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1/2)

加入书签

  电梯显示屏上的数字不断闪烁、变化,柯茉绵有些疲惫地倚着栏杆站立,在电梯门打开的刹那,她笔直了身体,脸上也是没了一丝倦意。

  高跟鞋落在大理石面上出沉闷的咄咄声,张经理夹着文件夹,听见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不自觉地掏出口袋里的纸巾,擦了下额头冒出的汗珠。

  刚才在电话里他还没说完,柯茉绵就冷冷地打断了他。

  说来柯茉绵很少火,自己出过几次小差错,她也没有对自己说些难听的话,但公司的几个部门经理对这个柯总无不抱着畏惧的态度。

  柯茉绵单单用气势压人,就能把他们这些听计从的经理压个半死。

  张经理悬着一口气,看到柯茉绵的身影出现在了走廊拐角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柯总的脸色还真是难看极了,莫非……不可能啊,他记得自己有做的很小心。

  “柯总。”助理小凌迎上前,准备接过柯茉绵手上的挎包。

  柯茉绵淡淡地说了声不用,径直走到办公室门前,伸出拇指,用指纹开了锁,随即按下把手,进门将包和墨镜轻轻地放在办公桌上。

  张经理跟着她进去,听见这声细小的响动,握着文件夹的手一紧,心里暗叫形势不容乐观。

  从始至终,柯茉绵的视线都没有落在他身上,好像张经理在她眼里只是个微不足道的角色,她都不屑看他一眼。

  倒是张经理时刻拿余光打量着柯茉绵的表,一直都没什么变化,冷得让他直想打哆嗦。

  于是张经理在打哆嗦和冒汗这两种生理反应中自我纠结,他曾疯狂迷恋柯茉绵的容貌,今天却没了直视它的勇气。

  “说说你的想法。”柯茉绵将长挽到一边,端坐在老板椅上,直入主题。

  素颜的她依然气势凌人,张经理一下子就把等候柯茉绵时思忖好要解释的话忘了个精光。

  小凌作为柯茉绵的贴身助理,熟知柯茉绵的习惯,端了杯热牛奶进来,一不地在她面前放好。

  柯总今天没化妆,也没梳起头,似乎要比平时柔和一点点……小凌边想着边出门。不过估计这次张经理是完了,柯总最烦的就是员工擅作主张,她今天没梳妆,平日又是将近十点才来上班,就说明她是收到报紧急来的公司。这事应该很值得柯总重视,所以她才会来得这般着急。

  办公室门被轻轻合上,柯茉绵盯着默不作声的张经理提高了语调:“是谁给了你擅作主张的权利?”

  一纸契约,导致公司要做一笔赔本买卖,谁能为这笔亏损的钱买单?一大早上把她从床上叫醒,就为了告诉她这种消息,若不是有人看到合同过来告诉她,等她知晓这件事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张经理大气不敢喘一声,柯茉绵看着他煞白的脸色,冷笑了声,慢悠悠地踱着步子绕到办公桌前,双手交于胸前,靠在桌沿上看他。

  “兴康的人给了你多少好处?”她的语气里充满了不屑,既然敢无视她的话擅作主张,总该有个理由,再看张经理心虚的样子,她心里已了然了几分。

  穿上高跟鞋有一米八几的柯茉绵微微低着头,张经理鼓足勇气抬头看她,和她目光相触的一瞬,又立即躲了开,深怕被那道锋利的视线剖开内心,找出他肮脏的秘密。

  “柯总……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这时候再多的解释都是无用,柯茉绵认定的事不会再变。

  “张经理,我不可能平白无故地冤枉你,”是他小看了她的智商,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手段,“麻烦你写一份辞职报告,我想你也不希望我找人过来和你对峙,到时候再走,就别怪我不给你留脸面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张经理咬咬牙,灰溜溜地退出了办公室。

  柯茉绵翻开他留在桌上的文件夹,只瞥了一眼,旋即拿起狠狠地砸在铺了华丽地毯的地板上。

  一个人呆在这里,没必要在乎优雅、从容和那些所谓的翩翩仪态,已经很少有让她恼火的事了。柯茉绵拉开抽屉,找出放在角落的烟盒,抽出一根夹在手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