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1/2)

加入书签

  柯茉绵抱着柯方蕊的小身子静默着,小家伙不明白柯茉绵的话,可看她哭得这么伤心,多少察觉出自己不要再说话比较好。

  会场里,司仪极力掩饰着柯茉绵方才留下的那片尴尬,他那兴奋到让人觉得做作的声音穿透墙壁传到了酒店大厅。

  柯方蕊听着柯茉绵低落的啜泣声和司仪聒噪的声音混到一起,一时也是六神无主了,她轻轻拍着柯茉绵的后背,不知道要做些什么才能让绵绵妈妈不这么难过。

  跟前走来一个人影,先是小跑着,接着犹豫着走到自己跟前,柯方蕊像是看见了救星那般欣喜,扬起了小脸:“妈妈。”

  柯茉绵还以为柯方蕊在叫自己,使劲点了点头,想把小家伙抱得更紧,柯方蕊却挣了挣。柯茉绵连忙松开她,看见她眉眼弯弯地望着前方,也跟着转头看过去。

  眼前站着的人是方清妤,她的嘴唇弯成了极温柔的弧度,而她的笑只对着柯方蕊。当柯茉绵的目光和她对上之时,两人不约而同地垂下了眼眸,方清妤脸上的笑意也隐了去。

  面对着这张相识七年的脸,面对着自己恨不得用尽一生去爱的人……方清妤低着脸自嘲地笑了笑,自己到底还是丢了她。

  怪谁呢?谁给了她这种柯茉绵一定会接纳自己的自信?是在一起时柯茉绵对自己许下信誓旦旦的承诺,看自己时那双灼灼的双眼,还是柯荣成对自己说过柯茉绵还在等着她?

  辛歆燃是个不错的人,精明能干,不仅漂亮还很年轻,和自己相比,辛歆燃干净得就如同一张白纸。方清妤觉着自己该祝福柯茉绵和这样一个人在一起,纵然想装得多么洒脱,刚要开口的嘴只能微张着,匆匆错开和她交接的目光,生怕哪怕多看一眼都会被内心苦涩的绪紧紧包围。

  柯茉绵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一条腿有些麻,可她不敢起身,她唯恐看见方清妤眼里的更多绪,那些绪让她不安、自责。所以只是沉默着,想着做错事的孩子一般,一动不动地低垂着脸。

  其实自己不必这般内疚,自己和辛歆燃在一起又怎样,被方清妤知道又怎样?去b市师大的那天,如果方清妤说出她已有爱人的那一刻,偏头看见了站在门口的自己,她又是否会像方才的自己那样,茫然无措,因为对方的悲伤而心烦意乱?

  就凭她四年不来联系自己的决绝,柯茉绵已经能猜出答案。

  是她先负了自己,这样想着,柯茉绵稍稍平静了些许,拉着柯方蕊的小手起身,脸上仍是与往常不变的淡然笑意。

  “想不到方小姐也会来参加我父亲的婚礼。”

  柯茉绵刚说完,柯方蕊扯了扯她的手,困惑地问她:“绵绵妈妈,你怎么叫妈妈方小姐呢?只有那些陌生人才会这样叫她。”

  柯茉绵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和孩子解释,倒是方清妤先开了口,叫柯方蕊过去站到自己身边。

  或许自己对于柯茉绵而,已经是一个陌生人的身份。

  “我和你……想不到竟是这样一个结局。”方清妤望着孩子,心里有再多的不甘愿也是徒劳,只剩下一句颓然的叹息。

  “你走的时候……就该料到了。”柯茉绵也望着孩子,尽量把话说得随意。

  “是。”方清妤自嘲地笑着赞同,看得柯茉绵不知道接下去说什么好。

  “各走各路,各安天涯。”柯茉绵顿了顿,终是释然了,“你和那个人好好的吧,别再让对方失望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她是真听不懂柯茉绵的话,所以方清妤问得不加思索。

  柯茉绵以为是方清妤不想承认,顾自笑了笑,没理会她的话,从手包里拿出一张自己的名片,弯腰递到柯方蕊跟前。

  小家伙不解地伸手接过,柯茉绵指着名片上的一串数字,微笑着告诉她:“随时打电话给我。”

  柯方蕊重重地点头,说了个嗯,接着抬头看妈妈,她现妈妈很认真地看着绵绵妈妈,但似乎并不高兴。

  柯茉绵揉了揉柯方蕊的脑袋,直起身看着方清妤,语气一下子变得严肃认真:“蕊蕊有什么事,麻烦一定要告诉我,她……”柯茉绵再去看柯方蕊,表又柔软起来,“毕竟是我的孩子。”

  不等方清妤的回复,柯茉绵果断地背过身往婚礼会场的方向走。她不想回去,又不知道自己能去哪,就好像她明明难过得要命,却像是被什么东西死死堵住了,一点都哭不出来。

  刚拐进酒店大厅一边的转角,辛歆燃的身影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柯茉绵当即停下脚步,有些意外,但想了想又觉得是理之中的事。

  “我担心你,跟你过来看看。”

  辛歆燃过来牵起柯茉绵的手,另一只手抬起作出“v”字型,食指和中指按在柯茉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