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1/2)

加入书签

  奔遥┐宓暮19游幢厥涓抢锶耍墒堑彼褰芤丫驹谝桓龈叨鹊氖焙颍裁床蝗煤19拥钠鸬愀咭恍┠兀?br /

  第三章:布满荆棘的二婚路(20)

  沈小荻不知道到底哪种选择是对的,但她知道,应该听听孩子的心怎么说,那是最真实的愿望。

  为了这个愿望,沈小荻愿意做一些牺牲。

  21

  老黑的律师楼里来了个客人。

  看到文员几次走到他办公室欲语又止,老黑奇怪地问怎么回事。

  文员如释重负地说:“外面有个小姐找您,我说她没有跟贺律师预约不能安排,可她一定要见您。”

  “她叫什么名字。”老黑看着桌面的文件,漫不经心地问着。

  “她姓沈。”

  沈小荻?老黑停了下来,“请她进来。”

  果然是沈小荻,她清瘦的身子藏在一件鼓鼓囊囊的大棉褛里,只露出一张被冷风吹得红红的脸,她吃力地拎着一大包东西卸到了墙角,“从你们老家拎了些吃的给你,样子不是很好看,能放在这里吗?”

  从第一次见面那个幸福的小女人模样到今天一副可怜兮兮的家庭主妇样,沈小荻跟着隋杰可真是吃了不少苦头。虽然有求于他,也难得她大老远地从老家提东西来,老黑心里暖暖的,赶紧点头,“谢谢你了,你就搁那里吧……怎么隋杰没跟你一起来?”

  沈小荻低下头打开她的提包,摸摸索索地从包里拿出一个塑料袋,解开塑料袋,里面是一层报纸包裹的书模样的东西,再解开那层报纸,这才露出一个大红的软皮本本。她把它郑重地推到老黑面前,“今天我来是想找你帮忙的……”

  老黑接过来一看,这是一个房产证,沈小荻名下一套百分百产权的房子。“你这是——?”

  “我想让你帮我办个手续,把我的房子给隋杰一半,”沈小荻的脸红彤彤的,声音有些激动,显然这对她是个不小的决定,“隋杰有房产了,争到果果的可能x就会很大了。”

  老黑吃惊地问:“隋杰知道这件事吗?”

  “不知道,我想先不要让他知道,否则他一定会反对的。你应该很了解他,他自尊心很强,我不想看到他因为这件事背上包袱。”

  老黑拿着这个沉甸甸的房产证,思考着怎么处理这件事才能最大限度地保护沈小荻,他真怕她只是一时冲动,要知道这可是价值一百多万的房子。“我知道你是为隋杰好,不过我还是建议你慎重考虑下这件事情。如果你想在房产证上加上隋杰的名字,那得j纳一笔不菲的税金,没必要花这个冤枉钱。现在你的目的只是为了争取果果的抚养权,可以去办个赠予公证手续,可是想瞒着隋杰去办公证是不行的,他本人必须在场,否则公证处不给办理。”

  沈小荻着急了,她没想到自己下了那么大决心却想出了一个无法实施的主意。

  “就没有一个咱们能够私下处理的办法吗?老黑,你一定要帮帮隋杰啊!没有果果我简直不能想象隋杰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隋杰不理智你也要跟着他不理智吗?你要想清楚啊!这房子是属于你个人的婚前财产,你现在就把自己的底牌拿出来给隋杰了,值得吗?”书包网 电子书 分享网站

  第三章:布满荆棘的二婚路(21)

  沈小荻从老黑的话语里听出了有转机,马上接口:“当然值得,隋杰是我丈夫,我的就是他的,有什么不值得呢?”

  “我接了这么多案子,每桩都是一家人为争财产打得头破血流,还没见过你这种主动把自己的财产给别人的……”老黑感慨着,也苦口婆心地劝着,“你真的要想清楚啊!现在你跟隋杰是感情很好,觉得为他做什么都无所谓,万一你们将来不好了呢?或者将来你的儿子长大了,他会愿意这样吗?他会不会怪你?”

  说到儿子,显然击中了沈小荻的心,她咬了咬自己的嘴唇,下决心地说着:“儿子的事现在顾不上了,先解决眼下的困难再说!就算,就算……不管将来怎么样,我都不后悔!”

