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1/2)

加入书签

  浊疃嘀皇抢淇诶涿娴囟愿改福孟窀敲挥腥魏喂叵狄谎共桓y帧?br /

  家里稍稍安顿一些,隋杰又开始为工作忙碌了。新的财年到了,他要对下一年度的市场做布局,经销商和医院头头们要一一打点到,短途出差的机会多了很多,这时候忙一点,年中的压力就会小很多。

  而这时,隋杰与莫莉之间新的问题又出来了。

  孕期不能。尽管莫莉告诉隋杰前三个月后两个月时注意点就行了,隋杰仍是极其自律地主动搬到了书房去睡。虽然大着肚子,莫莉身体里的欲望却是更强烈了,可隋杰这个死人头榆木脑袋宁可去也不来碰她,莫莉心里总是憋着一股无名火,总想找个碴儿跟隋杰发泄一下。

  隋杰没完没了地出差让莫莉起了疑心。要知道她怀孕可不是一天两天,隋杰会不会在外边有女人呢?莫莉决定要调查他一下。莫莉先是缠着隋杰给她买了个跟他一模一样的手机,周末趁着隋杰午睡,她拿了隋杰的手机出门了。她拐到了小区门口的电脑店,让他们把隋杰手机里的电话全部复制了出来。这时家里的电话打了过来,“你是不是拿错电话了?”

  第一章:用绝望的姿势寻找爱情(24)

  莫莉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老公,原来我真的拿错了哦!”

  现在隋杰所有电话联系人都被莫莉掌握了,她从容地打起了电话,先只是打女x联系人,结果发现电话本里除了同事就是客户,连女同学的电话都少,更别说女x朋友了,看起来隋杰像是不近女s。可莫莉还是不放心,第二轮打起男x联系人的电话。所有接到莫莉电话的人都很奇怪,由于她自称是隋杰老婆,大家对她还挺客气的,可说着说着不对啊,怎么像侦探在核实行踪呢?其中一个电话还打到了隋杰公司董事长那里,董事长纳闷地问秘书:“隋杰的家庭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吧?”

  这事很快传到隋杰耳朵里了,同时来关心隋杰的,还有那些被莫莉盘问过的同事。要好的同事都跟隋杰开玩笑:“是不是在外面包二n了?下次有什么事先跟我打个招呼对好口供啊,不然我们说法不一样可就麻烦啦!”

  隋杰怒火冲天地回到家。卧室的门关着,莫莉正在打电话。这是给隋杰一个大学女同学第三次打电话,莫莉仍然问不出什么来。当发现隋杰铁青着脸站在她身后,莫莉嘴硬地说着:“我问候下你的旧同学。”

  隋杰一记耳光打到了莫莉脸上。

  莫莉疯狂地尖叫起来,父母闻声来扯架,“有天大的事情你也不能打人,人家莫莉还怀着你的孩子呢!”

  莫莉想也不想就报了110,“姓隋的,我今天跟你没完,你们一家虐待孕妇,统统要拘留。你要是不给我跪下道歉,我就拿刀子在身上割几刀,说你要杀我!”

  父母怕了,“小杰,你赶紧道歉!道歉!”

  110的警察已经在按门铃了。

  隋杰捏着拳头噙着眼泪跪在了莫莉面前。

  这晚隋杰是留在卧室睡的,他怕莫莉会有意外。哭累了的莫莉睡得很沉,一个侧身翻过来,她的大肚子和腿都压在了隋杰身上。隋杰一动也不敢动,渐渐地四肢全都麻木了。可比四肢更麻木的是他的心。他在黑暗里睁大着眼睛问自己:难道这就是我一直在追求的婚姻吗?这是我的命吗?

  果果就在隋杰和莫莉的磕磕碰碰、大吵小闹中出生了。因为莫莉羊水不够,提前剖腹了。孩子一出生就得了肺炎,在保温箱里住了两个月,花了好几万块钱才抱回家。隋杰固执地认为是莫莉这个自私的母亲只吃水果和素菜的原因,才让孩子体质那么差。

  果果的名字是在刚怀孕的时候就取好的,莫莉说让将来的宝宝叫果果,他是他们爱情的结果。尽管这枚爱情的果实是苦果,隋杰还是很开心的。他甚至在想,只要果果平平安安,他不再跟莫莉计较什么了,毕竟她是果果的妈。只要她别再闹到公司去就行,r子稍稍安宁点能过得下去就可以了。他辛苦一点,多花点钱,自己家人累一点,都不要紧。

  可事情总是不在隋杰的控制范围内。

  第一章:用绝望的姿势寻找爱情(25)

  莫莉的月子是隋杰农村的大姐来侍候的,她自己的家人一个都没来。尽管不喜欢莫莉,父母和大姐还是尽了他们最大的努力来照顾她,可莫莉总是看谁都不顺眼。父母做的菜太辣可改过来又嫌没味道,大姐擦身手太重可轻点又没擦g净,家里的空气不好可打开窗户又着凉……看着父母在莫莉面前反像战战兢兢的小媳妇,隋杰积压的怒火已是一触即发。

  果果从医院回家的第一天又闹出了事。

  果果回家,这是件大喜事,一家人都欢天喜地,莫莉心情也不错,主动给孩子换起了纸n裤。

  大姐看着稀奇,不禁好奇地问:“这个玩意儿多少钱一块啊?”

