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1/2)

加入书签

  “绵绵,你都不理人家。”

  柯茉绵从洗手间出来,一个女人夹着香烟挡在她面前,低到过分的明黄色抹胸裙配着她的动作,和端庄这个词沾不上一点关系。

  她化了极浓的烟熏妆,和柯茉绵清丽的妆容形成强烈反差,柯茉绵看那张被烟雾缭绕的脸,无法想起这个女人是谁,也不想了解她和自己有过何种交际。

  “柯总。”受邀来参加宴会的公司策划部经理从另一个方向过来,看到柯茉绵向她打声招呼,很不好意思地示意她给自己开个道。

  柯茉绵侧过身,经理看出这女人和柯茉绵的关系不一般,怕妨碍了老板的好事,连忙闪进洗手间,过了十分钟都没好意思出来。

  “讨厌,我是孙萌啦。”那个出道还不到一年的年轻演员说着娇滴滴的台湾腔,睫毛上涂了浓浓一层睫毛膏,随着她的眨眼动作轻快扑闪,一副惹人怜爱的小女生模样。

  在一些活动上见过孙萌几次,也和她私下吃过饭,只是这样,就让孙萌觉得自己是正和柯茉绵交往的女人,哪怕是之一。柯茉绵多金又漂亮,和她玩玩感可谓是百利而无一害。

  视线从孙萌染成金色的头滑到她胸前就快遮不住那两团柔软的布料,柯茉绵忽的笑了,她什么时候和这种女人扯上了关系?自己居然堕落到了饥不择食的地步。

  孙萌以为柯茉绵在对自己示好,笑得甜腻,弄灭了烟头委屈地抱怨:“人家来了这么久,你都不招待人家,刚才还把第一块蛋糕给了邓总,还和他跳贴面舞!”柯茉绵滥,孙萌也不是真在乎这些事,但说出来能让柯茉绵知道自己在乎她,一高兴也许就肯为她演的电视剧投资,到时女一号的角色也只是她一句话的事。

  “那又怎样?”柯茉绵扬起脸,下巴精致的弧线展露无遗,语气里尽是蛊惑。

  周围不乏来往的宾客,孙萌心里一动,不知好歹地当着一堆路人的面勾住柯茉绵的脖子,毫无预兆地吻了下她的唇。

  不远处的餐桌前,一个造型可爱的小蛋糕随着餐夹的失控滚落到桌下,白璐婉心慌意乱地看了眼沾到地上的奶油,又迫不及待地去看柯茉绵的反应,她在孙萌松开后只是平淡地笑了笑。

  这就是柯茉绵,和任何人生亲密行为都无所谓,所以自己又算得上什么呢?

  “难过吗?”身边有人平静地问她。

  白璐婉说不清看见柯茉绵和别人亲热是什么感觉,就好像心里最珍视的东西被人硬生生地夺走一般难受,但事实是,柯茉绵从不属于她,她的心痛实属多余。

  同样造型的小蛋糕被蒋士婕夹起,放在白璐婉的餐盘上,里面多是一些水果,蒋士婕知道她们娱乐圈的人很重视保持身材,高热量的食物都很少吃。

  “谢谢。”白璐婉避开了蒋士婕的问题,道了谢寻处空座坐下。

  蒋士婕没了金盈在身边,好生无聊,看白璐婉落寞的身影打算陪她聊聊,于是端着自己的餐盘走到她对面的座位上,拉开椅子落座。

  叉子穿过圣女果玲珑的身体,一些汁水溅到了洁白的餐盘上,白璐婉凝视着红色的液体,犹豫着开口:“我到现在还搞不清楚柯茉绵这个人。”

  为什么自己守了她四年,她对自己的态度依然是不冷不热?

  为什么柯茉绵可以心安理得地和一堆乱七八糟的人谈说爱?

  又为什么……柯茉绵在和她亲近的下一刻,就能和其他人?

  邓总,孙萌……还有其他今晚没有出现的男人女人,柯茉绵从他们身上究竟要的是什么?

  “那你为什么还要守着她不放手?”蒋士婕的问题一针见血,和白璐婉对视的眼睛更是犀利。

  白璐婉和她对视了许久,无力地叹气:“我也不知道。”

  “你连自己都不懂,又怎么能懂柯茉绵?”谁又不是这样呢?大多数人都看不清自己,更别说要看清别人了。

  “是么?”白璐婉迷茫地看向刚才柯茉绵和孙萌谈话的位置,那里已经没有人。

  为了读懂柯茉绵花上自己这些年的全部精力和时间,真的值得吗?好像连读懂自己这一最基本的步骤都没有做到,白璐婉在人群中搜寻柯茉绵的身影,最后在另一张桌上看见了她,一袭红色的柯茉绵明艳动人,她身上散出的光彩晃得自己眼睛生疼。

  似是察觉到了有人在看自己,柯茉绵同时侧过脸看向白璐婉这边,目光在她脸上停顿了几秒,淡淡地笑了笑,接着回过去和坐在她对面的男人交谈。

  既然是自己想做的事,就不该怀疑它的价值,就当为了柯茉绵难得停留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也是值得的。

  原本迷离的眼神渐渐有了焦点,仿佛知晓了前进的方向,蒋士婕把白璐婉的表变化全看在眼里,对着柯茉绵的背影摇头。她从来都劝柯茉绵早点接受对她一心一意的白璐婉,可现在她为白璐婉感到不值,何必为一个也许早就没了感的柯茉绵死心塌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