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1/2)

加入书签

  人事部的钱经理早在一个月前就和柯茉绵提了生日会务必赏脸光临的事,他是公司的元老之一,和她爸又有些私交,也算是个长辈,柯茉绵当时没多想就答应了。

  计划赶不上变化,下班前接到某个项目合作商的电话,说荣成方面给的策划有问题,让柯茉绵立即派人过去详谈。这个项目是柯茉绵一手抓的,正好这段时间身边没有助理代她过去,她只好亲自出马。

  对方约的地方是荣成集团附近的一家法国餐厅,那位项目负责人边吃边跟柯茉绵谈。柯茉绵极有耐心地听他说完,找出策划里的两项数据跟他提了几个问题,对方又把策划看了一遍,搞了半天是他们对这个项目评估失误,说要回去再和其他部门的人开会商议。又说没搞清状况就把柯总叫出来,实在是不好意思。

  柯茉绵用完餐看时间还早,思忖过去给钱经理庆生还来得及,打电话问了他那边的况。接着回到公司办公室附带的休息室,她在那里的衣柜放了几身备用的衣服,换上一件正式些的白色短裙,这是她表明重视对方邀请的方式。

  正准备把略微凌乱的髻收拾一下,想起辛歆燃说过她披着长要好看许多,不管她的话是真是假,柯茉绵犹豫了下,说不上什么心理作祟,她散下了头,任卷曲的丝乖顺地贴着前胸。

  钱经理来电话说他们在凤凰城等她。

  凤凰城?

  潜意识里刻意回避的事物,却怎般都赶不出她的生活。

  很多人都把来凤凰城享乐视作体现自身价值的一种方式,作为合作方的那些人邀请柯茉绵来这里谈公事,柯茉绵拒绝不了,只得故作坦然地在这个被她视作噩梦的地方和别人谈笑风生。

  “我一点都不喜欢这样。”面对那些沾满铜臭味的人,还要装出一拍即合的虚伪模样,柯茉绵曾跟方清妤抱怨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后来,她再也没有了能倾听她抱怨的人,那个唯一能看她耍小性子的人。

  其实也没什么吧,她早已能在这个污浊的圈子里周旋自如,用不着抱怨和诉苦,其中的一切都让她习以为常,柯茉绵自嘲地想,或许她也成了当初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

  既然都答应人家了,那就去吧,开开心心地给人家说声生日快乐,不然钱经理跟之前得知她临时有应酬不能过去吃饭时一样,又该抑郁了。

  凤凰城,一个对柯茉绵有着特殊意义的地方,只是较于八年前,这里已然成了另一番模样。

  尖细的高跟鞋跟落在铺了绒毯的地面上,柯茉绵不去看两边走廊变了样的装潢,低头看自己一尘不染的鞋面,她还记得第一次走进凤凰城的那晚,十八岁的自己穿了一双简单的匡威帆布鞋。

  这下物是人非也谈不上,物和人都不是当年的模样了。

  柯茉绵抽了一张百元钞票给带她到237包厢的服务生作小费,那个服务生老练地接过钞票,一口一个谢谢柯小姐,对她又是点头又是哈腰的。柯茉绵盯着那扇紧闭的门,按理说这些年她来凤凰城的次数不算少,怎么今天又开始恍惚了?

  “柯小姐,您请进。”服务员推开门,做了个请的手势。

  正对门坐着的辛歆燃玩手机游戏正嗨,一时听见整个包厢只剩下她手机出的游戏音效,连那对3d环绕音响都不放音乐伴奏了,纳闷地暂停游戏抬头,正对上缓缓走进包厢的柯茉绵。

  “嗨,柯总。”辛歆燃下意识地挥了挥手,和柯茉绵打招呼,早有了她会来的意识,只是略感到惊讶。

  想来她的承受能力不差,但看到身着白色低胸短裙的柯茉绵面向自己款款而来,辛歆燃不由地微张着嘴巴,原来柯茉绵换下西服套装也能驾驭得了妖气。

  柯茉绵看见了她,不解的神闪过她的脸,像在问辛歆燃你怎么会来?只一瞬,她就换上浅浅的笑,转身走到恭候她多时的钱经理面前:“钱经理,生日快乐。”

  一屋子的职员向柯茉绵问好后,都一声不响地坐在沙上,目光若有若无地在她身上打转。

  柯茉绵天生就是个闪光点,从小就惹得人们把视线毫无保留地全投在她身上,似乎她的身体周围盘踞着一种古怪的气场,让人不自禁想去接近,又怕落得个冻死的下场,只敢满心纠结地在旁边看她。

  “柯总……真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