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1/2)

加入书签

  “柯总,我是……辛歆燃。”辛歆燃凝视着柯茉绵明亮的眼,偏执地向柯茉绵表明自己不是她刚才提起的那个人。

  手指还被那层温热细腻的感受所紧紧包围,只是没了继续的动力,辛歆燃陷在这片美好的环境里止步不前。

  柯茉绵有很多绯闻对象,或许这块芳草地已经过无数人的开垦,在每一个人面前,柯茉绵都会像今晚这般柔媚放/荡,让人的浑身血液为之沸腾。

  清妤……自己和那个女人有多像,柯茉绵才会在意乱迷的时候对着自己叫出那个人的名字,

  柯茉绵问辛歆燃爱不爱她时,她的神让辛歆燃不得不相信柯茉绵对自己是认真的。以前她从不信公司里那些说柯茉绵对她有意思的传闻,可她刚才听着柯茉绵微微颤抖的声音,她是多期待自己能说出爱这个字,那种语调令辛歆燃有种自己不爱她,她就会绝望致死的错觉。

  她说了,她也随柯茉绵的心愿做了她想要的事,辛歆燃用自己的满腔热去对待这个女人,但在柯茉绵眼里,自己却成了另一个女人的替身。

  辛歆燃觉得自己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原来自己在柯茉绵心里什么都不是,刚才生的所有全是她的自作多,真是可笑极了。

  “辛歆燃……”柯茉绵的眼里闪过一瞬不易察觉的光亮,任何时候,她都不会把内心的悲伤过分表现出来。

  哪怕这时候心如同被活生生地割下一块肉,巨大的疼痛蔓延到她的四肢,直至扼住她的咽喉,柯茉绵只是独自忍受着那份几近窒息的苦楚,木然地和辛歆燃对视。

  没有方清妤的这几年,柯茉绵的心里似乎筑起了一道厚厚的城墙。身边的女伴换了一个又一个,她们缠着她和自己接吻,柯茉绵试着和不同人建立感,但她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和那些人进一步生什么。

  一直有一种念头贯穿在她的脑海,除了方清妤,任何人都无法给予她那种畅快淋漓的感觉。既然无法给予,她就没必要去做无谓的接受,纵然接受了,那也不是自己所期盼的。

  可是她错了,方才激过后的余温迟迟未退,她甚至能明确感觉到只需再用一些力,等待她的又是一个新的沸点。

  没有方清妤,她一样能在其他人身上得到最原始的快/感。

  身体深处存在着一处不属于自己的温度,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咬合住它,急切地希望它能给予自己更多。

  辛歆燃年轻的身体在灯光下笼上了一层迷人的光彩,她的肩头像被涂上了甜腻的蜂蜜。油亮亮的光让柯茉绵一阵刺目,脑袋同时恍惚了下,她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自己过去的想法,原来身上的人是谁都无关紧要。

  察觉到柯茉绵在出神,辛歆燃自嘲地笑了笑,慢慢直起身子,就要退出柯茉绵的身体。

  “不。”柯茉绵按住她的手,掌心沾上辛歆燃手中的黏腻,她又立即松开了手,“不要停。”

  看啊,身体是诚实的,柯茉绵张开手掌,上面的水渍清澈分明,她把手掌覆在眼睛上,于是整个世界便黑暗了。

  辛歆燃不甘愿被柯茉绵当做一个来路不明的替身,她有委屈却无从泄,她有冲动跑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大哭一场。

  哭是脆弱的人才有的表现,柯茉绵从来不哭,辛歆燃想着,就听见柯茉绵要她继续下去。

  把她当成一个替身,继续下去。

  丝毫不在乎替身的心,不用在乎叫出那人的名字对替身而有多伤人。

  “辛歆燃,狠狠地……做下去。”柯茉绵的语句里出现了抖音,她觉得自己现在的所作所为都带着癫狂在里面,抛开感不谈,只想要有一个证实心中想法的机会。

  是柯茉绵要求她这么做的,用了惯用的命令语调,辛歆燃大可以直接拒绝。但她听清了柯茉绵话里的苦涩,虽然不知道柯茉绵心里在想什么,她终究违背不了她。另一只手揭开她遮住眼睛的手,望着她的眼在自己的带动下重新蒙上了/欲的成分,辛歆燃现自己已然回复不去之前的热。

  她只是和柯茉绵上过床人里的其中一个,对于柯茉绵而微不足道。自己只是她获取愉悦的工具,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是。

  手上的动作随着柯茉绵的喘息声不断加快,辛歆燃机械地做着动作,毫无意识地加重了力度。

  不爱她,又何必要问自己那些毫无意义的废话,什么爱不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