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1/2)

加入书签

  “柯总,城市周报还有财经周刊的记者在楼下要求见您。”柯茉绵有三个秘书,此时她的三秘,也就是负责她工作琐事的那位,端端正正地站在她跟前,向她汇报又来了一拨记者在楼下大厅等着采访她。

  这种事生了太多次,她知道柯茉绵的打算,来汇报也只是走个形式。不出她所料,柯茉绵批着文件,头也不抬地说道:“不见。”

  三秘没再说什么,记者愿意等就让他们在大厅里等着,等不到人就该回去了。每次都是这样,柯总不接受采访,这事用不着几天就自个淡了下去。

  三秘走了出去,轻轻带上门。

  整间办公室只听得见手中的签字笔在纸张上书写的细小声响,柯茉绵在接到第一个来自记者的电话时,便关闭了号码公开的手机,只有私人用的那只还开着。这样安静的环境没持续多久,过了半晌,那只手机也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是白璐婉,柯茉绵自那天从她家离开后就没再见过她,白璐婉也没再主动联系柯茉绵。白璐婉是个有头脑的女人,知道一味的纠缠困不住柯茉绵的心,反而会让她觉得厌烦。所以她一直和柯茉绵保持着一个恰当的距离,不会让柯茉绵觉得烦,又对她的存在习以为常。

  这四年来她跟柯茉绵之间说是朋友,却比朋友多了一点异样的愫。白璐婉是娱乐圈的人,柯茉绵和圈子里那些女明星的传闻她自然都一清二楚,看到层出不穷的绯闻她也会难过。但又一想,那些女人不过是柯茉绵空虚时需要的消遣工具,如同昙花一现,很快就会从她身边消失。

  从没有出现过柯茉绵和那些女明星接吻的照片,这为白璐婉坚信这点提供了最好的证据。

  白璐婉认为自己和她们相比是完全不同的人,她会在柯茉绵需要自己的任何时候出现在她面前,无论过多久,她都不会离她而去。

  我爱你。

  这是白璐婉一次又一次在柯茉绵耳边重复的话,柯茉绵却始终无动于衷,但是慢慢的,柯茉绵不再抗拒她的吻,甚至偶尔还会试着迎合。白璐婉以为自己开始渗入了柯茉绵那颗冻结成冰的心,她以为柯茉绵从不会去吻其他女人。

  就这样,当她看见新闻上柯茉绵和柳文芮当街激吻的照片,白璐婉一下子就懵了,她放下手头的工作,大脑一片空白地打电话给她,就算柯茉绵不喜欢自己干涉她的私事,可这一次,白璐婉决心一定要问个明白。

  “有事?”柯茉绵在落地窗边的沙上坐下,她猜到了白璐婉打电话过来的用意,只是她没想到这个和自己关系不冷不热的女人会这般在意这件事。

  “绵绵……”白璐婉听见她的声音,语调一下子软了下去,在柯茉绵面前她好像永远强硬不起来,“你看今天的八卦周刊了吗?”

  “你知道我从不看那种杂志。”柯茉绵说得淡漠。

  对于白璐婉,柯茉绵做不出和一般女明星逢场作戏的平和态度,白璐婉对自己是真心的,就是因为太真心,让柯茉绵不知道怎么做才能不让她伤心。她根本没办法接受她的感,也不愿让她存有太多的希望。

  这么说来,柯茉绵是不知道今天的新闻了……白璐婉不知道要说什么,和电话那端同时保持静默。

  “你是想问我和柳文芮的传闻吗?”是刘文芮喝多了酒,才会在送她回家的路上出现了那幕闹剧。柯茉绵至今一想到她那张酒气熏天的嘴压在了自己的唇上,胃里依然一阵翻腾。

  那些女人看她,不过是夺人眼球的工具,柯茉绵看她们,也不过是打时间的工具,大家互相利用,各取所需。

  工具间不需要花费太多的感,柯茉绵懂得里面有几分真假,她只在其中兜兜转转,却从不花费多大的精力,对方会有身体上的索求,可她连施与某人一个吻都不甘愿。

  寂寞,成不了她将身体随意出卖的理由,但几乎没有人相信柯茉绵和那些传过绯闻的男男女女未生过关系。

  有时候,柯茉绵看着满篇幅关于自己私生活的报道,她也会怀疑自己守身四年到底是为了什么?她万般不想承认这事与那个女人有关。

  自己还幼稚的年纪,柯茉绵期望那人能看到她和女明星的绯闻,这样就能一气之下回来教训她了。可是四年了,柯茉绵的把戏早耍尽了,她的年纪也不容许她再幼稚下去,但和身边人混乱的关系倒是一时半会扯不干净了。

  “绵绵……”对方主动提起了这事,白璐婉心一紧,她不想再听柯茉绵说下去,她的语气太冷淡,下面的内容已能预料到几分。

  “璐婉,别管太多不该管的事,”不解释让她失望可能对她更好些,柯茉绵平静地说道,“我和你本来就是互不相干的个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