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1/2)

加入书签

  捧起小猫咪,正面朝向自己。

  她看见猫咪银白色的小肚肚下,有一个像小g子一样的凸起,它有两根手指那么长,黄瓜一样粗,四周披着嫩白色的绒毛,不时的弹跳。

  猫咪身上什么时候,长了这么样东西?

  小芙好奇的伸出手,又试探性的摸了摸,握在手心里,手指刚好圈成一圈,马上小芙便感觉到那东西在自己手里跳了跳,并且越来越滚烫了起来。

  长在跨0下,并且是这样一种形状。

  小芙几乎是尖叫着意识到,这不就是小猫咪的小j。j吗?

  “啊啊啊~~~~~!”

  小芙白皙粉嫩的小脸,霎时红到了脖子根,红得发烧,双手触电一般,把猫咪从手心里甩出。天哪,她竟然不知道小猫咪身上有那样一根东西,还用手握住它!

  天哪!

  想想她就想撞墙了。

  “嗷呜……”小猫咪被主人握住j。j的时候,就已经醒过来了,还没有搞清楚主人想要干嘛,就被她无情的扔飞到床上,身子还处于被触电后的虚脱状态,只好凄凄的哀嚎。

  看见小猫咪醒了过来,小芙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不经意间,她从床对面的镜子上,发现自己只穿着一套几乎什么都遮不住的小内衣内k,脸更是烧得火辣辣的。连忙迅速的从床脚拉过红色的裙子,慌乱的套上。

  她忽然想到,小家伙流鼻血,会不会是因为看见她换衣服时的情形呢?

  “呸呸呸!我在想什么呢!”

  小芙摇晃着脑袋,推翻了自己的猜测。它只是一只猫咪而已,怎么可能会对人类产生生理反应?她怎么可以有这么龌龊的思想!

  “嗷呜……”

  小狐狸从床上爬了起来,暗自调息内力,将身上的那阵无力感驱走。

  该死的!刚才它是怎么了?竟然会在最关键的时刻被电晕过去了!难道是太久没有进行狐道,一时太过于兴奋,身体承受不住,所以倒下了?

  这真是狐狸界的奇耻大辱啊!

  “小猫咪,姐姐那点棉签来给你止血。”小芙对自己对猫咪的龌龊猜测,感觉到十二分的愧疚。见小猫咪鼻子上还不断的留着红色血y,便自发的跑到客厅取来药棉。

  给猫咪止血的时候,小芙极力的克制自己,不让自己的视线往猫咪的下身移。

  天!跟猫咪住在一起这么久,她才知道,原来猫咪身上也有这样一件东西,跟男人身上的差不多,只是多了白色的毛毛,但是为什么刚才它会勃0起?

  男人只有想那个的时候,才会出现这种状况。

  难道是她的猫咪,思春了?

  虽然不愿意去面对这个问题,但是,身为主人的她,是不是也该考虑一下,给猫咪找只母猫?

  [扑倒一只狐狸:031章  生米煮成熟饭行动(四)]

  “阉、阉割手术?”

  小芙粉嫩的唇瓣张成大大的o型,望着卧室外与小虎打成一片的小猫咪,咽了咽口水。

  她只不过是在约会前,把小猫咪暂时寄放在张妈家,顺便向她打听哪里有母猫出售,好解决猫咪的生理问题,张妈便一眼看出小猫咪到了发情期,并且强烈建议带猫咪去做阉割手术。

  “这、这不太好吧?”

  小芙一脸的惊讶和难色。

  真割了猫咪的小j。j,它不就成了猫太监了吗?没有完成的身体,没有完整的人生,小猫咪一定会很痛苦吧?

  “这种作法,确实有些不人道,但这也是为猫咪着想。一只没有做绝育手术的动物,它的患病率,可是要比做过的高出四十倍喔。猫儿绝育之后,就不会在发情期跑到外面乱交0配。你想想看,我们小区,每天晚上那么多的野母猫子在叫,如果它溜到外面去,跟那些野猫混在一起,谁能保证不会染上什么病毒?”

