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1/2)

加入书签

  兴娴降摹!?br /

  “我觉得你前夫其实对你是很有感情的,否则他不会对你这么好。”

  “你说他没办法拒绝我的要求,我才信呢!他只是觉得欠我们的!”

  隋杰又想起了夏明皓看沈小荻时的那种眼神,话不好说透,但他相信自己作为男人的直觉,不由担心地问:“你们这么离不开他,他又还这么照顾你们,会不会考虑复婚呢?”

  第二章 :爱的考验(14)

  “我和他是不可能了,他有女朋友,我现在也有男朋友了,他给我帮忙不过是看在海海分儿上,你不要多想……再说了,如果我有了新的家庭,这些事情自然有我的丈夫来搞定,到时我肯定不会再找前夫了……”

  隋杰的心猛一跳,沈小荻的意思是希望他能以一个丈夫的身份分担这些家务事。只要有了名分,将来做任何事情就顺理成章了。沈小荻敢说清找前夫帮忙的理由,证明他们之间是没有苟且之事的,再说一个女人离了婚还能让前夫这么愿意帮她,也说明她的为人不错。

  一关关考查下来,一点点小事看过来,隋杰对沈小荻的人品放心了,可眼下还有个穷追不舍的宣萱呢。怎么办?

  隋杰不厚道地想出了一个脱身的主意。宣萱不就是想找个结婚对象吗?隋杰还有个要好的哥们儿老黑呢,虽然老黑也离过一次婚,可他上次婚姻找了一个同x恋的老婆,和宣萱同样情场失意,这些年来他身边虽然女朋友没停过一直在换,可隋杰相信他最终还是需要一个女人安定下来的。就像他自己一样,刚和莫莉离婚的时候真的对婚姻失望透了,可当碰上了沈小荻,生活又重新燃起了希望。对宣萱来说,做律师的老黑事业有成又是单身,也是很好的人选。他们需要的,只是一点碰撞出的火花。

  找了一个周末,隋杰叫上了老黑,让沈小荻也叫上了宣萱。这次四个人的饭局,隋杰算是正式把沈小荻带给自己最好的朋友老黑看,顺便也捎上了沈小荻的朋友宣萱。在介绍两人相识的时候,隋杰用了不少修饰词:“我哥们儿老黑,年轻有为的大律师。宣萱小姐,美女加才女。”

  老黑本名叫贺宇轩,人确实也像他的名字那样是个气宇轩昂的男人,不过因为他从小皮肤黝黑,被同学们取了外号“老黑”,渐渐在同学中他的名字便被忘记了,别看他平时不大爱说话,在法庭上可是出了名的铁嘴。他还没意识自己已经变成了炮灰,礼貌地与宣萱寒暄过后,他开始用审慎的目光观察沈小荻,心想隋杰还真有两刷子,说找就立马找了一个。若不是事先知道沈小荻的情况,他真不相信眼前这个邻家小妹模样的女人已经是八岁孩子的妈了。

  听着隋杰隆重的介绍,宣萱立刻明白了隋杰安排这次饭局的目的,她幽怨地举起酒杯,“来,我敬你们一杯,祝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说完也不管别人回不回答,她一仰脖把手里的红酒喝得gg净净。

  沈小荻不知道眼前这几个人都各怀心事,只觉得隋杰能带她见自己的朋友,就是对她身份的承认了,心里高兴得不行。用餐当中,她与隋杰不时要相互看一看,捏一捏手,低声耳语几句,幸福毫不掩饰地像蜜汁一样从两人身上流了出来,却没想到他们的甜蜜刺激着一旁的宣萱。

  在隋杰上洗手间的时候,宣萱把他堵在了门口,她眼睛湿湿的,“杰哥,你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我吗?”书包网 。。

  第二章 :爱的考验(15)

  “对不起……其实很多男人都比我好,你别死心眼儿地只看到我。今天的老黑就不错,他有车有房又没有孩子拖累,比我强多了,到时我给你们撮合一下,我觉得你们挺般配的。”

  “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有车有房就一定行吗?老黑这种男人我见多了,女人对他们就是一件衣服,有没有都无所谓……”

  “是的,现在有很多虚情假意的男人,信任可能会让你受伤,可是如果你不肯去相信任何人,人生还有希望吗?这世上一定会有适合你的人存在的,你拒绝了所有人,那就是拒绝了得到幸福的机会……”隋杰觉得宣萱并不是真的喜欢他,而是把他当成了最后一根救命草,借着这个机会,他也劝劝这个钻了死胡同的女人。

