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1/2)

加入书签

  y市慈善舞会由当地三大集团联合举办,荣成集团作为主办方之一,不论是柯茉绵还是柯荣成,只要一出现就会成为整场晚会的焦点。

  把荣成集团交给柯茉绵以来,柯荣成已极少出席y市商圈的活动,众人皆知荣成集团现在是柯茉绵的天下,亦将对柯荣成的阿谀奉承一并转移到柯茉绵身上。而柯茉绵过世的母亲任月蓉是曾经的影后,绯闻女友白璐婉又是当红影星,因此她算是半个娱乐圈人。

  在这场邀请了多家媒体参与的舞会上,柯茉绵无疑是记者们热切关注的对象。

  舞会当晚,柯茉绵的车子还未停稳,一众盘踞已久的记者立即一拥而上,直到保安将人群拉开一些,柯茉绵才有把门打开的空间。

  一只尖头系带高跟鞋稳稳地踩在地面上,柯茉绵推开车门,不紧不慢地从车里出来,墨绿色的缎面礼服裙将她自身的高雅气质衬得淋漓尽致,埋在间的钻石耳钉在记者的闪光灯下折射出若隐若现的光亮,她将一侧的鬓别到耳后,对着众人露出礼节性的微笑。

  记者们开始向柯茉绵提出连珠炮似的提问,也有人准备等看到今年陪她一同参加舞会的人再问。

  不是事先猜测可能性最大的白璐婉,也不是和柯茉绵交甚好的蒋士婕,站在柯茉绵身后的女人……在记者们看来是一张妖娆却陌生的面孔。

  她一身紫色抹胸短裙,配上浓艳又恰到好处的妆容,和柯茉绵的冷傲气质截然不同,两人这样站着,却不让人觉得违和。

  “走吧。”柯茉绵对那女人偏头一笑,记者忙不迭地追上去。

  “柯小姐!请问您和这位小姐是什么关系?”不同的人却问着同一个问题,柯茉绵还没回答,余光瞥见辛歆燃的一只手紧紧攥着手包,想来是紧张了。

  她心里一动,握住辛歆燃的另一只手,目视前方,不露痕迹地凑到她耳边:“放松点。”

  辛歆燃第一次出席这类大场面,面对着无数照相机无所适从,柯茉绵的安慰并没让她淡定多少,反握住柯茉绵的手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直到进了舞会会场才松开。

  “这位是我的助理,辛歆燃。”柯茉绵好像是这么回答记者的,她还说了什么,辛歆燃在噪杂的人声中听不真切,她只觉得自己听柯茉绵这么说的时候,有些失落。

  会场里的布置奢华得让人叹为观止,辛歆燃不禁摇头,这哪是慈善舞会!在她看来遍地都写满了铺张二字!

  柯茉绵一进会场就有人迎上来同她交谈,辛歆燃杵在她旁边自觉多余,又想着自己是她带来的人,顾自离开不好。正纠结着,一个人影从她身边走过,顺势握住了她的手腕。

  “我们谈谈?”低到不会被其余人听见的声音。

  辛歆燃不认为这里会有自己的熟人,困惑地偏过头。

  原来是她,辛歆燃微诧,那人挂着和气的笑,眼睛却在看着她的同时显露出满满敌意。

  “白小姐?”辛歆燃看了眼柯茉绵,她被人群包围着,站在中央和他们谈笑风生,这一刻,辛歆燃觉得自己离她好远。

  白璐婉不由分说地牵着她走,辛歆燃完全不知道她是什么状况,挣扎开她的手,知道对方是公众人物,不能把场面搞得太难看,尽量面不改色,强压下声音:“白小姐,你到底要跟我谈什么?”

  周围不时有人经过,白璐婉到底是演员,心里再不爽依然表现出云淡风轻的模样。

  “你和柯茉绵的关系,到底进行到了哪步?”上次在荣成集团看到辛歆燃,白璐婉就已经觉出了危机感。柯茉绵向别人介绍辛歆燃只是她的助理,能有几个人相信的?先不说这是个慈善舞会,根本没人把工作上的助理带来,关键是这些年柯茉绵出席活动,能被她带在身边的,一定是这段时间最让她依赖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个人都是自己,直到舞会前几天,白璐婉仍以为和往常一样,柯茉绵会带自己一同出席。

  或许是她太有自信,总之她设想了柯茉绵可能会独立出席,也不曾料到她会带了自己的小助理。

  “为什么这么说?”辛歆燃淡然地反问,丝毫没被白璐婉阴沉沉地目光影响了绪。

  “我了解她。”白璐婉紧盯着辛歆燃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她应该解释自己质疑辛歆燃和柯茉绵关系的缘由,可辛歆燃淡定自若的神好像对她的解释并不感兴趣。

  辛歆燃喜欢柯茉绵,并不可怕,巴不得想得到柯茉绵的人多得是,她只怕柯茉绵对辛歆燃动了心。

  “所以呢?”辛歆燃好笑地耸肩。

  白璐婉本是理直气壮的主动方,此刻居然完全不知道怎么开口,她很恼怒,辛歆燃只是柯茉绵的助理,有什么资格用这种姿态跟自己说话?

  “我和柯茉绵的关系,我们自己都理不清楚,别人愿意说是什么,那就是什么。”辛歆燃说得不卑不亢,她能看柯茉绵的脸色,也只是能看她一个人的脸色,自己本身就非善类。

  我们……白璐婉的身形晃了一下,辛歆燃说的是我们……她不明白,白璐婉真的不明白柯茉绵是怎么了。

  辛歆燃对她的反应没表现出任何绪,她不也想再跟白璐婉讨论这些没有究竟的话题,转身前想了想,留下一句话:“白小姐,论身份地位,我确实不如你,但柯茉绵不是商品,没有先来后到的道理。”

  说完,一个利落的转身,辛歆燃大步往前走,白璐婉接下去怎么想,就是她自己的事了。

  走到柯茉绵原先站着的位置,已不见她的踪影,周遭全是自己不认识的陌生人,偶尔有几个纨绔子弟嬉皮笑脸地过来搭讪,被辛歆燃直接无视掉了。

  她找不到柯茉绵,她在来往的陌生面孔里晕头转向,乐队开始奏响轻快的舞曲,辛歆燃找出手包里的手机,边拨出柯茉绵的号码边朝舞池的方向走了几步。

  电话还没被接通就被挂断,辛歆燃诧异地看着手机屏幕,不悦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你跑哪儿去了?”

  急忙转身,柯茉绵托着一只盛了红酒的高脚杯,面无表地看着她。

  “我……”辛歆燃思忖着把白璐婉跟自己说的那些话告诉柯茉绵是不是不太好。

  一名西装笔挺的男人绕过她站在柯茉绵身边,毕恭毕敬地伸出右手:“柯小姐,能否赏脸和你共舞一曲?”

  辛歆燃漠然地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双臂交叉在胸前。

  柯茉绵斜睨了一眼男人的那只手,弯了弯嘴唇:“抱歉。”

  她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歉意,将手上的酒杯放在男人伸出的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