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1/2)

加入书签

  路上柯茉绵专心开车,辛歆燃看她没心跟自己聊天就顾自闭上眼睛打瞌睡去了。后来她被一阵颠簸震醒时,已然现身处繁华闹市之中,迷糊着见不少建筑上的牌有n市二字,于是明白过来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这一睡就是好几小时,再看柯茉绵,她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拿着手机和对方公司打电话,腿上还放着另一只手机,她看了眼手机上的导航路线,再抬头向前开。辛歆燃嫌她这样开车一心几用不安全,拿过她腿上的手机看路线,用手势示意她接下去的路怎么走。

  柯茉绵按照辛歆燃告诉她的路线开,和对方交代完毕后,把手机丢给辛歆燃:“居然能坐着睡三小时不醒。”

  自己什么时候成她的保姆了?辛歆燃敢怒不敢,把柯茉绵丢来的手机帮她放进包里,理所当然地回答:“我困嘛。”

  “我也困。”柯茉绵每天强打着精神坚持高强度的工作,文件审核不完不说,还有好几个应酬和媒体采访推不掉,充足的睡眠对她而几乎是奢望。

  辛歆燃很好心地想问她要不要自己帮她开一会儿车,还没开口,柯茉绵向她解释起来n市的目的,不过只是拉她过来撑个场面,所以说了个大概。

  大致意思是对方公司本要在一周后召开一个招标会,这项工程是省里的重点工程,做好了不仅能为公司带来极大一笔的收益,以后的工程也会直接交给他们来做。国内一些知名企业对这块香饽饽垂涎已久,荣成集团也不例外,早前才听见风声,柯茉绵就安排了团队专门负责这项工程的竞标,前前后后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对夺标一事志在必得。

  结果在她收到堪称完美的投标书第二天,就接到了n市这边分公司负责人的电话,说原本定下的招标会取消了,据说是对方公司已经找到国外的一家企业合作。柯茉绵和那家公司联系,却收到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她自然不能让这些日子的努力白费,在分公司负责人前去无果的况下,她决意亲自前去讨个说法。

  辛歆燃听她说完,心想人家都定下了合作公司,你现在匆匆忙忙地赶过去也不可能把工程给了你。可看柯茉绵本就很着急了,不忍心泼她冷水,嗯嗯啊啊地点头。事后想想又觉得自己现在的心态很古怪,这事儿要放以前自己不是该希望柯茉绵触一鼻子灰才好吗?整天被人当女王一样供着,总得让她尝尝苦果才对得起像自己这样的穷苦小老百姓。

  不然这老天也太偏爱她了,给了她个好皮囊,又有个好出身,再加上左右逢源的好世道……会不会太令人指了点!

  根据导航顺利抵达对方公司,柯茉绵带着辛歆燃进门,前台事前被告知荣成集团的柯总会来,领她去了总裁办。

  辛歆燃心怀忐忑地打量走在自己前头的柯茉绵,西装服帖地包裹着她的身体,头一丝不苟地盘成自己第一次见到她时的髻,还有她下车前补上的妆,令她整个人看上去容光焕,女王气场十足。

  很难想象她是怎么在短时间内重新回到气势如虹的状态,之前在车里不经意间流露出倦意的柯茉绵好像只是自己的幻觉。

  接下去生的事,让辛歆燃深刻理解到了扭转乾坤的含义,柯茉绵进了总裁办,和对方总裁也不客套,直接进入主题,把自己看得一愣一愣的。

  要不柯茉绵怎么年纪轻轻的就能作为传奇人物在大学课堂上被讲师不厌其烦地一次次提起呢?凡事都有个因果联系,辛歆燃听柯茉绵和那位总裁扯商业诚信之类的,最后对方告诉柯茉绵,为了工程的保质保量,他只在乎合作公司能为他们提供什么,而他相信目前选择的那家国外企业可以很好地完成这点。

  这下柯茉绵该说不出话了吧,辛歆燃偷瞄她,只见柯茉绵气定神闲地轻笑了下,柔媚中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轻蔑,伸手示意身后的辛歆燃把包里的投标书递给她。

  辛歆燃领会,一板正经地双手递上投标书,她觉得自己的状态被柯茉绵的气场带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柯总,我已经打算和德国那边签约了,你今天大老远赶过来,直接把投标书拿给我看,你觉得这样合适吗?”对方总裁已经有了送客的意思,柯茉绵拿着投保书,手停留在他面前三十公分远的位置,处境很尴尬,辛歆燃为她捏了把汗。

  “我想曾总看了我公司的投标书再决定也不迟,”柯茉绵说得笃定,对方总裁将信将疑地和她对视几秒,依然没接,柯茉绵不急不慢地补充,“关键不是能提供什么,而是我们深知,贵公司需要的是什么。”

  话音落下几秒,那个男人接过了投标书,柯茉绵直起身子客套地同对方握了握手,说等您答复,之后用眼神示意辛歆燃跟她出门。

  时间刚过晚上七点,街上亮起了五光十色的霓虹灯,每个城市的夜晚都是一样,灯红酒绿之下,又生了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

  窗前掠过一张张不同的脸,辛歆燃看烦了,回过去看柯茉绵,她疲惫地开着车,一手揉着太阳穴。

  “你今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