  “也对喔。”

  小芙有些动容了。

  这些天晚上,她总是能听见窗外有母猫在叫唤,声音娇滴滴的,就像床0事时,女人的绵缠申吟。小猫咪万一被这叫声吸引去,跟外面的母猫缠绵在一起。

  它身体本来就很羸弱,经常的流鼻血,要再缠上什么疾病……

  天哪!她不敢想象了。

  “孩子,张妈知道你平时上班挺忙的,可能也抽不出空来。这样吧,明天你把猫咪留下后,就让我带它到社区的防预站,做阉割手术,你看成不?”张妈热心道。

  “明天就去?”

  这也太快了吧?

  小芙偷偷的望了眼,厅外与小虎打成一片的猫咪。虽然为了它的健康着想,她并不反对绝育手术,但是,也得给她个缓冲的时间,让她好好消化下吧?

  “以免夜长梦多嘛。你也不希望小猫咪生病吧?”张妈的热心让小芙不好意思拒绝,只好郁郁的点头:“那就明天吧。”

  今天,小猫咪很反常。

  平时知道她要出门,它总是撒娇的缠着她不放,今天它居然兴奋的摇晃着尾巴,送她出门,神情看上去那么愉快?这让她心中的罪恶感,愈加深重。

  可怜的小家伙,明天就要当猫咪太监了。

  …………

  小芙与轩辕祁坐在一只小船上,漂浮在平缓的河水中,望着两岸华灯璀璨,微风拂过,荡过一叶叶同他们一样,夜游爱河的游客船只。唯一不同的是,那些小舟上坐着的都是一对对甜蜜的情侣。

  “你怎么会想到,要来游爱河?”

  她还是第一次夜游爱河,夜晚隔绝尘嚣的宁静,让人身心都得以放轻松。桌上还精心准备了一支红酒两支高脚杯,还点着一根粉色的心形蜡烛。

  这家伙还挺会选地方的。

  这样的环境,真的很适合情侣。

  “因为觉得这里很美,所以想跟老婆一起来分享啊。”某只狐狸妖魅一笑,刚毅的轮廓,即刻幻化成俊美的线条。狐狸天生的本领,就是拥有无穷的魅惑力。

  知道这个地方,得归功于每天黄金时间段,c播的电视广告。

  在这样优美的环境下,二人同舟共游,又受到身旁无数亲热情侣的触动,加上一小杯红酒的功效,孤男寡女……

  嘎嘎,某狐狸很j诈的坏笑中。

  “我都说了,你不准再叫我老婆。还有,今天出来,就是要告诉你,我不是你的什么未婚妻!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连自己的未婚妻也会认错!”

  虽然她和他的那个“未婚妻”,有同样的名字,但是她们之间肯定有差异吧?身为未婚夫的他,竟然会认错自己的未婚妻,这也太不靠谱了吧?

  白长了这么美的一副皮囊!

  “老婆,这里的红酒不错哦,要不要尝尝?”

  轩辕祁像是没有听见她的问话,含笑优雅的拔开瓶塞,往二人酒杯中各倒了些酒。酡红色的y体,粉色的灯光,将气氛映得更加温馨而浪漫。

  “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一向好脾气的小芙,不知道为什么,在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她总有一种带着愤怒的无力感,好像他天生就是为了刺激她,直到她爆发才会甘心一样。

  她要被气得发作了!

  真的很想一脚把他踹下河去!但是他该死的优雅,他的温柔,他闪烁着幽蓝光芒的迷人瞳子,却让她的心跳倏然漏了一拍,莫名的悸动。

  “嗯,这酒不错,清醇中带着淡淡的果香,特别适合女生。你真的不尝尝吗,老婆?”

  轩辕祁举着高脚杯,很优雅的抿了一口,轻轻的晃动杯角,又喝了一口。俊美的脸上,全是欣怡的表情,仿佛是在享受着人间最美味的佳酿。

  “不要!”

  小芙把脸撇向一边,他好像已经叫老婆叫上瘾了?

  而她,竟然会因为他对她的称呼,感到羞涩,甚至心跳也乱了节拍。

  “杜小芙你还真是没用耶,见了帅哥就晕头转向的,拿人家一点办法都没有。”小芙嘀咕着,气败的敲自己的脑袋,这里怎么就没有长聪明一点呢?