  对于这样的一个女人,不帮她都有点不忍心了。老黑帮她做了份鉴证书,鉴证沈小荻愿意将自己的房产分给隋杰一半。因为隋杰没有在场,老黑要承担一些风险,毕竟这有点律师伪证的嫌疑。但是,老黑不想沈小荻不开心。当沈小荻欢天喜地地看着那份鉴证书时,老黑突然有些久违的感动。

  被这份难得的感动推动着,老黑晚上去了酒吧。他独自坐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静静地喝着酒,听着歌手在台上一曲又一曲唱着情歌。法庭上那个雄辩滔滔、冷漠理智的老黑不见了,此刻他的心很柔软,柔软得像刚出生的婴儿。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变得不再相信感情,也不会被情绪左右去做些冒昧的事了,虽然避免了磕磕碰碰,波澜不惊的生活却渐渐变成了一潭死水。有时他真羡慕隋杰,有沈小荻这么好的女人为他出生入死。而他,已经忘记激情激烧是何年何月的事了,他有不少女朋友,可大都是与寂寞有染,与真情无关。看着这个世界,从泪眼、醉眼到冷眼,岁月如流水蹉跎而去。

  “怎么这么好兴致一个人喝酒?”一个穿吊带衣裙的女人带着几分醉意跌进老黑对面的沙发。

  老黑不搭理地把头偏到一边。尽管泡吧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但他对爱泡酒吧且主动跟男人搭讪的女人向来没好感,觉得这些人不是酒托就是放,只可以在最寂寞的时候来消遣一下。她们就像他的鸦片,瘾发的时候难免饥不择食,可只要一饱了就会立刻厌倦。今天他正在找青春的感觉,根本没心思搭理这些人。

  “怎么了,贺大律师?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我是沈小荻的朋友宣萱!”女人的指尖沿着蜡烛杯轻轻画着圈,声音有几分幽怨。

  一听沈小荻的名字,老黑赶紧定睛一看,老天,真是第一次见沈小荻时,和她一起来的宣萱,在隋杰的婚礼上又见过,隋杰一直极力从恿他去追她呢。老黑笑着赔罪,“对不起啊,刚才在想点事没看到你。你也是一个人来的?一起喝一杯吧?”

  “贺大律师也会有心事吗?是不是为了隋杰的事情伤神?”宣萱歪头看着老黑,伸出一个指头绞自己的头发。

  第三章:布满荆棘的二婚路(22)

  “你说对了,隋杰这个案子是挺棘手的,我们没有把握能够胜诉。”

  “真没见过隋杰这种人,为一个孩子折腾这么大动静g吗呢?偏偏沈小荻还那么死心眼儿地跟着他……唉,这一个痴一个傻,怎么两人就碰到一堆去了呢?”

  对这个话题恰好两个人都有共鸣,老黑突然很想了解下沈小荻,“听说你和沈小荻是大学同学?她是对谁都这样还是只对隋杰这么好?”

  “她这个人平时没什么问题,可在感情上总是会突然做些让你吓一大跳的事情。”

  “比如说——?”老黑饶有兴趣地追问着。

  “比如跟她那个又帅又有钱的老公硬要离婚,比如鬼迷了心窍一样非要嫁给隋杰,你很难想象她会这么有勇气……怎么,你对沈小荻很感兴趣吗?”

  老黑正听得入神,没想到宣萱突然问了这么一句,赶紧掩饰地说:“我必须了解我的当事人啊,否则怎么帮他们打这场官司呢?”

  还好宣萱并没有在意,反而问起了自己感兴趣的话题,“总之沈小荻就是这么一个有点冒傻气的人……你跟隋杰从小玩到大,一定很了解他吧?他跟他前妻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啊?g吗非要争这个孩子?”

  “你说沈小荻的做法让人难理解,就像隋杰的想法也挺让人纳闷一样……隋杰和我,都是农村出来的孩子,能在这个城市站稳脚跟,都是吃过很多苦头的人。对我们来说,有些东西是不那么重要的,比如钱、所谓的面子。但会把一些东西看得比命还重要,对隋杰来说就是他的孩子了。”

  “那什么对你是很重要的呢?”

  “现在来说,应该是朋友之间的情分吧,比如我跟隋杰的。当年读高中的时候,我跟隋杰是同桌,我当时成绩很差人却很调皮,隋杰是尖子生又很乖,老师让他来带我,结果没想到我把他给带坏了,哈哈!有段时间很流行练气功,我去书摊上买了本气功秘笈自己偷偷练,后来把隋杰也拖下了水,我俩常常在早自习之前跑到河边去练会功。现在想起来还真后怕,幸好没有走火入魔,我和他的j情也就是那时候结下的。”老黑回忆着他和隋杰的往事,脸上露出温暖的笑容。

  宣萱听得入了神,不由也回忆起来,“我和沈小荻大学四年都是睡的上下铺,你不知道沈小荻这个独生子女有多笨,没上大学前她什么家务活都没做过,连洗双袜子都不会,她家条件其实也一般,可她妈简直把她当公主养,她命好旺夫,前任老公跟她一结婚就环境好了起来,人家都说她有富贵命……可是没想到,那个娇滴滴的沈小荻放着好r子不过,居然能为隋杰变成这个样子,真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啊!……听说你也离过婚,为什么一直这样晃着?”

