蕾想跑到妈妈身边,没控制好平衡,一不小心摔倒在了地面。

  “妈妈……妈妈……”柯方蕾作势要哭,张开手臂让妈妈抱。

  柯茉绵却站在那里不动:“蕾蕾摔倒了,得自己站起来。”

  柯方蕾愣了愣,小手撑着地面,有些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