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1/2)

加入书签

  y市中心一栋高级写字楼的办公间内,十几个年轻人坐在各自的办公桌前对着电脑聚精会神地工作,宽敞的空间里只听得见电脑机箱的运作和啪啪啪的键盘声,本是一个明媚惬意的周末上午,这里的员工却是个个神专注,紧张而忙碌。

  “柯方蕊!”隔着玻璃门,传来一声不清不重的呵斥,坐在门口的几个人从隔断里探出脑袋张望了一下,还没看个究竟,只见一个还很小的女孩子背着书包推门进来。小女孩踩着小皮鞋旁若无人地蹦蹦跳跳,书包上的挂饰也出阵阵轻响,霎时扰乱了办公间里的寂静氛围。

  尾随在小女孩身后的人正是他们的顶头上司——对着那孩子欲又止的方清妤。

  柯方蕊进来看到这些陌生人,瘪着小嘴站着不走了,低头盯着地板,一脸委屈。

  “妤姐早。”方程工作室的员工们纷纷起身向方清妤打招呼,她虽心烦,面对他们依然挂上笑脸。

  “早,周六还让你们过来加班,辛苦了。”方清妤略带歉意地微微鞠躬,众人忙说这是应该的。

  “哼。”一时间被妈妈忽略掉的柯方蕊委屈得几乎要掉眼泪,重重地哼了一声,扬起脸大步向前走。

  “妤姐,这是……”一个初来乍到的女职员难掩好奇之,支吾着询问。

  “周末孩子不上学,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不是很放心,所以带来了公司,会影响大家办公吗?”方清妤的视线停留在自己办公室的门口,柯方蕊走到那扇紧闭的门前,没有钥匙的她回过头闷闷地看了妈妈一眼。

  “当然不会!”立即有人附和上来,“只是没想到方总您看上去这么年轻,孩子都这么大了。”

  方清妤淡淡笑了笑,算是对这个话题的回应,走之前又说:“我希望大家把我当成同事就好了,别把老总这么大的帽子扣在我头上。”

  从大办公间走到自己的独立办公室,不过十几步路,方清妤并没有多大的野心,她也不认为自己有统领一个公司的魄力,因此她租下这片办公场地,在她看来也只是为一群有着共同志向的人提供一个挥自身价值的场所。

  柯方蕊看妈妈终于过来了,扭头退到一边,方清妤开了门,她先一步溜进去,奔到沙前坐下,仍是低头闷不做声。

  方清妤将手上的塑料袋放下,拿出里面的紫米粥,打开盖子,将配套的小勺放进去,摆在柯方蕊面前的茶几上。

  柯方蕊的一双小手拧巴在一起,望着紫米粥无动于衷,看样子是下定决心要和妈妈作对到底。

  方清妤看了柯方蕊一会儿,也没说话,端起自己的那杯粥坐到办公桌前,刚打开自己的那份早饭,有人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妤姐,”进来的是方清妤的助理小霍,他将一叠图纸递给她,“滨城的初步设计都在这里,一些细节方面还得再和荣成方面详谈。”

  方清妤翻看图纸的时候,小霍瞥了眼安静坐在沙上的小女孩,她的侧脸像极了方清妤,小小年纪却露出一副苦大仇深的表,倒是个挺有意思的小人儿。

  “哦,对了。”见方清妤放下了图纸,小霍立即将手中的牛皮信封递上,“这是您的信件,早上刚送到公司。”

  “谢谢。”信封上只写了方清妤的名字,连邮戳都没有,待助理离开办公室,她狐疑着拆开信封,里面竟是一封大红喜帖。

  六岁的孩子好奇心极重,柯方蕊看妈妈并没有想象的那样过来跟自己好声好气地说话,偷偷用余光看她,看见妈妈手上那张烫金的红色喜帖,不禁问:“妈妈,这是什么?”

  方清妤翻开喜帖,新郎那栏的名字先让她有了身陷梦境的错觉。

  “喜帖。”说得有些难以置信,再看婚礼举办的日期,就在这个月。

  “妈妈。”柯方蕊饿得肚子咕咕叫,可她坚定认为自己吃了粥就是对妈妈的妥协,于是吸吸鼻子要把方才在车上的问题进行到底,“为什么蕊蕊回来那么久,绵绵妈妈都不来看我?”

  方清妤找出手机里那个人的号码,经过短暂的思索,按下了拨出键,对还等着她回话的柯方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小家伙更不乐意了,翻出双休日的作业,闷闷不乐地写了起来。

  “喂?”浑厚的男声很快在电话那头响起,带着刚起床的慵懒。

  方清妤再看一眼喜帖:“柯先生,您的喜帖,我收到了。”

  “方清妤?”柯荣成才反应过来对方是谁,爽朗地笑道,“看来手下那帮人办事效率还是挺高的。”

  “可是……我不明白。”沙上的柯方蕊正专心写着作业,方清妤下意识压低了声音。

  “什么?”柯荣成好像猜到了方清妤的想法,“不明白我给你喜帖的用意?”

  “我只是刚回国的建筑师,在别人眼里我和柯家没有一丝关系。”方清妤有太多的顾虑。

  “方清妤,我们的约定已经到期了。”柯荣成忽然打断了她。

  电话那头一片沉默。

  “你现在是享誉国际的知名建筑师,和柯家有来往,很奇怪吗?”柯荣成说得理所当然。

  “我还没有见到她……”方清妤说得失落。以前身份卑微得令自己都瞧不起,却能每天陪着她入睡,而今自己成了炙手可热的建筑设计大师,却又担心那个人根本不想看见自己。

  柯荣成不在意地笑笑:“下周是y市一年一度的慈善舞会,我让绵绵代我参加了。如果我的消息没有错,你现在是y市建筑行业的热门人物,应当也在邀请人选内。”

  “我上周就已经收到了邀请函,还没决定要不要去。”对于自己的定位,她会不自觉地回想到七年前,那个看尽别人脸色,心生自卑的方清妤。

  “为什么不去呢?”柯荣成不准备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