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1/2)

加入书签

  几个男职员看辛歆燃长得颇有姿色,性格还算平易近人,有事没事就过来和她干杯。辛歆燃先喝了几杯啤酒,后来还有人过来,她便利索地推掉。她在外面向来很注意分寸,她爸妈教导过她出去应酬必须少碰酒,不然以后怎么失的身都不知道。

  “你们部门的男人真猥琐。”那几双贼眼从柯茉绵出门后就一直在自己身上打转,跟苍蝇盯上大便似的,看得辛歆燃直犯恶心。

  泰蔚坦然道,一脸的事不关己:“他们在办公室可很少这样,只能怪你这张脸太惹人犯罪。”

  “我惹他们犯罪?”辛歆燃纳闷地提高了语调,见那几个男人还在看她,悻悻地低了声音,“柯茉绵可比我招惹多了。”

  “不一样,不一样,”泰蔚摆出一副老学究的架势,做出分析,“柯总和你不是一个层次的,你的美,俗,人人都想沾染一把;柯总的美,脱俗,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你是在变相地夸柯茉绵长得比我漂亮?”好吧,泰蔚说的是实话。

  “我可没说。”这种事全靠自我领悟。

  “辛歆燃小姐吗?你好,我是人事部的李文伟,这是我的名片。”一个男人起身,双手递给辛歆燃一张名片,他对自己的举动定义为抢占先机,“一直想进一步的认识你,不知道能不能给我这个机会?”

  戴着金边眼镜,看上去还挺斯文……不过这年头斯文败类多了去了,辛歆燃对随便搭讪女人的男人没好感。不接名片,彬彬有礼地微微笑,出口却是给对方一击:“不能。”

  泰蔚看男同事那副灰头土脸那样,坐在一旁强憋着笑。

  “辛小姐……”那么多同事在这里,就不能给他点面子吗?

  “抱歉,我去上个洗手间。”辛歆燃有即将被死缠烂打的预感,和泰蔚交代了句,板着脸起身走出包厢。

  她的脸招惹人,又不代表她这个人容易被招惹,辛歆燃烦透了那些男人以为她是随随便便的女人,轻易就能勾搭上。她辛歆燃的眼光可是很高的,至今还没出现入得了她眼的男人,也就是说辛歆燃活了二十二年都没谈过一次恋爱。

  谁信啊?谁信一脸媚相、深谙世事的女人恋爱经历居然完全空白?

  辛歆燃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想起刚才那个不自量力的男人,轻蔑地笑了笑。自己的双颊因为喝了酒有些红晕,她对酒精很敏感,往往喝下去没多大感觉,脸却先红了起来。

  出来只是为了不想被那些恼人的目光牵扯,才拿上洗手间当做借口,辛歆燃补了妆,又不想过早地回去,索性在凤凰城里随便逛逛。

  走廊上偶尔有经过的服务生,对她微笑鞠躬示意,辛歆燃也回笑过去,这样被人恭恭敬敬地对待,她觉得自己享受到了上层人士才有的待遇。

  辛歆燃溜达了几条走廊,地上的绒毯质感不错,墙上的壁画也算华丽。她的心好了些许。前面走来几个女人,凹凸有致的身材,身上的衣裙很是性感,辛歆燃有些迷茫地驻足,为的那个女人对她有礼貌地笑笑,很艳丽的妆容。

  等她们和辛歆燃擦身而过,她才反应过来是遇上了很多会所都有的公主,说白了就是人人为之唾弃的坐台小姐。

  凤凰城的小姐貌似比外面的那些有素质一点,嗯……也要好看许多。

  辛歆燃不反感那些女人,但也不会理解她们出卖身体的行为,反正这些都和她没关系。

  她又走了几步,想起了匆匆离开包厢的柯茉绵,胸腔又泛起了当时才有的酸涩,她知道心里不舒服不是因为柯茉绵拒绝和她唱歌,是她抬头时的悲痛刺痛了她。

  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难过,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走出包厢。

  是和自己一样,为了逃避某件事物吗?

  那么,现在她又去了哪里?

  辛歆燃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柯茉绵躲在车子里的场景,她蜷缩在车座上,身子因为哭泣微微颤动着,没人能过去安慰她,没人知道她为什么要哭。

  只是一个哀伤的眼神,就让辛歆燃陷入了柯茉绵的绪里,她被切切实实地感染到了,或许柯茉绵真和柴彤彤说的那样,有着让人沦陷的能力。

  前面是个拐角,辛歆燃本着把凤凰城二楼逛完的想法拐弯。视线跟着拐弯,定在走廊尽头,辛歆燃看见那抹眼熟的白色,当即在心里骂自己有病,柯茉绵哪有她想的那么脆弱?她可是好得很,抱着个女人在这僻静的角落,用得着她担心?

  心里有声音鼓动她掉头赶紧离开,脚却像在地上生了根,她看着那个穿着正装的女人轻柔地吻了柯茉绵的耳廓,然后顺着她的脖颈一路吻下去。

  而柯茉绵始终闭着眼,似是享受。

  和上一次在办公室,看见柯茉绵和白璐婉在沙上不同,辛歆燃这次没感到任何无措,倒是多了些怒气。

  她离得远,又有盆栽挡着,关键是柯茉绵享受得忘我,压根不会现她的存在。很诧异的事生了,柯茉绵对那个女人说了什么,接着只是沉默不语地抱着她,那女人也不再吻下去,一手顺着柯茉绵的背,一手圈住了她的腰。

  柯茉绵的薄唇有了上翘的弧度,锋利的嘴角也柔和了起来,辛歆燃看那个强势的女人此刻乖顺地缩在别人怀里,心里不知怎的就不是滋味了。

  眼不见为净,转身往回走,边走边揣摩着柯茉绵对那女人说的是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