  “你不也离过吗?为什么也还晃着?对女人来说,身边有个人总比没有强。”

  “你们老觉得穿鞋总比光脚好,可是如果我光脚站在草地上,为什么还要去穿一双不适合的鞋来折磨自己呢?”书包网 。 想百~万\小!说来书包网

  第三章:布满荆棘的二婚路(23)

  “说得好,为我们光脚踩草地g杯!”

  这是个很愉快的夜晚,他们像久别的知己一样聊得十分投机,说到底是因为大家有共同关心的人。聊得开心了,喝得自然也多了。早上起来时,老黑发现自己躺在了家里,二十平米的卧室里,床上、地上、椅子上到处是衣服,而缠绕着他的一个光洁,俨然是昨晚把酒言欢的宣萱。老黑隐隐还记得昨晚的疯狂,记得她高c时的痉挛和眼泪,这是一个和他一样孤独的人。此刻她搂着他的脖子,像个小猫一样蜷着,美梦正酣。这是老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到宣萱没有化妆的样子,她和平时不同了,卸下了她努力扮演的都市女人角s,回归到最真实的自己,其实她还是有几分可人的。

  老黑轻轻地挪开她的手,坐起身来转动有些落枕的脖子。

  宣萱被惊醒了。昨晚老黑比她喝得多,虽然她也醉了,仍然清晰地记得老黑在酒吧里吻了她,然后醉醺醺地把她带回了家。当时她有过一阵挣扎,为什么要和一个不爱的男人上床呢?可是她真的太寂寞了,寂寞得像被困在大海中央,最初那海阔天空的自由已经变成筋疲力尽的疲惫,她需要爱、需要男人、需要家庭,就像需要救生圈。哪怕只是一点点安慰也好,她已经不再奢望还会有谁来救赎。

  看着老黑一言不发,宣萱感到了一种莫名的痛,他平时也一定是这么随便和吧!她有些受伤,从被窝里蹿出来,快速地穿好衣服,“我走了。”

  老黑心里有些愧疚,“我……”

  “大家都是成年人,你不必在意什么,我不会要你负责任。”宣萱不敢回头,假装潇洒地说着,其实心里很懊悔,她为自己莫名其妙的放纵而难受,大家都是熟人,将来还怎么面对呢?如果给隋杰知道这事,他会怎么看她?一定庆幸没有选择她吧!

  就在她要拧开卧室门的瞬间,老黑的大手捉住了她,老黑看着她,慢慢地,一字一句地说着:“我知道,这个开始可能不是很完美,但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吗?尝试下,看能不能做我的女朋友。”

  宣萱转过头来看着老黑,惊喜写满她的眼睛。虽然老黑并不是她一眼就喜欢的男人,但作为一个j往对象,他已经是很理想的人选了。离婚大龄的她,还能有多少选择呢?隋杰已经结婚了,得不到隋杰得到他的朋友也算是一种补偿吧!

  “你知道,我离婚好几年了,我也想找个好女人重新开始,只是我有很多毛病需要改,希望你可以包容,也可以帮助我。”老黑显然是认真的,只是一夜之间,他彻底厌倦了过去的生活,他想像隋杰那样鼓起勇气去尝试下,沈小荻那样的女人是可遇不可求的,但愿她的朋友能给他绝望的心一点惊喜。

  平时伶牙利嘴的宣萱此时真不知说什么好了,她低下头握着老黑的大手,轻轻地摇晃着,快乐的感觉像突然放飞的鸽子一样,在她心头扑腾着。。 书包网最好的网

  第三章:布满荆棘的二婚路(24)

  窗外的y光照了进来,洒满这个寒凉而又温暖的早晨。

  22

  沈小荻感到家里冷清了很多。

  父母和果果在家时,因为父亲耳朵背,两个孩子又喜欢叽叽喳喳,多少有点让人嫌嘈杂。眼下家里清静多了,卫生也容易收拾了,平时拥挤的房间也宽敞明亮了许多,可这样g净爽利的r子没过两天沈小荻就感到了寂寞。

  隋杰早出晚归,在家时也没什么心思跟沈小荻j谈,有时想到冷落了妻子时他会过来给一个拥抱。两人静静地抱一会儿,能感到彼此的脆弱和无助,可要替对方搬开心上的那块大石头,彼此都束手无策。海海落了单之后,虽然少了照看果果的烦恼,可他总提不起精神来,出去运动的时间少了,泡在电脑前的时候多了,他每天都要追问沈小荻:“弟弟什么时候回来?他会不会被坏人欺负?”

