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1/2)

加入书签

  褓泊蛳肆饺私煌氯サ目赡堋?br /

  见到e时,沈小荻快对相亲失去信心了。

  那天沈小荻在家包饺子,以儒商自居的e打电话来要求见面。

  老妈喋喋不休地唠叨,“都怪我把你惯坏了,放着好r子不过非要离什么婚。昨天你二姑打电话来问你和老公好不好,我都没敢告诉她你离婚的事,老家的亲戚还以为你过着少nn的神仙r子,这下不知怎么笑话了……”

  沈小荻心烦意乱地答应了e的见面。她当时在郊区,e在市中心,e说:“你那边太远了,我就不去接你了,你早点出门,我们取个中间点见面吧!”

  放下电话沈小荻逃出了家。路上很顺,不过到了见面的路口时开车的e还没到。沈小荻想在附近有冷气的商场逛一逛,e却来电:“我马上就到了!”沈小荻站在烈r下等了45分钟,与e通了五个“马上就到了”的电话后,e终于到了。这是一个穿着西装配牛仔裤配亮皮鞋的秃的那些作家名人她实在一个也没听说过,好在e不会像d那样一点不给沈小荻说话的机会,沈小荻也渐渐忘了e迟到带来的不快。问题出在买单时,e换了三张银行卡都刷不出来,沈小荻看不下去主动付了账。让女人买单,e没有丝毫不好意思,他问沈小荻:“这边你有车回去吧?要不要我送你?”沈小荻心里不舒服,这还用问吗?你约我见面,结果我请你吃了饭,作为男人,你又有车,怎么也该送我回家吧!不过沈小荻还是没有流露出不快,虽然已经不想再跟这人相处了,但她不能让自己这么没面子地回家,“如果你方便的话就送给我回家吧!”

  第一章:用绝望的姿势寻找爱情(13)

  幸好沈小荻跟e去停车场拿车了,e翻遍了口袋也没找到八块钱停车费,原来他今天根本没有带现金!沈小荻震惊之下又掏了钱。而在送沈小荻回家时,e一路都在批评郊区的j通、治安和居住人的素质。让沈小荻彻底无法忍受的是,e居然说了一句:“你就住在这里?那你平时都不在深圳啊!”

  沈小荻在深圳生活了快十年,第一次听人说郊区不算城市版图。e住的也不过是中心区,在他那里就成了火星到地球的距离了。不过她什么话也没回敬,很有礼貌地下车说再见。她心里明白,这次见面后将永不再见。

  这中间,还穿c了许多通过电话、网上聊过的神秘人士。有的自称是某医院主任医生,可一听沈小荻也有亲戚在那科室就马上挂电话;有的上来就直接盘问经济状况,问能不能马上搬来沈小荻这边同居;有的奇怪地说自己是y萎患者,问沈小荻能不能接受……

  不知不觉,沈小荻离婚已经两年了,生理和心理都很煎熬。她终于发现,围城中的人,女人的问题通常比较大,可在离异后的人群中,男人的问题比较大。

  她悲哀地觉得,她奢望的爱情已经无法得到了,她害怕老了一个人孤独地死在公寓里。这时她对男人经济基础的要求,已经从“成功男士”降低到“只要不要我养”就行了,对男人外表的要求从“起码要看着顺眼”降到了“只要不被大象踩过”,对男人人品的要求从“诚实善良”降到了“没有犯罪记录就行”。她的心一次次在期望、失望和绝望之间徘徊,心底却对爱情还抱着最后一丝幻想。

  还好隋杰姗姗来迟,否则沈小荻还会一直f、g、h、i……下去。在见过了这么多猪头三之后,隋杰就像一朵傲世奇葩,低低地开在了沈小荻已成荒漠的心里。

  4

  就在沈小荻对相亲已经绝望的时候,婚介所的大姐又打来了电话,她在电话里好说歹说非要让沈小荻去见一次面,说对方在几百份资料中一眼就挑中了她的,这是难得的缘分,要沈小荻无论如何也要再尝试一次。大姐说对方离过婚,暂时没房,但人很有能力,正自营公司,很希望能够尽快找到合适对象结婚。

  冲着结婚来的?这对任何一个恨嫁的女人都有诱惑。不过沈小荻还是不抱多大希望,所以没有化妆也没有换衣服,头发用手刮了几下随便找条皮筋一绑就出了门。她对所谓“几百份资料一眼就挑中你的”这种说法表示怀疑,人家为的会是什么呢?看中她的房子?看中她那张高不成低不就的文凭?还是看中她那张正儿八经的大头照?沈小荻看自己就算重新活一回也不会有百里挑一的优点了。唉,不要太认真,就当是太无聊了找个人喝茶,找不着男人她就跟儿子过下去,老了就找个庵子出家,不要让自己沦落到没有男人就不能活的地步。

  第一章:用绝望的姿势寻找爱情(14)

  怀着一边死就死吧一边又盼着奇迹出现的心情,沈小荻到了约定的那个咖啡厅。

  沈小荻见到一个斜背着方包的男人站在门口拨电话,他gg净净的寸头大眼,清清爽爽的蓝棉衬衫和牛仔裤,中等个头不胖不瘦,不臃肿、不秃来书包网

  第一章:用绝望的姿势寻找爱情(15)

  “他有别的女人……呵,你看我们怎么都说了标准答案!”

