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婚约(1/2)

加入书签

  一只萝莉和一只大龄正太蹲在赤血藤的边上头对着头的研究着要怎么吃掉这个所谓的味道还算不错的食材。

  李宁暄兴致勃勃的指点江山,“赤血藤也叫血苁蓉,不过这个名字是我给起的,目前还没经过研究院的认证。我家就有三株,不过其中一株被我宰了。这东西要放在空气中放置最少一个小时等它的皮里面的血色汁y变成粉红色的固体的时候才能吃。这样安全,不会拉肚子。”

  衣衫被划破的十六七岁的男孩一脸崇拜的看着李宁暄,“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啊?”

  “哦,我之前把我家的那株宰掉的时候,用研究院体质进化的研究员做了些试验,才得出的结果啊!”李宁暄漫不经心的说着,“像现在这树汁还是血色的时候,如果给体质进化的人吃,就会引起狂躁的情绪,当时那个研究员叔叔才喝了一滴,就把妈妈的实验室破坏了大半呢。”

  听了萝莉的这句话,在场的人员除了兴致勃勃大龄正太,和一脸漠然的欧歌之外,其他的人脸色都有些怪异。这小丫头是不是有点太不把人命当成一回事了?

  那个极为美丽的女孩的脸色有些发青,小心翼翼的退后半步,将自己的身影努力的藏到欧歌的身后。

  拍大龄正太后脑勺的那位俊逸的男子则抱着胸依着特战车的车门眼神迷离,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其实,别人什么反应,李宁暄真的不在乎,本质上,李宁暄此生根本就不在乎除了家人以外的任何人。但是难得有个人的个性跟寒希澈很像,都是吃货。记得有次和希澈一起去农家乐钓鱼,希澈开车一路奔驰,宁暄坐在副驾玩习题的时候,突然不知道从哪里飘来一股怪异的味道,希澈闻到了,当场就下了公路,沿着飘来味道的方向一路行驶,最后开到一个农家老妇的家门口,希澈从车中蹦下去,谄笑着问人家老妇煮的什么,能不能给她尝尝。宁暄那时候也没有那么冷心冷肺的淡定从容,当时尴尬的差点把脸埋进习题当中。

  但是吧,人家老妇一脸的诡异,瞅了瞅院子旁边的猪圈,“姑娘,我煮的是猪食,不是给人吃的!”

  按照正理,人家都已经说了那东西不是给人吃的,正常人都会尴尬的笑笑然后抬腿走人吧?但是希澈果断的刷新了宁暄的心理底线,只听见她瞪圆了眼睛,依旧不死心的说了句:“额?大娘,我就尝尝,一口也行!”

  这句话在宁暄此后的生活中,就成了梦魇,不管是在食堂,街边,或者任何一个地方,只要希澈看到自己没见过的食物,或者是散发着食物香味的任何诡异的东西,她都会舔着脸凑过去,一脸希冀的问:“这是什么好吃的?能给我尝尝吗?就尝一口!”

  每当这个时候降临,宁暄从刚开始的恨不得在身上贴一张纸,纸上书写上,“我不认识这人!”到后来尴尬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再到后来,面无表情的掏出一本新词典,不管不顾的开始默记词典的内容,直到最后,根本就是完全无视,这期间的经历,简直就是可以书写上几十年的苦难史。

  不过,人都是这样,当失去了之后,就会连那人的缺点都会觉得是可爱的优点,甚至如同宁暄这样,下意识的去模仿。

  大龄正太眨巴眨巴眼睛,恋恋不舍的把目光从赤血藤上移开,指着自己:“糖太子。”然后指着拍自己后脑勺的俊逸男子:“苍御神,”懒洋洋的蹲着用手指头在地上画圈圈的,“福贝勒,”正准备上车一脸呆滞的男人“寒启,”从特战车车头伸着脑袋往外看的有着淡青色胡茬的男人“景思,”最后指着躲在欧歌身后的美丽女孩子,“巫玉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