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1/2)

加入书签

  医院里,到处都弥漫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白色的墙,冰冷的座椅,一个个面无表情从身边擦肩而过的医生,这里的所有都令人感到惴惴不安。

  柯茉绵站在等候大厅的角落,可能是空调的温度太低,她听着电话的同时,不由将身上的大衣裹紧了些。

  “你在哪呢,都不见你怎么说话。”辛歆燃在电话那头用埋怨的语气问她。

  “公司。”柯茉绵心平气和地撒着谎,静静环视大厅里的其他人,他们身边无不都有家人或恋人陪同着,不见有像自己形单影只过来的人。

  “真的?”

  “不然呢?”柯茉绵笑得苍白。

  “嗯……”辛歆燃拖长了声音,想说什么又没说出口,“对了,我妈非得过了元宵才肯放我走。”

  “趁着有空,多陪陪她。”柯茉绵听出了辛歆燃话里的无可奈何,可自己倒是打从心底羡慕她,自从妈妈过世以后,年再也不像个年。

  “我知道,”辛歆燃话音一转,“我跟你说了这么多,你就没有任何意见?”

  “怎么了?”她一直有在听辛歆燃说话,柯茉绵不明白对方怎么忽然这么说。

  “我忙着相亲哎,柯茉绵。”辛歆燃加重了语气,“你以前听说我去相亲可快气死了好吗?”

  “可是,既然你无力违抗你爸妈的安排,那我也不能说什么是吧。”柯茉绵仍是平静的语调。

  “你很奇怪,”辛歆燃怎么听都觉得柯茉绵的状态很游离,跟自己说话都心不在焉的,“你真在公司?”

  柯茉绵轻笑道:“真的。”

  辛歆燃叹了口气,放弃了追究:“那我进去见那个相亲对象了,省得回家被我妈念叨。”

  “去吧。”

  辛歆燃不情愿地说了再见,柯茉绵挂了电话看时间差不多了,到窗口那里取了自己的化验报告。

  生化项目的一些指标后跟着下降符号,柯茉绵的的心跟着一沉,深深呼吸让自己镇定下来。走进科室,将化验单递给张大夫,整个过程在压抑的心情中变成了无法言喻的煎熬。

  张大夫拿着详细的报告不急不慢地看,柯茉绵坐在他对面的位置,望着他的神情凝重而严肃。

  人的生命本来就很虚渺,这一刻还好好的,谁知道下一秒会不会被宣判死亡。

  “你这段时间是不是没好好吃饭?”大夫摘了老花眼镜,直截了当地问柯茉绵。

  柯茉绵微微愣住:“是不是……胃又出了什么问题?”

  出乎意料,大夫忽的笑了:“柯小姐,你别紧张,是化验显示你有缺铁性贫血。”

  “什……什么?”柯茉绵先是不敢确信自己所听到的,接着心情慢慢放松下来。

  “是这样,之前的体检报告上你的红细胞指数明显偏低,所以让你来做个详细的检查,是为了搞清楚原因。”张大夫慢悠悠地解释,“一般是由于偏食引起的,不过考虑到你做过胃肠手术,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只是贫血吗?”柯茉绵确认道。

  “嗯,我给你开些口服药,记得随餐服用。还有一日三餐一定要按时吃,多吃些荤菜,这贫血虽说不严重,但日后还得过来复查。”大夫一边敲击着键盘,一边对柯茉绵嘱咐着。

  “张大夫……”身体完完全全放松下来,之前有过的那些深思熟虑彻底成了不必要的存在,柯茉绵倒觉得有些好笑了。

  “怎么了?”大夫把病例递还给她。

  “以后体检出现什么问题,能不能直接告诉我大概是什么病?”柯茉绵接过时的表情无奈极了,张大夫认识她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她把情绪表露在脸上。

  “没确诊实在不好乱说。”大夫不好意思地笑,自己之前的话可能让柯茉绵误会了,或许还为此担惊受怕了好一阵子。

  出了医院,柯茉绵呼吸到新鲜空气,嘴角不自觉噙着笑意,跟进医院之前全然是另一种心情。

  两年前接受手术后,得知自己恢复健康也不见得有这般的如释重负,柯茉绵几乎都记不清当时有着怎样的绝望。想到这里,她在驾驶座上思忖了半晌,拨出了那时最想见的人的号码。

  “阿绵。”对方叫出这个称呼的一瞬,柯茉绵竟有些想落泪的冲动。

  从前找不到她,如今也一样抓不住。

  “晚上能跟你一起吃饭吗?”柯茉绵压低了声音,将情绪尽数收起。

  “正好,我也有些话想问你。”方清妤的回答没有一丝犹豫。

  “现在四点多了,你在哪?我去接你吧。”

  方清妤这才顿了顿,却没有拒绝:“我在公司,不过还有些事没处理完。”

  “没事,我过去等你。”柯茉绵很快接过话。

  “那好……”方清妤对柯茉绵的干脆显然很意外,“一会儿见。”

  方程工作室的大办公间内,只有四五个人聚在一块儿,气氛紧张地讨论着关于某个项目的想法,所以当柯茉绵出现在大门口,几个人没能立即认出她来。

  “请问,这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