  “这个是好奇牌的限量版,也就四块多钱吧!你们给果果三四个小时换一片就行了!”

  “乖乖!果果可真是个金pp啊!”大姐咂舌。

  “这么贵的东西,就晚上用用行不行?白天完全可以把把n啊。再说天气这么热,捂坏了果果的小咋办?”母亲心疼了。

  “我就这么一个儿子,用几块纸n片算什么了?养不起就别让我生啊!”

  看莫莉拉长了脸,大家都不敢说话了。母亲心疼那纸n裤太贵,就一直给果果兜着,等莫莉注意到的时候,那块n片已经n到有好几斤重了。莫莉也不说话,拿起几包没用过的纸n裤直接去了y台。这天天气很好,y光灿烂地照耀着这个家,却驱散不了笼罩在家里的y霾。莫莉拈起一片纸n裤,轻盈地往空中旋去,一块,两块……纸n裤像雪花一样在空中自由落体飞向楼下。

  母亲心疼极了,大喊着来阻拦,“别扔别扔!那可都是钱啊!”

  莫莉冷笑,“舍不得给果果换是吧?那我全扔掉!”

  “求求你别扔了,我给他换,我给他换……”七十岁的老母亲哭了。

  莫莉还是充耳不闻地继续扔着。

  隋杰站在婆媳俩身后沉默不语。飞舞的纸n裤像隋杰破碎的心,一片一片飞去不回。

  7

  离婚对于隋杰,是一个挣扎而又艰巨的过程。

  第一次有这个念头,起源于他要带莫莉和孩子回老家看莫莉的家人,他希望以心换心,让莫莉对他家人好一点。可几次提到要回家,莫莉居然一点都不愿意,一问原因隋杰吓了一跳,出来工作后莫莉已经九年没回过家了!就连春节时的那次同学聚会,莫莉到了家门口也没有进门!她全程都是住在同学家的。

  为什么莫莉跟自己的家人不来往呢?在隋杰的坚持下他们最后还是回去了,他终于得到了谜底。

  莫莉的父母对莫莉很客气,客气得有点像久未见面的远房亲戚,又似乎在莫莉面前,全家人都有点说不出的疏远和畏怕。反而跟隋杰这个没见过面的女婿,他们表现得要热情和随便很多。隋杰给老人们拿了两万块钱,“爸,妈,这次来也没给你们买点什么东西,这点钱你们拿着……”。 书包网最好的网

  第一章:用绝望的姿势寻找爱情(26)

  老人们惊讶地说:“不用了,这太多了……”

  莫莉从她妈手里抢过了那两万块钱,“太多了那就少给点吧!”她数了一千块出来给她妈,剩下那一万九,很自然地揣到了自己的口袋。父母僵在原地,既尴尬又无奈。

  莫莉有个哥哥,不过隋杰看到了奇怪的一幕,哥哥总是小心翼翼地跟莫莉说话,莫莉却总是装没听到地走开。

  隋杰把哥哥拉到厨房。

  “哥,你跟莫莉是怎么回事?”

  “几年前股市比较红火,我建议她买一点股票拿着,结果她一进市就天天跌,那段时间我快被她埋怨死了。最后她卖掉股票出来了,亏了一万块钱……从那之后她就不跟我说话了,她一直也没回过家……”

  隋杰心里挺不是滋味,他不愿意看到一家人为这点钱不和睦,于是拿了一万块钱出来,“哥,这个你拿着。”

  哥哥以为隋杰是给他的钱,“这怎么行?不行不行。”

  “我是想让你把这个钱给莫莉,就说是你自己还给莫莉的吧,赔上当年莫莉亏的股票钱。她心里顺了这口气,也就不会这样对哥了。”

  “我这个妹妹很任x,是不是让你也吃了不少苦头?”

  隋杰什么也不说,两个男人沉默地对视着,隋杰看得出哥哥对他的同情。

  隋杰这一招果然很奏效,莫莉对哥哥终于有了笑脸,家里的气氛似乎也融洽了起来。隋杰似乎松了一口气,可心情分明更沉重了。

  枕边时,隋杰忍不住问莫莉:“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你的家人呢?”