  轩辕祁见主人的举动,十分怪异,便用读心术看了看主人的内心。才知道,原来主人是在为自己被他迷住,而困扰烦心,俊美的脸上不禁拉出一道邪魅的笑容。

  看来,计划已经成功迈出第一步了。

  不过,主人本来就笨笨的,再这样敲下去,会不会被敲傻?必须想办法,让她放轻松些才行。

  “老婆,这酒是我特意为你订的喔。不过,如果早知道老婆不会喝酒,我就应该在看见那些,为小朋友们精心准备的水果盘之类的食物的时候,给老婆也准备一些的。”轩辕祁一脸的自责,眼神却偷偷的瞟向主人。他早摸清了主人的脾气,知道主人很吃激将这一招。

  不会喝酒?小朋友?

  某人果然被套住了!

  “谁说我不会喝酒了?水果盘那样的东西才不适合我,我就喜欢喝红酒!”小芙脸色变了变,小巧的五官往中间挤了挤,举起桌上盛着红酒的高脚杯,豪爽的一饮而尽。

  红酒微微呛鼻的味道,让她不适的皱紧眉头,心口开始微微发烫。

  她只喝过一次酒,就是在大学毕业晚会那次,结果那一晚她醉得不醒人事,把最宝贵的聚会给忘得一干二净,为此,她没少懊恼,还发誓不再喝酒。没想到,这个誓言就被她的“未婚夫”打破了。

  不过,她紧绷的心情,倒是放松了不少。

  “看不出来,原来老婆的酒力这么棒。”收到效果,轩辕祁得意的笑了笑。

  “哼,一杯红酒算什么?就是一瓶,那也是小case!”小芙说着又自顾的倒了杯红酒,她开始有些喜欢这种轻松微醺的感觉了,整个人都有些轻飘飘的。

  “来,我们干杯~!”

  … …

  片刻的时间,一瓶红酒已经喝光,大半部分,都进了小芙的肚中。

  轩辕祁咨询过,红酒的度数只有12度,一般人喝一瓶绝对不会醉,所以他很放心的看着主人干完整瓶红酒,他要的就是让主人放轻松。

  显然,效果也已经达到了。

  小芙感觉脸越来越烫,心口热热的,不过心情却很好,也很放松。她毫无拘束的靠在船只上,举着空杯子,傻笑着望着坐在对面的轩辕祁。

  “我不是你的未婚妻,不过我还是想请你帮个忙。”

  “说说看。”轩辕祁十指交缠支在颌下,悠闲的靠着船只,蓝色的瞳子,饶有意味的注视着对面桌,在酒精作用下,面色潮红,神情憨爱的主人。

  “我想请你这个周末,陪我去见我爹哋。”

  “好。”他笑笑的答应。

  “你不问我是为什么吗?”小芙讶异的望着轩辕祁,他注视着她的那双幽蓝眸子,好像会放电似的,让她心猛的一撞,乱了呼吸。

  天哪!这一定是酒精的作用。

  不然她怎么觉得他在向自己频频放电,而她,却没有丝毫招架的能力。

  头越来越晕,船也晃动得越来越厉害,身体软绵绵的,心跳却越来越快,呼吸也渐渐变得急促而沉重。

  她觉得船里面好闷,想站起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或许自己就会清醒一点?可是,刚站起来,脚下却一软,踉跄的身子便要坠入爱河中。

  幸好。

  他及时上前,拦腰扶住了她。

  紧贴的胸膛,喷在脸上的温热气息,还有这双带着关心和深情的深邃蓝眸……,小芙几乎要窒息了。

  轩辕玖适时的飞现在小船外,飘忽在空中,小脸露出狡黠的笑容。

  “西西,七哥,就让九妹来助你一臂之力吧。”

  狐狸爪子在空中,对着小芙一挥,一阵幽蓝色的空气便窜入她的鼻腔之中。

  “好热。”小芙感觉到身上忽然燥热了起来,与轩辕祁的肌肤触碰,让她心一阵阵的悸动,他温热的男性气息,搅得她身体每一寸都痒痒的,内心涌上一阵巨大的空虚,快要她吞没。

  “老婆,怎么了?”轩辕祁不知道九妹对主人施了催情术,感觉到主人身上滚烫的,还以为她是不舒服。

  “我、我想要你!”

