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1/2)

加入书签

  柯方蕊一早就醒了,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从日本带回来的那个行李箱打开,再把里面柯茉绵买的礼物统统倒在床上。小家伙趴在床上,将礼物的包装盒一个个拆开,浑身都是满得要溢出来的幸福感。

  绵绵妈妈对自己最好了,自己喜欢什么就一定会给买,那个辛歆燃肯定是嫉妒自己,说的那些话都是骗人的。

  柯方蕊无比认同自己的想法,她把纪念版的米奇公仔抱在怀里,又在一堆东西里找出个小方盒,乐颠颠地跑到妈妈的房间。

  “妈妈。”柯方蕊跟条小鱼似的,灵活地窜进方清妤的被子里。

  “嗯?”方清妤仍有困意,眼睛撑开了一条缝,把小家伙抱紧了些,“怎么跑来和妈妈睡?”

  柯方蕊嘿嘿地笑,在方清妤看来有些莫名其妙,这孩子大清早的犯什么傻。

  “绵绵妈妈让我把这个给你。”柯方蕊从被窝里伸出只手,递出一个丝绒小盒。

  打开,里面是一条玫瑰金的锁骨链,一颗圆润的钻石嵌在链子中间充当吊坠,整条链子的设计简洁却不失大方。

  “她让你给我?”方清妤合上盒子,她对这款项链并不陌生。几年前她有条一模一样的,只是那时因为自己的疏忽,这条链子也不知怎么就找不到了,方清妤还为此惋惜了好一阵子。

  “嗯嗯,绵绵妈妈看到以后马上就买下了。”柯方蕊不明白妈妈看到礼物怎么不高兴,不是任何人都喜欢收礼物嘛。

  方清妤把盒子放在床头柜上,拍了拍柯方蕊的脑袋:“还早呢,再睡一会儿。”

  柯方蕊还仰着脑袋不解地盯着妈妈看,很想开口问问妈妈是不是不喜欢这份礼物,可看妈妈闭上眼睛睡着了,也只好作罢。

  恰恰相反,方清妤不是不喜欢,只是极为喜欢的东西由柯茉绵一送,心情就变得有些复杂。

  等再睡醒的时候,看时间柯茉绵也该起床了,方清妤给她打了电话。

  “那条cartier的项链……蕊蕊给我了。”

  “我一直想给你再买一条,这次正好看见,所以就……”柯茉绵的声音里带着笑意,又似乎带着些往事重提的尴尬。

  当年还来不及买回项链,方清妤就带着孩子走了,柯茉绵至今几乎已经忘了这件事,但是在商场偶然遇见这条链子,以前的许多小细节竟能回忆得格外仔细。

  “我把钱打给你。”方清妤咬了咬唇,纠结了一番,还是把话说出了口。

  “不用!”柯茉绵脱口而出,说完,沉默了许久才继续开口,“我以为你会喜欢的。”

  方清妤浅浅地叹气:“我不是不喜欢,可是我没有立场接受你这样贵重的一份礼物,明白了吗?”

  “那……就当我只是做了以前没能做完的事,可以吗?”柯茉绵说到最后,语气中竟有了低落的恳求。

  方清妤犹豫了,她该怎么用最恰当的言语回应柯茉绵的话?

  “你这样……又是何必呢?”怎么总跟个孩子一样,有着自己无法理解的执念。

  “没事了吧,那我挂了。”柯茉绵怕方清妤再多说些自己无法回应的话,而她又何尝理解自己?

  她并没有做出格的事来,但好像总让方清妤感到困扰,柯茉绵将自己封闭在书房里,面对着一堆文件,不可自制地陷进了反思里。

  年初一这天,方清妤仍和往日一样去了公司,新的项目时间安排有些紧凑,她只得留了几个员工过年和自己一同加班赶进度。

  刚上班,助理小霍定时定点抱了一大束玫瑰花进来,方清妤瞥了眼墙角的那一堆花束,有些已经干枯凋零了。

  “妤姐,放不下了。”小霍为难地笑笑,方清妤便让他把那几束干瘪了的花给收了。

  中午方清妤请几个员工出去吃饭,年初一没能让他们陪家人过年,她心里过意不去。

  “妤姐,锦泰的老总都连着送你半个月玫瑰花了,你就没点表示吗?”

  “每天都按时送花,要是我都快感动死了。”年轻的女职员露出羡慕神情,毕竟被上市公司的霸道总裁追求是件很风光的事。

  “表示什么?”方清妤笑,她又没有东西能表示。

  “你单身,人家也单身,你们俩站一块儿……”对方表现得有些夸张,“不要太和谐啊!”

  方清妤笑着摇了摇头,顾自夹菜。

  “妤姐,你总不能一直单身下去吧,”女职员苦口婆心地好言相劝,“再说年纪也不小了,遇到合适的赶紧嫁了吧。”

  “多金,颜好,痴情,此人可嫁。”又有人在一边点头附和。

  方清妤觉得好笑:“只是送了半个月的花,就能体现出痴情了?”

  那人不认同地摇头:“大家都知道锦泰的老总约你好几次了,你不愿意赴约,人家就只好每天送花表达爱意咯。”

  方清妤不以为意地低头吃菜,抬头看几个职员还等着自己开口,只好放下了筷子做思索状:“单身不好吗?”

  “好什么啊,单身不仅寂寞还空虚冷。”她的想法被人立即否定。

  “单身就不能享受第二杯饮料半价”

  “单身吃个自助餐都想哭,取了菜回来一看,餐具被收走了。”

  几个因为单身而被深深虐过的人使劲怂恿方清妤接受对方的追求。

  “可是我有孩子啊,你们说的那些情况跟我没关系。”方清妤虽然觉得他们说得有些道理,但并不觉得有什么大问题。

  “那你就不想找个依靠?”有人立即发问。

  “我自食其力,收入可观,有车有房,为什么还得依靠别人?”方清妤摊手,说得有依有据。

  几个人面面相觑,还真的搞不懂了,确实……没有什么依靠的必要。

  “妤姐你这么果断地拒绝别人,该不会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