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1/2)

加入书签

  辛歆燃看当前时刻是凌晨三点,离天际白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上车以后柯茉绵又睡了一会儿,但应该是有心事,辛歆燃打了个盹醒来,看柯茉绵环抱着自己看向前方,辛歆燃叫了好几声她才反应过来。

  “热得睡不着?”漫漫长夜,既然睡不着总得找些话题聊聊,辛歆燃不能直接点破柯茉绵有心事,随意找了个理由,至少这是自己难以入睡的原因。

  “有点。”柯茉绵的回答也很随意。

  她一闭上眼全是分别那天的场景,空荡荡的房间,没有温度的大床,还有面对那人时强颜欢笑着保持自己那一丁点少得可怜的骄傲:“你走,我不会等你。”

  不想再睡过去,不想再次陷入更深的梦境里,她不会告诉辛歆燃那些场景有多折磨人。

  “柯总,上次在包厢,你还欠我一歌。”钱经理生日那天,辛歆燃清楚感觉到柯茉绵的绪很不对劲,当着那么多职员的面柯茉绵不能泄,那现在只有她们两个人,该是没什么好顾虑的。

  “什么歌?”柯茉绵偏头,她习惯了皱眉,所以带给对方她总是不悦的错觉,实际上她对辛歆燃的话只是有些纳闷,听辛歆燃的意思是要她唱歌给她听?

  “随便你啊。”辛歆燃撩开因为汗水黏在脖子上的丝,托着下巴,一脸小粉丝的崇拜样望向柯茉绵,要是光线再亮一点,柯茉绵还能看见辛歆燃在朝她眨星星眼。

  辛歆燃对待柯茉绵的态度是稍微别扭了一点,抛开之前的误会,其实她对柯茉绵这个被人仰视的女人是有很多崇拜的。可又不想跟那帮人随波逐流充当路人,更何况她的本性也不允许她过分放低姿态低声下气。

  不过柯茉绵都在自己面前表现出脆弱的一面了,她也没必要死撑下去,毫无忌惮地和柯茉绵聊了起来。

  “我不喜欢唱歌……”出去应酬遇到起哄要她来一曲的,柯茉绵能推都推了。只有那孩子要她教自己唱童谣,柯茉绵才会耐着性子一字一句地教她。

  “五音不全?”辛歆燃摸着下巴思索,不可能吧,她看过有关资料,柯茉绵那个当明星的妈教过她唱歌,人家是演而优则唱,女儿也肯定有音乐细胞。

  “不是。”柯茉绵摇头否认,收到辛歆燃期待的眼神,终于认输似的叹气道,“是不是我不唱你就不放过我?”

  “我哪敢啊?”纠缠到底这种事自己可是再擅长不过了,辛歆燃口是心非道。

  柯茉绵瞥她一眼,那张妖媚的脸笑得跟朵花似的,她轻哼了声:“你也会有不敢的事?”

  哎呦,怎么听到了话里浓浓的威胁?辛歆燃被柯茉绵一眼看穿,反而笑意更浓,那块冰山在闹绪,好难得。

  “柯总也不希望员工对你失望是不是?作为一个非常想听柯总歌喉的小粉丝,此生能满足这个愿望就死而无憾了……”

  “你就告诉我想让我唱什么吧。”柯茉绵直截了当地打断她,辛歆燃那套词措虚伪到难以再听下去一句。

  “啊,这个柯总随意就好了。”辛歆燃知道柯茉绵被自己说动了,看她要开口,心生一念,“柯总,会唱你怎么舍得我难过吗?”

  辛歆燃觉得自己有点残忍,柯茉绵的心才有了好的迹象,她就想让她唱这么悲伤的歌……可是,这样的话就能把柯茉绵的另一面看得更清楚,不是吗?

  柯茉绵只爱听歌,却记不清歌名,她还在想辛歆燃说的是哪,就听她自个在旁边轻轻地唱:“对你的思念,是一天又一天,孤单的我,还是没有改变,美丽的梦,何时才能出现,亲爱的你,好想再见你一面……”

  原来是这歌,柯茉绵的车上还有这张cd,这些年参加晚会应酬有时回家很晚,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会把这歌循环播放。

  听多了似乎也就麻木了,再去听的时候,只是有些微凉的落寞感,柯茉绵听辛歆燃唱完了开头,冷着嗓子跟着附和:“最爱你的人是我,你怎么舍得我难过,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没有说一句话就走,最爱你的人是我,你怎么舍得我难过,对你付出了这么多,你却没有感动过……”

  第一次听到这歌,还是辛歆燃读高中的时候。寝室好几个小姑娘都是腐女,辛歆燃跟着看过几部bl电影,印象最深的就是一部叫蓝宇的片子。

  一对相爱的人,好不容易能在一起了,其中一个却出了事故死去,留下另一个人在这个世上孤零零地活着。

  电影是虚构的,但当电影最后响起这歌时,辛歆燃却哭了,就像现在她看着柯茉绵,她空洞的眼神,一张一合的薄唇,还有她歌声中的每一处停顿都令辛歆燃有了落泪的冲动。

  “很好听……”柯茉绵的声音落下好久,辛歆燃还在回味她那几句清冷的歌声,倒是柯茉绵的表,出乎意料的淡定,在她低头的那瞬,辛歆燃才捕捉到一丝嘲弄的笑意。

  她在想那个女人,那个辛歆燃在照片上只见过一个模糊影子的人,所以那歌的每一个字才能被柯茉绵诠释得这般完美。辛歆燃不信除了她,柯茉绵那些数不完的男女朋友里还有哪个人能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