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1/2)

加入书签

  第二天一早,柯家的佣人准备早餐的同时,开始窃窃私语。

  “你知道吗?昨晚收拾出来的客房,那个辛小姐没有去住。”

  “那就是跟大小姐睡在一起了。”另一个女佣理所当然地接上。

  “这些年,还真没见小姐带别的女人回家过夜,那个大明星白小姐,也只是被她安排在客房睡。”女佣说着,愣了下,觉着有些匪夷所思。

  “你还不明白?”另一人笑话她迟钝,“这个辛小姐,可能就是大小姐的真爱了。”

  “大清早不好好干活,在厨房里瞎扯什么?”小敏来厨房倒水,恰好听见这两人的谈话,脸立即黑了下来。

  两个小姑娘懂什么真爱?辛歆燃就能算真爱了?那陪柯茉绵经历过那么多事的方清妤又算是什么?

  两个女佣一时不吭声了,待小敏走后,才有人轻声抱怨:“我们说小姐的事,小敏姐那么生气做什么?”

  “谁知道呢?”另一人撇撇嘴,再也没了讨论的心。

  昨晚柯茉绵只是依偎着辛歆燃睡了,她闻着辛歆燃身上的味道,不自觉地陷入她的怀里。明明是一种踏实的感觉,柯茉绵却做了一个让她心慌的梦。

  梦的开始出现了方清妤,她带着孩子坐上了一辆出租,跟四年前那天离开自己的场景一模一样,柯茉绵跟在车子后面,用尽全力地追,高跟鞋崴了脚她也不在乎。她的眼里只有那辆车,而车上的那个人却离自己越来越远,就快要走出自己的视线。后来,她听见有人喊她的名字……

  “柯茉绵!”

  声嘶力竭的一声喊,硬生生扯住了柯茉绵的脚步,她眼睁睁看着车子消失,但又无能为力。转过身,隔着很大的一段距离,站着辛歆燃。她穿着拖地的红裙,无论是衣着还是表,统统明媚得刺眼。

  “你再不来追,我也要走了哦。”她挥了挥手,拖着裙摆朝另一个方面狂奔。

  “不要……”

  这个世界一片死寂,柯茉绵只听见自己的喘息声,可她就快喘不过气了,胸腔像是就快爆炸的疼痛,但只要还剩一丝力气,她都要跟着前方那个人的脚步。

  她不要再是一个人,孤零零地被人留在这里……好可怕。

  “别丢下我……”

  许是因为做了一个漫长又折磨人的梦,柯茉绵起床以后觉得有些精疲力尽,以至于到了公司都没有精力办公,索性躺在办公室的休息间里补眠。

  另一边的助理办公室,辛歆燃正咬着笔头呆,她心里的纠结并不比柯茉绵少。昨晚听柯茉绵对自己说起了那段过去,然后自己半梦半醒间又听见柯茉绵叫了方清妤的名字。她叫得悲切,辛歆燃听得也是揪心,那个方清妤在柯茉绵心里……怕是再也没有人能抵过她的位置了。

  她正被挫败感淹没,又在这时听见柯茉绵叫她,那双手不自觉地四下摸索,像是要抓住什么。于是辛歆燃及时握住柯茉绵的手,揉着她的头,告诉她自己就在身边呢,不可能丢下她不管。

  柯茉绵心里是否有了自己的位置?不然又怎么会在梦里叫了自己的名字?辛歆燃后来想了很久,还没想出了个所以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那究竟有没有呢?辛歆燃叹了口气,放下笔收拾桌上乱成一堆的文件册,想起柯茉绵昨天要她整理出几本文件,找到那几本,起身给她送过去。

  早上跟柯茉绵一起到公司,看她的脸色不太好,可能是昨晚没睡好,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辛歆燃敲了敲门,没人应答,按下门把进去,办公室里空无一人。

  “柯总?”她试探地叫了声,听见休息间里有微弱的动静,正犹豫要不要去开门,门已经被里头的人打开。

  “有事?”柯茉绵的脸色煞白,说话也是有气无力,扶着门的手紧紧攥着门框,隐隐露出苍白的骨节。

  “你身体不舒服吗?脸色怎么这么差?”辛歆燃连忙过去扶住她,把柯茉绵安顿在办公椅上。

  “肚子疼……”柯茉绵按着小腹,额头泌出一层薄薄的冷汗。

  辛歆燃放下文件,给她倒了一杯温开水:“是胃疼?”

  柯茉绵喝了一口水,费力地摇了摇头:“好像是来例假了……”

  “那怎么办?我去给你买止痛片?”辛歆燃看柯茉绵痛得眉毛都揪在了一起,心里跟着一紧,“吃止痛片对身体不好啊。”

  “去帮我买一盒棉条……”柯茉绵够到自己的挎包,找出钱包扔给辛歆燃,也不管她要拿多少。

  “我包里有卫生巾,你先用那个应下急。”辛歆燃没过去拿钱包,转身要回自己的办公室。

  “我只用棉条……”柯茉绵很虚弱,还不忘坚持自己的观点,在辛歆燃看来就是任性。

  “这附近哪有卖棉条的!”在超市从没见过那玩意儿!

  “找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