  这些话说到了宣萱心里,她若有所思地呆住了。

  虽然沈小荻和隋杰在大力撮合,老黑和宣萱并没有对上眼,彼此的理由居然是一样:没感觉,不是我想要的人。老黑和宣萱同样久经情场,不相信爱情却又奢望最完美的爱情,这大概是让他们成为剩男剩女的原因吧。不过从这次之后,宣萱没再来纠缠隋杰了。隋杰终于放下了一个大包袱,重要的是没有伤害沈小荻和宣萱的感情,他感到很欣慰。

  就算再穷也会接受,父母家世也了解清楚了,沈小荻觉得她和隋杰的感情已经到了一定火候,是时候见见彼此的家人了。就在她兴冲冲地邀请隋杰去家里做客时,隋杰却不肯去,支支吾吾地又说不出什么理由。这之后的几天,隋杰一直没有跟她联系,给他发信息也不回,把个沈小荻急得不行。莫非隋杰另有打算了吗?夏明皓和j窝头的事又要重演了?隋杰的冷漠深深刺痛了她,她内心抓狂却又不知如何是好。

  其实隋杰此时对沈小荻非常没有把握,他想让自己冷静一下。虽然知道沈小荻肯定不好过,就像他心里总像被猫爪子挠一样。白天,他让自己忙得像个陀螺,可一到晚上还是睡不着觉。闭上眼睛,是她的笑脸,捂住耳朵,是她的声音。他晚晚都去沈小荻家楼下站一会儿,看着她在厨房里忙碌的剪影,看着每晚十点半她家准时熄灯。每每他都有去按响门铃的冲动,但他还是克制住了。

  秋风阵阵,夜s怡人,最适合与相爱的人携手漫步,情意绵绵。可这楼上一个辗转反侧,楼下一个一地烟头。明明思念着对方却不肯说出口,明明相互喜欢着却还要相互折磨。

  这晚,正当她家该熄灯的时候,她的名字随着“你这该死的温柔,让我止不住颤抖……”的音乐铃声显示在隋杰的手机屏幕上。

  “隋杰,你要分手也请给个明白话,我绝不纠缠你……”

  “我就在你楼下。”

  一分钟之后,青着眼圈的沈小荻和胡子拉碴的隋杰在楼下小区的凉亭里会面了。一见隋杰这副模样,沈小荻的满腹怒火已经成了柔肠百转。隋杰不是出了什么事吧?书包网 。 想百~万\小!说来书包网

  第二章 :爱的考验(16)

  隋杰一上来就认错,“小荻,我对不起你。”

  沈小荻脑子直嗡嗡,什么意思?

  “我错了,我一直有事瞒着你,我怕你知道之后再也不理我了……”

  “你,有别的女人吗?”

  “不是的,是小荻你对我太好了,好到我有点耍无赖了。好几次我想告诉你真相都没勇气,我的良心一直很受折磨,这样对你是不公平的。”

  “究竟是什么真相啊?你赶紧说,我受得住。”

  嘴上说受得住,沈小荻的腿已经软了,她赶紧摸到凉亭的长椅坐下。她不知道隋杰会扔过来怎样一个炸弹,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打击。隋杰走过来抱着她,把头埋进了她的膝盖里,他不敢看沈小荻,生怕直面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睛自己就没勇气再说下去了。一时间,两个人都感觉到了对方在发抖。

  “……小荻,你就没觉得我三十多岁才结婚很奇怪吗?”

  “不奇怪啊,深圳男人不都是三十多岁才结婚吗?”

  “是的,可是你别忘了我是农村出来的,就算我想晚婚我家里人也不允许。从我毕业到和莫莉结婚前,我的历史不可能一片空白……”

  “你不是说老在换工作地点,一直没能稳定下来去谈恋爱吗?”

  “我是骗你的,有些事情,我怕说出来你会瞧不起我……”

  “你到底有什么秘密,全都说出来好吗?”沈小荻急得嘴唇都哆嗦了。她的心仿佛在往无边的海洋里沉,想不到自认已经这么了解隋杰了,他还有自己的秘密。

  “在莫莉之前,其实我还结过一次婚……”

  13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a面和b面。

  隋杰毕业之后就开始了走南闯北的区域市场工作生涯,血气方刚的他也有过一些邂逅,但那些晨风一样美丽的短暂恋情总是随着他变换工作地点无疾而终。直到他二十六岁那年,在家人的一再催促下,他在自己当时工作的地方见了一个相亲对象。

  虽说南北脾x有差异,隋杰却第一眼就看上了娇小清秀的婉玲。她家境清贫,幼师毕业,虽说毕业两年一直在待业,但听说她照顾父母料理家务是一把好手。别人看隋杰完全可以找个更好的,隋杰自己却觉得还不错。

  相识一周后,隋杰把婉玲带回了千里之外的老家隋家村过年。

  那一年大年夜格外寒冷,一家人在热闹过后识趣地给隋杰留出了空间。隋杰和婉玲围着火盆坐着,隋杰不时往火盆里添上一两块炭或是拱一拱火,火光映着婉玲两颊绯红如桃花,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片柔和的y影。这如花美丽的姑娘也像花儿一样娇羞,她一直低眉顺眼地不敢抬头看这个已经跟她确定恋爱关系的男人。

  “婉玲,我家里你也看过了,我就是从这个小山村出去的,有一大帮农村亲戚,你介意吗?”

