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1/2)

加入书签

  建设没有拿钱,只是低头回屋整理好了自己的行李。出门前,他恭恭敬敬地给隋杰和沈小荻鞠了一躬。

  隋杰追出来,不放心地问:“你准备去做什么?”

  “我自己还有点钱,我要去东莞买个摩托车拉客,赚钱。”看到隋杰没有反对,建设又补充了一句,“找细芬。”

  隋杰对建设彻底死心了,厌恶地把手一摆,“没出息的东西,滚!别让我再看到你!”

  建设走了之后,隋家终于回复了往r的平静。再得知建设的消息是在一个月之后,那天一家人正在热热闹闹地吃着饭,家里电话响了,是母亲去接的电话。听着电话,母亲的脸s变了,她喊了一声“建设!”然后眼泪喷涌而出。

  27

  建设死了。

  离开隋家后,他真的去了东莞,买了辆二手摩托车,整天在大街上拉客载货,赚点小钱混生活,主要目的还是想找细芬。出事这天,他正好送一个客人去细芬做过工的工厂,在回来的路上他看到路边有一个女人长得很像细芬,他在摩托车上喊了一声“细芬”,那个女人惊讶地回了头,这次建设看准了,她真的是细芬。在极度的喜悦和痛苦中,建设与迎面开来的大货车对撞上了,建设像一片羽毛一样飞了起来,他飞到半空中翻了个跟斗重重地摔到地下,可他的眼睛一直没离开过细芬,他看到细芬在惊恐地尖叫,他听到自己说了一句:“老婆,别怕……”

  建设终于找到了细芬,他笑着走了。

  从得到建设出事的消息起,隋杰就没说过一句话,他沉默地抽着烟,后悔折磨着他。他恨自己为什么要赶建设走,他恨自己为什么不对建设多一点耐心,他恨自己打建设的那一巴掌……他们每个人都怕建设会做出一些伤害别人的事情,其实建设从来没伤害过任何人,他只伤害了自己。建设的死,隋杰觉得他要负最大的责任。

  第四章:儿女双全一枝花(14)

  沈小荻也内疚极了,“为什么我不用刀架着细芬回来跟建设说清楚呢?为什么不说清楚细芬的住址,他们两口子的事情应该由他们自己解决,我不该跟着掺和,我只想着别让细芬出事,却没想到建设会出事……我明明知道他是个驴脾气,可没想到他会死心眼到这个程度啊!都怪我,都怪我……”她絮絮叨叨地跟隋杰说着,话说出来她是好过些了,隋杰的痛苦却加重了。

  隋家弥漫着悲哀的气氛。

  建设无父无母,只有一个在部队当兵的亲哥,因为军务在身没办法赶过来,所以建设的后事全权j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