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1/2)

加入书签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辛歆燃做了一个很严肃的决定,柯方蕊那个小屁孩以后不是要常来柯家找柯茉绵吗?自己虽然干涉不了这件事,但怎么想都觉着不甘心,所以前些天辛歆燃跟柯茉绵提议,想搬去柯家跟她一起住。

  柯茉绵应允得比辛歆燃想象中要果断,她只是眨了眨眼睛,连头都没有偏,给出了简意赅的两个字——也好。

  这晚辛歆燃在家收拾东西,准备到周末就过去。客厅里,辛妈磕着瓜子看女儿来来回回地忙着收拾,她是不同意辛歆燃出去住的,自己家离那个荣成集团也就几十分钟的路,何必搬出去跟同事合租。

  要不是辛歆燃她爸劝了自己几句,说什么女儿长大有主见了之类的话。再想想那个叫泰蔚的女孩子自己也是见过的,在生活上多少能照顾到辛歆燃一些,辛妈这才松了口。

  辛歆燃在客厅转悠了一阵,拿走了她专用的那个粉色抱枕,辛妈叫住她:“好哇,你这是打算把家里的所有东西都搬走是不是?”

  “妈……”辛歆燃抱着个抱枕回过身,跑过去很狗腿地搂住辛妈的脖子嘿嘿笑。

  “我是真不放心你出去住,你说你在家里好好的,出去都没个人照顾你……”辛妈拍着女儿的手背,又是摇头又是叹气。

  “这不是有泰蔚呢,她可是未来的贤妻良母,有她在你还愁什么呢?”出去住总得找个借口不是,辛歆燃只好拉泰蔚做了垫背,想到这里,辛歆燃觉得有必要给泰蔚打个电话,以免她妈突奇想给人家打电话过去,到时穿帮就麻烦了。

  辛妈放下瓜子,又是一阵叹息,辛歆燃只好哄了她妈几句。

  “以后每周末还是会回家的嘛,再说了,我出去住还不是为了离公司近吗?上下班方便,多好。”嗯,要跟柯茉绵过日子了,要住上她家的大豪宅了,生活多美好。

  “哪有住在家里好,”辛妈念来念去就是不想辛歆燃走,听辛歆燃说起公司,想起了什么,“我前几天上网,看见有新闻说你们公司那个老总,是叫柯茉绵来着吧?”

  “是啊,她怎么了?”辛歆燃来了精神。

  “说她公开承认自己是同性恋了,还是和自己公司的员工搞对象,哎呦呦……”辛妈唏嘘不已。

  好像是关于婚礼那天的新闻……那个公司员工不就是自己吗?看来并没搞清楚自己的名字,真当是万幸!她心怀忐忑,却是故作随意地问了辛妈一句:“妈,你这是什么反应?”

  “可惜啊,挺能耐的小姑娘,长得也标志,怎么就是个同性恋呢。”辛妈摇着头,补充道,“如果我是她妈,估计要被气死了。”

  辛歆燃一听,脸黑了下来:“你别乱说,柯茉绵的妈妈都过世十几年了。”

  辛妈不在意地摆摆手:“要是你像她那样,看我不打死你。”

  辛歆燃撇了撇嘴,她觉着自己跟她妈没法交流,和柯茉绵的事也绝对没法跟她妈说。

  “你在荣成集团学够了经验,趁早去你爸的厂里帮忙,我让家里的亲戚给你物色了不少小伙,你……”话题到这,辛妈的心终于好了起来,乐呵呵地望着辛歆燃。

  “我还有很多衣服没收拾,先回房了啊。”辛歆燃不理会她妈的喝止,逃命似的回房关上了门。

  来不及喘气,她一刻不停地拿出手机给泰蔚打了电话过去:“泰蔚,我辛歆燃。”

  “辛歆燃!我还以为你成了柯总的人再也不会搭理我这个小老百姓了。”泰蔚绪激动地在电话那头吼道,前一秒她还以为辛歆燃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来着。

  “怎么可能,”辛歆燃清了清嗓子,“我有要紧事跟你说。”

  “请我吃饭?还是要送我东西报答我助你进入荣成集团从而认识柯茉绵,接着成为总裁夫人之恩?”泰蔚说话不带停顿,每个字都显得很亢奋。

  “是这样……我过几天要搬去柯家跟柯茉绵住,但是我跟家里说我是和你在公司附近一起合租,所以要是我家里人问起来,你帮我配合着点呗……”辛歆燃察觉到对方瞬间沉默了下来,忙说,“放心,想要什么礼物,尽管说!”

  “我得想想,你现在是总裁夫人了,宰你不能手软。”毕竟是昧着良心帮她干坏事。

  “喂!说得好像我被柯茉绵包养了一样,我可是经济独立的好吗!”辛歆燃强调道。

  “拜托,公司里多少人嫉妒你,是因为柯茉绵颜好又有钱。可你有了这么大一座金主居然不好好利用下资源?浪费资源天打雷劈啊。”泰蔚循循劝导了几句,对方并不认同她的话,泰蔚觉得无趣,便把电话挂了。

  自己和柯茉绵在一起……只是为了在一起那么简单啊,哪有别人想得那样复杂?辛歆燃躺在床上,瞥了眼墙角的那堆行李。自己喜欢的那个人,父母不认同,朋友不理解,以后可能还有很多问题出现……

  但只要柯茉绵一人懂自己就好了,辛歆燃扬起了笑,心里豁然开朗。

  蒋士婕扬要给柯茉绵开告别单身派对,计划把关系要好的女性朋友都叫上,地点都订好了,就在她经营的那家ldy酒吧。

  柯茉绵推辞了几次,直到蒋士婕说只去她和金盈,就当三个人坐一起聊聊天,柯茉绵才答应赴约。

  “叫你出来玩,难。”蒋士婕打了个响指招呼服务员过来,随手示意柯茉绵随便坐。

  柯茉绵到了才现,蒋士婕还请了其他人过来,她没来得及问清状况,蒋士婕已经咋咋呼呼地起身介绍,柯茉绵这才得知对方原来是熟人。

  “余可优?”柯茉绵托着脸凝视余可优,颇有感慨,“好几年不见,你都不像个小孩子了。”

  余可优握着自己的那杯橙汁不明所以:“长大了嘛,这样不好吗?”

  “像小孩子那样,活在无忧无虑的世界里多好。”柯茉绵倒了杯服务员刚送来的威士忌,还没送到唇边就被蒋士婕夺下。

  “喝什么喝,还想再住院呐?”蒋士婕不满地将酒杯放回茶几上,“今天叫你出来就是朋友聚聚聊聊天,你可不准说多愁善感的话。”

  “绵绵姐姐,”余可优看出柯茉绵比自己第一次见她的状态要差很多,听了蒋士婕的话,终于问,“你不能喝酒吗?”

  “她啊,不怕痛死就尽管喝呗。”蒋士婕没好气地抢话。

  柯茉绵没什么反应,微笑着看向余可优身边的女人:“这位就是你以前提过的老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