  “怎么会呢,我家条件也不好,你不也没嫌弃吗?我……我还没工作呢,你介意吗?”

  “没工作更好,你可以跟着我到处走走,我们做市场工作的,工作地点常常换来换去,希望你将来能适应得了。”

  第二章 :爱的考验(17)

  “那,咱们就男主外女主内,以后我给你洗衣做饭照顾孩子。”

  “好啊!”隋杰高兴地捉住了婉玲的小手,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不过我们得先制造一个孩子出来……”

  婉玲的脸更红了,“很晚了,我要睡了。”

  “我给你暖暖被子吧,南方不烧炕,可家里比你们那边还冷。”

  用一个暖被子的藉口,隋杰和婉玲躺到了一个被窝里。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紧张,婉玲一直在发抖,隋杰怜惜地握握她的手,“别怕,我不会强迫你做不想做的事情。”

  婉玲平静了下来,两个人在黑暗里默默相握着。窗外有邻家小孩不时会放一两个烟花,绚丽的烟花拖着清亮的哨声划破山村的寂静,也打断两人杂乱无章的心跳。一直保持坚硬姿势的隋杰觉得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松开婉玲打算下床离开,那只柔软的小手却悄悄拖住了他。两人静止着没有任何语言,直到她纤细的手指往回勾了一勾。

  隋杰绷着的弦猛地断了,他伏身下去,准确地吻住了那张湿润的唇。她软软的身子就像他怀里点着的一团火,她小小的r房就像是窝在他手心的小雏鸭。没有热烈的爱抚也没有娴熟的技巧,隋杰背着那床厚重的被子冲杀进了一片沼泽,他斗志昂扬雄姿勃发,却陷在那令人窒息的沼泽里动弹不得,一个哆嗦间踩中了水雷,被炸得粉身碎骨,一片空白……

  这晚他们做了八次,创造了隋杰生命中的吉尼斯纪录。直到早上天s将明,母亲和大姐在灶房点起了炊烟,隋杰才恋恋不舍地亲了亲婉玲,“我得先回自己房间了,免得他们看到我们睡在一起,怕你不好意思。你也准备起床吧,去帮他们准备下早饭。对了,还痛吗?”

  婉玲咬着被角娇弱地嗯了一声,可当她往被子里一看时,立刻尖叫一声,说什么也不肯下床了。隋杰纳闷地掀开被子一看,哇,到处是血迹斑斑!

  “原来你是,你是处女?!”隋杰又惊又喜,虽然他没指望能找到一个处女做老婆,但老天给的这个大礼包实在是太可爱了!

  婉玲用手捂着脸,又羞又急。

  这个初夜废掉了母亲刚缝好的新被褥,偷偷乐坏了隋家上下几十号人。

  过完年回到婉玲老家,隋杰顺理成章和她摆了酒,也委托岳父母帮他们办了结婚手续。这之后,婉玲随着他在城市中辗转。如隋杰所愿,她果然是个温柔贤惠的好妻子,回宿舍就有热饭热茶、洁衣暖被,病了有人疼,烦了有人陪,这样的生活对飘泊已久的隋杰简直是天堂了。更何况,婉玲很快为他生下了一个女儿,隋杰非常爱这个长相酷似他的孩子,他给女儿取名叫蓓蓓,女儿让这个家更美满了。

  有了家的滋润,隋杰的工作也更加顺风顺水,收入像坐了火箭一样往上涨。隋杰觉得自己不会理财,便把大部分积蓄都j给了婉玲保管,他已经把他整个心都放到老婆和孩子身上了,不是说男人是赚钱的耙子女人是装钱的匣子吗?这才是男主外女主内的模式啊!因为那时工作常变动,他也没规划过要在外面买房定居,只想着多赚点钱,以后带着婉玲、蓓蓓风光返乡。

  第二章 :爱的考验(18)

  一天, 他接到了岳母的电话,“隋杰啊,婉玲他爸得了肝炎,这可怎么办!”

  “别着急,我给你们寄些钱回去!你们找最好的医院给爸爸治病!”

  这一寄就是两万,过了两个月隋杰听说岳父肝炎未愈,他又汇了一万。

  过了三个月,岳母的电话又来了,“婉玲她弟弟闯了大祸,骑摩托车把人给撞伤了,现在人家要赔五万块钱,怎么办啊,这天都塌了!”