  她快要疯了。他靠近的身体,他在耳畔的低语,让她有种近似发疯的想要的冲动。

  并且,在又一阵的热浪涌上来的时候,她迅速的吻上了他的唇。

  [扑倒一只狐狸:032章  生米煮成熟饭行动(五)]

  双手攀上他的脖颈,吻上他的柔软。

  灼热的感觉涌上来,小芙什么也不能想了。

  脑子里排山倒海灌入的,全都是他的男性气息,还有一波高过一波的汹涌热浪。

  轩辕祁不知道主人为什么突然间这样热情,她靠过来的柔软身躯、还有她热情激烈的吻,让他无法多做思考,不由自主的将纤细的主人,拥入宽阔的怀抱中。

  她的吻,很生涩,却很狂野。

  小舌像迷路的小羊羔,横冲乱撞,搅得他的心一片火乱,他瞬间收紧手臂,让她柔嫩的身躯紧紧的贴着自己。红舌回应着她的舌,缠缠绵绵的吮着她,热烈、辗转的激吻。

  某只狐狸,得意的飘悬在空中,观赏着自己的杰作,笑得j诈又调皮。

  小芙心跳得好快,呼吸都快要静止了,身体一阵阵的空虚寂痒,翻腾得她好难受,全身都软绵绵的,只能趴在他的怀里,任由他疯狂的索取。

  激情一触即发,他的男性欲0望奔然涌起,身体紧绷得好难受,极度渴望一个释放口。

  要命的欲0望,折磨得他快要疯了。宽大灼热的手心,狂野的抚0过她的每一寸肌肤,最后停留在她的娇臀上,拉着她抵向自己的刚硬。

  “老婆,我可以吗?”他附在她耳畔,低声又渴望的问道。

  我可以吗?

  小芙被催情术迷得晕晕乎乎、激情爆棚,脑袋中不停的回旋着,这道极具蛊惑力的声音。

  身体里,却像是有一冷一热两股强劲的力量在比拼,让她十分难受。那道炽热的情0欲火焰,好似被冷水一浇,滋一声熄灭,让她从欲0望中抽身出来。

  天哪!

  小芙睁开眼时,才发现自己与轩辕祁贴得这样近,还姿势暧昧的勾住对方脖颈,连内衣也移了位,酥0胸紧紧的贴着衣衫,显出原本的形状,还有两点让人羞愧的激0凸。

  “我……你……这……啊啊啊~~~~!”

  怎么会这样?

  小芙猛然推开轩辕祁,退后几步,双手护在胸前,偷偷的将内衣移回去,脸上烧得火辣辣的,脑子里一片混乱。

  酒后乱性?

  一定是这样的!不然,她怎么会像个饥渴的女人,主动勾住对方,说她想要,还做出这样撩人的姿势?

  “老婆,怎么了?”轩辕祁望着主人,幽蓝的眸中盛着情0欲和迷惑,刚才一切不都进行得好好的吗?

  是他太急,所以吓坏主人了吗?

  听见声响的轩辕玖,立刻飞入船只中,却见未来嫂子捂着胸口,万分懊恼和羞愧地躲得七哥远远的,并且一脸戒备。

  奇怪了,被施过催情术的人,通常都是热情似火,不应该是这个反应啊?

  “我、我要回家。”

  小芙整理好内衣,却在看见轩辕祁的一瞬,感觉心口一堵,鼻尖泛酸,泪水瞬间便噙满眼眶。

  她觉得自己好丢人哦!竟然主动的去勾引男生,还想在船上跟他那个?

  他一定觉得她是个很随便的女生,说不定心里正瞧不起她。只要一想到他可能会认为自己是不正经的女人,她的心口就好酸,泪水也止不住。

  “老婆,别哭,你别哭啊。”

  看见主人流泪,轩辕祁就立刻慌了手脚,就像手心里捧了一个易碎的瓷娃娃,他不知道怎么做才能够保护它。身体的欲0望,瞬间被揪心的慌虑取代。

  他试着用读心术看主人是怎么了,可不管他怎么试,就是看不清楚。只知道主人现在很伤心,很难过。

  一定是他刚才太性急,让主人觉得自己侵犯了她,所以她才哭得这样伤心,还要求回家吧?

  “笨蛋,不管三七二十一,快扑过去呀!”

  轩辕玖眼见着生米就要煮成熟饭了,没想到却出了这么个岔子,只好在一旁看着干着急。

  “九妹?”这一回,轩辕祁听见了九妹的声音,立刻紧张四下探望。

  “七哥,我刚才对嫂子施了催情术,你现在只要扑过去,生米就煮成熟饭了!”

  “什么?”

  轩辕祁面色一冷,像是天边瞬间聚集了

章节目录