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1/2)

加入书签

  十年前,自己怎么回吻倪菲宫岁寒自己也不知道,只是当时突然心疼得慌了,需要借助一些东西缓解疼痛,只是没想到越是回吻,心就越疼,所以眼泪流了下来。自始自终能让自己心疼的只有訢若……

  “要两间!”元敏说得非常简洁,但是却不容任何人有质疑的余地。

  至少客栈老板不由自主的屈服,给了两间,忽略宫岁寒话,女皇的气势与宫岁寒弱弱的气息相比,宫岁寒的,直接可以忽略不计。

  宫岁寒愣愣的看着元敏离去的背影,这是她和訢若见面以来,第一次分房子睡,宫岁寒叹气,她想甩自己两巴掌,不然她觉得自己心里堵得慌。

  宫岁寒呆在自己房里,翻来覆去,坐立难安,叹气,然后继续叹气,又想不出法子,心里又是委屈,又是难过的。

  “不行,要死,要活,訢若一句话就行,不要这样子……”宫岁寒翻身跳了起来,觉得在这样下去,自己简直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宫岁寒敲元敏的门,门一使力,就开了,但是里面是空的,一丝人气都没有,宫岁寒慌了,直觉是元敏丢下自己走了。

  宫岁寒跑了出去,路上人很多,却没有一个是元敏,连相似的身影都没有,訢若把自己抛下了,宫岁寒跪坐在地上,訢若后悔了吗?自己真的要孤独终老了吗?宫岁寒眼都红了,从来没有的绝望涌向心头,訢若,我的心好疼好疼,你知道吗?

  元敏呆在房内,陌生而毫无生气的房间,让元敏心里也有些堵,出去散散步,等情绪冷却下来后,元敏心里舒坦一些,该气的,也气得差不多了。

  她散步的时候在想,宫岁寒以什么心态回吻倪菲的呢?能吻到流泪,宫岁寒爱自己,这点,元敏可以确定的,她吻倪菲的时候,是不是想到了自己呢?想到这种可能性,元敏对宫岁寒小小出轨有些释怀,但是她不想这么便宜了宫岁寒,让自己生了一整天的闷气,自然不能让宫岁寒好过。

  元敏看向宫岁寒跪坐在地上,皱眉,宫岁寒怎么回事?当靠近的时候,才发现宫岁寒眼角有泪,元敏心一紧,这白痴不会以为自己要抛下她吧?这家伙从来都不用大脑想东西,自己为她连江山都不要了,怎会为一个倪菲……

  “宫岁寒!”元敏叫出声,因为她被宫岁寒眼中的绝望给惊到了,元敏突然意识到,自己对于宫岁寒来说,分量很重、很重,到底有多重,元敏自己都不知道。

  宫岁寒抬头看到元敏,心里的绝望一下子就散去了,还好,她还在,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