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1/2)

加入书签

  “不是的,我也很想找一个我需要的礼物,可确实没有找到啊!”

  “我知道你前夫环境不错,你平时的消费应该也不低,是不是我太穷了你觉得不习惯?”隋杰拿过了她的包,把钱往里塞,其实心里在想,她今天不肯要礼物不是太体谅他那就是在矫情了。

  “不是的,不是的……”沈小荻急得脸都涨红了,她没有再推辞,任由隋杰把钱塞在她包里。

  隋杰心里在苦笑。他不是为那一千块钱心疼,难过的是沈小荻和其他女人也没有两样。这小小的不舒服,让隋杰刚对沈小荻找到的一点感觉淡了下去,隋杰打算就此与她别过了。不过事情并没有这样结束,只过了两天沈小荻就主动给隋杰电话了,“今天有空吗?我给你买了件衬衫,得让你试试合不合身……”

  这件衬衫是隋杰一惯喜欢的休闲风格,价格比隋杰给沈小荻的礼物钱要少一点,既给了隋杰面子,又表明了她的心意。隋杰心里热热的,沈小荻真是个懂事的女人。隋杰想到了莫莉,和莫莉认识了十几年,除了生r时的那个棒棒糖,莫莉没有给隋杰买过任何东西。在莫莉心里,男人生来就是为女人服务的,女人如果为男人付出了一分,那男人就得回报百分。

  不过,光检验出来沈小荻不图便宜还没用,隋杰不知道沈小荻会不会也像莫莉那样喜怒无常,现在的温柔会不会变成将来的跋扈,今r的和睦会不会变成他r的反目。他最需要了解的是沈小荻的x格究竟如何,他又给沈小荻出了难题。

  隋杰的工作很忙,周末常常不能休息,他和沈小荻约会的时间很难提前定好,因为常常得去别的城市跑业务,他和沈小荻约会就更困难了。常常是他突然有了一点时间,就马上抓沈小荻来见一面。沈小荻后来笑说她是“奉旨待诏”,整天像个罪臣一样眼巴巴地等着皇上开恩召见她一回。。 书包网最好的网

  第二章 :爱的考验(3)

  一个周六隋杰在广州办事,沈小荻的信息来了:“如果再不见到你的话,我怕你会忘记我的样子……”

  “我一会儿还要赶到东莞去,下午会有一点时间,如果你不嫌太远的话,来东莞见见?”

  沈小荻兴高采烈地答应了。

  隋杰比约定的时间早半小时到了东莞,他坐在一个可以观察下车乘客别人却看不到他的角落,静静地等待着沈小荻。没过多久沈小荻从深圳的大巴下车了,她满面笑容地东张西望着,没找到隋杰,她拿起手机欲拨电话,可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拨出去,只是她不时看下自己的手机有没信息过来,脸上渐渐有些着急。

  隋杰给沈小荻发了个信息过去:“我临时有点事要晚一点到,你可以等我吗?”

  “没事,你先忙吧,我在附近逛逛挺好的,不要担心我,我会等着你。”

  有了隋杰的消息,沈小荻脸上显然轻松了,她悠闲地在落客区踱起了步,只要有广州过来的车她马上紧张地盯着看,直到所有乘客下完这才稍显失望地走开。大概她觉得这么消磨时间太慢,过了一会儿走进了小卖店,把所有陈列的货品都琢磨了一遍,搞得人家老板都起疑心地走过来了,她这才顺手买了一本花花绿绿的杂志出来。然而她没有心思看杂志,仍然站在落客区张望着。有一个小贩向她兜售山竹,她买了一点,蹲下和那小贩开开心心地闲聊起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一晃两个小时了,隋杰还是没给沈小荻准确的到站时间,可隋杰也一直没收到沈小荻催他的信息。她似乎不像在异乡等人,不着急、不生气也不委屈,倒像在超市闲逛般轻松。不管和隋杰在一起还是她一个人独处,她都是随遇而安的。躲在一角的隋杰可比沈小荻坐立难安多了,他心里一直在犹豫着要不要出去见沈小荻,用这么个馊主意来考验沈小荻是不是太过分了?让她等了两个小时了,够了。如果换了莫莉肯定早就暴跳如雷了,不是打爆他的电话那就会打道回府,过后隋杰要用十倍的时间来接受她的惩罚。

  就在隋杰已经下了决心站起身的时候,一个小青年靠近了蹲在地下和小贩聊天的沈小荻。沈小荻显然没什么出门的经验,一点也不注意保护自己的财物,她把包背在身后,嘴里跟小贩聊着天,心思却放在下客的大巴上。小青年蹑手蹑脚地凑过去,手伸向了沈小荻的包。

  这时,一只青筋突起的手钳住了小青年正待作案的手。小青年抬头一看,一个男人对他挥舞着拳头,怒目而视。小青年以为要挨打了,吓得抱住了头。谁知那男人把手一松,低声喝道:“滚!”

