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2/2)

加入书签

这意义重大的时刻该喝点红酒?”

  “红酒啊?”经理忘了桌上的拉菲,连连点头,“好,我叫服务员拿几瓶过来,大家喝王朝还是长城?”

  辛歆燃觉得自己的笑脸僵硬了,这是大集团部门经理该说的话吗?他说的那两种酒简直和他身处的高级饭店格格不入啊!

  “不用再叫了吧,桌上不是有吗?”辛歆燃很好心地提醒他不用再破费了。

  这时候经理再不懂辛歆燃的意思就成傻子了,可惜他不擅长装傻,看着辛歆燃人畜无害的笑脸,僵硬地笑了两下:“那……那就开了吧。”

  木塞拔出的一瞬,钱经理听见了一声清脆的“啵”,也仿佛听见一堆金币砸在地上出稀里哗啦的声响。

  辛歆燃喝到了传说中的拉菲,她爸以前老提却舍不得买,今天一尝,她觉不出这酒和超市里几十块的红酒有多大区别。可能她是真不会品酒,似乎糟蹋了经理的拉菲,辛歆燃不以为意地想,这酒给谁不是喝?柯茉绵也不差喝这一瓶的,给了这帮没喝过好酒的人喝反而更能体现它的价值,也当柯茉绵做了慈善工作。

  一顿饭吃得经理肝疼,一会儿回到家估计又要听老婆的念叨了,答应职员们要去ktv唱歌又不能反悔,想到吃完这顿饭还有一大笔钱要花,这肝就更疼了。

  “去那家新开的五彩缤纷吧。”一个男职员提议,大家伙都看出来经理的脸快成了猪肝色,这顿饭把他心疼的不行。没好意思说更好的会所,只说了一家中档的ktv。

  “你们自己定。”经理强撑着笑脸,死要面子地说着客套话,裤兜的手机响了起来,他蔫蔫地掏出来,一看来电显示,整个人为之一振,转变速度让对面的辛歆燃叹为观止。

  “柯总,我们刚吃完,对对……”一手拿着电话,一手取了纸巾擦拭额头的汗,钱经理很忽然地就笑了,“好好,我们现在正要去唱歌,我订完包厢把位置告诉您。”

  辛歆燃把空了的酒杯放在桌上,托着下巴望着钱经理做思索状。

  “哎,想什么呢。”泰蔚问她,眼神怎么这般哀怨。

  “一个五十岁的大男人,对一个二十几岁的女人唯唯诺诺的,何必呢?”不懂,真心不懂。

  “柯茉绵有这个能力吧。”人家是上级,身为下级就得有低人一等的姿态,这个道理不是一直都存在的吗?

  “她啊?”辛歆燃扁扁嘴,不知道如何评价。

  泰蔚把她的表读成一种嫌弃,她挺不理解在辛歆燃的心里,柯茉绵到底是一个什么定位。

  正想问问她,经理打了鸡血一般的举着手机,又跟个打鸣公鸡似的雄赳赳气昂昂地叫道:“走,我们去凤凰城,我请了柯总过来。”

  凤凰城!辛歆燃反应了很久才在脑子里搜索到那地方的一点点信息,据说那里非一般人进不去,除非,你有钱,不然,你有权也是可以的。

  一夜上万的包厢费用,哪是普通老百姓消受得起的。辛歆燃算了算,自己辛辛苦苦工作三个月才能开得起一晚房,还不包括酒水饮料果盘什么的。

  啧啧,这世道,还能不能让人活了?

  经理一听柯茉绵能抽空过来,前一秒还嫌五彩缤纷贵,现在去凤凰城开包厢眉头都不带皱一下。

  一大帮人能进这种地方全是沾了柯茉绵的光,辛歆燃觉得这个钱经理狗腿得令人指。

  “你第一次来凤凰城吧?”泰蔚在门童恭敬的目光下不自在地问辛歆燃,印象中凤凰城是个上流人士进来寻欢作乐的地方,好像是十年前就有了,在原址上扩建又装修的,城市在不断展,凤凰城亦是如此。

  “我怎么可能会来过这种地方?”辛歆燃反问,她又不是钱多得没处花。

  经理安顿下一行人,很豪迈地让他们随便点东西,接着给柯茉绵打电话:“柯总,我们在凤凰城的237包厢。”

  他说凤凰城的时候,有些刻意强调了这三个字。

  也许在大多数人看来,能在这里请客唱歌是件很能耐的事,辛歆燃一想,还真是这样,反正她是请不起。

  “我说,一会儿柯总过来,你要好好表现。”按她说的,和柯茉绵搞好关系。

  “好。”辛歆燃偏头靠在沙靠背上,对着泰蔚绽开乖巧的笑,心里更多的是对柯茉绵到来的期待。

  泰蔚身边的男同事不经意间看到了辛歆燃在笑,停下了倒酒的动作,眨巴着眼睛看她涂了唇彩的嘴唇向上勾起。

  “老何,什么呆啊,酒都溢出来了!”他旁边的男人忙不迭地把他手中的酒瓶扶正,男人看辛歆燃正往自己这边看,连忙垂下头佯装擦茶几上倒出的酒水。

  辛歆燃扬起眉,笑意更甚,唉,长得迷人可不是她的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