  黑暗中隋杰看不到莫莉的表情,可他分明清楚地知道莫莉翻了个白眼。

  “他们什么都没给我,害我这么辛苦在外面打拼,现在我r子好过一点了,为什么要便宜他们?”

  隋杰倒吸一口凉气。怨气冲天,自私自利,冷漠无情,这就是他的老婆。一个连自己的父母兄长都不爱的女人,怎么可能指望她对他的家人好呢?莫莉要这个婚姻,不过是要个赚钱工具和工具吧……他后悔自己被所谓的“知根知底”蒙住了眼睛,了解一个人太难了,到底什么人才可以信任呢?现在他一点一点看清了自己的老婆是个什么样的人,可太迟了。一辈子这么长,今后几十年怎么过……那是凌迟处死啊……怎么办?难道……离婚吗?

  睡在隋杰身边的果果翻了一个身,把手搭在了隋杰脸上,发出低低的梦呓,“妈妈……爸爸……”

  果果幼嫩的小手温柔地抚摸着隋杰的脸,就像在抚慰着他的怨恨和委屈,他心里刚冒出的离婚的念头一下被压下去了,他不能让果果没有妈妈或者爸爸,他根本不能失去果果。还是只有忍啊!

  和莫莉回的这趟老家,在亲戚朋友中给足了她面子。莫莉的心情是很好的,可惜她的温柔只持续到回深圳。一进家门,隋杰父母殷勤地上来抱孩子提行李,莫莉把脸一沉,自顾自地走进卧室,门“嘭——”地在她身后重重关上。隋杰气得全身发抖,拳头几次握紧了又松开。母亲伤心地说:“小杰,要不你让我和你爸带着果果回老家吧……”书 包 网 小说上传分享

  第一章:用绝望的姿势寻找爱情(27)

  隋杰心想,这样下去不行,他不能让父母再受气。可眼下果果这么小,既离不开爸爸妈妈,也离不开爷爷nn的照顾。唯一的办法是在附近小区租一个房子给父母住,这样父母平时只来做饭收拾家照顾孩子,莫莉在家的时候他们就住回去,尽量减少他们碰面的时间。父母搬走了,也许莫莉的臭脸可以少一点了。

  房子很快租好了,看来看去父母看中了步行两里路的城中村的房子,虽然又黑又暗面积又小,来家里的路程也不短,两个老人却特别高兴,连连说好。隋杰明白,这房子好的原因不仅是便宜,还因为可以少看一点媳妇的脸s了。搬家那天,隋杰拎着父母小小的行李包,心酸得不行。他恨自己活得太窝囊,连父母都保护不了,他还是个男人吗?可是,为了果果,为了这个家,他也只能委屈父母了。书上不是说父母孩子之间保持“一碗汤”的距离最好吗?也许这样,家里就可以有安宁r子过了吧?

  一份安宁,隋杰却求之不得。

  一天晚上,隋杰在办公室加班。其实这天并没有多少紧急的事情一定要加班,只是他越来越不想回家面对莫莉了。这时已经快十一点了,停了冷气的大厦热得像个闷罐子,人坐在里头对着热气腾腾的电脑,就像是在蒸桑拿烤炭炉,可隋杰宁愿汗如雨下地坐在办公室,也不愿回到那个令人窒息的家。突然,他听到门外有轻微的响动,好像有人蹑手蹑脚地走到了他的办公室外,接着门上有了像猫爪子挠门一样的细微声音。有贼!隋杰第一个反应是抄起一个订书机在手里,轻轻走到门前猛地把门一开。

  一个贴在门上偷听的矮小男人一下子跌进办公室来。隋杰一把拎起那男人的领子,准备打下去,“你敢偷到我们公司来!”

  “饶命!饶命!我不是小偷,我是你老婆请来调查你的侦探!”

  隋杰呆住了。原来莫莉一直在暗中调查他,因为她怎么打电话调查也没抓到过把柄,现在升级到请这三流的私家侦探来跟踪他了。趁隋杰发呆,侦探赶紧逃跑了。隋杰跌坐在办公室的地板上,突然发出了一阵大笑,他笑自己有眼无珠,他笑人生如戏,他笑命运如棋。他笑他一个大男人,却让老婆钳住七寸,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笑得怒火中烧,真想回家把她狠揍一顿。先打她哪里好?对,先在她最自恋的脸上狠扇几个耳光,再拿鞭子抽她的p股……隋杰想象着莫莉被他打得鼻青脸肿的样子,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这晚隋杰把手机一关,席地睡在了办公室里。熄灯后,办公室里蟑螂四蹿,有的跑到了隋杰身上来撒野,可隋杰一动不动任由它们肆虐,他在与蟑螂的和平共处中找到了一点点短暂的安宁。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耐受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原来,妻子可以比蟑螂更让他恶心。