  听到声音,沈小荻惊喜地回过头来,“小杰,你是从哪里钻出来的?刚才下客的大巴里没有你啊!”

  隋杰一把把沈小荻揽进了怀里,发自内心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让你受委屈了……”

  第二章 :爱的考验(4)

  “这是什么话啊!是我不好,你这么忙我还要求见面……是我不好。”沈小荻温顺地靠在他肩头,连声自责着,一点也不提刚才这两个小时等待的心焦。“你渴不渴?我剥山竹给你吃,这东西很新鲜很甜的!”

  隋杰抱着她不让她动,心里内疚极了。对这个莫名其妙的考验,沈小荻以超出他意料的高分通过了,他为自己感到惭愧,他想他会把这个龌龊的秘密永远埋在心里,今后他要好好对这个好x情好心地的女人。

  从这之后,隋杰和沈小荻的j往就正常起来了。人是有磁场的,莫莉的磁场像一团烈火,吸引着寒夜里孤独的人,可越走近她就越会被那火焰灼伤,最后不得不落荒而逃。沈小荻的磁场就像一汪40度的温泉,不烫手不沁凉,贴身又贴心。有人说女人对男人的感觉是从零分到一百分,男人对女人的感觉是从一百分到零分。为什么分数会递减?那是因为你本来就不够一百分,越了解真实面目就越失望。在隋杰眼里,沈小荻就是一个越相处越加分的女人。

  但隋杰心里还是没有底,他很怕沈小荻是为了得到那个婚姻的名分把她的狐狸尾巴都藏起来了,就像莫莉那样,结婚前何尝不是让隋杰心动得不得了,可婚一结,马上就恢复了本来的面目。

  隋杰并不确定自己是否爱上了沈小荻,在婚姻的纠缠中,他对爱情的勇气和对女人的信任都消耗完了。他曾经绝望过,他发誓这辈子再也不要为爱所困。可这才隔了多长时间?他不能自制地被另一个女人感动和吸引着,而这个女人似乎也越来越依恋他了,只是他还是不很确定,她是爱他这个人,还是在贪图什么。

  他知道这想法很过分,他现在有什么可让沈小荻贪图的呢?除了是个自由身,能给沈小荻一个婚姻的名分……可如果不跟他在一起,依沈小荻的条件,要找到一个能给她名分的男人也不会困难……他来来回回在怀疑与自责中挣扎,却始终不能对沈小荻放下全部的信任。要怪就怪老天爷吧,是老天爷太捉弄人,如果隋杰第一个遇见的女人是沈小荻,他对人生一定是另一种看法和活法。为什么偏偏在他的人生已千疮百孔后她才出现呢?心已碎,爱已残,信心和信任都已丧失,一个束手无策的烂摊子需要解决,他还有什么可以给她?

  隋杰想,还是再多了解一点沈小荻吧,也许这是增加他信心的唯一方法。

  10

  二婚男女的j往总是表面甜蜜却各有算盘。第一个对他俩真正的考验在热恋中来临了。

  在与隋杰相亲之前,婚介所大姐就告诉过沈小荻,隋杰在做投资生意,虽然他暂时没房,在经济条件上还不是差她很远的,沈小荻这才答应了和他见面,毕竟谁也不会存心要找个穷光蛋。两人正式j往之后沈小荻就更不介意了,她能从隋杰的谈吐处事中,看出他是个挺有能力的男人,这样的男人要翻身是迟早的事。

  第二章 :爱的考验(5)

  这天的约会隋杰情绪特别不好,不停地抽着烟,脸s难看得如同被艾草熏过。

  “小杰,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有心事?能说出来让我分担一下吗?”

  “我有个问题要问你,如果我现在投资失败了,你还会要我吗?”

