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1/2)

加入书签

  只听过宿醉会让人头疼,从没听人说起过宿醉还会引起幻觉。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一睁眼出现的不是自己那间被她妈贴上了恶俗粉色墙纸的房间?

  辛歆燃记得自己是被人叫醒的,她侧过目光,半张脸缩在毯子里看站在床边的女人,她让辛歆燃觉出面熟,一时叫不出名,眨着眼回忆了半晌:“小敏?”

  所以说,自己闻见这房间里的玫瑰味是理之中的事……这是自己曾住过一晚的房间,也是白璐婉常住的客房,也就是说……自己现在在柯茉绵家?

  等等,辛歆燃把昨晚在包厢遇见柯茉绵的事回放了一遍,画面在她看到柯茉绵和那个老女人亲热后出现了断片。按照模糊的记忆,她能记起昨晚自己喝了不少酒,后来生了什么呢……辛歆燃用手背轻轻击打额头,该死,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辛小姐,我家小姐让我过来叫你起床。”坦白地说,小敏对辛歆燃的印象本就不好,在昨晚见识了她的酒品后,好感度直接为零。她能保持温和的说话态度,全是因为她是柯茉绵的客人而已。

  “哦。”辛歆燃光是点头,不见她有所动作。

  柯茉绵交给她的任务完成了,小敏转身走向房门,辛歆燃昨晚整出的烂摊子还得她负责送去收拾。

  “等一下!”要不怎么觉得浑身不对劲,辛歆燃一摸自己的身体,呼吸一滞,再去某个部位,她居然连内衣都没穿!

  “辛小姐还有什么事吗?”小敏彬彬有礼地微笑着问。

  “我的衣服呢?”她要问的是自己为什么光着身子睡在这里!

  “昨晚小姐让人清洗烘干,我已经拿过来了。”小敏指向床头柜,辛歆燃的工作套装以及内衣内裤全部叠成方块状,整整齐齐地堆在那里。

  天知道要把上面令人一闻就作呕的东西收拾干净,需要多大的忍耐力,可怜了昨晚洗衣房的那个小姑娘。

  她要问的不是这个啊……辛歆燃哀怨地目送小敏出门,等她关上房门,一个打挺起身揭开被子,仔仔细细地将床单检查了好几遍。直到确认上面除了掉落的丝,不再有更多的踪迹,辛歆燃终于松了口气,驾轻就熟地去浴室冲凉。

  可是越想越不对劲,昨晚她怎么来的柯茉绵家?又是怎么被人脱光了衣服?关键是脱光了衣服之后那人对她究竟做了什么!

  辛歆燃气急,胡乱地擦干净身上的水,洗漱完套上衣服下楼,她得找柯茉绵讨个说法。

  “小姐,您生日宴会的邀请函已经出去了。”走在楼梯上,她听见了小敏的声音。虽然才见过她两次,辛歆燃已能觉出小敏在柯家该是一个管家的身份,柯茉绵总把事交给她去办,说明这个人值得她放心。

  柯茉绵的生日就要到了,果然有钱人都爱搞这一套,连过个生日还要出邀请函,是有多正式?辛歆燃知道像自己这种公司底层的员工决不在邀请范围之内,缓下步子,看见柯茉绵的那只泰迪狗摇着尾巴朝自己奔过来,刚低落下的心立马洋溢起来:“大沫!”

  她爱死了这只狗的名字,和柯茉绵的名字一样都有个茉字读音,让她有在招呼柯茉绵过来的感觉。

  辛歆燃从小就喜欢动物,可惜她妈对狗毛过敏,又嫌弃养狗得收拾屎尿,坚决不赞成辛歆燃养宠物。

  餐桌前的人放下水杯,顺着大沫的步伐看过去,看向辛歆燃的目光散漫找不见焦点,大沫的兴奋让她有了个离奇的想法。就快忘记方清妤模样的大沫,闻见了熟悉的香水味,会不会还以为逗自己玩的人是方清妤?

  开什么玩笑,辛歆燃毕竟不是她,灵敏的狗鼻子不可能嗅不出一丝差别。

  柯茉绵低下头,自嘲地笑笑,喝了一口温牛奶,慢吞吞地咬下夹了培根的土司,不禁皱眉。今天做早餐的佣人不是以前那个,烤的培根口感很差。

  黑色西服搭配白色宽腿条纹裤,辛歆燃觉得柯茉绵今天的衣着少了些严谨,但不失端庄,长和昨天一样散在胸前,整体打扮看上去还算顺眼。

  “柯总,早上好。”辛歆燃抱着大沫走近,大沫仰着脑袋亲热地添她的脸,辛歆燃边躲边笑,对它沾在自己脸上的口水并不在意。

  “嗯。”柯茉绵看辛歆燃抱着自己的狗,心里又滋生出和上次无异的感受,就好像辛歆燃堂而皇之地占有了她的东西,自己不知不觉,却能让别人心烦意乱。

  大清早的就拿一张冰山脸给自己看,辛歆燃也沉下脸,坐到柯茉绵对面的位置上,桌上已经摆好了佣人为她准备的另一份早餐。

  鲜榨果汁,牛奶,再是土司切片和几盘生菜肉片之类的东西,柯茉绵顾自用餐,辛歆燃也不跟她搭话,再说身边有几个佣人站着,她想问的事也不好开口。

  柯茉绵,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

  这让她怎么好意思当着别人的面说?她可不像柯茉绵那样,有着和一堆女人却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