  非常难得地,隋杰完全明白她的意思,“是啊!很奇怪的规律,问男人和女人为什么离婚,男的大都会回答‘x格不合’,女的多半是‘丈夫出轨’,大概这都是避重就轻减少自己罪责的说法吧。事实上家家都有难念的经,离了婚并不代表这个人不好,因为一个婚姻的成败百分之六十是取决于对方而不是自己。”

  “我们都失败过,你还有信心再重新开始吗?”

  “感情这两个字,有一个共同点,都有个‘心’字旁,只有用心才能得到真感情,你说是吗?”

  “很有意思……你想对一个什么样的人用真感情呢?”

  隋杰的眼里闪过了一丝y霾,“我希望碰到一个人,不是因为婚姻能带给她多少实际的利益而嫁给我,而是因为婚姻在我们生活中的这份意义。可能在现在这个社会,我的想法太奢求了吧!”

  “那我希望找一个不会背叛和伤害我的人,也是在做梦吧?”

  “……过去的都过去了,我们要重新开始。”

  “是的……我的问题是不是太多了?以前都是别人是考官,怎么今天倒过来了?”

  “你被人考过很多次吗?”

  “是的,相过几次亲……你会介意我的过去吗?”

  “公主在碰到王子之前,不得不亲吻很多癞蛤蟆,不过以后你不需要再亲了,因为我已经解除魔法,从青蛙变成王子啦!”

  两人齐声大笑起来。

  几小时的聊天仍然意犹未尽,隋杰提议去观音山走走。虽是第一次见面,沈小荻竟然也不害怕,痛痛快快就随他去了。

  这天观音山的游人很多。春风抚面,细雨涤尘,满山草木都在低呤浅唱。看得出隋杰很虔诚,他郑重地点燃了三根粗如长枪的香烛向观音许愿。沈小荻也在佛前双手合什,求菩萨保佑身边这个人一生平安喜乐吧,至于和他……唉,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狗男女……许完愿,她窃喜。装作香灰迷了眼睛去偷看他,发现他正笑眯眯看着她,眼里闪烁着令人心跳的欢喜。

  沈小荻心里一动,知道隋杰许的愿一定也与她有关。

  佛前许的愿谁也没有追问,佛缘却助长了情愫的蔓延。从观音山回来后,沈小荻和隋杰都从婚介所撤下了自己的资料,吃饭、逛街、看电影、打球,他们开始约会j往了。两人这回是彻底对上了眼,瞅着对方哪里都舒服。不过,到底是成年人的恋情,他们都小心翼翼地踩着刹车往前走,沈小荻则是一路加冰让自己冷静,直到自认为把对方的家底身世、脾气x格已摸清楚了。

  如果说隋杰有什么让沈小荻特别喜欢的地方,那就是沈小荻觉得她被隋杰深深地喜欢着。隋杰很会照顾人,两个人过马路他永远会挡在她的外面,每次打车他都会用手挡住车框不让她碰到头,倦了的时候沈小荻发个小呆出会儿小神,隋杰就会一直默默地看着她。见隋杰如此体贴周到,起初沈小荻内心并不安全,她生怕他只是情场老手图个新鲜。有时她会故意把逛街的时间拖得很长,有时也会撒个小娇挑上几件自己并不是非要的东西,隋杰的耐心和大方都经受住了考验。隋杰给她的感觉是淡淡的温暖和细细的温存,和他在一起的时光里,幸福的感觉被像喝饱喂足了的酒虫,晕晕歪歪地爬到她每一根血管里。书包网 电子书 分享网站

  第一章:用绝望的姿势寻找爱情(16)

  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揽腰,第一次亲颊,沈小荻竟然会紧张到手心出汗和无法呼吸,她自己都难以理解,都结过婚生过孩子的人了,怎么还像小女生般羞涩。比起这小酒微醺般的醉人恋情,她前面的经历简直味同嚼蜡,原来被一个人重视的感觉是这么好。她和夏明皓之间最大的问题是像左右手相握一样没感觉,难怪夏明皓宁可和她离婚也不肯跟j窝头分手。想到夏明皓,沈小荻的心仍然像针扎一样刺痛,但也庆幸自己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当然,爱情的花朵不可能只酿出芬芳的蜜,一定也会结几个走了味儿的果,如果隋杰真的如此完美,也不可能会离婚吧。沈小荻越来越想要了解隋杰的过去了。这天两人去海边游玩,吃海鲜逛景点,他们玩得非常尽兴,晚上又安排看电影。

