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1/2)

加入书签

  据说人被压迫久了会生出分裂的人格来,辛歆燃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在她妈那里畏畏缩缩,不敢造次,一逃离她妈的视线立马恢复本性,不安分守已还有碍于和谐社会展。

  那天回家因为宿醉的事被她妈念叨了半天,辛歆燃还不好多作解释,一解释她妈就从宿醉往女大不中留这方面扯,搞得她叫那个汗颜。终于念叨完,辛歆燃随口提起昨晚在电话里说了什么内容,她是一句都记不得了。得到的答案让她为之一惊,根据时间和说话内容推测,那个电话……居然是柯茉绵接的!

  也就是说,是柯茉绵告诉她妈自己喝醉了酒?就不能行行好帮她撒个谎?这个不懂她妈有多可怕的女人啊……柯茉绵是真不知道她妈的唠叨加管教功力是何等的神级别。

  说起来,柯茉绵的妈妈在她十几岁的时候就过世了,任月蓉这个人,辛歆燃听她妈说起在二十几年前几乎每个人都看过她演的电视电影,放到今天来说就是全民偶像。如此有魅力的人,能生出柯茉绵这样出众的女儿也不奇怪,也难怪柯茉绵有今天冷漠的性子,辛歆燃认为这和她妈妈过早的离世分不开关系。

  “你那个同事比你脾气好多了,哪像你,我才说几句你就跟我犟。”辛妈听对方说话的语气和声音就对那位同事很有好感,一听就是有家教的好孩子。

  “她啊……”柯茉绵那人哪是脾气好,她是没有脾气,面瘫的内心不可能有脾气。

  “在公司难得能遇上个知己,有空带家里一起吃个饭。”抄起去了鳞的鱼丢进平底锅里,辛妈冒着油烟不甘寂寞地继续和辛歆燃聊天。

  带柯茉绵回家……呵呵,辛歆燃晃了晃脑袋,趁她妈跟冒出的猛烈油烟作斗争时慢悠悠地退出了厨房,人家柯茉绵是坐拥百亿资产加奢华豪宅的女王大人,哪能光临自己这种小户人家?

  所以说啊,等她妈了解那位同事的真实身份就该知道自己说的话有多无厘头了。

  接下来的日子,总裁助理的职位仍旧空着,柯茉绵继续以拼命三郎的姿态独身赶赴各个会议活动,辛歆燃也继续慵懒地坐在她的前台岗位上,看柯茉绵一次次意气风地从自己面前经过,好像永远不知疲倦的样子。

  “喂,你不会累吗?”辛歆燃好几次想叫住柯茉绵问她,可身边还有别的同事,怕生出事端,辛歆燃只是目送柯茉绵走出公司大门。那双墨镜下的眼睛有时会朝自己这边看过来,辛歆燃并不回避,肆无忌惮地对柯茉绵微笑,看到她的嘴角回给自己一个上挑的痕迹,便觉胸口的位置似乎被什么毛茸茸的东西不断挑拨着,那是一种呼之欲出的难耐。

  从来没有过,奇怪得让辛歆燃百思不得其解的感觉。

  柯茉绵生日那天,公司内部筹划了一个庆祝活动,说是给柯茉绵一个惊喜,前一晚留了几十个男职员连夜装饰公司大厅,然而当柯茉绵一早走进公司,面对着大厅里充满喜庆的彩带和气球,并没有表现出大家伙想象中的惊喜。

  “谢谢。”柯茉绵摘下墨镜,规规矩矩地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

  “柯总每年生日都是这样,还妄想能给她surprise?太天真了。”经历了四次同样事件的杨悦不痛不痒地表意见。

  “我准备了礼物。”柴彤彤从包里摸出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礼盒,按照惯例,柯总一进门就该是集体送礼物时间,也是难得近距离接触柯茉绵的大好时机。

  “什么?”辛歆燃早就知道今天是柯茉绵的生日,抱着于己无关的态度,愣是什么都没准备。

  “巧克力,”柴彤彤正要凑上去,又补上一句,“手工的。”

  “柯茉绵什么都不缺,还差这点吃的?”辛歆燃评价道。

  “就是因为她什么都不缺,所以送吃的最实在。”柴彤彤瞪她,“连诗颖姐都给柯总准备礼物了,你个不准备礼物没资格说我。”

  其他四个同事混进了给柯茉绵庆生送礼的队伍里,前台只剩下了辛歆燃一个人。

  “马屁精。”辛歆燃对着黑压压的人群轻蔑地吐出三个字。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平生最鄙视的就是趋炎附势的人。

  几个保安帮柯茉绵接众人递来的礼物,混到一起根本分不清哪个是哪个人送的,柯茉绵的嘴唇一直保持着好看的弧度,同向她庆生的人们握手道谢,辛歆燃隔着人群看她,柯茉绵的视线从始至终都没有向她看一眼。

  约莫过了十几分钟,人们说来说去也是那么几句贺词,柯茉绵应付不了所有人,于是总结了几句话,稳着步子走出人群。

  辛歆燃当时在接一个电话,对方预约在今天下午到公司对柯茉绵做一个采访,只说了开头,辛歆燃正拿笔记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