  第一章:用绝望的姿势寻找爱情(28)

  早上隋杰一开机,无数条莫莉的信息挤了进来,那是一次凶过一次的质问。“你在哪里?”“为什么还不回家?”“你在跟哪个女人鬼混?”“警告你,如果你再不回家我就让你好看!”……

  电话来了,意外地,是董事长的电话,平r那个很器重隋杰的董事长不见了,他在电话里声音很严肃,“隋杰,我想让你暂时解下区域总经理的职务,希望你能多抽点时间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

  后来隋杰才知道,莫莉又闹到了董事长那里,说他怎么在外面包二n不回家,跟同事客户鬼混。见董事长当时没有表态,她接着又打遍了公司几个总经理副总的电话。大家一合计,隋杰的工作的确做得非常出s,可一个家庭关系都处理不好的男人怎么能担负公司那么重要的职务呢?再说天天让他老婆这么s扰下去,大家还要不要工作啊!清官难断家务事,还是让隋杰解决好后顾之忧再说吧!

  够了,隋杰对莫莉的心已经彻彻底底地死掉了。

  隋杰要离婚!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也要离!只要果果跟着他就行。可是,他拿不准莫莉肯不肯离,也拿不准莫莉肯不肯把果果给他。从现在开始,他要做一个周密的计划来确保成功离婚。

  首先让父母先搬回来住,他告诉莫莉,“我要在这里为父母养老送终,他们是不可能住到别的地方去的。”莫莉当时脸都变绿了。隋杰在心里冷笑,莫莉不是讨厌他父母吗?好,那就让她讨厌得更彻底一点,讨厌到她无法忍受这个婚姻。

  接着隋杰搬到了书房睡觉,本来夫妻俩什么都不合适,只有还合拍,现在隋杰完全不碰她了,看她能忍受多久。莫莉很强,夫妻这几年他一直在精疲力尽地满足着她,如果这个婚姻无x了,无疑对莫莉是最大的折磨。以隋杰对她的了解,她那斤斤计较的x格是不会允许让别的男人随便占便宜的,当然,如果莫莉忍不住在外面找了情人,那就正中隋杰下怀,正好有离婚的理由了。那隋杰简直要烧高香拜菩萨念阿弥陀佛了。

  第三步,莫莉再和他吵架,隋杰也不再忍让了。对吵吧,只要父母把果果抱开就行。你嗓门大是吧,我比你嗓门还大。结婚这几年,他俩的争吵从月吵、周吵、r吵到现在一见面就吵,以前还有唯一安宁的片刻——,只是做完爱接着又开始吵,可现在他们不了,哪里还有缓和矛盾的机会。

  第四步,隋杰拨通了莫莉哥哥的电话,恳求哥哥帮忙劝莫莉离婚,而且要很婉转地劝。凭着男人的直觉,隋杰觉得哥哥是站在他这边的,也是能理解他为什么要离婚的。没多久,莫莉满怀委屈地向家里哭诉隋杰的罪状了,哥哥果然劝她,“算了,不合适就离婚好了,再另找一个好的吧!”

  第五步,隋杰对莫莉开始断了供。以前莫莉要花钱隋杰从来都不打折,现在他一分钱也不上j财政了,理由是:“你不是让我降职降薪了吗?我现在没钱了,你看着办。”电子书分享平台 书包网

  第一章:用绝望的姿势寻找爱情(29)

  第六步,为了让莫莉不起疑心,尽管隋杰开始和莫莉争吵、冷战,但只要莫莉一提“离婚”两个字,他就立刻缴械投降,他要让莫莉觉得他非常害怕离婚。每次看到莫莉那一脸因为争吵胜利而得意的笑容,隋杰心里就暗暗地踏实,他知道莫莉以为离婚已经成为继果果之后的第二个法宝了。

  这一切,是为了等待一个最合适的机会到来。

  而此时的莫莉也一点没闲着,眼见着越来越控制不住隋杰了,大吵小闹要离婚似乎效果也很短暂,她心里越来越慌,觉得再这么过下去实在没指望,心急火燎地找了个律师商量对策。

  律师说:“现在房产证是你和丈夫两人联名的,如果真要离婚的话你只能分一半,而现金什么的你说平时他都自己管着,他要是不肯给,只怕你什么也分不到。”

  “不会吧,我跟了他几年,难道就分到这一半房子吗?”

  “我倒是有个办法,你现在去申请移民,等拿到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