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1/2)

加入书签

  结束了和辛歆燃的通话,柯茉绵对着她的号码思索了下,存进了通讯录里。刚才辛歆燃问她有没有特别喜欢的东西,柯茉绵对此没有任何概念,也难怪辛歆燃用难以置信的口吻问她。

  二楼没有宾客,但能听见楼下的喧哗声,柯茉绵下楼时路过某间房门口,下意识停下了脚步,一阵寒意从脚底向头顶迅速蔓延,双脚跟着被冻住似的,寸步难移。

  “茉绵?”身后有人叫她,柯茉绵一个激灵回过身,见是金盈才如释重负地放松了神。

  “一楼的洗手间好多人,你家佣人带我来了二楼。”金盈随意解释着,看柯茉绵的脸色不对劲,“你怎么了?”

  毫无血色的脸在红色衣料的衬托下,更是显得惨白,金盈顺着柯茉绵的目光看向那扇门,狐疑地走到门前,又回头问她:“要打开吗?”

  柯茉绵摇头,眼睛却对着门直勾勾地看,好像要把这层厚实的木板看透,将房里的一切都看个清清楚楚。

  金盈叹了口气,像能洞悉柯茉绵的内心世界,按下了门把手,门开启地那刻,她很清楚地听见了柯茉绵重重的喘息声,听上去就快要窒息一般。

  这才是真实的柯茉绵,褪下她华丽的外衣,苍白的皮肤上尽是触目惊心的伤疤,任何轻轻的触碰都会让她痛得浑身抖。

  鬼使神差地走进这间堆满了玩具的房间,坐在船型儿童床的一边出神,这样的动作当柯茉绵想起什么时,总会重复无数遍。

  金盈站在门口,看柯茉绵进来关上了门,她没有去开灯,走到柯茉绵身边坐下,这间房虽然没有人居住,却是一尘不染,接着黑暗看屋里的摆设,她已了解这里对柯茉绵有着怎样特殊的意义。

  听蒋士婕提过那个孩子很多次,直到自己真正接触到那孩子曾经的有过的事物,她才能理解柯茉绵对那个孩子给予了多大的感,这里存在了太多她和那孩子的回忆。

  眼睛适应了黑暗,金盈能看见床头相框里的照片是两个大人抱着一个小孩,应该说,这里还有着她和方清妤的回忆。

  只要柯茉绵保留那两个人存在她生活中的任何痕迹,她就永远不会有忘记过去的一天。

  金盈陪着她沉默,听着柯茉绵的呼吸慢慢归于平静。

  “你今天想做出改变,我能看出来。”她的衣着,她从始至终挂着的微笑,包括她对白璐婉的态度,金盈都能看出柯茉绵极力想摆脱过去。

  可还不是失败了?一走进这间房,柯茉绵做出的所有努力全部崩塌得四分五裂,惨不忍睹。

  “四年了,我早该不抱任何希望,当我换掉所有的号码,就该对此有所觉悟。”想想当医生下诊断报告的时候她在哪?想想自己打给她电话却被对方拒绝接听,柯茉绵的心早就死了。

  金盈拿起床头的相框,看不清上面三人的表,只是揣摩柯茉绵会把它留在这里的用意,也许是一种执念。

  “你有没有想过,你和白璐婉之间到底是种什么关系?”金盈把话题转移到了白璐婉身上。

  柯茉绵不曾想过,她只是接受别人给她的好,别的一律不管。

  金盈见她不说话,又问她:“就不想试着和另一个人谈段感?不需要轰轰烈烈,只是平平淡淡的生活就好。”

  “我有尝试,可都不是我想要的感觉,”柯茉绵的双手插入乌黑的长间,无助地垂下脸,“我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

  “你和很多人的关系暧昧不清,一些人是出于你的业务需要,我能理解。”柯茉绵有她为难的地方,金盈话音一转,“茉绵,你是婕婕最好的朋友,我也把你当做我的好朋友,站在朋友的立场上,我不得不提醒你,你尝试过太多人,搞不好最后会彻底迷失方向,我不想看见你堕落成那样。”

  柯茉绵一不地听金盈说完,等她说完,又不知道说什么,依然沉默着。

  房间里静得只能听见两人的呼吸声,金盈顿了很久,终于下定决心试探着问她:“如果方清妤回来了,你还会想和她在一起吗?”

  “不可能!”这一次,柯茉绵回答得十分迅速,整个人触电般地从床上弹起,话语强硬得没有一丝回转的余地。

  她当初既然对自己那般绝……那自己也不会,绝不会……像只可怜兮兮的流浪狗跑过去冲她摇尾乞怜了。

  那简直是犯贱!

  “只是个假设,没必要那么激动。”金盈示意她完全可以平静地和自己讨论。

  “她不可能回来。”黑暗里,柯茉绵把脸埋在双掌间,缓了很久才说。

  三年前的事都唤不回她,如今又怎么可能对她的回归抱有希望?柯茉绵宁可她不要回来,这样她还能在心里保留一点点曾经美好的记忆,她不想毁了它。

  地上的玩具堆里有几个方方正正的纸盒子,金盈随意拿起一个,隐约分辨出是个芭比娃娃的包装盒,上面落了一层灰,没有拆动的痕迹,再看其他几个盒子,也都是包着塑料薄膜未经拆封的全新玩具。

  难不成这是柯茉绵这些年买的?金盈没有问她,把玩具放回原位,站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