  “咱们能穷到哪儿去啊!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我有一笔投资款出问题了……三十万啊,都够付房子的首期了,要是收不回来可怎么办啊……”

  没有人不想知道拍拖对象的经济状况,这是沈小荻第一次摸清隋杰的家底,不过显然这也是个已经出了问题的家底了。

  “别着急,给我说说怎么回事。”

  “前段时间我大姐夫找我借资金周转,他是一个村官,村里前几个月在搞一个工程,老板差点资金运转,想让我姐夫帮他组织借些钱。当时我觉得这事在我姐夫的控制范围内,借款利息又挺高的,就借了三十万给他。哪晓得那工程出了事故,老板跑路了,工程现在成了烂摊子,钱只怕也要不回来了!”

  “天,那不是传说中的高利贷吗?这个投资是你完全不懂的行业,你怎么敢冒这个险呢?”

  “我是信得过我的姐夫啊……”

  “好了,事情还没到彻底完蛋的时候,你先别着急,能想办法就想办法,实在没办法也别急坏了自己,钱还可以再赚的……”

  看着隋杰着急的样子,沈小荻也不忍心再责怪他了,不过嘴上虽在安慰隋杰,她自己心里不由也犯起了嘀咕,转回头她便跟宣萱商量这事。

  宣萱一听就投了反对票,“呀,这个人多急功近利,多冲动啊!这不叫投资失误,是判断有问题。”

  “可是男人要做事业不冒险又怎么行呢?多少企业家刚创业的时候不也被人骂疯子吗?只是那些人成功了,那就是有眼光有魄力,失败了的人哪怕是运气不好也没有资格辩解了!”

  “小荻,你没真正吃过苦,穷人的r子不好过的。咱先不管隋杰这个人怎么样,我只问你,如果他一直是这样一个穷老板,没有能力让你和海海过更好的生活,甚至还可能要你去帮补他,你还愿意接受他吗?”

  沈小荻沉默了,她心里乱糟糟的。

  为了给沈小荻拿主意,宣萱就在这时被带着去见了隋杰。

  宣萱一见面就主动跟隋杰握了握手。配着她浓眉大眼厚唇的,是一副足有半个脸大的夸张耳环,一说起话来眉飞s舞,耳环也随之微微晃动,表情和手势都非常丰富,是个活泼热情,也很富感染力的女人。如果把沈小荻比做一幅清新淡雅的水彩,那宣萱就是一幅浓墨重彩的油画,完全不同类型的两个人能成为这么好的朋友,真让人费琢磨。隋杰看得出来,这个女人社会阅历不简单,心思头脑也比沈小荻复杂。

  宣萱没有拐弯抹角,一上来就问:“你别怪我说话太直,其实我挺反对你和沈小荻j往的,我怀疑你能不能给她一个稳定的生活,你做好思想准备要当她的丈夫了吗?”

  第二章 :爱的考验(6)

  沈小荻涨红了脸,拼命在桌子底下踢宣萱。她和隋杰根本还没有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啊!宣萱最近心情很不好,婚史两年的她刚离了婚,正在极度郁闷中,一方面和沈小荻前两年一样得了离婚焦虑症,一方面又不愿降低要求随便将就,看所有男人都有问题。

  迎着宣萱挑剔的目光,隋杰很坦然,“感谢你这么直接说了自己的看法,没错,我现在是不富有,可是我还有将来。养家和保护女人是男人的责任,如果不能担起这个责任,根本不要去谈恋爱。”

  这个回答对刚离婚的宣萱听来,无异于天籁之音。

  “是的,最可恶的人就是耽误了女人青春的男人,不肯做出承诺又不愿意补偿,还要落井下石地做出一些卑鄙的事。”

  “不是每个男人都是这样的,我和前妻分手几乎是净身出户,这不是因为我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而是我觉得男人生来就要为女人多承担一些东西,虽然分手了,我也希望她不要过得潦倒,算是夫妻一场吧!”

  宣萱眼睛有些微红了,她想起了自己的伤心事。沈小荻赶紧打圆场,“来来,咱们吃菜!”

  这场见面饭,几乎都是宣萱和隋杰在说话,从针尖对麦芒似的质问到推心置腹的朋友谈心,宣萱对隋杰的感觉完全改变了。散了之后,宣萱在沈小荻胳膊上用力掐了一把,“我真是嫉妒你,老天爷怎么对你那么好呢?你想要钱的时候,老天给你送来一个有钱有型的老公;你想要爱情的时候,老天又给你这么个有情有义的男人!”

