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1/2)

加入书签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宣萱被老黑搂得羞红了脸,心里说不出是喜悦还是尴尬,这个老黑,不是说不让把他们的关系告诉隋杰两口子吗?怎么现在又来这一出?是什么让他突然想通了?

  “好小子,那阵子我们那么卖力地撮合你们两个,你们不领情,现在偷偷摸摸怎么又好上了?快点说是不是昨晚趁我睡着,你溜出去g坏事了?”隋杰惊喜地打趣着。

  “我俩啥时候好的g吗要跟你汇报啊?总之你准备一个大红包就好了,你们俩骗了我和宣萱多少次红包啊,我可要连本带利一起收回来!”

  几个人当中只有沈小荻很平静,她好像早就料到了这一幕,笑眯眯地看着他们打闹。

  24

  从普吉岛回来之后,小表弟建设带着他的未婚妻过来了。

  隋杰这个小表弟,是个挺让沈小荻同情的人。建设的父亲,也就是隋杰的舅舅年轻时候得了精神病,时好时坏的,基本上丧失了劳动力,家里穷得常常揭不开锅。在建设两岁这年,舅妈终于无法再忍受这个没有希望的家了,她跟一个拾破烂的外乡人走了,撇下了年幼的建设两兄弟。舅舅受了刺激,稀里糊涂地跳河走了。好心的父母接过了这个担子,建设两兄弟就是跟着隋家的孩子一起长大的。隋家环境不好,建设读书也不上路,只勉强读完了初中。建设毕业后一直在南方打工,听隋杰说一直不太稳定,打了这么多年工也没能盖上新房,这在农村是很难有姑娘上门的,最近在母亲的极力撮合下说了个媳妇。这不,刚对上眼建设就把姑娘带到隋杰这边来玩了,建设欢天喜地地说:“我带她来给哥嫂见个面,玩几天,到时就从这里回老家去打结婚证。”

  家里来了客人,回去接果果和父母的事只能往后拖几天,沈小荻高高兴兴地接待了建设两口子。她刚在老家享受过家里人的隆重接待,尽管那次没见着建设,但沈小荻不想失了礼数,到时建设回去跟家里人要一埋怨那她可丢不起人。

  建设瘦瘦高高,五官端正,依稀有些隋杰的影子,在农村男人当中也算是一表人才了。他总是穿得整整齐齐的,连衬衣的第一粒扣子也要扣好,擦皮鞋更是每天早上必做的一件事。他一边擦鞋还一边呵气,不把鞋擦得锃亮绝不罢休。沈小荻有时跟他抢着擦,他死活不让人帮忙。沈小荻夸建设勤快,隋杰却说他是个驴脾气,顺着来还好,要是拧上了就倔得很。建设的未婚妻细芬是个细眉细眼的姑娘,挺时髦地染着一头黄发,打扮得挺像个城里姑娘的,或者说她努力想把自己变成城里姑娘,只可惜粗糙的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