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1/2)

加入书签

  桌上的饭菜散发出油腻的气味,辛歆燃看着眼前坐姿优雅的方清妤,对这盘卖相极差的饭菜着实有些懊恼。她觉得方清妤来得不是时候,自己连嘴还来不及擦,办公桌上也是乱成一片。于是利索地将盒饭丢进了身边的垃圾桶,随手理了理桌面,接着转身去饮水机前给方清妤倒了杯水,并趁背过身时擦净了嘴角的汤渍。

  “方小姐找我有什么事吗?”把纸杯稳稳地放在方清妤跟前,辛歆燃坐回自己的座位上,目光平静地看向对方。

  方清妤打开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一个牛皮纸袋,完全是公事公办的语气:“滨城的设计稿之前说要修改的部分已经修改好了,原本和周经理约了今天见面,可他临时有急事出去了,打电话让我交给你。”

  辛歆燃接过,放在一堆文件夹的最上面:“那等周经理回来了,我再把文件袋给他。”

  方清妤没说什么,只是笑了笑,辛歆燃看方清妤没有走的意思,不明所以地问她:“方小姐还有什么事吗?”

  “你不看看吗?”方清妤的目光滑向文件袋,询问道。

  辛歆燃愣了下,也是,自己作为项目的负责人之一,看也不看地接过实在说不过去。下意识迅速把牛皮纸袋打开,抽出其中的一叠稿纸,心不在焉地扫了几眼,心里暗暗抱怨自己定是被方清妤扰乱了阵脚。

  “辛小姐觉得怎么样?”这段时间的心血都在辛歆燃手上,方清妤对自己的作品还是很有自信的。

  辛歆燃放下稿纸,若有所思地看着方清妤:“我个人自然是觉得还不错,但关键还得看柯总的意思。”

  柯总……方清妤听见辛歆燃说起这个人,表情并没有发生变化,仍是淡然地点头:“我明白。”

  辛歆燃偏了偏头,她其实看不懂方清妤这个女人,不算惊艳的容貌,淡得和白开水似的性子,明明是一副与世无争的姿态,却常能让人感受到窒息的压力。

  这样一个人,说她普通也并无过错。辛歆燃想着很久以前看见的那张照片,就是这样一个人,让柯茉绵的脸上绽放出最热烈的笑容。

  可她身上又有什么资本,能让柯茉绵爱得忘乎所以,轰轰烈烈呢?

  “那么我先告辞了。”方清妤欠身起立。她不是没看出辛歆燃眼神里的询问,可她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是值得问的,索性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辛歆燃跟着起身,准备礼节性地目送方清妤离开,待方清妤转身,她的喉咙深处却不受控制地发出含糊声响。

  “等等!”开口,辛歆燃就后悔了。

  方清妤回过神,满脸的狐疑让辛歆燃更不知道自己叫住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两人一时相对无言,辛歆燃在尴尬的气氛里看了方清妤几秒,终于下定决心出声:“你……还喜欢柯茉绵吗?”

  一直云淡风轻的脸上到底出现了破绽,辛歆燃抓着方清妤那一瞬的呆愣不放,眼睛紧紧地盯着她看。

  “喜欢,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开始,就一直喜欢。”方清妤落落大方地承认,这让辛歆燃有点出乎意料。

  像是知道辛歆燃的心思,方清妤吁了口气,语调轻快地补充:“像她那样完美的人,是个人都会喜欢吧。”

  “你恨不恨我?”辛歆燃忽然发问。

  方清妤又凝视了辛歆燃半晌,有些莫名其妙:“为什么这么说?”

  “我抢走了柯茉绵,你就不恨我?”辛歆燃觉得不可思议,方清妤失去了喜欢的人,怎么会对她这个情敌一点情绪都没有?

  “不是恨。”

  “那是什么?”

  方清妤垂下眼帘笑笑:“如果世上只有爱和恨两种感情,那这个世界未免也太简单了。”她想了想,似是叹息,“一定要我说个词形容的话,应该是遗憾。”

  她的笑容停留在一个刚好的弧度,不温不火,却好似真缺了什么,让人单是看着就有些心疼她。辛歆燃连忙错开目光,深怕再多看几眼又会生出更多莫名的情绪来。

  “我和阿绵……”方清妤顿了顿,更正自己的话,“是柯茉绵,误会太多,最后换来这样的结局,只能怪当初没有给对方足够的信任。”

  所以该怪谁呢?辛歆燃想直接开口问她,却见方清妤直直将目光投向自己,波澜不惊的眼里,蕴含了某种她不知晓的情绪。

  “为什么要恨你呢?”方清妤轻笑,“这本来就是我们俩的事,和你没有关系啊。”

  听方清妤说到“我们俩”这个词,辛歆燃的骨膜一阵刺痛,但方清妤说的没错,她的表现更是大度得很。

  竟不知道怎样把对话进行下去,辛歆燃该感谢方清妤的释然,还是为她俩的遗憾叹息一句?不合适,都不合适。

  她倒是有些看清方清妤身上的优点了,这个人太擅长洞悉对方的内心,说得好听些就是善解人意,不用你多问,她便会顺着你的意思说下去。而自己面对她时的慌乱,反而使方清妤的不温不火更像个闪光点。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依辛歆燃看,方清妤才是名副其实,像温开水般不冷不热,又像溪流般温婉清澈。

  “我以前以为,柯茉绵十八岁的时候会喜欢你,只是年轻不懂事。”辛歆燃笑自己的谬论,“现在看来,要是我在那样的情况下遇见这样一个人,也会沉沦进去吧。”

  “其实……我也不明白我有什么好的。倒是柯茉绵,她包容了我很多。”方清妤皱了皱眉,看似困惑。

  “她是很好,”辛歆燃咬了咬下唇,“可是你为什么要走呢?”

  自己是在替柯茉绵打抱不平吗?辛歆燃不知道,她只是觉得有勇气离开这样一个人实在太不可思议,她琢磨不透方清妤的心思。

  “刚认识的时候,我在这个位置,她上面的位置。”方清妤摊平手掌,在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