  电影院里强劲的冷气吹得沈小荻直打喷嚏,有了怕她冷的藉口,隋杰正好可以跟她第一次亲密接触。然而他只是规规矩矩地抱着,并不乱摸乱动,不知道是否顾忌这是在公众场合。沈小荻有心想试试他,便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反穿在胳膊上。这样隋杰环抱她的手臂藏在她的外套里,就算有所动作别人也看不到了。隋杰的手离沈小荻的r房只有几公分,沈小荻能感觉到他手掌的热度,不过他还是纹丝不动。莫非……他有问题?沈小荻狐疑地把头往后一靠,耳朵触上了他的脸。天哪,他的脸像块烧红的炭!他不是对她没有反应啊,他只是在极力克制自己……怎么如今这社会还有如此老实的男人?沈小荻的心像r头下的冰糕,融化成水,破壳成泥……

  看完电影想找车回深圳时却怎么也没车了,只见所有的公j站的士点都挤满了着急回家的人们。原来前些r子雨水太多,突然放睛的天气将大家压抑已久的玩心都爆发了出来。回是回不去了,那就找地方住一晚吧。问遍了所有的酒店,没有提前订房的他们只拿到了一间房。沈小荻一听晚上有着落了几乎立刻就愿意了,不料隋杰牵着她转身就走。

  沈小荻拽住了他,“你怎么了?再不要就连这一间房都没啦!”

  “我们还是想办法找人拼车回去吧。”

  “为什么?刚才找车有多难你又不是不知道……”

  “可是只有一间房,难道你不怕我吗?”

  沈小荻扑哧一笑,“不怕,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好,我答应。”聪明的隋杰不问是什么事就立刻答应了。他的眼神是清澈坦然的,沈小荻相信那承诺是来自喜欢和尊重。

  房间小小的,除了电视桌就只有一张床,连打个地铺都很困难。冲完凉,两人还都穿得整整齐齐,隋杰把空调调到最大也是浑身冒汗。平时在大庭广众之下他们还算亲密,现在第一次有了私人空间反倒很疏远了。两人正襟危坐地看着电视,把所有的台转了一通也没找到想看的节目。心猿意马,却碍于刚才的承诺,谁也不敢先捅破那张纸。书包网 。。

  第一章:用绝望的姿势寻找爱情(17)

  看着隋杰一个劲地抹汗,沈小荻于心不忍了,她低声问:“你……想不想抱我?”

  “想……”隋杰盯着电视不敢看她。

  “那就抱抱吧……”沈小荻脸红了。

  隋杰听话地靠近了她,伸出一只僵硬的胳膊,程式化地搂着她,但也只是搂着,两人还继续看那不知所云的电视。

  一个小时后,沈小荻快要被全身发烫的隋杰烤焦了,她的心早化成了一团泥,其实,她对隋杰的人品考验已经通过了。现在,还有非常重要的一关,她想知道隋杰那方面究竟如何,这很重要……碰上这么可心的人儿不容易,她不想再离婚了。她暗暗祈祷,只要隋杰有个一般水平,她也就心满意足了,绝不苛求。

  她轻轻地把他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胸上,心想温柔的他一定会来一段温柔的前戏。谁知得到了特许证的他像出笼的困兽一跃而起,一秒钟之内就把她从层层衣服里给解放出来了。她半是后悔半是害羞地和他撕扯着,“别……不要……慢点……”都是过来人,他哪会在这个时候乖乖听话?他有些霸道地拧亮了床灯,捉住了她的双手,亲吻也热烈地倾泻下来,“你真美……”

  没有女人能抵抗这样迷醉的眼神和动人的赞美,久旷的沈小荻更是。他是一个点燃的风火轮,辗到哪里哪里就燃烧;他是一场淅沥的及时雨,让她见水化泥骨酥筋散……

  沈小荻幸福地躺在隋杰怀里,小声地说着:“你这么好的男人,怎么会有女人舍得放过呢?给我说说你的故事吧……”

  隋杰点燃了一支烟,眼里结起了浓得化不开的忧郁。

  5

  隋杰和他美艳的前妻莫莉曾是高中同学。

  那时还在老家,一个是一心学习的穷小子,一个是众星捧月的班花。整个高中三年,隋杰几乎都是埋在书堆里度过的,在男女之事上,他是个心智晚熟的孩子。漂亮的莫莉是男生们私下里议论的焦点,不过隋杰总是听着,他对莫莉的美貌还没什么概念。

  隋杰对莫莉第一次正面印象是一个夏r的午后,他与莫莉在学校长廊迎面走过。莫莉那天穿着一条白裙子,面绯如桃,身亭如莲。她没有像别的女生那样低头含胸走路,她背板挺直地大大方方地来书包网

  第一章:用绝望的姿势寻找爱情(19)

  大城市女人的三十岁和乡下女人的三十岁是不同的,莫莉像打了防腐剂一样,十几年光y没有在她脸上留下痕迹,只是让她更丰盈饱满了。和她同龄的女同学大都是孩子的妈了,不是产后暴肥就是憔悴瘦弱,不是灰头土脸就是俗艳不堪。而莫莉永远引领着班里的时尚风向标,读书时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