  “别急别急,有我在就没事,我给你们汇钱过去,赶紧把那件事给了了,以后可别让小弟再骑摩托车了!还有,这事我这边处理完就算了,你们就别跟婉玲说了,不要再让她着急。”

  仅仅才过了一个月,岳母的电话继续穷追不舍,“你小弟撞的那个人死了!现在人家说还要再多赔十万!”

  “这么多啊!”

  “就当是我们借你的吧,你一定要想办法啊,不然你小弟就要坐牢了!”

  无奈之下隋杰又给了。他也心疼自己的血汗钱,可婉玲家的事他不管还有谁管呢?岳父岳母给了他这么好一个妻子,他辛苦点赚钱补贴家用是应该的。

  谁家都有个头痛脑热的事儿,没过多久隋杰大姐找他了,姐弟几个想给爸妈盖新房,希望隋杰也出出力,隋杰满口答应,“没问题,房子早该盖了,我出百分之九十吧,剩下的哥姐们凑一凑,也算都尽心了!”

  等隋杰转回头跟婉玲拿存折时,婉玲却支支吾吾拿不出来。

  “老婆,你看我出来了这么多年,钱也赚了不少,也该给父母尽尽孝是吗?农村里盖房子花不了多少钱的,下次我们再给你家也盖一栋,我会对得起你的父母兄弟,你放心!”

  婉玲脸s煞白煞白地拿出几个存折给隋杰,隋杰打开存折一看,天,余额为零,每个都是!

  婉玲终于开口说话了,“钱我都汇给我妈了,我小弟开车撞死了人,赔了很多钱。”

  “你!”隋杰气得全身都在发抖,“你妈已经跟我要过钱了!所有的钱我都给她了!为什么还要再跟你要!”

  带着愤怒和疑问,隋杰和婉玲连夜赶回了岳母家。在摇摇晃晃的火车上,婉玲抱着熟睡的蓓蓓蜷缩在隋杰身边,像一只做错事的小猫。

  y光初起时,隋杰一家三口已经站在了婉玲娘家的村口。他们一眼就看到,过去婉玲娘家的三间平房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栋三层小楼。一时间隋杰全明白了,什么岳父生病、小弟车祸全是假的,全是用来从他们两口子手里骗钱的藉口,他的岳母大人利用他心疼婉玲不想她知道,婉玲怕他生气不想让他知道的弱点,在夫妻俩手里前前后后要走了六十三万。六十三万啊!在九十年代后期的农村已经是个天文数字了。

  隋杰压着怒火敲门,开门的是服饰发型焕然一新的岳母。

  “妈,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们盖房子需要钱只管跟我们说就是,为什么要编那么多藉口来要钱?”书包网 。。

  第二章 :爱的考验(19)

  “没多少钱啊!我们辛辛苦苦把闺女养这么大,你把她就这么带走了,怎么也得表示一下吧!”

  “那,那可是我们全部的积蓄!还让不让我们过r子了!”

  “不过就不过,我闺女嫁你本来就委屈了!”

  岳母和结婚前已经判若两人了。隋杰愤怒地捏紧了拳头,婉玲在一旁则哭得像个泪人。

  隋杰没办法跟岳母要到钱,只好请村委出面协调。然而不管来的是什么人,岳父母就是一口咬定所有的钱都花了,要钱没有,要命有两条。当谈判陷进了僵局,看着岳父母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火头上的隋杰把桌子一拍,“婉玲,我们走!”

  婉玲抱着蓓蓓泣不成声。

  “跟我走!”隋杰大声重复着,“我跟你父母没法再谈下去了,我不会再跟他们有任何关系!你是跟我走还是留下来?”

  “我……我不能……毕竟他们是我爹妈……别我……”

  隋杰简直不敢相信,一直对他言听计从的婉玲竟然选择不跟他走。年幼的蓓蓓看着这一幕,仿佛明白了点什么,突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隋杰心如刀割,想过去抱蓓蓓,蓓蓓也向他伸出了小手,“爸爸,爸爸……”

  婉玲转过身护住蓓蓓不放,大声哭喊着:“蓓蓓是我的命,你要抢走她,就不如杀了我吧……”

  隋杰带着一颗支离破碎的心离开了婉玲。他要冷静下来想一想,想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是那么幸福美满的一个家,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呢?

  回到他们暂住的小窝,没了蓓蓓咿咿哦哦的学语,没了婉玲在厨房叮叮嘭嘭的嘈杂,家里静寂得像一片死海。隋杰想喝口水,看到桌上还摆着蓓蓓喝剩没洗的牛n瓶,隋杰想睡一会儿,发现枕边还留着婉玲掉落的头发……这熟悉而又陌生的一切,像针扎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