  “这么说你通过他了?!”沈小荻惊喜地说,这些r子为隋杰投资失败的事情她一直纠结着,宣萱的意见对她很重要。在此之前,宣萱一直是坚决反对沈小荻和隋杰来往的,在她看来,一个没车没房拖儿带母的男人根本不能列入考虑对象。

  宣萱幽怨地叹着气,“我也算明白了,这年头,想找个条件不太差又肯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太难了,鱼与熊掌不能兼得,也许你是对的,放低点心态才能嫁得出去。反正你自己有工作,儿子又有夏明皓这个靠山,只要找个自己喜欢的就行了。”

  “宣萱,你太好了!”

  “他也算是个人物,让我们一起相信他的能力和运气吧。人不可能一直走背运的,他这种人一旦有机会就会起来得比谁都快!”

  在认识宣萱后某一晚,隋杰接到了沈小荻十万火急的电话,“宣萱刚才给我电话了,她的情绪很不对头,我心里很不好受,老觉得她可能会出事……一早我要送海海上学,没办法赶过去,你能不能帮我去宣萱的住处看看?”

  照沈小荻说的地址,隋杰找到了位于市中心的一栋小复式大厦。在宣萱家门口,他按了半天门铃,就在他自认完成任务的时候,门开了,酒气熏天的宣萱站在了他面前,含糊不清地说着:“其实他我离婚不是因为破产了,是因为要跟别的女人结婚,他骗了我,他我把房子还给他……”书包网 小说上传分享

  第二章 :爱的考验(7)

  话没说完,宣萱站立不住地呕吐起来,呕吐物污秽了她自己的睡衣,也溅了毫无防备的隋杰一身。隋杰皱着眉扶宣萱进了屋。这是一套60平米的小复式单身公寓,不过像刚被抄过家一样,到处乱七八糟。隋杰扶着宣萱在沙发上坐下,愣在房里不知怎么办才好。三更半夜孤男寡女的,隋杰真怕人误会,于是把大门打开着。可看着沙发上这一身脏兮兮的宣萱怎么办呢?总不能帮她换衣服吧?隋杰犯了难,只好给沈小荻打电话。沈小荻对他还真是信得过,“没事,你就帮我陪她一下吧,我真怕她想不开出事,等送完海海上学我就赶过来。”

  隋杰没办法,只好给宣萱找毛巾擦脸,又给她泡茶解酒。

  端着热气腾腾的茶杯,宣萱仿佛被热气蒙住了眼睛,就是和她结婚了两年的老公,也没有这样对过她。

  见宣萱缓过来了一点,隋杰赶紧说:“如果你感觉好了一点,那我就先回去了。”

  “你陪我聊聊好吗?我心里难受死了……这已经不是我的家了,很快我就要搬出去了。”

  宣萱没了那天晚餐时的活泼,夜灯下的她憔悴得仿佛一下老了好几岁。看到宣萱可怜兮兮的样子,想起沈小荻的嘱咐,隋杰只好找了条板凳坐下,听宣萱絮絮叨叨地讲起她的故事。

  宣萱是沈小荻最好的朋友,结婚两年,老公生意做得不错,曾用她的名字一次x付清买了一套房,说是送给她的礼物。今年老公说最近生意周转不灵,从宣萱手里拿到了房产证把现在这套房子抵押给了银行,作了一个按揭付款。这之后他便说已经破产了要跟宣萱分手。今年宣萱已经31岁了,全世界都知道她结婚两年了啊!宣萱慌了神,无论怎么求怎么闹都没用,铁了心的老公就是要和她分手,还要她把房子过户给他,说反正她的收入也供不起。最后没办法还是过了户分了手,结果那男人一转身就跟别的女人结婚了,所谓破产抵押过户不过是早就预谋好的计划。

  宣萱的故事引起了隋杰的某种共鸣,他义愤地说:“这男人太不厚道了,分手就分手,为什么还要把以前送给老婆的房子骗回去呢?毕竟你跟了他这么久啊!”

  本来隋杰是想安慰宣萱,没想到这话让她崩溃地大哭起来。隋杰没有再劝她,只是任她发泄着,这个时候的她也许最需要的是倾诉。无心c柳般地,隋杰更坚定地赢得了沈小荻的心,同时也得到了宣萱的好感,可没想到给自己惹了个麻烦。

  在半夜去探望宣萱后的第三天,隋杰接到了宣萱的电话。

  “杰哥,我想请你吃个饭,感谢你那天晚上来陪我。”

  “不用了不用了,你是沈小荻的朋友,为你做点事是应该的。”

  “一定要感谢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