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1/2)

加入书签

  如今在公司,职员们都得管辛歆燃叫一声辛助理。

  就在她跟柯茉绵去n市回来的第二天,人们都现公司少了个貌美如花的前台,再看到辛歆燃时,她已经别上了新定制的胸牌,上面写着总裁助理——辛歆燃。

  为什么跟柯茉绵出去了一次就当上了总裁助理?大家众说纷纭,在此之后关于柯茉绵和辛歆燃的关系传便变得更为暧昧不清。很多人表面对新助理态度和和睦睦的,背地里不知道中伤了她多少回,胸大无脑的花瓶,进公司才几个月就当上了总裁助理,靠的不是媚功还能是什么?

  辛歆燃对那些难听的话多少听到了一点,她自认身正不怕影子歪,既然柯茉绵认同她的能力,愿意给自己这个机会,她就不该去在意那些话,干好本职工作才是最重要的事。

  身为助理不仅要协助柯茉绵工作,有时还得处理她的生活琐事,为此辛歆燃从柯茉绵几个秘书那里了解到了柯茉绵不少生活习惯以及一些往事。

  大秘以前是柯茉绵她爸的秘书,柯荣成一走就成了柯茉绵的秘书,她对柯茉绵的往事了如指掌,甚至见过那个传说中的女人。

  “柯总回国刚进公司那年,好几次看见那女人给她送饭,长得叫一个温婉如水啊,说话都是轻轻柔柔的……”大秘具体形容不出来,只是理所当然地点头,“真是个很美好的女人啊。”

  辛歆燃后来又从大秘那里得知了另一件事,柯茉绵在三年前得了胃癌,幸好是早期,她爸请来了国内外最好的专家为她做手术,但柯茉绵从那以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成了现在众所周知的大冰山。

  柯茉绵以前烟酒不离手,办公室还摆了个放满酒的保温柜,得病后戒了烟,也很少再去碰酒,饮食习惯不得不规律起来。

  她每隔几个月就得去医院复查,所以辛歆燃在她办公室的架子上看见过本夹了厚厚一叠化验单的病历。

  真是的,明明算是痊愈了,那天不和她说清楚,害得自己为她得了绝症难过好几天。

  柯茉绵以前喜欢喝咖啡,得病后就改喝牛奶,还必须是新鲜的,辛歆燃每天上班经过便利店必须记得给她带一盒,在公司的茶水间加热成温的,才能给她送过去。

  柯茉绵是个工作狂人,工作起来常常忘记了吃饭时间,这时候辛歆燃就得去食堂买些清淡可口的饭菜,装进柯茉绵专用的饭盒里带上来,提醒她要按时吃饭。

  柯茉绵就算不在公司,辛歆燃也不可能闲下来,这几天她已经跟柯茉绵去了好几场活动,不是应酬就是云集各大名流的宴会,看柯茉绵的行程,过两天还得去一家时尚杂志社帮忙拍一组大片。

  辛歆燃累得只想吐血加吐槽,这柯茉绵也太万能了,连时尚圈都得掺上一脚。听她说那家杂志的主编和她有点交,不可能推掉,辛歆燃又想入非非了,那位主编是时尚圈出了名的女王,跟电影穿parda的女魔头里的主编有的一拼,柯茉绵跟她能有什么交?

  莫非是……她懒得想下去。

  总裁助理有独立的办公室,几十平米的空间随辛歆燃任意享用,但更多时间她都是忙着柯茉绵交给她的工作,埋头于那张宽敞的办公桌前。

  跟前的电话响起铃声,这条是总裁办的专用内线,也就是说能打这部电话的人只有柯茉绵。

  “柯总,有什么事吗?”

  “我桌上的快件是什么时候送来的?”

  她刚去文件夹堆里找文件,在里面找到了一封来自美国的快件,上面寄件人的名字让她陌生却又有一定是那个人的感觉。

  打开纸袋,柯茉绵在里面只找到了一张画纸,用蜡笔画的一簇茉莉花,稚嫩的画工照样能让花朵开得热烈,每一朵都饱含生机。

  “蕊蕊说,这是她画过最好看的茉莉花,非要我寄给你。”寥寥几个字,写在画纸背面的便利贴上,柯茉绵看见熟悉的笔迹,眼睛一阵刺痛,既然都狠心四年弃她于不顾,又何必在这时候打扰她的生活?

  四年了,要对她说的话只有这些?连一句道歉都没有吗?

  jasminefang……既然不爱她,又何必拿她的名字当英文名呢?

  辛歆燃听柯茉绵说起是一份国际快件,就想起一个礼拜前自己给她送过一份,那时柯茉绵急着外出,一时就被遗忘了。

  居然隔了这么久才看到,柯茉绵凝视着桌上的蜡笔画,眼前浮现起那个孩子趴在桌上握着蜡笔,一笔一划认真地描着那些洁白花朵的画面。可是柯茉绵看不清那孩子的样貌,她离开自己的时候还很小,今年早就该长成了另一副样子,也许会很像她妈妈。

  当年方清妤一狠心,就剥夺了她陪那个孩子成长的权利,柯茉绵看到这幅画更难以原谅那个让她从孩子生命中缺席的女人。

  但她该庆幸那孩子还记得自己,柯茉绵的指尖在纸上轻轻摩挲,又唯恐弄坏了画,把它放进文件袋里藏好,搁在抽屉最显眼的位置。

  “柯总,今天晚上在维多利亚酒店有个应酬。”柯茉绵和辛歆燃再三强调过这次应酬极为重要,省里的几个领导会过来,谈好了,y市开区即将规划的那个大工程就是荣成集团的。

  “我知道了。”柯茉绵忽然想起了什么事,那个英文名,jasminefang,她好像在哪里看见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