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1/2)

加入书签

  “好,我抱着你。”辛歆燃的手绕到柯茉绵的脑后,轻轻抚摸着她柔顺的长,柯茉绵的身子之前微微抖着,在她轻缓的动作下平静了下来。

  辛歆燃抬高了脑袋,下巴置在柯茉绵的头顶,一呼一吸之间,皆是柯茉绵间好闻的洗水香味。辛歆燃用下巴蹭了蹭,却听见她出一声悠长的叹息。

  “柯茉绵。”辛歆燃保持着姿势,轻声叫了她。

  今天生了太多的事,辛歆燃原本以为跟柯茉绵一起出席这场舞会是件很开心的事,而且从什么时候开始,柯茉绵对自己态度温暖了起来。可经过白璐婉的质问,还有方清妤和柯茉绵那场莫名其妙的初次见面……她的思绪就变成了一团乱麻,心也是说不出的滋味。

  “嗯。”好像多说一个字都会浪费她很多力气,柯茉绵的声音低得听不见。

  “你怎么了呢?”辛歆燃的大脑里产生了太多的疑问,她想问却不敢问,并不是怕柯茉绵生气,而是她怕得到的回答令自己难以面对。

  “没怎么啊……”柯茉绵仰起脸,抬高了视线,沉默着凝望辛歆燃的脸。

  窗外月色正浓,朦胧的月光透过窗帘之间的缝隙直直投射进来,正好落在辛歆燃的侧脸,她的眼睛在月光下有种难以名状的光彩。辛歆燃跟着柯茉绵沉默,目光始终和她的相触,像是要读懂她这刻的所想所思。

  她的眼神里,蕴含着自己难以估量的执着。柯茉绵伸手触到她的眼睑,辛歆燃条件反射地闭上了眼睛,任对方的指尖小心翼翼地扫过她浓密的睫毛。

  “你想问我什么呢?”

  对于柯茉绵出其不意的提问,辛歆燃怔了怔,自己想问什么?她最想知道的,无非是方清妤和柯茉绵的关系。

  辛歆燃睁开眼睛,柯茉绵的神昭示她的状态有些游离,到底猜不透柯茉绵的心思,辛歆燃摇摇头:“你不想说,我不会问。”

  又是沉默,让人压抑到窒息且无所适从的沉默。

  辛歆燃搂紧了柯茉绵,深深地吸气,好让自己的感官里全是柯茉绵的踪迹,她的味道,她的温度……只有这样专心地体会,她才不会对那些未知的问题感到太害怕。

  不知过了多久,柯茉绵不确定地问辛歆燃:“你今年……是22岁?”

  辛歆燃已经处于梦和现实的边缘,听见柯茉绵的声音立即清醒过来:“比你小三岁么。”

  “我22岁那年,得了胃癌。”

  “我知道。”

  辛歆燃搞不懂柯茉绵怎么忽然提起这件事,但以她对这件事的了解,那一年是柯茉绵的噩梦。现在柯茉绵对自己主动提起,就如同撕开自己身上尚未痊愈的伤疤。

  “我妈妈……就是因为得了癌症走的,我知道癌症有多可怕,那时候我以为用不了多少时间我也会死……”

  方清妤说过自己太自以为是,柯茉绵后来现她是对的。曾经以为可以抛下所有带方清妤走,以为可以把她一辈子困在身边,包括最后……以为那场病可以唤她来看自己最后一眼。

  柯茉绵的语调一直很平静,辛歆燃却不忍心再听下去。

  “柯茉绵,别想了,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吗?”见柯茉绵不出声,她又说,“你那么好一个人,老天不会对你那么残忍的。”

  “你还信天?”柯茉绵嗤笑了声,话音低了下去,“辛歆燃,我不是好人,真不是。”

  “我觉得你好,你就是好人。”辛歆燃理所当然地说。

  “我妈妈过世后的第二年,我爸把我送到美国上学,那时刚满十四岁吧,我开始抽烟酗酒。”现在想起来挺幼稚的,折磨自己的身体也不见得心里能好受多少。

  一个人在异国沾染这些东西也算是理之中,辛歆燃想安慰柯茉绵几句,柯茉绵已继续说了下去。

  “再后来,我染上了毒瘾。”

  “吸毒?”辛歆燃明显很意外。

  “不是我想碰的,有人想陷害我……”柯茉绵没详说,自嘲的语气,“但我上瘾了,为了摆脱那人再来陷害,我回了y市。”

  “那时你多大?”辛歆燃觉得自己活了这么些年,都没那时的柯茉绵经历的多。

  “18岁。”柯茉绵顿了很久,好似犹豫着后面生的事该不该跟辛歆燃讲。

  “后来呢?”

  “后来……”柯茉绵离开辛歆燃的怀抱,仰面躺着,一手扶着自己的额头。

  “你遇上了一个人?”辛歆燃猜测着说,她有些迫切地想听柯茉绵的过去,那段她不曾参与的过去。

  “一个很好的人,我不敢回家,她救了我,照顾我,还帮我戒毒……”柯茉绵看着天花板,黑暗里差不多漆黑一片,这反而让她的回忆更为清晰。

  “有多好呢?”辛歆燃淡淡地问,心里有些不服气,那人会比自己对柯茉绵还好

  “好到让我无法自拔地爱上了她。”柯茉绵迟疑着说,“也不是特别好,她的性格有点懦弱……所以好几次我感到很累,好像都是自己在争取,看不见她的肯定。”

  冷静的语调下,辛歆燃听不出柯茉绵对这段往事的看法,她总觉得柯茉绵有些冷静得反常了,还是说她在刻意掩饰自己的心呢?

  “那你还喜欢她?”辛歆燃不是很理解。

  “感这件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