  “快了,快了。”

  “为什么要把弟弟送到乡下去呢?是我表现不好吗?”

  “没有,你很乖,自从你和弟弟一起生活后,妈妈觉得你已经是个男子汉了,已经会照顾弟弟,让着弟弟了,妈妈真的好高兴。”

  得到沈小荻的鼓励,海海高兴地笑了。这段时间海海懂事了很多,自己的事情能够主动去做了,有时还能给沈小荻帮把手。以前哄着他照顾果果多少有点利用他喜欢当大佬的感觉,而现在海海是真的对这个弱小的弟弟有了感情,有了责任感,他觉得自己是大人了。沈小荻很欣慰,这就是兄弟俩一起生活的好处,独生子女很难学到的东西。谁说组合家庭只有问题没有好处呢?

  就在沈小荻回到家的第三天,一个不速之客登了门。

  当时她正赶着海海上床睡觉,家里连通楼下的门禁系统响了。沈小荻以为是隋杰没带钥匙,也没问是谁就点了开门。过了一会儿,家里大门被敲得嘭嘭响,沈小荻开了里门一看,老天,是莫莉。隔着一道铁门,莫莉身上的香水张扬地飘了过来,刺得沈小荻鼻子痒痒地连打几个喷嚏。比起短裙长靴的莫莉来,一身皱巴巴长袖睡衣裤的沈小荻简直有点土得掉渣。

  莫莉嘴角挂着一丝不屑的冷笑,她不看眼前的沈小荻,却不停向门里张望着,“开门啊,我来接我儿子!”

  沈小荻已经很后悔自己没问清楚就开了楼下大门了,这会儿哪敢再开门,明白莫莉是冲果果来的,隋杰现在不在家,她既不敢惹怒莫莉也不敢让她看出果果已经转移了,便含糊其辞地想蒙混过去。

  “你要见果果还是等二审结果下来再说吧,这个时候好像不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当妈的要见自己的儿子,天经地义的事!”被沈小荻惹毛了,莫莉的嗓音提高了一个八度。

  “是的,可是我真的没办法。我们要休息了,你回去吧。”沈小荻不想跟她多说,想关上门。

  “等等!——你知不知道你很蠢?你只不过是隋杰利用的一颗棋子,知道吗?哪天你没有利用价值了,他就会一脚踹开你。”

  第三章:布满荆棘的二婚路(25)

  沈小荻深吸了一口气,以平复莫莉的话带来的一丝刺痛,“那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不用你c心了。”

  “好,我不管你们的事,果果是我的儿子,你再怎么带也带不亲的,你图个什么呢?为什么要跟我作对?你劝劝隋杰,把孩子还给我吧!”

  “如果把果果还给你,你能保证让孩子过得很安稳很开心吗?你能保证不再跟隋杰怄气吗?你能保证不再拿孩子报复隋杰吗?”

  莫莉想了半天,硬硬地丢出一句:“那是我们一家三口的事。”

  这话一出口,两个女人都怔住了。莫莉说的“一家三口”暴露了她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尽管隋杰已经和沈小荻结婚了,莫莉还是对隋杰抱有幻想,觉得他们不过是赌赌气吵吵架,隋杰是一时糊涂,等想明白了就会回到她身边。莫莉现在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借着果果隋杰,她觉得,只要还掐得到隋杰的死x,复合就还有希望,最起码,比眼睁睁由得他和别的女人双宿双飞强。

  沈小荻心里有点发慌,她语气诚恳地劝莫莉,“其实你条件很好,又漂亮又聪明,再找个男人很容易,为什么要在隋杰一棵树上拴死呢?你们的缘分已经尽了,何必再苦苦强求。”

  莫莉笑了,笑容里有一丝凄凉,也有一丝怨恨,“我和他的缘分怎么可能尽呢?我们有一个孩子,我们的关系永远都断不了。只要我r子不好过,我就会跟他一直纠缠下去,我劝你趁早回头吧!”

  沈小荻什么话也不再说,轻轻地带上了里门,门外的莫莉也没再敲门。过了一会儿,楼梯间响起了清脆的高跟鞋声,由近及远,随着楼下大门“哐”的一响,一直贴在门背的沈小荻吁了一口长气,已经按了隋杰电话的手指终于没有拨呼号键。莫莉走了,警报暂时解除。

  她明白,带果果走并不是莫莉的目的,莫莉就是来打击她的,不让他们安静地过r子。沈小荻知道自己不应该受她影响,莫莉和隋杰早就是过去时了,可她心里还是慌极了,她觉得自己在莫莉面前很自卑,她的美貌,她的强势,她层出不穷的新招式,她还有果果这个致命的筹码。沈小荻自认根本不是莫莉的对手。

  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