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1/2)

加入书签

  那个李书记的眼睛贼溜溜地在柯茉绵身上打转,辛歆燃又看见他那双老鼠似的眼珠子转向自己,垂下眸子对他视而不见。凝神在一群噪杂的谈话声中细细分辨柯茉绵的声音,每一次停顿都令她感到不安。

  “柯总,贵公司的实力大家都有目共睹,但这事具体我还得回去跟上头详谈。”这项工程交给谁确实不能由李书记单方面做决定,但他的意见占了大部分,等于他点头,这事就成了。

  柯茉绵的脑袋越来越晕,像得了感冒似的昏昏沉沉,她有些吃力地正坐在椅子上,连保持笑容都成为了一件万分艰难的事。

  “柯总,柯总?”有个男人叫她,柯茉绵只顾着看李书记,待他叫了好几声才意识到,转身的时候胳膊碰到了桌上的小碟子,白色的陶瓷碎片落了一地。

  柯茉绵俯□子要去捡,一弯腰差点要摔倒在地上。

  很不对劲,身体莫名其妙就被掏空了,她抬不起力气,更可怕的是一种来势凶猛的空虚感就快吞没了她。

  “柯总,你没事吧?”李书记看似很好心地起身扶她,那双粗糙的手掌刚贴上柯茉绵的肩膀,她冷不丁地打了个冷颤,倏地站起。

  辛歆燃跟她同时站起,绕过半张桌子站到她身后,其余人都看着神态有些异常的柯茉绵,有几个人对她异常的缘由心知肚明。

  “李书记,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很感谢今天您能过来,这件事就麻烦你了。”柯茉绵废了老大的劲才能面露常色把这句话平静地说完,双腿在颤抖,身上每处肌肉都在软,如果这刻失去了意识,她也许会瘫倒在地板上。

  众人听柯茉绵要走,哪肯就此放过她,好几个上来拉她,柯茉绵急着摆脱那帮人的纠缠,身体变得让她陌生,任何触碰都使她不由自主地想去贴近那个人。

  “我看柯总的精神状态不太好,我送你回去吧?”

  辛歆燃知道她的不对劲来自那杯酒,帮她拿起包,那个始作俑者老何这时客气地笑着过来挽留柯茉绵,辛歆燃脑子一热,拍掉他伸过来的手:“滚。”

  再呆下去一秒,柯茉绵唯恐自己会做出失态的事,迫不及待地推开门走了出去。

  “你这个助理怎么说话的?”看柯茉绵走了出去,到嘴的绵羊就要跑了,男人和老周使了个眼色,让他出去追。

  “你们做了什么事,自己心里清楚。”辛歆燃担心柯茉绵,匆忙地举起手机在那人跟前一晃,撂下一句话,“干出这种勾当还配当人民公仆?敢动柯茉绵一下,我就把你们算计她的录音放到网上。”

  听到他们要算计柯茉绵时,自己也是懵的,根本想不到要录音的事,辛歆燃这样说只是为了震住对方。

  好几个人都懵了,这个小助理长得一脸媚相,想不到还挺护主。她都把话说到这了,手上又有自己的把柄,男人无可奈何地对李书记摇了摇头,这事算是被她搅黄了。

  辛歆燃挎着两个包快步追上柯茉绵,她扶着走廊的墙壁,慢慢挪动脚步,才走近她就听见了沉重的喘息声。

  每走一步,大腿内侧和裤腿布料生摩擦,酥j□j痒的触觉在此刻被无限放大,这种格外难耐的感觉使得原本就没力气迈步的柯茉绵走得更为艰难。

  “柯总!”辛歆燃看柯茉绵需要人支撑着她,好心过去扶她,却被柯茉绵用尽了全力狠狠推开。

  她就快崩溃了,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想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只知道身体里窜动着炙热的液体,扰得她心神不宁,几乎不需多时就要喷薄而出。

  辛歆燃只能在她身后陪她慢慢地走,一走得过近就被她厉声制止。

  如果当时阻止她喝下那杯酒,她就不会那么难受了。辛歆燃望着柯茉绵踉跄的背影,满心内疚,她为自己那刹那的出神感到懊恼,才会把好端端的一个人搞成这样。

  “柯总,你这是怎么了?”路过酒店的大堂经理,他看柯茉绵脸色潮红,可能是喝多了酒。

  柯茉绵一手扶着墙一手随意摆了摆,身体里的火着到了嗓子眼,喉咙那里又干又疼。

  “帮我找一间空房。”离地下车库还有很远一段距离,柯茉绵的意识越来越淡薄,恨不得立即找张床躺下。

  经理拿着对讲机说了几句,走在前头带路,电梯就在旁边,柯茉绵被领到了十八楼的一间商务套房,经理把房卡交给了辛歆燃,接着回自己的岗位上继续工作。

  辛歆燃把房卡j□j卡槽里,房间里亮起了昏黄的灯光,柯茉绵径直走到房间正中的大床前,连鞋都没脱就倒了下去。

  丝凌乱地缠在脸上,嘴唇紧紧地抿成一条直线。柯茉绵抱着一只枕头,一条腿下意识地架在上面,她只是需要什么东西来帮她摆脱这份燥热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