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1/2)

加入书签

  维多利亚酒店的春风阁餐厅,辛歆燃按照柯茉绵的吩咐在这里预定了包厢,这家中餐厅以古色古香而闻名,据说今天过来的领导有一位喜好古风,柯茉绵才把用餐地点定在这里。

  柯茉绵和y市的几个领导很熟,这次能和省里的那些头目见面也多亏了他们的牵线搭桥。约在六点见面,柯茉绵提早半小时和辛歆燃过来,根据市领导的建议把最贵的菜都点上,接着和辛歆燃交代了几句就出去了。

  留她一人坐在那张铺了金黄色绣花桌布的桌前,辛歆燃对这间装潢复古的包厢略感好奇,包厢的另一边还放了一张屏风,俗气的牡丹花在丝质的幕布上傲然绽放。她绕过去,原来屏风后面是洗手间,红木制作的推门质感极好,辛歆燃进去洗了个手,顺便补了妆出来。

  “老周,我们好像来早了,今天做东的那位柯总在哪呢?”浑厚的中年男人声音隔着屏风清清楚楚地传入辛歆燃的耳里,她正要绕过屏风的脚步立即顿住,她才上任一个礼拜,不善于和这些爱打官腔的领导周旋,准备个短信让柯茉绵赶紧过来。

  “估计是还没过来,”那个被称作老周的男人不急不慢地说道,听上去和柯茉绵有些交,“她办事一向挺严谨的,放心,应该不会迟到。”

  “李书记今天能特地来y市见她,你应该知道和开区那个项目没多大关系。”男人话里有话。

  辛歆燃还没把短信出去,听到这句话诧异地抬头,屏风上映出两个模糊的人影,她有些搞不懂,既然他们不是为了项目过来,还能是什么?

  “知道是知道。”省里和李书记有过接触的人都知道他虽然上了年纪,却尤其喜欢玩女人,老周受柯茉绵所托找李书记谈起项目的事,对方一听是柯茉绵想接这个项目,立马拍腿说过几天亲自过来谈。

  “可柯茉绵好歹是大集团的总裁,怎么可能为了一笔生意做这种事?”柯茉绵也是和那些俊男美女们,要她去和一个糟老头上床,怎么可能?

  “李书记是省里的二把手,柯茉绵算什么?一个无权无势的商人,哪能斗得过他?”那些被李书记睡过的女人之后还不是不了了之,哭诉无门。

  “可是……”听他的意思是要用强的了,柯茉绵这几年给了自己不少好处,他这样做不是把她往火坑里推吗?

  他们的对话把辛歆燃听得云里雾里,大致明白是要逼柯茉绵做什么事。

  倚在屏风后的墙上站立,辛歆燃觉得自己这时候出去绝不适合。

  “可是什么?”另一个男人厉声打断他,“老周,别可是了,李书记不是你我能得罪的起的,一个不满意,你我头上的乌纱帽谁也保不住!”

  “李书记的意思是……”老周犹豫不决。

  “李书记没有明说,但你得明白,今天这事要是成了,李书记肯定高兴,柯茉绵也能拿到她要的项目,你和我明年也许就不止这个职位了。”男人的意思是,只要柯茉绵一点点的付出,对所有人都好。

  他说完又嗤笑了声:“柯茉绵又不是什么干净的货色,这两年跟她搞过的男男女女还少吗?记者都懒得去写了。”

  辛歆燃听见他诋毁柯茉绵,一股无名之火猛地窜了上来,但又感到怀疑,柯茉绵真有他说的那么糟糕,那些传并非是子虚乌有?

  “省里今天来的都是李书记的心腹,保密性完全可以放心,柯茉绵自然也不可能自曝丑事,这事除了我们几个人,没人知道。”说到这里,辛歆燃依然没搞懂说的是什么,但他们想错了,这房间里还有一个辛歆燃知道他们正打算着见不得人的勾当。

  “柯茉绵很少喝酒,你们灌不醉她。”那些对付蠢女人的伎俩放在她身上根本不起作用。

  “这个我早有准备……”一阵悉索的翻动声,男人随后又说,“只要一颗,保证欲火焚身。”

  这句话听起来,怎么听怎么都像在说春药。辛歆燃捂住嘴,生怕自己倒吸气的声音被对方听见,不行,她得把这事告诉柯茉绵!

  “我说老何,你试过?”之前还有些良知的老周也猥琐起来,不正经地揶揄道。

  两人又说了几句不堪入耳的荤话,然后接到了省里领导打来的电话,说是已经到了酒店门口,那两人立马很狗腿地跑出去接人。

  辛歆燃确定房间没人后才从屏风后走到桌前坐下,缓了几秒,打电话给柯茉绵,回应她的是“对方正在通话中”的提示。

  他们要害柯茉绵,在他们眼里柯茉绵只是讨好领导的工具,像祭祀用的牛羊,宰了它才能保佑自身平安。

  这一开始就是一个天大的圈套,而柯茉绵浑然不知已羊入虎口。辛歆燃联系不上柯茉绵,不知道一会儿面对着一群人又该怎么跟她说,想想她为这个项目忙活了这么久,对方觊觎的却是她的身体,就觉得她实在有些可悲。

  维多利亚酒店的过道上,服务生向柯茉绵殷勤地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