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1/2)

加入书签

  家里来电话让辛歆燃下班了赶紧回去,问她妈什么事这么火急火燎的,得到的回答竟是那位和她妈关系极好的马阿姨给她介绍了一位各方面条件还算不错的男人。

  母上的意思是这年头找个合适的结婚对象越来越难,辛歆燃虽然大学刚毕业,但也该抓紧先机步入相亲的行列,不然等年纪大了,好男人全跟别的女人跑了。

  庸俗,辛歆燃敢怒不敢,挂了电话审核柯茉绵留下来的文件。

  柯茉绵不在,她手上没多少工作,难得清闲,吃完午饭后还躺在办公室的沙上睡了会儿午觉,可明显感到哪里不对,没被那面瘫差使来去的辛歆燃似乎有些空虚得慌。

  一想到她妈刚才的那通电话,辛歆燃宁可在办公室里继续空虚下去。想她辛歆燃一大好女青年,正是事业为重的时候,何必把自己的大好年华献给一个个毫无感可的相亲对象?那还不如呆在柯茉绵身边做她的跟班来得有意思,至少……还是算了……辛歆燃强迫自己别非想出个结果来,她才不是脑残剧里为了心爱的人默默无闻地守在她身边,为她任劳任怨,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痴女主角。

  “辛歆燃,白璐婉来找柯总了。”前台打来电话,辛歆燃立马听出是柴彤彤的声音。

  “柯总不在公司。”白大明星白跑一趟了。

  “我和她说了,但是她已经上去了。”柯茉绵急急忙忙经过前台时,柴彤彤是看见的,那条黑白条纹的阔腿裤因为柯茉绵高频率的迈步呼呼作响。

  “我知道了……”明亮的玻璃隔断透出走廊上白璐婉优雅的身影,她挽着一只宝蓝色的笑脸包,辛歆燃在柯茉绵的衣帽间里见过她也有同样的一只,也许就是白璐婉送给她的。

  辛歆燃还在犹豫是否要行使自己的职责,出去告诉白璐婉柯茉绵不在办公室,让她明天再来。白璐婉却先一步转身看向她,随后保持刚才平稳的步伐,推开了辛歆燃办公室的门。

  “您好,我是柯总的助理辛歆燃。”辛歆燃同时起身微微颔作自我介绍。

  “我见过你,那时你还是个前台。”这样独特的容貌,见过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忘不了。白璐婉没听柯茉绵提起过辛歆燃这个人,她看见前不久还是前台的女人以总裁助理的身份出现在自己面前,嘴角微微扯了一下,脑海里的某处地方在不断射危险信号。

  前台到总裁助理,从底楼到顶层,柯茉绵这样的安排是何用意?

  辛歆燃被白璐婉直勾勾的眼神看得头皮麻,对方几乎要把她的骨头看透,后背只觉一阵阴恻恻的冷风刮过,激起她一身鸡皮疙瘩。

  来者不善,辛歆燃提高了警惕,在对方看来很公式化的态度:“柯总不在,白小姐有事的话,可以打电话给柯总。”

  “我打了,她……没有接。”那天她把话说得太直白,之后好几次想找柯茉绵好好淡淡,只是通告太满,直到今天才有空过来找她。打了好几通电话都被对方直接挂断,她怀疑柯茉绵还在生自己的气,所以才会不接她电话,让前台说她不在公司,她在刻意地避开自己。

  她上来想见柯茉绵一面,如果亲眼见到她不在办公室,白璐婉就能轻松一点。

  “既然这样,我能为白小姐做些什么呢?”辛歆燃看白璐婉没有走的意思,这样站着也不太好,做了个手势请她坐在沙上,又沏了杯茶给她。

  “不用。”白璐婉并不信任这个不面善的助理,女人的第六感不止一次暗示她这个女人和柯茉绵之间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辛歆燃面上风平浪静,以为白璐婉是准备在这里等柯茉绵回来,这都快下班了,柯茉绵估计也不会来。辛歆燃不知道要不要劝她一句,但白璐婉垂着眸子一副处变不惊的模样,她觉得自己说了也没什么用。

  回到办公桌前,拿起一本文件,现这是早就审核好的,再翻开一本,才现自己把桌上堆了好几天的文件全部修改完毕了。

  “以前的那个助理呢?”白璐婉冷不丁地问她一句,听口气好像辛歆燃成了助理是件格外匪夷所思的事。

  圆润的指尖以极慢的速度擦过一次性杯的杯口,辛歆燃盯着白璐婉的纤长手指,还有她那剪得极短的指甲,缓缓开口:“出了意外,得住院好几个月。”

  放在桌上的手不着痕迹的移到膝盖上方,拇指指腹轻轻拂过中指指端,辛歆燃不由懂了什么,心尖如同被针猛地刺了进去。

  “你知道绵绵去哪了吗?”白璐婉又问。

  “抱歉,不知道。”柯茉绵好像提了b市,辛歆燃不乐意告诉她,就没说。

  绵绵,以前还嫌这个昵称腻歪,可悲的是自己都不能这样叫她吧。

  无数人可以理所应当地这样叫她,但自己不行,柯茉绵唯独排斥自己。

  辛歆燃的一抹苦笑被白璐婉无意间捕捉到,她留在这里无非是为了琢磨出她和柯茉绵之间的关系,索性把话说了开:“你喜欢柯茉绵吧?”

  为什么都说自己喜欢她呢?从开始进公司,到现在依然有人觉得自己喜欢柯茉绵。

  一点都不熟悉她的人,可以直接说出她喜欢柯茉绵。

  果然是旁观者清,自己这个当局者从不觉得会喜欢柯茉绵,更是难以想象会对她这个脾气古怪的女上司产生不可自拔的愫。

  遮遮掩掩不是辛歆燃崇尚的作风,她坦然地走到白璐婉对面的沙座前,抚平套裙坐下。和白璐婉对视了几秒,从容地笑道:“柯总那样完美的人,想必没有人不喜欢她。”

  说来白璐婉也算是个可怜人,喜欢了柯茉绵这么多年,做的那些努力全然不为她所动。

  辛歆燃觉得自己做不到白璐婉那般锲而不舍,还是说她没有信心让柯茉绵那样一个难以捉摸的人爱上自己。

  总之她这时坐在白璐婉对面,倒觉出了一丝同病相怜的意味。

  听了辛歆燃的话,白璐婉知道自己猜中了几分。无端想叹息,柯茉绵越来越过火,如今和下属都有了牵扯,她真感到有些无力了,再拼命追逐下去,柯茉绵也不见得会为自己停下脚步。

  “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